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夫讀物

优美都市小說 冥界追憶錄 起點-第五百三十七章 063章 源界重啓推薦

冥界追憶錄
小說推薦冥界追憶錄冥界追忆录
第五百三十七章 063章 源界重启
血光遮盖的双眼愈发猩红,心中浮现的念头令墓愈发的难以自制。
于是,便不再犹豫。
下榻
“具现·构筑·界心之所!”
只见墓张开了眉心那刻着几道裂痕的青铜眼瞳,一抹抑制不住的力量化作血色的光冲破了外壳,将一道长长的裂痕自青铜眼瞳中心裂开。
血色光辉于墓的身前汇聚,被墓操纵着将一扇方方正正的青铜门扉构筑而出。
不过三米高的门扉在墓的“轻轻”一推之下无声洞开,露出了内里的混沌,遮蔽了一切的窥视。
没有丝毫迟疑,墓大步走了进去,仍被攥在手中遍布星光般斑点的灰黑色结晶,却好似被难以自控的力量捏的发出了声响。
伴随着一声响彻源界的轰鸣声,在墓完全进入后,青铜门扉猛然闭合,将唯一的观众布尔雷思的视线隔绝开来。
至于穿过了混沌遮掩的墓,原本难以自制的心情被理智强行“按”了下来。
此时展现在他眼前的是被无尽命河环绕、包裹的空无。
恍若无物般的穿过了命河的阻拦,墓站在这仅仅只能站立一人的狭小空间之中。
呲啦!
墓抬手撕开一道直径一米的空间门扉,探手进去把一团洁白的毛球给抓了出来,门扉合拢之时还带出了一道诧异的惊呼。
墓把这天墨的战利品抬到眼前,将遍布星光斑点的灰黑色结晶塞进了它的嘴里,而后静静等待着它的进一步升华。
果然,这噬时兽在吞下的瞬间便产生了“剧烈”的变化。
一双碧蓝的眼瞳在一瞬间便被金色所浸染,而后,变化结束。
不过,虽然它的进化没有带给躯壳多大变化,可是其本质已经化作了第五阶段的噬时兽,帝皇阶别。
墓也不等它反抗,或者它也根本没有反抗的意识,抓着它的右手竟如同虚幻般探入了噬时兽的体内。
好似摸索了片刻后墓才抽出手来,同时还随手把噬时兽丢进洞开的小世界门扉中。
“源界·重启……”墓紧握着右手,看着四周那暗淡的命河,沉默了片刻后开口。
“……开始!”
话音落下,青铜眼瞳便好似将所有的外壳崩碎,逸散而出的血光把墓包裹成了一个光团,接着浓郁的血色好似无数道光柱般自光团中迸射而出,没入了命河之中。
轰!
好似无尽河流般流淌的命河开始了崩溃,无穷尽的“河水”脱离了“河道”的束缚,在肆意的崩散、蒸发、消弭……
血色的光茧内,墓望着命河正在崩碎的暗淡且脆弱的部分有些微微惆怅,而后抬手对着命河的某处隔空一点,些许好似繁星般的光点被剥离了出来。
接着,墓把这些光点用血光包裹收到光茧内,而后便不再理会,反而是一脸凝重且期待的再次看向命河。
终于在命河崩溃近半所有的暗淡区域原本消无时,墓终于出手了。
只见他的身上一身洁白的灰烬龙铠悄然浮现将他裹得严严实实的,之后墓抬起来一直禁攥的右手,张开手掌,把一颗残破的不规则的晶石拍向了心口处的脉轮。
这颗灰色的残破晶石竟然顺顺利利的嵌在了脉轮的一个空缺之上,顺利的补全了部分脉轮。
“脉轮·宙时冥狱·宙时灵晶·溯!”
墓体内的灵力化作无形的时间之力,而后这力量全部汇聚在了残破的灰色晶石中,数息后,一道灰色的光自脉轮上突然迸射而出。
这灰色光柱穿过了血色的光茧,纠结披挂上了血色的外衣而后刺入残余的命河之中。
灰、红交织的色彩便如同正在结网的蛛丝一般不断的扩展、包裹这一片片残破命河。
但这丝线扩张的速度还是太慢,占据的面积还是太小。
于是,光茧在墓的操纵下开始融化,更多的纠缠向灰色光柱,并主动的转化为灰色光芒。
瞬间,得到了支持的“蛛网”便以千百倍的速度极速扩张,并且扩张的速度还在加快。
而在这蛛网的影响下,就连命河崩碎的速度都开始变慢,甚至其崩碎而出的命河之“水”都无一丝遗漏的被蛛网所拦截包裹。
终于在“漫长”的等待过后,蛛网将所有早已预定好的部分命河完全包裹。
“脉轮·宙时冥狱·宙时灵晶·溯!”
“溯!”
“溯!”
……
“蛛网”开始收回,而被其包裹的命河则像是网中的鱼儿一般无法逃脱。
墓每说上一句律令,“蛛网”便收缩一次,血色光茧便搏动一次,鲜血便从嘴角流下一缕。
无数次的律令之后,便得到了一团极其庞大的灰红色的光芒。
“脉轮·宙时冥狱·宙时灵晶·剥离!”墓抬手穿过了光茧按在了灰红的色彩之上。
被剥离出来的无用命河全部喷涌而出,崩散、蒸发、消弭……
死亡大冒险
许久之后,一团和墓等高的光团便飘在血色光茧之外。
墓看着这光团呼吸有些急促,他抬起好似有些微微颤动的手按在了上面。
“宙时灵晶·回溯·梦!”
灰色的光芒自脉轮中近乎炸裂般的绽放而出,瞬间便将洁白的灰烬龙铠染成了混沌的灰色。
然而,墓所持有的宙时灵晶是残缺的,甚至只有五分之一的大小,仅剩十分之一威能的它哪怕竭尽全力也无法催动梦的存在进行丝毫的“回溯”。
但墓却早有预料,此世·往生浮现在手中,他抬起这把刀毅然决然的在眉心的青铜眼上狠狠一划。
剧烈的痛苦令墓惨嚎出声,可是手中的动作却没有好似停滞。
喀啦啦!
刀刃在青铜色的封印上不断切割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可惜封印的牢固让效果十分不显,但最终还是在墓锲而不舍的自残下得到了开启。
轰!
血色爆涌而出,将身外的血色光茧冲出一道破口,径直的没入了那灰、红的光团之中。
而后,更加凄惨的哀嚎自墓的口中传出,那如同加将血肉灵魂掰扯成碎末而后重新熔铸般的痛苦在反复的重现着。
墓半跪在光茧中,忍受着痛苦在渴求着希望。
而那光团也在墓忍受痛苦的过程中逐渐开始崩散,化作粉尘四处漂泊。
终于,当最后一丝的残余也化作粉尘后,那自光芒中露出的人影跌入了墓所在的光茧之中。
乍然消失的痛苦令墓心神恍惚,他疲惫至极的张开眼睛便看到了一个光洁白嫩的身影“扑”了自己,那熟悉的面貌令墓的心神瞬间放松。
而松懈下来的墓则是瞬间失去了意识,“任由”梦的身体将自己压住。
梦张开了朦胧的双眼,有些迷茫的看了看四周,最后呆呆的将目光落在了墓的身上。
足足十分钟后,双眼微微呆滞的梦才完全恢复,她看着哪怕陷入沉睡也依旧蹙眉不已的墓露出了一副愤愤且怜惜的目光。
高抬的玉手最终还是缓缓的落下来,轻抚在墓的脸颊上。
“唉~”梦无奈的叹息一声,白嫩的面容上爬满了绯红。
只见她把墓抱在怀中,微微眯着双眼,鲜艳的红唇落在了墓的嘴唇上。
血色的流光自梦的口中进入墓的身体。
在最后一丝力量消散前,梦用其在身上构建了一身衣物,而后失去了所有力量的她无力的倒下,趴在了墓的胸口,陷入了沉睡。
两个沉睡的人静静的呆在光茧内,而外部的命河已经完全崩碎。
“唔~”
没过多久,墓终于张开了眼睛,而后一脸痛苦的捂着额头,撑起身体。
看到趴伏在胸口的梦,墓如释重负的叹了一口气,喃喃说道:“梦……”
墓放下了捂着额头的手,露出了在双纹印记的遮掩下近乎无法被发现的紧闭的竖眼。
他慢慢的站起身来把梦横抱在怀中,透过血茧看向命河开口道。
“重启·重塑!”
无声无息间,所有命河崩散后无法消失的精华向着一个点开始聚合。
无数各色不一的光全部集中到了一个点,化作了一星殷红的血色。
“重启·完毕!”
轰!
血色光点猛的爆发开来,一道“长河”从中流淌出来,在这无垠的空间中开始蔓延。
同样,伴随着命河的重现,墓身边的血色光茧也开始消散,露出了一脸疲惫的墓和安心趴在墓胸口的梦。
“具现·青铜门扉·开!”
一扇方方正正的青铜门扉被构筑出来,三米高的门扉被墓“轻轻”踹开,他大步走入了内里的混沌,向着界心所在的空间之外走去。
在墓穿过门扉后,身边一片繁星被抛洒而出,这些星光点点在他的身边化作了生灵。
“哥哥……是……梦姐姐!”晓馨一脸迷糊的看向墓,而后发出了一道惊喜的尖叫,想要扑过去, 却又担心自己惊扰到沉睡中的梦和满面疲惫的墓,最后小心翼翼的走到两人身前,双眼含泪的说道。
“夫君,你还好吗?”妮可拉则是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墓的身上,她有些心痛的看着墓的疲惫。
(忽悠无止境,待续……)

Categories
玄幻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