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jxxrx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唐朝貴公子-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相伴-ahl5h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一道旨意出来,直接以中书省的名义下发至民部,而后民部直送扬州。
当然,民部的旨意也抄录出来,分发各部,这消息传出,真教人看得瞠目结舌。
在许多人看来,这是疯了。
只是……朝中的局面很是诡谲,几乎每个人都知道,若是这事干成,那便真是生生的硬撼了世族。
不过料来,夺人钱财,如杀人父母,对内来说,这钱是我家的,你想抢,哪里有这般容易?
而对外,这就不是钱的事,因为你李二郎侮辱我。
当然,侮辱也就侮辱了吧,现在李二郎风头正盛,朝中出奇的沉默,竟没什么弹劾。
既然弹劾不管用,可是在这天下各州里,各种街头巷尾的传言,也有许多的。
就在群议汹汹的时候,李世民却假装什么都没有见到听到,这几日,他连召了李靖等人,倒也没提起朝中诡谲的局面,也不提征税的事。
其实征税,对于李靖、秦琼、张公瑾这些人而言,也是让人肉痛的事,虽然现在还只是在扬州,可难保将来,不会让他们在自己的身上也掉下一块肉来,想想都难受啊。
张公瑾好几次都想捂着被子哭,想到自己的儿孙们将来家产要缩水,便觉得人活着挺无趣的,好在他毕竟是硬汉,总算忍住了。
李世民将他们召到了紫薇殿。
这里乃是只有近臣才能来的地方,这些人一来,李世民便微笑道:“来来来,都坐下,今日这里没有君臣,朕命张千寻了一坛子闷倒驴的佳酿,又让观音婢亲自下厨,做了一些好菜,都坐吧。我们这些人,难得在一起,朕还记得,观音婢下厨招待你们,还是七年前的事了。”
“哎,时光荏苒啊,朕昨日清早起来,发现朕的头上竟多了两根白发,而今回头来看,朕成了天子,你们呢,成了臣子。可是虽有君臣之别,可朕在梦里,总还记得你们和朕披挂,穿着甲胄,骑着烈马,弯弓驰骋。”
他说着,大笑起来……
一旁长孙皇后自后头出来,竟是亲自提了一坛酒。
张千则负责上菜。
李世民等众人坐下,手指着张千道:“张千此奴,你们是还见着的,他现在老啦,当初的时候,他来了秦王府,你们还争着要看他下头到底怎么切的,哈哈……”
张千一脸幽怨,勉强笑了笑,似乎那是不堪回首的岁月。
李靖等人便都笑了,浑身轻松。
张公瑾道:“陛……二郎这就冤枉了臣等了。”
他本想叫陛下,可此情此景,令他心里生出了感染,他下意识的称呼起了从前的旧称。
张公瑾继续道:“这是程咬金那厮借着酒劲非要扒人裤头,臣等也不愿看的。”
李世民便也感慨道:“可惜那浑人去了扬州,不能来此,不然有他在,气氛必是更热烈一些。”
众人就都笑。
长孙皇后则过来给大伙儿斟酒。
先斟的是李靖这里,李靖一见,连忙站起身,对着李二郎,他或多或少还有几分轻松,可对上长孙皇后,他却是毕恭毕敬的。
长孙皇后便微笑道:“怎的,从前嫂嫂给你斟酒,你还自在,现在不一样了吗?”
李靖便只好欠身坐下,温顺得犹如一只鹌鹑。
等斟过了酒,长孙皇后便道:“你们兄弟自个儿聊,只是你们年纪都老大不小啦,再不似从前那般是血气方刚的汉子,要自个儿估量自己的酒量,可不要一时高兴,喝得狠了。”
李靖等人便忙说是。
等长孙皇后去了,大家才活跃起来。
李世民先抿一口这闷倒驴,热辣的闷倒驴让他不禁伸出舌来,此后咂咂嘴,摇头道:“此酒真的烈得厉害,酿此酒的人,这是真奔着将驴闷倒去的。”
张公瑾便举盏,豪气地道:“二郎先喝了,我也便不客气啦,先干为敬。”
众人开始喧闹起来,推杯把盏,喝得高兴了,便拍手,又吊着嗓子干吼,有人起身,将脚架在胡凳上,学着当初的样子,口里怪叫着:“杀贼,杀贼呀。”
李世民指着叫杀贼的张公瑾大笑:“贼在何处?”
张公瑾听到这里,突然眼里一花,醉醺醺的,疑似大梦初醒一般,突然眼角湿润,如孩子一般委屈。
他道:“贼已几杀尽了,打了半辈子的仗,而今拔剑时,意气风发,可四顾左右时,却又心中茫茫,没了贼,还杀个鸟,喝酒吧,喝了酒,吾梦中能见贼,待取我马槊,我替二郎将他们杀个干干净净。”
李世民神色也黯然,其余人便各自垂头喝酒,梦中的贼,杀是杀不完的,可一觉醒来,却烟消云散了。
李世民喝了一盏酒,这一盏酒下肚,他整个人似乎热血气涌,他突然将手中的酒盏摔在地上。
哐当一声。
那青铜的酒盏发出清脆的声音,一个角便摔碎了。
众人诧异地看着李世民。
李世民道:“谁说没有贼呢?马上的贼没有了,还有那窃民的贼,有那侵蚀大唐基业的贼,这些贼,可比马上的贼厉害。”
说着,李世民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踱了几步,张千想要搀扶他,他手臂一挥,张千直往后打了个几个趔趄,李世民喝道:“朕乃人雄,需你来搀扶吗?”
张千便颤颤地道:“奴万死。”
李世民不理会张千,回眸狼顾众兄弟,声若洪钟地道:“这才是贞观四年啊,从武德元年迄今,这才多少年,才多少年的光景,天下竟成了这个样子,朕实在是痛心。国贼之害,这是要毁朕亲自缔造而成的基业,这江山是朕和你们一道打出来的,而今朕可有薄待你们吗?”
众人听得瞠目结舌,秦琼忙道:“陛下待咱们自是没得说,历朝历代的功勋,几人有我等这般逍遥自在?”
李世民狠狠一掌劈在一旁的青铜宫灯上,大喝道:“可是有人比朕和你们还要逍遥自在,他们算个什么东西,当初打天下的时候,可有他们?可到了如今,这些豺狼竟敢甚嚣尘上,真以为朕的刀不快吗?”
张公瑾等人的心里咯噔一下,酒醒了。
李世民叹了口气,继续道:“倘若放任他们,我大唐的国祚能有几年?今日我等打下的江山,又能守的住几时?都说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可是你们甘心被这般的摆弄吗?他们的家族,无论将来谁是天子,依旧不失富贵。可是你们呢……朕知道你们……朕和你们打下了一片江山,有人和世族联为了婚姻,如今……家里也有奴仆和田地……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你们之所以有今日,是因为朕和你们拼了命,拿刀子拼出来的。”
“朕来问你,那为北魏皇帝立下功勋的将军们,他们的子嗣今何在?当初为司马家族南征北战的将军们,他们的子嗣,今日还能富贵者的又有几人?那大隋的功勋子弟,又有几人还有他们的祖先的富贵?你们啊,可要明白,别人未必和大唐共富贵,可是你们却和朕是荣辱与共的啊。”
李世民说到此处,或许是酒精的作用,感慨万千,眼眶竟微微有些红了,回身将一盏酒喝下,呼了一口气,接着道:“朕现在欲披挂上阵,如从前这般,只是昨日的敌人早已是面目全非,他们比当初的王世充,比李建成,更加凶险。朕来问你,朕还可以倚你们为腹心吗?”
李靖等人虽是醉醺醺的,可此时却都明白了。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李靖率先拜倒在地道:“二郎,当初在乱世,我只求苟活,不求有今日的富贵,今日……确实有了高官厚禄,有了良田千顷,家里仆从如云,有世族女子为婚姻,可这些算什么,做人岂可忘本?二郎但有所命,我李靖赴汤蹈火,当初在沙场,二郎敢将自己的侧翼交给我,今日依旧可以如故,当初死且不怕的人,今日二郎还要疑心我们退缩吗?”
张公瑾也打了个激灵,垂头道:“我嘴笨,没什么说的,只晓得李药师之言,正合我意。我也没别的本事,只晓得提刀杀人,那朝堂上的事,我也不晓得。不过谁要对二郎不利,我张公瑾第一个不服气,大丈夫生于世间,能遇明主,能得浴血奋战的兄弟,其他的事,有什么紧要的?我生是大唐之臣,死也是大唐之鬼,二郎问我等能否还是腹心,这样的话,真教我张弘慎羞于做人了。”
说着,他含泪,抱头大哭着道:“二郎说这样的话,是不再信我们了吗?”
于是一群汉子,竟哭作一团,哭完了,大醉的秦琼道:“将老程叫来,将老程叫到面前,他眼下最贪财了,不听他表态,我不放心。”
李靖提醒道:“他已去了扬州。”
醉醺醺的汉子们这才醒悟,于是李世民道:“朕这些日子看他最不顺眼了,这几年,他真真是钻进了钱眼里。都随朕来,我们去他府上,将他的府库一把火烧了,好教他知道,他没了钱财,便能想起当初的忠义了。”
一下子,大家便抖擞了精神,张公瑾最热心:“我晓得他的欠条藏在哪里。谁若不去,天必厌之。”
众人带着醉意,都肆意地狂笑起来,连李世民也觉得自己昏头昏脑,口里喃喃念着:“天厌之,天厌之,走,走,摆驾,不,朕要骑马,取朕的玉玲珑。烧他娘的……”
秦琼高兴地去取火折。
李靖也哈哈大笑,平日的谨慎不见了踪影,在旁捋须道:“就他钱最多,烧了就和我们一样了。”
张千在一旁已经目瞪口呆了,李世民突然如拎小鸡一般的拎着他,口里不耐地道:“还不快去准备,怎么啦,朕的话也不听了吗?当着众兄弟的面,你竟敢让朕失……失信,你不要命啦,似你这样的老奴,朕一天砍一百八十个。”
张千原是觉得应该劝一劝,此时再不敢说话了,连忙换上了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温顺地道:“烧,烧得好,这就去烧,奴去准备。”
此时的长安城,夜色凄冷,各坊之间,早已关闭了坊门,一到了夜里,各坊便要禁绝路人,执行宵禁。
可这一夜,有飞马来的禁卫先匆匆的过来命门吏开门,而后便有一队人马飞马而过。
此后……在平安坊,一处宅邸里,很快地起了火光。
“不得了,不得了,起火了。”
程处默睡得正香,听到了动静,打了一个激灵,随即一轱辘爬起来。
他冲到了自家的府库前,此时在他的眼里,正倒映着熊熊的火焰。
他赤着足站着,老半天才回过神来,苦着脸道:”怎么就失火了,爹若是回来,非要打死我不可。”
“少将军,有人纵火。”一个家将匆匆而来。
程处默一脸懵逼,他心里松了口气,长呼了一口气:“纵火好,纵火好,不是自己烧的就好,自己烧的,爹肯定怪我执家不利,要打死我的。去将纵火的狗贼给我拿住,回来让爹出出气。”
“纵火的……乃是陛下……还有李靖将军,还有……”
程处默听到这里,眉一挑,忍不住要跳起来:“这就太好了,若是陛下烧的,这就更怪不得我来了。等等,我们程家和陛下无冤无仇,他烧我家做什么?”
家将瑟瑟发抖,闷不吭声。
程处默踹他屁股,恼怒道:“还愣着做什么,救火啊。”
这家将快哭了,道:“不……不敢救,陛下纵的火,救了不就是有违圣命吗?”
“说的也是。”程处默打了个哈哈:“这是你们说的,到时候到了我爹的面前,你们可要作证,我再去睡会,明日还要去学堂里上学呢,我的代数题,还不晓得怎么解呢。哎,可怜啊,我爹又变穷了,他回来非要呕血不可。”
程处默摇摇头,便打定主意先睡个好觉,做人,一定要通达,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是想不开的,钱没了可以再赚,反而我爹很会挣钱的。
…………
第一章送到,还剩三章。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