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夫讀物

精华言情小說 承包大明 愛下-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領風騷數百年鑒賞

承包大明
小說推薦承包大明承包大明
徐继荣他们一到,气氛顿时就偏向娱乐化,卫辉府新奇的事物从他们嘴里说出来,只会让人觉得啼笑皆非,过得好一会儿,万历他们也感觉到一丝疲惫,毕竟方才过于兴奋,而且有着太多的好奇,他们也需要好好消化一下,便是径直去到住所,没有再在路上停留。
以往大臣们刚刚来到潞王府,必然会对潞王府奢华而感到不快,这可都是民脂民膏修建的,但如今的话,倒是没有人有这种感觉,因为相比较起来,这潞王府倒也不算太大。
“这么多报刊?”
来到厅堂,万历突然发现屋内有一个专门放报刊的木架,这在京城是可没有的,因为没有那么多报刊,故此也就不需要,但如今在卫辉府,大富人家都有这专门放报刊的木架,他随手拿起一张报刊,念道:“始皇帝,自是千古一帝也!”
念及至此,他不禁皱了皱眉头,难道不是朕吗?再往下看,念道:“然,当今圣上,乃万古一帝也。呵呵!不错,不错,写得可真是不错。”
他笑了。
赶紧看看作者,是哪位大名士有如此觉悟,必须好好提拔一下。
“原来是李贽写得呀!呵呵!”
“陛下在看什么,看得如此有趣?”
这时郑氏突然走过来。
“没什么,就一篇文章而已。”话虽如此,万历却也只是稍微瞟了眼郑氏,然后又专注地看了起来,真是书中自有颜如玉啊。
郑氏道:“陛下,臣妾听闻这边上就有一条女人街,是专门卖女人的衣饰和胭脂的,臣妾想约永宁去看一看。”
“去吧!去吧!”
万历赶紧挥挥手,别打扰朕看报。
郑氏撇了下嘴,暗自嘀咕,这报纸真的有这么好看么?但她一心念着去逛街,赶紧盈盈一礼道:“臣妾告退。”
便是飞快地走了出去。
她在还没有来之前,其实就已经做好功课,吃美食、看戏曲,逛女人街,这都是必走的流程。
尤其是女人街。
卫辉府的女人街已经是非常有名。
这其实都得益于卫辉府女人早早就出得家门工作,当时天灾人祸,要不工作就没法生存,逼得女人出门工作,女人有了收入,自然就有了购买力,商人当然不肯能放过她们,再加上卫辉府的娱乐化,尤其是青楼行业的繁荣,导致涌现出许多女性用的商品。
各种衣饰,各种胭脂、香料,是满目琳琅,都已经形成一条街道,被人叫做女人街。
万历突然抬起头,哪里还见得郑氏的影子,摇头苦笑道:“这才刚到,就去街上逛,不嫌累么?”
……
而申时行他们的情况与万历也差不多,刚来到房间,顿时就被那一张张报纸给吸引住了,上面的文章,对于他们文人,简直就如同毒药一般,不可自拔,此时此刻,几乎是人手一张报纸。
仿佛发现了新世界。
就连吃饭的时候都在看。
如今开封府的报刊发行量,比全国加起来,还要多上好几倍,而且涉及到各个方面,只不过许多报刊都仅限于河南四府,不对外发行的。
而且由于四府言论相对是比较自由的,这里的老大也是一个商人,就没有什么顾忌的,许多思想、理论是层出不穷。
这太吸引文人了。
郭淡倒是一个例外。
他之前就已经被徐继荣、朱翊鏐他们给擒住,说什么也得喝一次郭淡的喜酒,今晚必须要不醉无归。
在郭淡看来,他们就是找个由头喝酒罢了。
“对了,徐老先生也在这里吗?”来到屋内,郭淡突然问道。
“你不说,本王险些忘了这事,这是徐老先生托本王交给你的。”
朱翊鏐将一封信函递给郭淡。
郭淡愣了下,道:“徐老先生现在在哪?”
朱翊鏐摇摇头道:“本王也不知道,本王曾邀徐老先生与本王一块前往吕宋,但是徐老先生说自己年事已高,挨不到吕宋,之后便不辞而别,就只留下了这封书信。”
郭淡稍稍皱了下眉头,但他深知徐渭生性不羁,不愿受到任何束缚,这般离去,也在情理之中,拆开一看,信中只有寥寥数语,让郭淡去寻得一户姓张的人家,将他的酬劳,转交给这户人家,至于这酬劳是多少,也都没有明言。
“这张久闻是谁?”
郭淡不禁问道。
刘荩谋突然道:“徐老先生在中年时又娶得一个姓张的女子,之后这张氏被他失手杀死,我猜想这张久闻会不会是他继妻那边的人。”
郭淡稍稍点头,将信函收起来,不禁暗自叹息一声,虽然信中连一句道别之语都没有,但是他也感觉得到徐渭的不甘,以徐渭的才智,他应该已经意识到一个更大舞台已经渐渐浮现出来。
这风云变幻,便是英雄辈出之际。
然而,他却已是英雄迟暮。
不得不说,这是一种悲哀。
生性乐观的徐继荣,受不了这种氛围,突然跳起来道:“你们这是干什么,淡淡有句话说得好,这风吹鸡蛋壳,财去人安乐,快点叫一些姑娘进来,咱们好好痛饮一番。”
郭淡呵呵一笑,道:“小伯爷言之有理,不过这姑娘就算了,就咱们几个不醉无归。”
“如此也好。”
徐继荣立刻喊道:“来人啊,上酒。”
今夜,他们几个都非常尽情,酒桌上是轮流装逼吹牛,又是相互拆台,争吵之时,皆是拍桌摔杯,真是好不热闹,个个喝得是酩酊大醉,就没有一个人是能够爬出房间的,全都是被抬走的。
毕竟这人都长大了,朱翊鏐马上也要前往吕宋就藩,而徐继荣则是要去南京装逼,大家可不能再像以前那样随时都能够聚在一起,喝酒打屁,组织多人运动。
大家也自然非常珍惜这难得的一刻。
……
翌日。
“申首辅昨日没有睡好么?”
“你不也一样。”
申时行指了指王锡爵的黑眼圈。
王锡爵呵呵笑得两声,他们昨日看报纸看到三更天,仍不愿入眠,结果今儿一早,个个都是面容憔悴,顶着一对黑眼圈。
申时行突然感叹道:“昨日看得不少年轻人写得文章,真是意气风发,唉…我们都老了。”
王锡爵笑道:“人老了,倒是不可怕,可怕的是这心老了,那李贽年纪与我们也相差无几,却也能提出‘于世推移,其道必尔’的主张。”
这话的意思,就是随着世道的变化而变化以合时宜,这只是一种事态正常发展的现象。
其实就是暗示,儒家那一套,该扔就扔,没啥值得留恋的,这是正常现象。
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申时行呵呵道:“怎么?你也想老夫聊发少年狂?”
“未尝不可。”
“哈哈……!”
闲聊间,张诚突然走了过来,道:“二位早。”
“內相早。”
“陛下昨日舟车劳顿,今儿打算好好休息一番,二位就请便吧。”
万历虽是财货,但也好读书,尤其是一些新奇的书,昨夜也是抱烛夜读,至今还在床上呼呼大睡。
……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你醒啦!”
当郭淡睁开眼时,映入眼帘是一张秀美绝俗的脸庞,刹那间心情愉悦,他揉了揉眼,问道:“现在是什么时辰?”
“正午刚过。”
朱尧媖笑道。
“我睡了这么久!”
郭淡慢慢坐了起来。
“谁让你昨夜喝那么多酒。”朱尧媖又道:“快些去洗漱吧,小东和辰辰都已经等了你一上午了。”
“是吗?”
郭淡揉了揉脸,下床洗漱一番,忽见朱尧媖今日换得一袭天蓝色长裙,非常修身,秀发高高盘起,玉簪斜插,没有多余的首饰,但却显得非常干练,也将朱尧媖那高贵气质凸显的淋漓尽致,不禁眼中一亮,道:“这衣裙没见你穿过。”
朱尧媖含羞笑道:“昨日皇贵妃不是邀我一块去女人街逛么,这衣裙便是昨日买的。”
卫辉府服饰风格,已经与别得地方不一样,服饰、首饰设计都非常追求方便、干练,毕竟环境如此,宽袍大袖在这里根本不适用。
如果你干活之前,还要撸半天袖子,资本家不得杀人啊!
“不错!不错!真是好看。”郭淡突然用双手搂抱着朱尧媖,目光闪烁着,仿佛在给予某种暗示。
今夜,请带我回家 红雨过窗
睡意刚去,色心又起啊!
朱尧媖挣脱开来,羞赧道:“辰辰、小东可还在等着你。”
郭淡迟疑了下,他倒也很想见见那两个小家伙,嘿嘿道:“晚上再说。”
随便吃了一点东西,郭淡便来到厅堂。
“姑爷!”
“郭大哥!”
“敢问二位是?”
郭淡打量了下厅堂中的两个年轻人,问道。
那二人相视一眼,挠头傻笑了起来。
郭淡不禁纳闷道:“究竟是我太年轻了,还是你们两个太显老了,靠,你们怎么看着比我年纪还大。”
转眼间那两个愣头小孩,都已经续上了胡须,差点都没有认出来。
“当然姑爷您显得年轻,不,姑爷您是青春永驻。”辰辰赶忙拍马道。
坐了下来,郭淡又问道:“听闻你们两个都已经成亲了。”
二人羞涩地点点头。
郭淡又道:“还当了亲戚。”
“是…是的。”
“陈方圆那老不死的,得不到我,就将我的两员大将都给挖走了,可真是岂有此理。”
原来他们娶得得都是陈方圆的孙女。
曹小东和辰辰可不敢接这话。
郭淡一直将他们两个视作弟弟,这么久没有见,倒也不想跟他们谈公事,聊了一下午家常,如今他们两个现在都已经是做父亲的人,一人养个儿子,可真是人生赢家。
吃完饭的时候,两个人又都将妻儿叫来。
他们成婚时,郭淡正在忙着东亚战事,原本他们还想等郭淡来了再说,但是陈方圆已经是等不及了,就跑去找寇守信要了一句话,然后将婚礼给办了,但在他们心里,郭淡就是他们家里长辈,得将这礼给补上。
郭淡这回倒是没有拿出他的零用钱,而是送了他们一人一座大宅院。

Categories
歷史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