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夫讀物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起點-第四十九章 春天花會開【求票】展示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小說推薦這個人仙太過正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这仙子,怎么还骂人呢?
小岛侧旁,海滩礁石上,吴妄盘腿坐在一只蒲团上,闭目凝神,看似是在打坐。
灵台处的神魂虚影却在托着下巴、晃着脚丫、不断抛接炎帝令。
激动归激动,他还没失去理性,也不觉得对方必须回应自己这份心意;更知道,自己主要是因怪病,对能接触的女性产生了强烈的好感。
试着分析一波,没啥效果。
虽然理智不断提醒他,精卫的状态有恙,自己拿出来的这份热情,可能最后会如这海浪的泡沫,只是刹那的花火。
但……
“大概这就是青春吧,青春。”
吴妄看向了那不知疲倦、来回重复填海之事的飞鸟,轻轻叹了口气。
造孽啊。
‘且等神农前辈来了再说后事吧。’
吴妄如此想着,总算下定决心,暂时不去打扰这位人族老一辈仙子。
他也有不少事要忙,最关键的还是自身修为。
被神农前辈醍醐灌顶,给他一口吃成了个胖子,接纳感悟到了凝丹之境,趁着这个机会,刚好巩固一下自身境界。
吴妄轻轻呼了口气,念了几遍清心法诀方才静下心来,心底流淌着炎帝令第一重到第三重的口诀,将心神沉入每一次周天运转。
不多时,吴妄睁开双眼,眼底带着少许疑惑。
怎么感觉在此地修行炎帝诀,都顺畅了许多?
他延展出灵识,仔细感应大阵各处的情形,很快就有了新的发现。
神农前辈设下的这座大阵,没有阻拦灵气的内外交换,却削弱了大荒道则的影响力,人为开辟出了一处狭小的修仙福地。
修仙本就是修自我,成道便是将自身的道在天地间缓缓展开,或是依附于原本存在的大道之上。
在此地修行,自可事半功倍。
吴妄瞧了眼远处飞驰的精卫鸟,心底多少平衡了些,闭目凝神,在此地开始了闭关。
于是,半个月后。
吴妄已确定,自己的修为境界真的没有什么泡沫,前辈醍醐灌顶的手段确实不一般。
——此前他是真的担心修为被灌水。
也不知前辈是否还在跟那几名强大的先天神对战,若是对战赢了,自己是不是也算蹭了点战绩?
‘我与人皇神农共同战胜了陆吾、英招等神。’
啧,语言的艺术。
这般又过了半个月……
“神农前辈到底来不来?”
吴妄看着那依然在来来回回飞驰的精卫仙子,心境多多少少有些小躁动。
修行,修行,只有修行才能让自己感觉不到岁月流逝,摁住心底那时不时冒出来的一颗颗桃心。
又过了,大概两个月。
吴妄一拍大腿站了起来,朝着精卫那边走了两步,目中写满了坚定。
神农前辈既然有意成全,那他就拿出自己上辈子恋爱基础理论专业学位,去体验体验恋爱的滋味了!
但他走了几步,又悻悻地停了下来。
不由在心底反问自己几声:
‘吴妄,你把精卫仙子当成什么了?因为自己的怪病只能触碰对方,就让对方必须跟自己相好?
这跟自己腿摔断了,就要路过的一位美女照顾自己一辈子,有什么区别?
这是什么霸道蛮横的逻辑?
她对自己是最特殊的那个,自己对她而言却不是啊。’
吴妄耷拉着脑袋郁闷了一阵,走回沙滩边缘的林荫中,再次盘腿打坐,双手抱元归一,汲取着天地间的一缕缕火气。
他其实也很想不顾一切冲上去,但依然说服不了自己。
岁月一晃而过,来岛上半年后。
“修行,真有趣。”
吴妄张开左手,一团浅白色火焰在掌心不断跳动,刚突破自身境界没几天,心底感悟却再次满溢。
他发现自己走了一个捷径。
由更容易获得力量、自星神那里借来力量的祈星术入门,快速提升自己的神念,再通过自家母亲的操作,得以双法同修、走上了修仙之路。
强大的神念,更容易感受大道,更容易拘束身周的火之灵气,更容易与大道共鸣。
从凝丹初期到凝丹中期,他竟只是用了半年。
当然,这般好事也仅限于元婴境之前。——待吴妄修为境界越高,神念强横带来的优势就会被同境界修士追平。
吴妄计算了下,自己二十年内修为境界追上季默不是问题。
前提是能一直在这般福地中安静修行,不被任何人打扰。
这里真是个好地方呀,人皇出手果然不同凡响,连聚灵阵、灵石都省了不少。
吴妄含笑摇头,起身走到了一旁简陋的小木屋中,站在木制的画架前,看着窗外准时路过的飞鸟,端着毛笔等了一阵。
很快,他画下了一幅新的飞鸟展翅图,并在一旁写了一段小字。
‘最近三日无异样,精卫保持填海时的状态,自行挣脱该状态周期依旧为三十六日,已观察到精卫苏醒时刻——子时。’
不多时,精卫鸟扑打着翅膀自窗外飞过,吴妄含笑注视了一阵,放下手中毛笔,回了闭关打坐之地。
他在观察精卫。
但这并非是什么偷窥欲,而是很正经地观察精卫鸟的神魂状态。
万一神农前辈让他来这里的目的只是第一层——帮助精卫,他最起码也要做到心里有数才行。
精卫的状况,其实有些糟糕。
吴妄此时已发现,她之所以不断填海,其实是修养神魂的一种方式,在填海的状态下,神魂能保持凝聚不散。
而当她每三十六天苏醒一次,化作人形或是干脆保持精卫鸟的模样,神魂会有一丝丝的逸散。
如何让她化作人形时,还能保持神魂凝固,就是吴妄现如今修行时一直思考的‘课题’。
总不能,自己不管不顾过去问一句:
‘谈恋爱吗仙子?谈着谈着你就魂飞魄散的那种?’
那未免太不正经。
为了解决这个难题,吴妄在修仙领域探索未果,便将目光放在了自己最擅长的祈星术上。
于是,来岛一年零三个月后。
“神农前辈,莫怪晚辈不仁义了!”
临近子时,月朗星稀。
吴妄站起身来,轻轻呼出口气,看向了那颗在黑夜中散发着盈盈光亮的神木,迈步而去。
不行,还要再温习温习。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吴妄在袖中拽出一张小纸,看着上面的自制攻略、每天一个追仙子的小技巧,指尖点出丁点火光,将这张纸完全烧毁,不留半点证据。
撩一下长发,倚靠在树干上,等待着精卫鸟自海边飞回来。
根据吴妄计算,她飞回来时应该就已自行苏醒……
果然,远远地就捕捉到,精卫鸟额头的彩羽光亮渐渐熄灭,双目变得有神了起来。
然后她展开双翼一个迂回,落去了不远处的药圃。
吴妄淡定一笑,对此情形却是早有预料,从袖中取出一本厚厚的纸质书籍,转身面对着树干,开始发出阵阵忍俊不禁的笑声。
他经过专业训练,只要有一点好笑,都能直接笑出声。
笑了,大概盏茶时间。
吴妄听到了那噗噗的响动,灵识捕捉到精卫鸟展翅落在自己头顶树杈上的画面,继续不断翻着手中的书页。
就听蓬的一声轻响,身着浅绿短裙的少女坐在树杈上,晃动着一双光洁的脚丫,小声问了句:
“这是,什么?”
奏效了!
【吴氏追仙子技巧第一式】!
吴妄像是被惊扰到,抬头看了眼这少女,努力让目光只停留在她可人的脸蛋上。
“这是小人书,”吴妄笑道,“仙子看吗?挺有意思的。”
精卫轻轻眨了下眼,“你翻弄就好,我在此处能看到,不必,多管我。”
她说话时有些古怪的口音已消失了大半,很显然,此前是因太久没开口说话,有些忘了该如何与人交谈。
吴妄含笑答应,翻弄着面前的画册,灵识观察着精卫的表情。
很快,这本厚厚的画册翻完,精卫眼底带着几分意犹未尽。
吴妄笑道:“仙子是否下来看看,这里面还有更有意思的片段。”
“哪般片段?”
她有些戒备地看了眼吴妄,吴妄只是含笑看着她。
少顷,精卫自树杈上跳了起来,与吴妄隔着两尺。
吴妄将书籍摆在她面前,捏住书籍一角,使其簌簌翻动;
精卫定睛瞧去,那书籍角落出现了两只对打的火柴人,拿着刀枪剑戟一阵对拼。
她掩口轻笑,颇感新奇。
吴妄转动书籍,划动另一侧书角,里面出现了一只小鹿蹦蹦跳跳的情形;又将书册翻转过来,重新施法……
精卫笑声不断,眼底满是好奇。
吴妄将书册递了过去,她也并未多犹豫,点头接过,在树下不断翻弄,看着那几段动起来的简笔画,玩的不亦乐乎。
吴妄放出一只泛着淡黄色光亮的水晶球,点点星辉洒落在他和精卫身上,让精卫感觉到少许温暖。
“这是……”
“一点术法,”吴妄解释道,“能够让你多清醒片刻,而不会有任何损伤。”
“多谢。”
精卫应了声,抬手理了理耳旁一缕秀发,继续翻弄手中那厚厚的书册。
不多时,精卫恋恋不舍地将书册还给吴妄,小声问:“是……父亲大人让你来的吗?”
“算是吧。”
吴妄笑着点点头,见精卫表情有些黯淡,顿时明白了点什么,叹道:“其实,我跟神农前辈也只是有几面之缘。
那天,我跟神农前辈在外采摘药草,突然遭到几名强大的先天神围攻,神农前辈推了我一把,我就到了这里。”
“他有危险吗?”
精卫目中满是关切,忙问:“是很强大的敌人吗?”
吴妄心底立刻有数了。
这对父女之间有些不愉快,但彼此又十分关心。
不愧是他看重的仙子。
“不用担心,虽然棘手,但老前辈对付他们几个不会有问题,”吴妄笑道,“老前辈让我在这里等几年。
他也是怕你寂寞,想让人来这里多陪陪你。”
“那不用了。”
精卫抿了抿嘴,低头就要跳回树杈上。
吴妄袖中闪烁微弱光亮,转眼就将一堆书册抱在怀中,郁闷道:“那我这些不是白画了?”
精卫脚步一顿,轻吟几声,转身盯着吴妄手中那堆书册看了几眼,略微鼓了下嘴角。
“哼,我是看在你花费的功夫上……”
尔雅
吴妄不由笑眯了眼。
那夜,神树下,短短的半个时辰。
两人隔着三尺距离,不断翻弄着面前的小书册。
书页哗啦啦的响声中,那些简单的动画竟显得格外有趣。
吴妄看着自己储物法宝中,那一件件在北野搞出来的小玩意,又抬头看着那并拢双腿、笑声不断、眼睛总是眯成月牙的少女。
道心无碍,通透舒畅。
直到精卫额头出现了那只熟悉的彩羽,她才有些恋恋不舍地将书册放下,对吴妄道了句:“我……要变回去了。”
“咳,那个,”吴妄宛若不经意地问着,“神农前辈之前,派人过来陪你过吗?”
精卫眨眨眼:“你是父亲之外,第一个来这里的。”
言罢,她起身转了个圈,长发与裙摆轻轻飘荡着,带出少许银铃般的笑声。
“我也从未像今日这般快活过。”
“我叫吴妄。”
“嗯……我叫女娃。”
“那个,下次见。”
吴妄如此道了声,精卫轻笑了声,在青烟中化作精卫鸟飞向了树冠。
树下,吴妄咧嘴笑着,挥手对着空气用力掏了几拳。
最难的第一步,迈出去了!
“金微?”
树杈上传来清脆的鸟鸣,吴妄瞬间站的笔直,转身已是恢复儒雅的微笑:“仙子,怎么了?”
它轻轻摆了摆脑袋,嘴边叼着的灵果落在吴妄掌中,又扭头飞回了树冠。
不一会,重新进入了填海的状态,跟随执念来来回回飞个不停。
吴妄将手中灵果放在鼻尖嗅了嗅,判断出此果无比珍贵,其内蕴含了海量的火属灵力,能增厚道基、巩固真元,就算不炼制丹药直接服用,效果也属非凡。
将果子一口吞下,吴妄收拾起了一本本小人书,将它们收纳在专门的宝囊中,哼着歌飘去了海边小屋。
啊,娘亲,他可能……恋爱了。
……
与此同时,北野星空的最深处,那座大殿中。
正拄着长杖闭目静立的苍雪,嘴角露出温柔的微笑,也不知她看到了什么。
星光撒落之地,自是星辰道则存在之处。
“残魂……”
她睁开双眼,眼中泛着神光,但神光之后还有少许回忆与思索。
过了不知多久。
毫无征兆的,苍雪手中长杖微微震颤了下,这位七日祭之首立刻握紧长杖,眼中绽出神光,在星空各处不断扫视。
为何会有这般波动?
又搜索了一阵,苍雪再次闭上双眼,那神殿上空浮现出了无边宏伟的星神身躯轮廓。
北野各处,漫天星辰光亮大作,一名名祭祀不断低头叩拜。
终于,苍雪寻到了异动的来源,略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大荒东南方向,东海深海某处大阵之内的吴妄。
“这?”
大殿之上的星神身躯缓缓隐去,北野的星辰也恢复正常。
苍雪再次闭上双眼,透过吴妄胸前戴着的项链,仔细观察吴妄此时的状况,表情渐渐有些严肃。

Categories
仙俠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