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夫讀物

人氣言情小說 餘燼之銃-第八十八章 舊事

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余烬之铳
夜色已深,在这沉重的灰云下,所有的星光都被遮掩,无尽粘稠的黑暗里,唯一的光芒便是来自于晨辉挺进号,它孤单地举着燃烧的火把,行驶在这漫长的黑夜之中。
它是如此地孤单,又是如此地明亮,如果黑暗中有同行者,那么一定会发现它的光点,但同样的,如果有嗜血的野兽,它也注定意识到晨辉挺进号的存在。
侵蚀的压力时刻在影响着船上的众人,好在晨辉挺进号携带了足够多的弗洛伦德药剂,经过药物的协助,这些侵蚀暂时没有太过于影响船员与士兵们。
只是即便这样,依旧有人听到了来自黑暗中的声音,仿佛在这照不亮的黑暗之中,有数不清的怪异正围绕在黑暗的边缘,它们舔舐着锋利的爪牙,窃窃私语着。
“他们能坚持多久呢?”
“又能走到哪里呢?”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新鲜的血,新鲜的肉!”
混乱繁杂的声音在少部分人的耳边响起,医疗室人满为患,船医们对此也无能为力,他们自己也被这诡异的私语声困扰着,越是受到侵蚀的影响,这些私语声便越是清晰与强烈。
船医们只能为受影响的人们,开出更多剂量的弗洛伦德药剂,这能缓解他们的痛苦,但问题是弗洛伦德药剂并非无穷无尽,它是有限量的,迟早有一天它会被消耗殆尽,而那时又该怎么办呢?
没有人去问这个问题,大家在保持相同的默契,都没有在思考这方面的事。他们都是净除机关的精锐,在起航之前他们便清楚自己会面对些什么。
加隆和克拉夫的状态也很糟糕,大概是被遗忘了的原因,至今还没有人来给他们送弗洛伦德药剂,凡人的意志直接暴露在了无形的侵蚀下。
好在这些维京人还不是很脆弱,他们不清楚所谓的侵蚀,加隆和克拉夫只是觉得很难受,从肉体延伸至精神的折磨。
“我们……会不会是晕船了?”
克拉夫突然说道。
他很清楚这和晕船没关系,每个维京人都算是在长船上生长成年的,他们怎么可能会晕船呢?
可能是如今的气氛太过于阴沉了,他想开开玩笑,让这凝固的氛围稍微舒缓一下。
但遗憾的是没有人回应他的笑话,加隆呆呆地坐在一旁,看着黑暗里蠕动的身影。
帝皇之剑
在压制了躁动的弗洛基后,加隆就这样坐在一旁,什么也不说,也毫无动弹,要不是克拉夫能听到他的呼吸声,他都怀疑加隆是不是死了。
“寂海……”
克拉夫看着舷窗外的黑暗,在意识到身处其中时,两人心头的绝望又加重了几分。
作为弗洛基的部下,他们很清楚寂海是个什么地方。
一处无归者之海……也不能说的这么绝对,倒也有归来者。
目光看向了黑暗的角落之中,他们所尊敬的弗洛基·威尔格达森,便是寂海的归来者,维京诸国之中,最为了解寂海的存在。
重生之满满的幸福
“如果我们死在了这里,在被引领至英灵殿时,会不会比其他人快一些呢?毕竟我们已经身处在神域中了。”克拉夫又说道。
依旧没有回应,在这种诡异的氛围下,不知不觉中对于奥丁神的信仰都在被微微地撼动。
诸神们真的存在于这片海域的尽头吗?这片狰狞诡异的大海尽头。
那么身处于此的诸神,是否和这片大海一样疯狂呢?
“大人一直都想拥有这么一艘强大的铁甲船,从而探索寂海的秘密,这也是他如此支持棱冰湾造船厂发展的原因。”
克拉夫又自言自语道,舱室内的安静让他变得无比焦虑,他很希望有人能来和他说说话,说什么都好。
“如果大人能清醒过来的话,他或许能带我们离开寂海,毕竟他是归来者不是吗?仅有的归来者。”
眼中升起了些许的希冀,可看到颓废的加隆,这些希望也在顷刻间化为乌有。
这只是美好的妄想而已,他们很清楚弗洛基是无法清醒过来的,越是靠近寂海,他变得越发疯狂,能听到黑暗里传来的喘息声,简直就像野兽一样。
就这样,再度陷入令人疯狂的平静之中,平静里黑暗在心底疯狂滋生着。
克拉夫想闭上眼小睡一会,恢复一下疲惫的精神,可一闭上眼,黑暗的视野令他感到无比的恐慌,紧接着那些私语声也变得清晰了起来,在耳畔不断地呢喃着。
他无法入眠,只能睁着布满血丝的眼瞳,沉默地接受这样的折磨。
脚步声在舱门后响起,好像有人在靠近这里,克拉夫一瞬间便清醒了几分,有些激动地看着舱门。
无论是谁来都行,如果是人类,那么克拉夫会恳求他与自己交谈,缓解这孤独的绝望,如果是怪物,克拉夫则欣然赴死,结束这漫长的折磨。
脚步声昏暗的长廊之中回荡,由于晨辉挺进号自身的损伤与其它问题,舱室内部的守卫很少,大家都在轮班工作,努力让身处的铁甲船走的更远。
因此长廊意外地平静,只能隐约地听到有人的呼吸声,似乎在某个角落里正站着守卫。
它是如此地寂静、昏暗、悠远,直到被突入的脚步声打破。
伪术士的悠闲生活
舱门开启,有柔和的光洒落了下来。
“啊!”
克拉夫当即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吼叫,如同扑火的飞蛾般渴求着光芒。
他试着撞开门前的身影,逃离这个绝地,可还不等发动攻击,他变觉得舱室一阵旋转,随后他便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使用这些东西,能让你们舒服些。”
洛伦佐直接跨在了克拉夫的身上,为他注射弗洛伦德药剂。
走了一半,洛伦佐才突然意识到这些事,知晓加隆等人的蓝翡翠已经负伤接受治疗,伯劳则过于疲惫先去休息了,洛伦佐之前一直处于昏迷。
他突然发现似乎没有人管这个几个家伙,因此他迅速地折返,取了几支弗洛伦德药剂过来。
一路上洛伦佐一直期盼这些维京人坚强些,至少别轻易地变成妖魔了,不然洛伦佐便可能需要【间隙】入侵,来取得他想要的东西。
在之前的经历后,洛伦佐有些抗拒这诡诈的权能,这力量是如此地神秘,充满不确定性,在寂海这种恶劣环境下,洛伦佐不能让自己出现任何意外。
在某种程度上来讲,洛伦佐已经成为了希望的化身,船上的所有人都信任着洛伦佐,相信只要洛伦佐还活着,他们就仍有着希望。
被人期待的感觉很不错,但随之而来的压力,也让人喘不过气来。
“下一个。”
洛伦佐说着便走到加隆的身旁,这个家伙也不反抗,任由洛伦佐将药剂注射进他的脖子里。
很快药效便起了作用,纷杂的私语声在一瞬间便安静了不少。
“弗洛基大人呢?不给他用吗?”
看着毫无动作的洛伦佐,加隆在这时终于说话了。
药效在血液里扩散,这种感觉令他舒服了不少,紧接着而来的便是虚伪的幻想,加隆觉得这种药剂是不是能让弗洛基清醒过来。
“他用不上……这也是我来找你们的原因,我能让弗洛基清醒过来,但我需要你们配合我。”
洛伦佐早就想好了怎么对付加隆与克拉夫,这两个家伙很是忠诚,只要拿捏住了弗洛基,他们便会轻易地配合自己。
“清醒?”
浑噩的眼睛里出现了些许的光亮,加隆显得很是激动,但很快他又平静了下来。
“你想知道什么?关于寂海的事吗?”
加隆调动着停歇的思绪,让自己从混沌只走出。
“这些我可帮不到你啊,霍尔莫斯先生……但只要你能让弗洛基大人清醒过来,想必他很乐于告诉你这些。”
加隆越过了洛伦佐所设下的陷阱,把话语再次丢了回去。
“毕竟在大人清醒后,我们便是一条船上的人了,各种意义上都是,我们需要互帮互助才能在这里活下来。”
他紧盯着洛伦佐,绝望里落下一束光芒,他要好好地利用这些。
“嗯?我什么时候说我要问寂海的这些事了?”洛伦佐摇了摇头,“说到寂海,说不定我懂的比你们还要多。”
“还没有发现吗?加隆,我们这艘船起航的目的,便是为了这里,这名为寂海的海域。”
洛伦佐继续说着,他仔细地观察着加隆的神情,在侵蚀的压抑与弗洛基疯狂的绝望下,意志再坚定的人都会露出些许的破绽。
“我想你对于这些应该很熟悉才对。”
随着洛伦佐的讲述声,加隆的神情变成极为复杂,然后便是恐惧,对于这些人行径的恐惧。
脑海里闪过那把银白的左轮,接着便是伯劳的脸庞,加隆缓了缓说道。
“所以你们不是为了朝弗洛基复仇而来?”
“嗯?大概吧。”
白色征兆 翼寒霜月
洛伦佐觉得自己还是不要为伯劳做决定为好。
“十年前便是你们,结果你们还是不愿放弃吗?”
过往的回忆开始在眼前浮现,加隆本以为自己不会再想起这些,可在今天,它们掘开了坟墓再度站在加隆的身前。
“所以你知道十年前的那次起航,对吧?”
洛伦佐凝视着加隆,缓缓靠近着,他每进一步,压力便骤升许多,直到洛伦佐的影子罩住了加隆。
“即使你没在那艘船上,你也应该听闻过弗洛基的讲述,所以你在看到伯劳时,才会露出那样的表情。”
加隆一怔,然后明白了洛伦佐真的目的,他露出了个惨笑,随后回复道。
“我并不认识伯劳,但我认识那把枪。”
那把名为丧钟的枪,这把枪给洛伦佐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总能看到伯劳忍不住地抚摸着那把枪,还能时常听到伯劳在对它低语着什么。
有段时间洛伦佐还以为伯劳这是得了心理疾病,或者恋物癖什么的,他倒也没在意太多,和净除机关接触这么久,洛伦佐已经意识到这些净除机关的资深员工们,多少都有些心理疾病,和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洛伦佐还曾仔细地思考了一下,最后他发现红隼说不定是这几人之中最正常的了……但也不太对,这个家伙蠢的意外,多少也算是一种心理疾病。
“哦?”洛伦佐微笑,然后再度发问,“这样吗?”
他居高临下。
“所以,十年前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
痛楚。
半个身子都传来尖锐的痛楚,这疼痛密密麻麻,犹如蚁群正攀爬在身上,啃食着每一处的血肉,折磨着疲惫的心智,直到再也难以入眠。
蓝翡翠睁开眼,看着昏暗的房间,空气里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地上还散落着几个带血的绷带与打空的药剂。
她缓缓地坐了起来,只见整只左臂都被白色的绷带缠绕,还打了夹板来固定。
因为受伤的人太多,在蓝翡翠病情稳定后,她便被转移回了自己的房间中,好为其他伤员空出位置,时不时会有巡逻的船医来检查蓝翡翠的状态,还定期给她提供弗洛伦德药剂。
“啊……看样子我又是什么都做不到啊。”
蓝翡翠低声呢喃着。
以她现在的状态来看,蓝翡翠对于接下来的行动,毫无帮助可言,甚至说她反而成为了团队的累赘。
昏暗的房间里,她试着把自己卷起来,却因身上的痛楚难以实现,只能这样茫然地靠着墙壁而坐,直到蓝翡翠开始感到孤单与绝望。
她很清楚,这是侵蚀在影响她,可蓝翡翠难以从其中挣脱,她想给自己再打一支弗洛伦德药剂,但想起船医的嘱咐,她想想还是算了,不要再给大家增添麻烦了。
蓝翡翠一直是个有些孤僻的人,大概是过往的经历困扰着她,即使过了这么久,她依旧难以走出。
她想为大家做些什么,但每一次她所能做的都很有限,这些事寄宿在她的心间,令她难过窒息。
就这样孤寂的氛围不断扩散,直到蓝翡翠再也难以忍受这些。
她缓缓起身,尝试走了几步,发现手臂上的伤势并不影响行动,随后她推开了舱门。
说到底人是群居动物,侵蚀的影响下,孤独感变得无比强烈,促使着蓝翡翠离开房间,寻找着同类。
伯劳怎么样了?
脑海里突然响起这样的话。
蓝翡翠虽然是净除机关的一员,但她和同事之间的关系并不亲密,毕竟她这样孤僻的人,如果说有谁算得上是稍微亲密的朋友,蓝翡翠能想到的也只有伯劳了。
这似乎是源于恩德镇友谊,令蓝翡翠第一时间能想到的也只有伯劳。
她站在无人的走廊里,看向另一个方向,蓝翡翠记得那里是伯劳的房间。
刚抬步试着走向那里,随即蓝翡翠便感到了一阵心悸。
“是谁?”
她问道。
有什么东西在走廊的拐角后,某个熟悉又憎恶的东西。

Categories
玄幻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