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夫讀物

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我真的只是村長-727 二婚咋了?配不上你家?鑒賞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我真的只是村长
“哥,你打我,我忍了,至少得有理由啊!”
赵玉军很无辜。
一见面就挨揍,还不知道原因,换成谁都难以接受不是?
未经允许,私自爱你
“秋菊住院,你晓得不?”
赵玉军愣了,随后整个人从地上弹起来,钻到车里,催促刘春来送他去医院。
“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事情吧?”
刘春来把刘秋菊为什么住院的事情说了,赵玉军只是不停抽烟,一时间也不说话。
两人之间的事情,从一开始,梁亚楠就反对。
赵东升一直没有表态。
刘春来偶尔到这边,赵东升跟梁亚楠夫妻两也没有提过这事情。
原本刘秋菊跟赵玉军两人的关系,根本没有公开。
刘福旺倒是找过赵东升,结果碰了钉子。
对方接待很热情,只要谈两个孩子的事情,梁亚楠都会岔开话题。
“这事情我妈一直反对,我爸不支持不反对,从来都是不管我的事……”丢下了好几个烟头,赵玉军才幽幽地开口,“户口本一直都被我妈藏着,要不然我直接带秋菊去领证了。”
“那不是事。”
刘春来摇头。
赵玉军也没有别的办法。
“这样吧,明天我去你们家,跟你父母谈谈这事情。”
刘春来心中也没底。
八十年代中期,人们的思想依然没有改变多少。
这个时代对二婚的女人一点都不友好。
赵玉军也没有别的办法,提出让刘春来先送他去医院,明天跟刘春来一起回去。
刘春来把他送到医院,让他在医院陪刘秋菊,拒绝了他跟着回去的事情,打算自己一个人去找赵东升跟梁亚楠。
梁亚楠已经退休好几年了,赵东升在去年就退了。
老两口退休好每天早上一大早就锻炼,然后一人买菜一人回去做早饭。
退休工资完全够一家人开支,现在赵玉军的船运公司不断地购买新船,在这边算是最大的船运公司了,县船运公司跟市里的船运公司都没法比。
“春来?你怎么这么早?快进屋。”
赵东升提着一网兜蔬菜跟一只大红公鸡回来,看到宿舍区外面的刘春来倚在车边上,脸上神色一变,很快转变成热情,对刘春来招呼着。
“赵爸,家里要来客人啊?买这么多菜。”
刘春来从兜里掏出烟,一边递过去,一边问。
赵东升脸上神色一变,终究是见过大风大浪的,转瞬就恢复了平静。
“玉军今天不是要回来嘛。平时他跟船,十天半个月才回来一次,很多时候船刚回来马上又要走,在船上也吃不好……走,先进屋……”
拉着刘春来就往屋里走去。
到了院子里,就对着里面喊道:“老婆子,春来来了。”
正在屋里看报纸的梁亚楠也僵了。
纳闷刘春来怎么这时候来了,难道知道今天的事情了?
躲也躲不了。
放下手中的报纸,摘下老花镜,刚站起来,门口就一暗。
“还没吃早饭吧?老赵,你去买点油条回来……”梁亚楠招呼刘春来坐,同时对赵东升开口。
赵东升面皮薄,不好说。
自己索性就趁着这机会把事情说清楚。
“梁妈,不用麻烦了,刚才来之前,肚子饿,吃了碗米粉。”刘春来摇头。
他其实没吃。
“那就再吃点!”梁亚楠不断地给赵东升递眼色,让他先离去。
“真不用麻烦了,我是为亚军跟我家秋菊的事情来的。”刘春来也懒得去绕弯子。
对方的态度,他晓得。
夫妻两人听到这话,顿时神色变得不自然起来。
果然,刘春来是为这事情来的!
今天赵玉军回来,梁亚楠安排了相亲,并且请女方家里人过来吃饭,只要孩子没问题……
夫妻两都是见过世面的,这下也不说客套话了。
梁亚楠请刘春来坐下,正襟危坐,一脸严肃地说道:“春来,秋菊是个好女孩,人漂亮,性格也好……”
“秋菊确实是个好姑娘。当初要不是我不落教,她也不会……”刘春来自然知道自己的妹妹是个好姑娘,“梁妈,你之所以不同意,就因为秋菊是二婚,而不是别的原因,对吗?”
赵东升坐在一边,不停抽烟,也不吭声。
梁亚楠没想到刘春来这么直接。
“春来,你赵爸虽然已经退休了,可也是一个处级退休干部,再加上玉军现在虽然不如你,可也是县里少有的……我的意思,你明白吧?”
梁亚楠也不客套了。
当妈的这种想法,没错。
“这有关系吗?只要玉军跟秋菊两人没问题,日子是他们在过啊。”刘春来叹了口气。
面子思想,有时候确实很要命。
他赞同梁亚楠的观点,却不能支持。
支持了,就是伤害自己的妹妹。
“秋菊确实没得说……”梁亚楠不想再说别的,“可两人不太合适……”
“梁妈,鞋合不合脚,只有脚知道。”刘春来忍着自己的怒火,不愿意跟梁亚楠把关系搞僵。
不管是梁亚楠曾经对他的好,还是未来刘秋菊跟她的婆媳相处。
可梁亚楠根本就不管这些。
不管怎么说,都是不松口。
甚至语气都变得有些不客气了。
“这样吧,如果玉军当着我跟秋菊说他们不合适,我就不多过问,会劝秋菊放手。”刘春来平静地说道。
梁亚楠自然不乐意。
知儿莫若母。
要是能行,根本就不会拖这么久了。
孙子都能打酱油了。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梁妈,玉军的舅舅姓陈……”刘春来提醒梁亚楠。
本来不想说这事情的。
梁亚楠跟陈孝龙两人是同母异父的亲兄妹。
“春来!”赵东升急了。
梁亚楠最不想的就是提这事情。
“就连以前,都没有这样的问题。梁妈,如果你觉得你们家是干部家庭,我们配不上,这没事,我现在就可以找许书记跟吕县长;如果觉得玉军现在发财了,秋菊配不上,也没问题,我从船运公司撤资,把属于我的那一部分分出来……”
对方油盐不进,刘春来也懒得废话。
直接丢下这样一句话,转身就走了。
“这小子,现在发达了,都不把人放在眼里了?”梁亚楠气不打一处来。
赵东升摁灭了手里的烟头,叹了口气,“他说的是事实。如果他一开始愿意,现在至少也是一个副处级,而且前景不可限量;船运公司那边,如果不是春来投钱,不是他给业务……”
梁亚楠没法反驳。
事情她都知道。
“可不管怎么说,刘秋菊是离婚的,前面的男人……”梁亚楠最不能接受的就是刘秋菊的过去,“哪怕她只是离婚,我也不这么担心,玉军现在,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
“如果没有了航运公司呢?”赵东升问梁亚楠,“当初秋菊结婚,就是因为刘春来不落教……平时刘春来是没表现出来,他对这个妹妹是最内疚的……”
“怎么可能!”梁亚楠根本不信,“刘春来可是把刘秋菊一直当骡子使唤,也没见她休息过。”
“叶玲有刘秋菊那么大的权利吗?几十万的资金,叶玲可以不问刘春来意见就签字?刘秋菊管着刘春来个人的账,叶玲能插手吗?”
赵东升一连串的问题,让梁亚楠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孩子的事情,他自己做主,之前就给你说少插手。现在这样,你说怎么办?”
梁亚楠没了脾气。
她不知道怎么办了。
“可不管怎么说,刘秋菊那……”
“我们都退休了,儿子现在也有好前途,你不是说想出去走走?不在这边,有人说啥也听不到……”赵东升叹了口气。
儿子跟刘秋菊结婚,不管是刘秋菊二婚他们抬不起头,还是说他们为了高攀刘春来,闲言碎语肯定是少不了的。
要么接受事实,要么就反对到底。
“再说了,玉军的态度你也晓得,这么长时间不回来,不就是因为你反对这事情?”
继续反对,很可能儿子就跟他们断绝关系了。
赵玉军已经快一年没有回家。
每次回来,都是吵架后离开。
“我这还不是为了你跟他?”梁亚楠顿时火大。
赵东升不吭声。
“跟陈家那边都约好了……”
梁亚楠终究还是松口了。
赵东升一点都不意外,梁亚楠不傻。
“那有啥,孩子的事情,得孩子自己做主,中午跟他们一起吃个饭就是,把事情说开……”
“饭也别吃了,丢不起那个人……”
从赵东升家里出来,刘春来坐在车上接连抽了好几支烟。
没有去医院,直接回去了。
当天下午,赵玉军就兴冲冲地骑着摩托跑来找刘春来。
“诺,这是户口本!”
赵玉军很嘚瑟,一把把户口本拍在刘秋菊的办公桌上。
“你啥意思?”
一时间,刘春来没反应过来。
“把你家的户口本给我,我跟秋菊领证去。”赵玉军说道。
“你妈同意了?”刘春来更诧异,“秋菊知道了?”
“秋菊还不知道,我这不是先得来问问你的意见嘛。再说了,结婚啥的我也是头一次,也莫得经验,需要准备些啥,你们有啥要求,也得准备不是?”
赵玉军一点都不羞涩。
长时间在外面跑,大方着呢。
“你还想有几次?”刘春来的脸顿时垮了下来。

Categories
都市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