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0nk1f都市小说 仙宮討論-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虛無之地閲讀-woia4

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
祸水东引的强大无以复加,这东西实际上周期算不得长,前面也用过几次,效果甚佳。
直到这一刻,叶天才清楚的知道了这祸水东引,为什么被叫做不算神器的神器。
之所以不算神器,主要是束缚条件过多,在许多情况没有办法使用。
之所以算神器,就是其实在是太神奇了,在许许多多看似无法破局之时,这祸水东引总能起到一些别样的作用。
这猿猴前一秒还在犹如一个看客一般观赏叶天的迷茫,下一刻便身不由己,被无数藤蔓吊起来了。
随着藤蔓数量越来越多,全部都缠在了猿猴的身上,将其结结实实的包成了一颗球。
叶天站在球前,举起了陨石剑。
正是这一刻,那猿猴瞳孔变红,周遭一切藤蔓顿时焉了,都从猿猴的身上剥离开来。
只可惜,叶天不是那样的人,他可不像一个还会给这等魔物机会的一个人。在那藤蔓被突破的瞬间,一阵刀光剑影,那猿猴便四分五裂,倒在了原地。
第二十五层炼妖塔。叶天踏着阶梯,一步一步的走了上去。
这一次的阶梯格外的漫长,其中没踏一步都会有回声想起,听起来让人浑身不舒适,似是有一种烦躁的感觉。
叶天加快了脚步,三步并作两步很快便走了上去。终于,那阶梯也似乎要到头了。
“你终于来了。”圣主颇有些玩味的说了一句。此时的他正背负而坐,这炼妖塔顶层是别有一番风景的,在侧面开了一堵墙,站在这里可以望见外面的风景。
还有一道又一道的石碑矗立在地面之上,上面刻满了文字。只可惜圣主在此,叶天也没有时间去看。
“别想着去看了,这上面刻画的淮南之森过于恶毒,完完全全的就是一个阴谋论。如果你真的想了解,我讲给你听也无妨。”
圣主嘴角微微上扬,内心已经有了绝妙的点子。
叶天没有说话,既然圣主都已经这么说了,出于礼貌还是听几句的好,毕竟谁也不知道,两人之间的战斗究竟会在那一秒钟开始。
“淮南之森,自上古以来就是这么一副模样。只不过早些时候,没有炼妖塔的存在,地面上到处充斥着飞禽走兽的踪迹,生机勃勃,鸟语花香。”
“有一天,一名名叫万鬼的人来到了此处,突发奇想建立了一座法宝,这法宝叫做‘炼妖塔’。”
叶天听闻颇感意外,万万没想到万鬼大帝的名声在这里依旧可以听到。
仔细感应了一番,叶天的确可以捕风捉影到那万鬼的气息。应该是因为年代太久远,那气息很淡很淡,基本上都感应不到。
若不是圣主提起,可能叶天根本不会想到这一点。
“起初,炼妖塔不过是一座放在手上的,类似于琉璃塔一样的法宝罢了。随着炼化的妖魔鬼怪越来越多,这炼妖塔渐渐有了自主意识,甚至时不时会脱离万鬼的手掌心。”
“万鬼对此不做评价,但脸面上却尽是满意之色。他也十分钟爱他的法宝,或许是这炼妖塔沟通过,想要坐落于淮南之森。万鬼死之前,提着最后一口气将这炼妖塔放在了淮南之森处。”
“事实上,这炼妖塔蓄谋已久,想要独自吞下整个淮南之森。它的做法很简单,吞噬这里的所有植物和动物,为自身添加养料,来支持内部生物的灵气。”
“一旦内部生物死亡,所有灵气又会收归炼妖塔所有,循环已经形成,炼妖塔所做的,就是让每一个未知的,迷茫的走进来的修士,都会被其吞噬。”
叶天沉默了,事实上这炼妖塔似乎的确是这么做的。而且,即便二人已经来到了塔顶,却依旧找不到所谓的出口。
很显然,这炼妖塔已经是有进无出,要么被妖魔鬼怪耗死,要么被时间耗死。
即便到了这种时候,修士不需要吃喝拉撒就可以活下来,并且可以持续相当恐怖的时间。然而没有人可以忍受在这么一片小空间里的无聊人生,纵使再强大的修士,到了一定的阈值都必须借助某种外物去推进自身。
但是一旦被困在了这里面,无论如何都做不到更进一步了。修士没法修炼也没法战斗,能做的事情便微乎其微了。
到了那时,便是真正的度日如年。没有哪位修士可以扛得住这般折磨,必定都会以死明志。
“这里之所以叫做‘炼妖塔’,也正是因为如此。如此之多的动物都是如同傀儡一般走向那炼妖塔处,任由其吞噬。正是如此,炼妖塔一名沿用至今。”
“淮南之森之所以一派萧条,被称为魔鬼禁区,就是因为这所谓的炼妖塔坐落于此。”圣主说罢便拍了拍手掌,站起身来,“讲完了。”
叶天如梦初醒,倒也是抓住了问题的重点,问了一句:“所以我们是没有办法出去了?”
圣主略显沉思,似乎从某种角度来说二人暂时还是处于同一战线的人。
“别试了,这破地方根本没办法打破,我试了足足……”圣主说着回过头,望着叶天一愣,忽而停止了叙述。
随后圣主又开始阴恻恻的说道:“你的身上,有世界之心的味道。如果把你留给我品尝,或许我能踏上那巅峰,轻易破开这炼妖塔……”
叶天顺着圣主刚开始说的那位置望去,的确有一点点被反复敲打的痕迹,只不过这一点伤痕对于炼妖塔来说,九牛一毛罢了。
听闻圣主的下半句,叶天就不高兴了,问了一句:“就不能是你交由我品尝么?”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万万没想到这世界之心的踪迹,真的可以出现在炼妖塔处。”原本正常的圣主忽而变得稍显痴迷,眼神也有些萎靡,全身上下透露出一种令人不适的气息。
若不是叶天本身的任务就是为了讨伐圣主,他直接走了了事要好太多太多,让时间耗死圣主,也是好的。
毕竟他自己,可是有着万鬼大帝的得意作品——北都泉曲弓。
那圣主一副行尸走肉的模样,身形陡然增大,浑身上下都是肌肉,看起来好不霸气。
紧接着圣主从储物空间之中取出了一铁链锤,叶天只一眼便认出那锤子的来头——神器排行第一名,链式碎星锤。
谁也不知道这圣主究竟是怎么得到这排行第一名的链式碎星锤的,按道理说这玩意已经很多年没有问世过了,即便是找,也不知要找多少个春夏秋冬才能摸索到。
可圣主不在乎这一点,虽然二者同为道境,但他却打心底要瞧不起叶天更多。
无论是从哪里来看,他的优势似乎都要大上一些。
叶天叹了口气,默默的从储物空间之中拿出了一柄角弓,这正是那北都泉曲弓。
这一次非同以往,叶天配备了弓箭。正所谓好弓配好箭,这一发弓箭可是大有来头。
且不谈翎羽那凤凰羽毛的制作工艺,单单是那箭身用的星辰石,便不是一般的人负担得起的。
这里的星辰石不同于那星辰之路的石头,而是另外一种特殊的石头,强度极其可怖。
再加上箭头的精晶工艺,整支弓箭都算是价值连城了。
更何况,这是一根通灵弓箭,制造者赋予的灵魂导致其可以与使用者互相沟通心灵,并且填补印记。
叶天早已填补完毕印记,无论这箭矢射到了哪里,他都可以精确的感应到箭矢的位置。倘若距离不算远,用探云手便可以摸到。
“哦?一把角弓?难道你认为区区一把连名号都排不上的角弓,可以击破我的链式碎星锤吗?”圣主脸色变得有些讥讽的意味,似乎在嘲笑叶天的无知无畏。
事实上,真正在嘲笑的是叶天。倘若圣主见识过这弓箭的威力,或许就不会这么说了。
这一刻,叶天弯弓搭箭。这一刻,圣主提锤跃跃欲试。
“来,就让我看看……”圣主话音未落,叶天箭矢已经脱手。
箭矢射出的瞬间,一股淡淡的黑气包裹着箭矢,随后汇聚为一点,一股极其磅礴且恐怖的气息飞散而出。
直到箭矢和链式碎星锤相互碰撞的瞬间,圣主才懊悔万分。那链式碎星锤就好似玻璃一般易碎,被彻底击穿。
要知道,这可是属于第一神器的武器,却在这一刻被这么一个从未听闻的箭矢给一箭射穿。
随后,那箭矢就这般径直冲向了圣主,钻进了腹部。不知是遇到了什么东西卡在了其中,但箭矢速度未减,甚至带着圣主一同飞了出去。
那先前在圣主眼里无比坚硬的炼妖塔也是一声轻响,随后开始瓦解。
炼妖塔本就是一个整体,塔尖被击穿,就好似一个人的脑袋被击破了,整座塔全部接连损毁也实属正常。
随着炼妖塔的轰然倒塌,无数尚未被彻底消化的飞禽走兽跑了出来,百花也因为没了炼妖塔抢夺地底的养分,渐渐的挺拔了起来。
一时间淮南之森变得热闹了三分。
尽管是各式各样的缓冲在此,却依旧没有拦住这可怖的箭矢飞奔而出,那速度依旧未减,以极其可怖的速度冲了出去。
叶天以道境速度跟随,缩地成寸之法转眼间便可以穿越万里,但即便如此,也是刚刚能跟在那箭矢的屁股后头罢了。
一次又一次的穿梭,叶天和圣主已经不知来到了一处何地,只知那箭矢不知又被何物所阻隔,这一次彻底没有再前进了。
叶天这里是哪里,这正是世界的边境——世界壁垒。
世界壁垒的防御程度极其可怕,根本就没有什么武器有可能将其击破——叶天前一秒思考至此,后一秒那世界壁垒一点裂缝就开始朝外扩散,随后彻底破碎,虚无展露无遗。
“咳咳——”圣主吐出一大口鲜血,脸色由于空气流速的增大变得铁青,好在自身肉体素质过硬,勉强存活了下来。
这是叶天没有想到的,可随着圣主的手伸入了腹部,叶天才理解了圣主为什么可以存活。
圣主从腹部抽出来了一片金甲,叶天认得出来,那是吉乐仙君的锁甲,想当年就只有两号最为可怕的人,一是万鬼,二是吉乐仙君。
只可惜现在灵气稀薄,哪里还能到那番田地?或许到了道境,便是所谓的极限了。
“你这是……什么毒门邪术……竟然还能直接……击穿我的吉乐仙君锁甲……?!”圣主变得有些虚弱,说话都显得不太利索。
叶天只是淡淡一笑,语气起伏很大,说道:“难道说只许你能获得吉乐仙君的馈赠,不允许我获得万鬼的馈赠么?虚伪的正义使者——圣主?”
说着,叶天便抽出了陨石剑,刚要彻底了结那圣主,只见圣主身形一顿,躲入了虚无之中。
“不过是在浪费时间而已。”叶天一声叹气,还是追了进去。
早在叶天获得世界之心许可时,他便已经神往到了原来的那个世界,时间为之停滞,一切都停止了崩坏。
所以现在叶天并不缺时间,只要能吞噬了那剩余两处世界之心,就能彻底升华到道境巅峰。
到了那时,整个世界都将把握在叶天之手,恢复还不是手到擒来?
这虚无之地,远远超出叶天的想象。所谓的虚无之地,才不是什么虚空,而是一片新的大陆,超脱于世间之外的大陆。
叶天走在这片大陆上,四周一派紫寂。这里没有太多的颜色,见得最多最多的,也就是紫色和黑色了。
由于世界壁垒被破开以后,传送的坐标不尽相同,叶天想要找到圣主,或许还要花上一番功夫。
恰好,这所谓的虚无之地在史书中同样提及了一笔,在那里面是这样写的:“虚无之地的住民看起来扭曲,产物也让人不能理解。两代造物神不为别的,只是单纯的看不惯这虚无之地,便将其隔绝,不谙世事。”
对于这样的说明,叶天也不好做评价。或许是这虚无之地的造物主和万鬼与吉乐仙君有什么冲突,才导致了这样的两极分化。
但无论如何,在几千万年前,这里是同一片大陆,同一个星球的人。
倒也不是无迹可寻,这虚无之地虽然是最为庞大的一个地区,或许比其余三界加起来还要多,但只要愿意走,叶天就不信找不到圣主。
更何况叶天那箭矢的尖部可是有着气息的,就算离得远,叶天也可以感知到一二。
“大约是在东边……”叶天皱了皱眉,这气息淡的过分,具体分割了多远,不得而知。
没有办法,叶天只能行走。像这样的诡异之地,待久了叶天还是会感觉到恶寒。
事实证明,世间只能是五颜六色的,单单一种颜色只会让人厌烦。更何况叶天方才路过一小镇,由于隐匿了气息并且速度极快,小镇的居民们并没有注意到叶天的闪过。
单单用两个字形容足矣:“恐怖”。叶天清楚的看到了这里的居民样貌,说是妖魔鬼怪倒也没有什么问题。
不过毕竟不是同一位面的人,遇上之后感到反胃也实属正常。叶天自知这一点,换位思考,即便是对方看到自己,或许也是这样的反应。
可是思考归思考,叶天依然止不住那一股想要吐出来的感觉,毕竟实在是太恶心了,让人无法接受。
紫色的皮肤,紫色的五官,紫色的头发,甚至连身体还在时不时的喷涌紫色的液体……浑身上下都是奇奇怪怪的样子,连初具人形都算不上。
叶天决心一心赶路,暂时先不要去观察这种令人反胃的东西。
事实证明,这么做是有效的。反胃的感觉消失了七七八八。与此同时,叶天还盖上那隐身斗篷,以防万一被他人发现,那样可就麻烦了。
被教训一顿还算好的,要是被囚禁起来,天天得观察这些奇形怪状的东西,或许没有人受得了。
圣主的气息离得倒是越来越远,叶天也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出了差池。按理来说他那么虚弱,是不可能以这么快的速度去行进的。
总结下来,叶天也只能推测出一种结论——有人先一步发现了圣主,将其带到了其它的地方。
叶天飞速的穿梭,跋山涉水也要找到圣主。这里实在是太诡异了,一整天天空都是紫色,再没有别的颜色了。
事实证明,叶天在陌生的环境总是点背,甚至连赶路都不是一帆风顺的。
谁能想,还没走多远就碰上了这么一大批的虚空虫群,这又是什么意思?
要不是叶天躲闪及时,没准能被这么多数量的虚空虫群活活堆死。
一大批一大批的虫群迁移,叶天一时间也不知朝着哪里走,只能硬着头皮开一条道路了。
这虫群别的不知,但速度是快的可怕,甚至足矣比肩叶天。
不过仔细看来,它们或许也只有这一点优点了,其余的所谓战斗能力,防御力之类的都是弱的离谱,只一脚就可以将其当做蝼蚁踩死。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叶天感应到了圣主的确切位置,这也正说明了二人之间的距离已经被拉进了不少。
那是一座单人的古堡,叶天感应到了杀机四起,没有选择第一时间上去,而是现在外面找了个地方暂时修身养性一番。
否则就这般状态进去,结果只能是自讨苦吃,毕竟那堡主的实力还摸不清楚,机关的路数也全然不知。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