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jjalg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白首妖師 愛下-第二百二十六章 神目公子推薦-i5i8m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
与林机宜等人说罢了话,方寸来到了主殿之中,便见小徐宗主、青松寒石两位长老,正与鹤真章、梦晴儿等人相坐饮茶,由于关系并不怎么熟,这般坐着也比较尴尬。
好歹小徐宗主与两位长老,也都是长辈一级的,鹤真章与梦晴儿两个都算是小辈,这时候鹤真章就被两位长老唬住了,正老实巴交的坐在了下首,一脸钦佩的听着两位长老在那里吹牛皮:“后生崽,我跟你们讲,要不是我们两个老人家撑着,守山宗能撑这么多年?”
“要不是当初我们两个现身,引动了百姓们的热情,那犬魔能斩得了?”
“要不是我们两个前两天去了清江郡,我家宗主早被那些掌令们欺负得哭了……”
“……”
小徐宗主在一边听得满面尴尬,又不好拆穿,迎着旁边梦晴儿投过来的好奇又古怪的眼神,只好有些尴尬的笑着,堂堂宗主,在这个殿里,实在是一点点的牌面也没有剩下。
“方长老……”
好在方寸从偏殿出来,拯救了他,殿内人忙都站起身来,一脸的关切。
从方寸离开守山宗,与宗主和长老们各自分开到现在,已有近两个月的时间,而在这两个月里,可谓发生了许多事情,方寸走过乐水宗、云欢宗、灵雾宗,处处留名,如今已是短时间内,便收获了极大的名望,两位长老留在守山宗,也算是把宗门事务打理的井井有条……
……当然了,依着如今守山宗的底子,便是不打理,也挺有条的!
倒是小徐宗主,实在不顺,顺着乌鸦山那条线去查,本是想严惩那些暗中与乌鸦山私授贸易的商号,结果却又顺着这条线,查出了七族隐隐与南边的大妖尊做交易的一条线,前后奔忙,陪尽笑脸,迎来的却只是各方衙门推来推去打太极,无尽的冷言冷语与讥嘲……
而在后来,好容易在方寸一些暗中布置的相助下,成功逼得郡府开始查这些事,可却忽然之间,因得鬼官连续三次出手,又彻底将大好局面葬送了,整个局面都已变得一团乱麻。
而小徐宗主的心,可以说比这局面,更乱的厉害。
“那鬼官究竟是怎么回事?”
方寸走了过来,两位长老便都下意识的给这位“太上长老”让座。
“这谁能知道呢……”
两位长老深知自家的月俸是谁发的,对方寸与对宗主的态度完全不同,殷勤说着:“这厮可算是清江郡第一大魔头,头一次作案,应该是在四年前,还是五年前来着,那时候是将一个四地流窜的悍匪大盗给斩了,应该是黑吃黑的,后来呢,有一阵子甚是高调,四处斩杀贪官污吏,还有一些隐藏在清江的妖魔与邪修,当时还有不少百姓们都供奉他来着……”
“鬼官这个绰号,就是那时候开始流传的,大家都说他是来自阴间地狱的判官,因着人间无道,是以现身阳世,代替朝堂斩邪诛凶,虽不是官,却比官还要正,只不过,很快这个名头就成了一个笑话,那鬼官渐渐露了马脚,杀人无算,行事无度,甚至还曾经干出了杀人满门,连三岁小孩都不放过的恶事来,百姓们也发现他与想象中不一样,渐生了恐慌……”
“范老先生曾经想过要擒拿这鬼官,还曾经集结一众掌令与五宗……咳,那时候我们守山宗是排不上号的……说要翻遍整个清江,也要将这鬼官抓出来,只不过,也只是风声大,雨点小,倒是搅闹了一阵子,但最终还是不了了之,但那鬼官,却也渐渐消声匿迹了!”
方寸听着这介绍,过了一会,笑道:“那鬼官做的这些事情里,究竟有几个是他做的?”
“啥?”
众人听了方寸的话,多少有些诧异,好奇的看了他一眼。
方寸则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这件事,简直就是明摆着的,鬼官一个人做事,怎么可能引出这么大的阵仗?
莫说别人,就连自己,也已经用过鬼官的名头了。
此前在清江大城,七族之人冒充鬼官洗了大狱,烧了卷宗,这件事并没有出乎自己的意料,甚至可以说早在自己算中,也早就让林机宜等人盯着他们了,小青柳去清江城,与其说是帮着小徐宗主擒拿人证,倒不如说本来就是为了提防着七族的人做出这狗急跳墙之事的。
七族之人顶替了鬼官行事,斩杀了那些有可能会给他们带来麻烦的人,又盗走了对七族不利的卷宗与物证,于是林机宜等人便也黄雀在后,又将那些假冒鬼官的人杀了,卷宗与物证抢了回来,当然了,做完这些事后,一不作二不休,也干脆嫁祸到了那鬼官的头上……
……
……
鬼官好啊,现成的黑锅精一个……
若是直接洗劫了郡府大狱,烧了卷宗,放在谁眼里,可都是一件大案,真被追究下来了,那便严重了,可是推到鬼官身上,那就简单了,有本事你找他去呀,当时的七族是这么想的,方寸也是这么想的,既然七族已经让鬼官背了一口锅了,那干脆我这个锅你也背了吧……
当然,没想到的是,这鬼官背祸背急眼了……
而在这殿中,除了侧殿里的林机宜等人,却是无论两位长老,还是小徐宗主,又或是鹤真章、梦晴儿,并不知道这里面的道道,更有许多人尚不知晓,这所谓的三次“鬼官”出手,其实只有一次可能是真的,由于是这一次真的,还有可能是那鬼官跑回来报仇来了……
“这时候你报啥仇啊……”
方寸心里其实也有些无奈:“之前顶替你的那么多,你咋不报?”
当然,心里腹诽归腹诽,他其实也明白,实在是这两次的“顶替”,闹得太大了。
连清江大狱都洗干净了,卷宗也烧了无数,这简直是可以惊动神宫的大事了。
若自己是鬼官,这时候哭的心可能都有了。
锅太大了……
……
……
“无论是那些鬼官的传闻,有多少是真正的鬼官做的,可是他滥杀无辜,却是坐实了的,血债因果,也皆该他背了,尤其是这一次的事情闹得太大,怕是想压,也压不下了……”
倒是一边的小徐宗主,明白方寸话里的意思,微微凝眉,向方寸道:“只可惜我之前在清江郡奔走近两个月,耗尽心血所思所为,竟都成了白废力气,想想便知,清江七族五宗,各路之人,怕是都要被吸引到灵雾宗来了,方长老,咱们守山宗这时候该做的是……”
“宗主不必失望,我们也能力有限,但行好事罢了!”
方寸看出了小徐宗主心下的失落,笑着宽慰了一句:“既然事情已经闹得这么大了,那不妨看看诸宗的反应再说,咱们守山宗,终究只是一方僻远小宗,又能做得了什么呢?”
小徐宗主听了这话,有些讪讪的,小声道:“可咱们若不管,还有谁会管呢?”
……
……
“来了来了,神目公子来了……”
“天啊,师兄师弟师姐师妹们,快出来看神目公子啊……”
也就在客殿之中,守山宗一群人还在商量着时,便忽然听到外面人声如沸,欢声一片。
众人皆有些愕然,皆出了殿,向着山门方向看去,便见灵雾宗外面的半空之中,竟已多了团团祥云,神意环绕,而在那云间,有隐隐的仙旗飘荡,正是清江第一大宗九仙宗的旗号。
尤为引人侧目的是,在九仙宗众人之前,为首的,竟是一位身穿淡红袍子的男子。
此人犹若谪仙,气蕴非凡,竟是连九仙宗的长老,都只站在了他身后。
“九仙宗……”
众人见得,皆有些惊讶:“早就知道鬼官现世之事,会引动六宗七族齐齐出动,只是没想到,九仙宗会到得这么快,更没想到,他们竟是直接将这位宝贝疙瘩给请出来了,这位神目公子,可是九仙宗花大力气培养的瑰宝,平时藏得严严实实,等闲难得一见的啊……”
方寸远远瞧着,也有些好奇,道:“有多宝贝?”
身边的众人,便七嘴八舌的给方寸介绍了起来。
神目公子,本是姓陆,名唤陆霄,出身于七族之中的陆家。
据说,此人生下来便已天生异象,惊动了九仙宗的大炼气士,查过其天资之后,便认定他可能是万里无一的天骄奇才,先天之气接近三寸三分三厘,立时如获至宝,将尚在襁褓中的他收作了九仙宗的真传,此后无数年,都一直不惜心血,认真的培养着他的根基……
其实严格说起来,这位神目公子,于人前现身,只有两次。
头一次,是在六年前的清江大仙会,以炼息境之身,一鸣惊人,展露仙资。
自那时候起,便有人私底下议论,说这块陆家小儿的天资,怕是胜过了当年的仙师方尺!
第二次,是在三年前的大仙会,以筑基之境,败尽六宗弟子,被奉为清江第一仙苗。
而在这时,便已有人毫不怀疑他会成为第二位仙师了!
如今,其实是他第三次于人前露脸。
……
……
“传说这位神目公子过目不忘,阅尽道藏?”
望着那位一亮出名号,立时引得灵雾宗上下纷纷出去迎驾,夺尽风头的神目公子。
方寸心情好了些,道:“我最后十二脉的造化来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