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夫讀物

火熱都市言情 別叫我歌神討論-第1376章:原來世間竟然有如此神奇的樂器?朕喜歡!看書

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别叫我歌神
一时间,在场的几名乐手们,心中有几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
这几个乐手,既然能够被校歌赛请上台,自然也不是等闲之辈。
他们中的许多,都曾经参加过谷小白的碧海骑鲸巡演,也是见过大场面的。
但此时此刻,依然觉得自己见的场面不够多。
果然,还是见识太少了!
这位大东子同学,是把这里当什么了?
“这个唢呐,到底是个什么乐器?”李隆基好奇道。
彼此许下一生的承诺
怎么感觉这几位的表情,哪里不对呢?
他是真没见过唢呐。
唢呐虽然现在是中国的传统乐器,但是它货真价实是一个舶来品,在元代才传入中国。
不过因为它独特而极具穿透力的音色,以及巨大的音量,很快就在中国这种室外音乐为主,声音衰减特别厉害的恐怖环境中生存了下来,成了力压诸般乐器的音量之王。
一名乐手道:“您没听过吗?百般乐器,唢呐为王,不是升天,就是拜堂,千年琵琶万年筝,一把二胡拉一生,唢呐一响全剧终;曲一响,布一盖,全村老小等上菜;走的走,抬的抬,后面跟着一片白。棺一抬,土一埋,亲朋好友哭起来,鞭炮响,唢呐吹,前面抬,后面追,初闻不知唢呐意,再闻已是棺中人。两耳不闻棺外事,一心只蹦黄泉迪,一路嗨到阎王殿,从此不恋人世间……”
李隆基听得两眼发亮:“这世间,竟然有这种神奇的乐器?朕喜欢!”
虽然还不知道这种乐器到底是什么样的,但是朕决定了,朕的乐队里,有它的一席之地!
在场的几位乐手,觉得自己今天出门,可能是没看黄历。
今天是不是忌起床,忌出门,忌见人,忌活着啊。
舞台上一个大东子,就已经离奇古怪,身边这位自称“朕”的,该不会是神经病吧。
不过……
王爷哪里跑:呆萌吃货逆翻天
再多的吐槽,在看到李隆基的脸的时候,也吐不出来了。
对乐手的威压MAX!
你还朕呢……
我,不朕不喜欢!
但是不喜欢,该走的流程,也得走。
一名乐手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不至于脑溢血暴毙,然后问曹宝东道:“除了葬礼,你还吹过什么地方?”
“我们村里有一年想要唱大戏,找不到戏班子,就把之前的老师傅们都请了找来,搭了个班子,俺给他们吹过唢呐……”
好吧……
草台班子什么的,总比葬礼好。
“那你会吹什么?”
“我会吹《大花轿》、《妹妹你坐船头》、《回娘家》……”
“停停停,会不会吹点专业点的唢呐曲?”
“呃……”曹宝东挠了挠自己的脑袋,道:“俺还会吹《百鸟朝凤》,俺在外面吹的时候,别人都让俺别吹了,奔丧呐……”
一着急,曹宝东蹩脚的普通话也不说了,乡音都出来了。
“行吧,就《百鸟朝凤》,来一段。”那名乐手道。
在什么地方吹不重要,总归要耳朵收货。
三婚完美,总裁二娶天价前妻 诺久一
当乐手的,哪还有不落魄的。
如果是唢呐是世界上最神奇的乐器,那这首《百鸟朝凤》,就是世界上最神奇的乐曲了。
婚礼能吹,葬礼也能吹。
满月能吹,头七也能吹。
喜事能吹,坏事也能吹。
主家开心了吹,主家哭了也能吹。
把主家从开心吹到哭了,再把主家从哭了吹到开心。
总而言之,如何运用,完全存乎一心。
“好嘞,我吹一首,吹好了您看着赏……”曹宝东下意识地说了一句,然后把自己的唢呐举了起来。
台下,几个乐手的表情啊。
你这真是红白喜事里出来的啊,还看着赏。
你当你吹好了,我还给你发盒烟似的?
你到底成年了没有啊,我发你烟,你倒是能抽吗?
一时间,几个人差点自己家里有人要埋,有人要娶了。
下一秒,曹宝东的口中,响亮之极的声音,响了起来。
略带变调,长长的曲调一出,在场的几个人就受不了了。
超级进化 萧潜
哎呀,天塌了!
眼泪就要下来了。
差点就要跪下喊娘你不要走了……
没办法,唢呐就是这般神奇的乐器!
但是一句之后,音就开始乱飘了。
李隆基有点失望。
什么嘛,我也没看到白布盖,也没看到大家等上菜啊。
原来这种乐器名不副实。
曹宝东又吹了两句,台下的乐手就叫停了:
“停停停停停,你这吹的什么啊!”
我刚想起来我过世的老奶奶,眼泪还没下来,就想起来她不但打我骂我,还骗走了我的压岁钱,就一点也不伤心了怎么办?
“我……”曹宝东眼眶红了的,“我的唢呐……呜呜呜呜……”
“是乐器坏了吧。”旁边一个脾气稍微温和一些的乐手道,“你先下去检查一下,修一修或者换一把吧。”
“可是我……我……只有这一把……”曹宝东道。
“那就去修一修,我们今天一天都在这儿,什么时候修好了乐器,你再回来吧。”
那乐手摆摆手,旁边工作人员就上台,把曹宝东带下去了。
曹宝东回头看了一眼,耷拉着脑袋,含着眼泪离开了。
看一个半大少年这般泪眼婆娑的样子,大家其实也瞒不忍的,但是这怎么办呢?
这是甄选,他们要的是高水平的乐手,总不能靠同情心吧。
曹宝东刚走,他们就看到李隆基突然起身,跟了过去。
说起来,没看到全村老小等上菜,李隆基真的很不甘心。
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沐之翎
这个神奇的乐器,到底是如何让全村老小等上菜的呢?
而且,刚才虽然只是一个开头,依然让他很是惊艳。
曹宝东强泪流满面地从考场里走出来,闷头就走。
旁边有人过来问他怎么回事,他只是摇头。
他一路走出了校门,向门外的乐器店走了过去。
东原大学最近,颇有一种成为音乐复兴圣地的感觉。
因为校歌赛的影响,东原大学的学生们,对学习各种乐器的兴趣也格外高涨,各种音乐类社团,如雨后春笋一般出现。
而学校门外一条街上,光乐器店,现在就有四五家。
曹宝东拎着唢呐走了进去。
第一家看了一眼,道:“不能修了,换个吧。我们这里有……”
曹宝东转身就走。
进了第二家,店家道:“嗨,唢呐啊,我们这里没有。”
第三家、第四家……
要么说没有,要么说不能修。
而且,曹宝东还修不起。
从第五家店里走出来时,曹宝东已经绝望了。

Categories
都市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