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a9tih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第四百六十五章 吾名傑克(中)讀書-anu9i

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小說推薦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喂,那边的家伙。”
就在我准备开始拷问的时候,港口飞船却传来了喊话声。
只见一个身披白袍,体型瘦高皮肤却灰白的怪人从远处走来,用削长得极为怪异的手指示意道,“我们做个交易如何?用你手里的废物换我们这边的全部俘虏?”
我眯着眼,转头看着一步步走来的怪人,手上继续使着劲,玩味地问道:“哦?这人对你有这么重要,愿意用这么多人换一个?”
怪人桀桀地怪笑了起来:“虽然他不是很重要,但他要是死了我还是会有点困扰的。这次的迫降补给还需要他筹备,之前送给我的货物我也很喜欢,总不能让他在我面前就这样死了吧。”
我继续问道:“你确定愿意用我二十几个手下来换这个废物?这可是个亏本的买卖。”
怪人脚步极快,身影却飘忽不定,似乎要融化在夜色中。
“不一样。你的这些士兵虽然称得上勇敢,但全部加起来的威胁都不如你一个人。只要你还活着,这些人放了也无足轻重。”
他说得倒是老实话。手里攥着这些士兵,特别是有着一个甘愿自杀也不投降的指挥官作表率,剩下的人投降的几率微乎其微,留着也不见得会有什么帮助——就不如拿来换走一条有用的狗。
何况乎只要他们有把握在这里彻底消灭我们,现在的放与抓也无伤大雅。
从他们高高在上的态度上,我觉得自己猜得八九不离十了。
“成交。”
我将被掐得翻了白眼的海盗头领扔下了地上,站在了这个怪人面前。
灰白皮肤的怪人也十分干脆,下令手下松手,将被挟持住的士兵当即释放,任他们和伊顿的残余被包围部队汇合在一处。
在这些怪人们放开俘虏遮挡后,我才发现他们的造型几乎如出一辙,全是白袍瘦高灰皮肤的外形。
他们在我看来,与我面前头领的长相也毫无二致,若是摘下士兵佩戴的缠头布,换上可能是首领特供的镶宝石头巾,我就绝对没办法认出他们谁是谁。
“有趣的家伙……我们是弑神金刚海盗团的甲级海盗佣兵部队‘希罗恩’,你可以直接叫我希罗恩,反正作为敌人,名字对你我来说都毫无意义。”
他一下就说出了我们两个的心声,“你刚才说,你来自‘远古’集团?这个名字在宇宙中可是独一无二的禁忌,你确定这样的谎言承受的起吗?”
面前的敌人虽然在笑,身上的气息却像是一条毒蛇一般,若隐若现地展示着毒牙,仿佛随时要喷吐毒液。
我默然不语,只是注视着面前的人,眼睛里没有一丝的感情波动,同时,身上积攒的气势猛然爆发开,像是海啸一般冲击着对面的怪人。
笑话,我面对异界的不可名状存在都能谈笑风生,还差你一个小灰人?信不信我把你送到51区解剖收藏起来?
“不用紧张,我只是提醒你一下。”他刻意地笑道,仿佛刚才的恶意是我的错觉,“我们作为海盗,星际的法律和禁忌对我们来说都是一纸空文。我们只是在某颗星球上打了一场恶战,又被追击才紧急降落这里,就算你真的是‘远古’集团的成员在这里拓荒,我也对这颗蛮荒贫瘠的星球没兴趣。但是……”
怪人头领似乎对我很感兴趣,在达成了协议之后,随即又提出了另一个建议。
“不可否认的是,你已经落入了下风,而你的手下让我想起了之前的奇怪敌人……所以我想给你个机会,顺便跟你这个首领过过招……”
他饶有兴趣地看着我,语气居高临下地说道:“如果你能和我们的佣兵团较量一下,不设规矩生死有命,那么打赢了我们,你就能带着手下一起走。”
说完这些,伊顿已经满目怒火地看着他,对这些侮辱性质的条件显然极为愤怒。
提出这种条件,分明就是还想用逆闪电军团残余者的性命要挟我,想让大家看我在毫无意义的殴斗中失去生命,而绝非他口中的“给个机会”。
海盗就是海盗,这个行为用心险恶得难以言状。
如果我接受这样的条件,那么就和马戏团里的猴子没有什么区别,战斗也成了荒唐可笑的游戏,正中了他们的下怀。
但如果我不接受,他们就能顺理成章地展开屠杀,逆闪电军团的士兵即便心里再坚强,也会感觉到被抛弃心生杂念。而这些怪人也能用这个机会,彻底摧毁逆闪电军团的心理防线。
终其所为,似乎他们都在忌惮而且厌恶着伊顿体现出来的意志力,和军团间已然成形的凝聚力。
真不知道这些怪异的海盗,是被什么样的敌人打出了这么严重的心理阴影?明明忍心坐视着下级的海盗被随手杀戮,却一门心思想要扑杀逆闪电军团隐约成型的“军魂”……
我没有理会他的挑衅,一本正经地说道:“那我总不能真的以一敌百吧?你们船上还有多少人?一百个还是两百个?”
自称希罗恩的怪人桀桀地笑道,“那各退一步好了。我们可以允许单挑,但是你也要退一步,不允许使用武器和盔甲。你只要打赢我们一个,我们就放走你的一个手下,直到全部被释放游戏才结束。你看怎么样?”
这条件粗粗听来公平了点,但仔细想来,这样的行为依然极不合理。
对方虽然是只有一个人,但是并没有规定他们使用的装备,单单是光学隐形迷彩和腰间的合金长刀就已经极为犯规了。
而我不能使用长戟和穿戴盔甲的话,那还是明显处于极其不对等的状态中。
“大人!不要相信他们的鬼话!我们就是死也……”
伊顿毫不犹豫地怒斥道,顺带揭穿敌人的险恶之心,打破手下的侥幸心理。
但是话还没说完,我就微笑着说道,“不用这么麻烦,我们就打一场,你看如何?”
我表情轻松地将手里的长戟插入地面,非常认真地:“我不仅可以不用武器、不穿铠甲,还可以不用拳打、不用掌拍、不用腿击、不用膝顶、不用头撞……”
我这话一出瞬间掌握了场面的主动权。对面的怪人笑容就僵在了脸上,被我不按规则出牌的破格应对打了个措手不及,随后笑容一下就垮了下来。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幽默?”他冷冷地说道。
我的微笑却格外自然,“这样都还不行吗?那我不但不用双手双脚,还可以站在原地不动,就在这个位置靠一句话就能打败你,你信不信?”
怪人表情终于失去了耐性:“看来你是疯了。好啊……那就让我看看你是怎么打败我!”
我摇了摇头,遗憾地说道:“没想到你真的同意了。那我就表演一下不动手不动脚不用武器地打爆你……”
说完我对着漆黑的夜空大喊道。
“兄弟们,给我上!”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