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夫讀物

都市异能小說 最初進化討論-第二十七章 桃弧棘矢鑒賞

最初進化
小說推薦最初進化最初进化
不过这场战斗的结果也是可以预期的,这些骑兵在睡梦当中仓促起床,身上既没有穿戴铠甲,也没有趁手的家伙。
使用的武器顶多就是随身携带的腰刀,睡得还迷迷糊糊的,自身的被动技能和主动技能更是十有八九都要在马背上才能生效。
在这种情况下对上方林岩等人以后,他们哪怕是有十成本事也只能发挥出两成出来!这样的战斗,可以说只能用极不对等来形容。
很快的,这帮骑兵也认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他们直接溃散了,十四名骑兵成功逃走了四名,不过方林岩等人也已经很满意了。
因为这四个家伙冲到马厩以后,就会绝望的发现他们的战马根本就没办法骑,而且统帅骑兵的小队长也已经成功被杀。
至于为什么方林岩他们一照面就辨识出了这名小队长——-那倒不是运用了侦查技能,而是因为这孙子居然一个人享受了一个单间,并且冲出来的时候忘了关门,里面床上躺着的姑娘白花花的PP都看得清清楚楚的。
山羊的鼻血在瞬间就流了出来。
当然,这姑娘在被举报之前,又迅速的用被子将不可描述的部位及时盖住了。
这时候当然就一目了然了,别的骑兵都是两三人一个房间,你这孙子却一个人享受单间,外加还有女人玩!
你不是领头的谁是领头的?不集火你集火谁?
于是在这种情况下,方林岩一干人就迅速结束了战斗。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因为战斗的难度较低,所以方林岩刻意指挥了一下,弄了一个六连杀出来,居然又弄到了额外的声望和战功。
当然,常规任务要求的刘备军首级肯定也弄够了。
最后清点收获的时候,发觉从领头的这名骑兵统领身上,居然又爆出来了一件道具,骑兵策(玄阶),其品质也降低到了黑色。
这玩意儿使用的时候就需要消耗5000通用点,不仅如此,召唤出来的骑兵也是随之变少了很多,只有5-10名。
当方林岩他们搞定了这边的事情以后,施施然走到徐大户家门外的时候,发觉整个丰收庄已经像是一锅沸腾的粥似的,变得完全热闹了起来。
可以见到有不少庄丁正在集结,准备赶过来增援,甚至有一队都已经提着长矛小跑着冲了过来。
不过在这种情况下,方林岩他们也是早有预备,通过天上盘旋的“奥的余烬”将对方的一切行为都尽收眼底。
当这一队庄丁跑过之前布置的爆炸机关的时候,秃鹫一按起爆器,旁边的房屋立即轰然爆炸,发出了巨响!
不仅如此,不少铝热剂更是到处喷溅,瞬间方圆十几个平方米内出现了多处起火点,一下子就将周围的屋子点燃了!
这群庄丁深夜被叫起,本来就惊疑不定,这时候又遇到了如此突发事件,顿时纷纷抱头逃窜。
趁着这个机会,方林岩等人迅速赶往了罗家,他们赶路到一半的时候,樊家二爷这名书生也是随之站出来主持大局。
虽然他下的命令很可能会十分愚蠢离谱,但有了主心骨以后,平时组建出来的核心骨干就能顺利运作,进而让防御体系再次建立起来了。
所以,方林岩他们当然不会坐视这样的事情发生,秃鹫的影分身也早就在樊家的大门处埋设了一发爆炸装置,等到樊家二爷一出门,立即就直接引爆,将那里烧成一片火海!
这样的话,爆炸装置的攻击力虽然不高,引发的巨响和大火却令人心惶惶。
樊家二爷也是倒霉,直接被炸塌的墙壁砸到了,直接埋了起来!
结果他被手下三下五除二扒拉出来以后,虽然只是吃了些惊吓,受了些皮外伤,那股要指点江山全歼来敌的心气却已是荡然无存,立即就惶惶然的缩进大宅里面去了。
接下来村子里面剩余两处的爆炸装置也是依次陆续炸裂,一时间整个丰收庄内到处都是烈火熊熊,这也直接引发了连锁反应。
一名庄丁见状后立即大惊失色,将手里面的长矛顺势一抛直接就跑!
他们这一伙的伙长见到了,立即大声呵斥道:
“李狗剩,擅自脱队那是要挨二十下蘸水牛皮鞭子的!”
李狗剩平时在队里面就是个混不吝的滚刀肉,听了伙长的话以后,转身过来张口就骂:
“何屠夫个巴马的,老子戳你咩了吗!你看这火头已经燎到咱家的屋头上了!!!”
“我妈我媳妇我家里的三个小崽子都在里面,我现在不赶着回去帮忙,要让他们被活活烧死在屋头吗?”
这家伙说得又急又快,并且几乎是大声高喊出来的,换成外人肯定听不懂,但是这一队庄丁却是听得清清楚楚的,于是立即就有两个人朝着远处一看,立即大惊失色的道:
“个表子养的,我的房好像也着火了。”
然后这两个人也是将长矛一丢,直接转身就跑。
那队正何屠夫正要喝骂,另外一名庄丁也惊叫了起来:
“看那边的新燃起来的火头好大!伙长好像你是家!!”
何屠夫转头一看,立即惨叫一声,仿佛火烧屁股一样转身就走:
“我滴个乖乖!我家里的三娃才半岁啊!”
接下来不消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组织起来的这一伙人立即作鸟兽散,而这一幕也是在庄子内到处上演着。
从半空当中盘旋着的“奥的余烬”视角当中目睹了这一幕之后,方林岩等人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样的话,他们现在就算是在罗草药家放一挂鞭炮,一炷香的时间内也不会有人来管闲事了。
于是一干人就直接聚集到了罗草药的大瓦房门前,然后准备冲进去,结果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的墙头上忽然响起了一声猫叫,然后众人顿时就感觉到不对劲!
医界圣手
紧接着,他们的耳边就听到了一个似有似无的尖细声音传来,语速很快,可是吐词却很是有些清晰:
“道由新学,心假香传,真灵下盼,仙旆临轩,金光速现,覆护真安!”
“急,急,如,律,令!”
最后“急急如律令”五个字念出来的时候,明明语速很快,五个字一掠过,可是这句话却像是有回音一样,不停的在五人的耳中回荡着,时间在这一瞬间仿佛都流速放得十分缓慢。
然后就见到,屋子当中突然浮现出来了一张淡黄色符箓的巨型幻象,
符箓上书八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桃弧棘矢,以除其灾!
然后轰的燃烧了起来,其燃烧速度飞快。
而燃烧以后形成的烟雾气息则迅速的形成了一张大弓,还有一双巨手的幻象,然后有一对大手直接握住了这大弓,猛的一拉就将之拽了开来!
这一弓拉开之后,居然首先是瞄准了天空,然后迅速一放!
立即就见到了一道箭状的锐利光芒疾掠了过去,其瞄准的竟然是在半空当中飞翔的“奥的余烬”……..
显然,这两只大手能感觉到“奥的余烬”的重要性,其目的就是剪除方林岩他们的在空中的羽翼!有这么一只鸟在空中盯着,根本就是如跗骨之蛆一样,所有行踪都无所遁形。
这一箭直接命中了“奥的余烬”后,将之射飞得朝着远处歪歪斜斜的掠了下去,不仅如此,其体表上还有一点赤红色的光芒仿佛余烬似的闪耀着。
两秒钟过后,天穹上竟然有一道怒雷直击而下!狠狠的将它劈了个正着!
这一道雷电给人的感觉与方林岩的龙嗽闪截然不同,充满了宏大的意味在里面,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四面八方的天地元气都在朝着一个方向汇聚,然后瞬间狂乱爆发出来。
浩浩荡荡,堂堂正正!
而龙嗽闪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条毒龙凶狠的对准人扑来一噬!突出的感觉是暴起发难的突兀,是逼人的狠和凶!
好在这时候,“奥的余烬”的绝对生命值发挥了作用,直接挡下了这恐怖的一击。
见到了这一幕之后,那一对大手再次毫不犹豫的挽弓,搭箭!瞄准了奥的余烬…….
方林岩此时倒吸了一口凉气,急忙聚精会神了起来,开始仔细关注空中的景象。
好在预判这一箭还是很简单的,看着天空当中的大弓被拉满之后,就开始留神,而在那只大手猛然一放的时候,方林岩也是玩了个骚操作,直接控制“奥的余烬”施展出了“暗影穿梭”这个技能!
那一道光矢刚刚飞了出去,结果就见到了“奥的余烬”化作了一道暗影,消逝在了半空当中,直接去了暗影界,唯一留下来的只是一抹诡异的暗痕!
很显然,这一发光矢并不具备跨越位面的能力,直接丢失了目标,从奥的余烬消失的地方穿了过去,直接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当中!
见到了这一幕,团队当中的人纷纷都在喝彩:
“头儿,干得漂亮!”
“这一下真的是让人意想不到啊!”
“你们看,空中的弓,手幻象明显的模糊了,显然射出一箭都要耗费它巨大的能量,就它目前的状态,顶多只能再射一箭出来。”
“好像真的是这样呢!”
“什么好像?明明就是。”
“这玩意儿要是能来个一两百箭的话,那么这里就不应该叫做黄金主线世界,而是十八层地狱了。”
“…….”
中国开放战略与中美关系
就在一干人等讨论得热火朝天的时候,空中那张已经有些模糊的大弓忽然一转,对准了方林岩他们瞄准了过来,见到这一幕,山羊顿时有些慌了神,大叫道:
“喂喂喂,那玩意儿瞄准了过来了!”
麦斯很干脆的挡在了前面,沉声道:
“我来挡第一下,扳手你用援护挡接下来的那一电。”
方林岩此时忽然对着里面大声道:
“里面的人听着,我们这里一共有七个人,你这一箭要是杀不了我们所有人的话!接下来一旦被我们攻进来,那么鸡犬不留!连婴儿也不会放过!”
“我们的任务并不是为了干掉刘备的人,而是为了追查那一夜老鸹岗的线索,你们好好想清楚了,为了这件事赔上一家老小的命是不是值得?”
他的这句话喊出来之后,居然果然有效果,空中的那双大手果然引弓不发,紧接着就有一个苍老的声音道:
“你们是曹丞相的人?”
笔仙惊魂
方林岩道:
“当然。”
那苍老的声音道:
“怎么证明?”
方林岩道:
“我们是曹仁将军麾下的左曲贰屯前队军士,隶属于耿军侯麾下。”
接着又拿出来了常规任务要求的“刘备军的首级”,摆了出来对着大门道:
“这个能不能证明?我要是假的,总不能为了取信你们,就拿一群骑兵外加骑兵统领来做苦肉计吧?”
很快的,天空当中的大弓和巨手幻象都消失了,罗家的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从里面走了出来了一个四十来岁,肌肤黧黑的男子,这男子面相愁苦,一看就老实巴交的,对着方林岩等人招了招手道:
“进来吧。”
方林岩等人鱼贯而入,发觉正堂当中站着一个须发皆白的老爷子,满脸怒容的看了过来,见到了他们以后,就直接拿了一件东西出来道:
“看到了没有?看到了赶紧走!”
方林岩仔细看去,发觉这老爷子拿出来的居然是一块令牌,令牌的背后是一只栩栩如生的飞燕,令牌的正面是写着“大汉平北中郎将”七个字。
看着这令牌,方林岩莫名其妙的看了老头子一眼道:
“这什么破玩意儿,你就能打发我走?”
老头子本来以为面前的这帮**子看了这东西以后,立即纳头便拜,然后惶恐无比的告退而出,结果换来的却是一句抢白,顿时气得嘴唇都在哆嗦着道:
“这是平难将军的令牌!尔等安敢如此轻慢?”
國民 女神
方林岩呲的一声冷笑道:
“什么狗屁平难将军?我告诉你,这一次咱们出来,奉的是顶头上司耿军侯的军令,老头子你能拿出曹仁曹将军,或者耿军侯的令牌,我们几个转身就走,其余的什么阿猫阿狗的,少拿出来在我们面前晃悠。”
听到了方林岩的话,老头子气得弯腰驼背的剧烈咳嗽了起来,好在旁边也是有个明白人的,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直接将方林岩拉到了旁边赔笑道:
“委实不敢瞒骗,我等乃是平北将军的部下,奉命在此潜伏,为咱们曹营刺探消息。”
“这位军爷,我等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识自家人啊!”
方林岩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道:
“你叫什么名字?”
这汉子赔笑道:
“在下罗武,排行第二。”
方林岩淡淡的道:
“罗二哥啊,我这一次来也不是要故意为难谁,咱们前日无怨,近日无仇,完全是因为是奉了军令过来的。”
“因为已经查得很清楚了,之前老鸹岗那里发生的异象,完全是由两个人开战造成的,其中一个人就直接到了你们家里面以后,坐马车或者说是以别的什么方式走了。”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我要是就这么走了,回去肯定是要挨板子的,而且可以明白告诉你们,这事情不会善罢甘休,我们还会停下来和你们耐心说话,再次过来的人恐怕就直接动手了。”
“你要我们走,可以,得给我们留下点交差的东西,否则的话…….”
“否则的话怎么样?”老头子猛的怒喝了起来:“我就站在这里,看你们这些杀才敢…….”
这个倔老头子一发话,等得早就不耐烦的克雷斯波直接大步就对准了堂屋走了过去,一个大汉立即挥拳对准了他打了过去。
但这大汉显然不是士兵或者说庄丁,他的攻击对克雷斯波来说毫无威胁,一闪身就避了过去,然后顺势一战锤就将之砸飞!
这大汉惨叫一声,被打得踉跄倒退了好几步后双脚一软,直接瘫倒在了地上,双眼紧闭已是昏迷了过去。
旁边有一只土狗猛扑了上来想要护主,鲁伯斯一扑一咬,直接将这只土狗的喉咙撕扯了开来,鲜血四溅!!
另外一个后生刚扑上来,就被方林岩一脚踹趴下了,捂着肚子瘫在地上大口吸着气,痛苦的抽搐着。
然后方林岩看着已经气得浑身发抖的老头子道:
“这一次,我们有留手,只杀了一条狗,下一次,就有人死了。”
老头子这时候嘴唇颤抖,突然喷出了一口血来,仰天就倒,他平时在村子里面横行惯了,没料到遇到了这么一群更横的,心中是又怕又气又恼又恨,顿时痰气攻心昏迷了过去。
这时候,方林岩看向了旁边的罗二:
“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么大的一个家,没有一个懂事的人吗?我们其实很好说话的,拿出能让我们交差的线索,我们转身就走!”
“不过,我们这一次出来的时候,也是领了将令的,要是拿不回去有用的东西,那可是要掉脑袋的!罗二哥,我们如果小命不保的话,那么说不得要拖一些人出来陪葬了!”

Categories
玄幻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