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qvnd0精华都市小说 重生南非當警察 愛下-1111 兄弟情深展示-v7l9c

重生南非當警察
小說推薦重生南非當警察
二月份的塞浦路斯正是一年中最冷的时候,不过依然比达特茅茨温暖许多。
巴顿结束了在达特茅茨海军军官学院的学习,准备跟随南部非洲代表团前往美国参加华盛顿海军会议,现在时间还算充裕,巴顿干脆就带着已经怀了三个月身孕的汉娜途径塞浦路斯返回南部非洲。
塞浦路斯是国联维和部队大本营所在地,安琪的司令部就在这里。
自从亚瑟被册封为塞浦路斯男爵之后,现在的塞浦路斯愈发兴旺。
和经济低迷毫无起色的欧洲相比,塞浦路斯可以算是一片净土,现在的塞浦路斯有近二十万人,多半是维和官兵家属,小半是世界大战期间来到塞浦路斯的新移民。
塞浦路斯的新移民主要是世界大战期间来到欧洲的华工,以及一部分奥斯曼人和意大利人,奥斯曼权贵带来了财富,意大利人则是带来了时尚和艺术,小小的塞浦路斯文化多彩纷呈,建筑风格多样,成为地中海内的一颗明珠。
巴顿和汉娜走下舷梯的时候,安琪派来的汽车就停靠在码头上。
巴顿和安娜上了车,汽车缓缓启动,直接前往尼科尼亚市郊的维和部队司令部。
维和部队司令部,就是世界大战期间,罗克设在塞浦路斯的地中海远征军司令部旧址。
离开港务区,道路豁然开朗,双向六车道的标准,在这个时代的欧洲也不多见。
连接港口和尼科尼亚的道路不仅仅是公路,旁边还有一条观景铁路,这条观景铁路环绕整个塞浦路斯一周,然后又途径尼科尼亚,将塞浦路斯一左一右两个港口连接起来,铁路不承担货运功能,运输货物依靠的是运输船。
汽车速度飞快,不到半个小时就进入尼科尼亚市区。
道路两旁的居民区安静祥和,街道笔直,绿树成荫,到处是大片的绿地或者是森林,街边公园也随处可见,几乎每个公园里都有喷泉和雕塑。
罗克在塞浦路斯期间,将整个尼科尼亚推倒重建。
现在的尼科尼亚,学校、医院、大型购物商场、图书馆、电影院一应俱全,塞浦路斯男爵府位于距离尼科尼亚较远的卡帕斯半岛。
说着远,其实距离也就100公里,整个塞浦路斯都不大。
环绕尼科尼亚的有绕城公路,按照21世纪的标准应该算是绕城高速,巴顿很想尽快见到安琪,安娜却不着急,于是汽车就从尼科尼亚市中心穿城而过。
进入市区,车辆陡然增多,车速却没有减慢,往来的车辆井然有序,会主动避让行人,很少有车辆在市区内鸣笛,巴顿询问了副驾驶上的军官才知道,汽车在尼科尼亚市内鸣笛是要罚款的。
和南部非洲一样,尼科尼亚的车辆也是靠左行驶,车辆却是右舵,这是为了方便坐在副驾驶上的乘客上下车。
“整个塞浦路斯只有20万人,尼科尼亚尚且不到十万,勋爵在塞浦路斯的时候,为塞浦路斯留下了完善的基础设施,市郊的很多住宅是为外国人准备的,这两年越来越多的法国人和意大利人移民塞浦路斯。”坐在副驾驶上的军官也是华裔,提起罗克满心感激。
世界大战后,大部分远征军官兵返回南部非洲,但也有一部分官兵选择留在塞浦路斯定居。
维和部队决定把司令部放在塞浦路斯之后,尼科尼亚再次热闹起来,和南部非洲一样,维和部队中的军官家属可以随军,这些家属都居住在维和部队司令部周围,自成体系,不受塞浦路斯当地政府管辖。
“敞开接收吗?”巴顿对塞浦路斯颇感兴趣,塞浦路斯其实是有军港的,就在西北方的卡帕斯半岛上,巴顿将来也可能会在塞浦路斯服役。
“怎么可能——想移民塞浦路斯,最少要在塞浦路斯投资十万兰特,我们刚才看到的那些住宅,基本上一套就要十万兰特。”军官脸上的表情异常骄傲,一场世界大战,打出了南部非洲的地位,也打掉了南部非洲人对欧洲白人的畏惧。
汽车进入市中心,道路旁是一个面积巨大的广场,广场地面铺的那些石板,据说全部取自尼科尼亚旧城区,这个广场的名字叫“洛克广场”,广场中心位置却不是罗克本人的雕像,而是一座为纪念那些在世界大战期间战死在地中海的远征军士兵而树立的纪念碑。
巴顿在世界大战期间也曾在地中海远征军服役,当时作为联络官被罗克派到地中海舰队,那是巴顿第一次近距离接触称霸全球数百年的英国皇家海军。
可惜皇家海军给巴顿留下的印象并不好,巴顿并没有从皇家海军学到自己想要的知识,反而了解到更多皇家海军的黑暗面,长久以来的神话轰然破灭,称霸全球数百年原来也不过如此。
广场周围是繁华的商业区,塞浦路斯是很多南部非洲企业设在欧洲的总部所在的,兰德银行、南非公司、尼亚萨兰汽车、约翰内斯堡医药集团,罗德西亚酒店自然也必不可少,广场旁边还有这两年刚刚兴起的卡佩百货,伊特诺专卖店的标志异常醒目。
“感觉咱们从达特茅茨来到尼科尼亚,就像是乡巴佬进城——”汉娜吃吃笑着靠在巴顿的肩膀上,形容的很贴切。
“达特茅茨才多少人,几千人的小城市,就和个大村庄差不多。”巴顿哑然失笑,和死气沉沉的达特茅茨相比,尼科尼亚的一切都生动无比,欣欣向荣。
副驾驶上的军官不插话,嘴角带着骄傲的微笑,他知道巴顿的身份,这位新晋少将再回到南部非洲之后,就会成为南部非洲海军第一艘重型巡洋舰的舰长,他背后还站着一位南部非洲国会议长,这身份就算是到英国本土都可以横着走。
从广场旁边穿过,汽车前面是一条商业街,哪怕是白天,商店门头上的招牌依然开着灯,五颜六色的灯光将整条街道装点得七彩斑斓,咖啡馆和小酒吧把桌子摆到街边的树荫下,桌上还撑起颜色鲜艳的遮阳伞,服务生们穿着白衬衣,领口系着黑色的领结,他们的笑容很开朗,就像塞浦路斯的天气一样,阳光明媚。
穿过商业街,又是安静祥和的住宅区,尼科尼亚的建筑物都不高,即便是洛克广场周围的建筑也很少有超过二十米的,这里的住宅区也不是那种密集建筑的小区,而是铺开来一大片的独栋别墅,地中海嘛,听名字就多浪漫的,石头建筑外面也要想办法刷上油漆,蓝色的屋顶白色的墙,搭配着绿色的树木和清新的空气,难怪要卖十万兰特一套。
和之前的地中海远征军司令部一样,维和部队的司令部位于尼科尼亚郊区的一个山谷内。
两山之间一条小溪蜿蜒曲折,流水淙淙清澈见底,有红白相间的鱼儿穿梭在深绿色的石缝里,河岸上有几名挽着裤腿拿着抄网正在捕鱼的男孩,一个拎着红色水桶的小女孩眼巴巴的望眼欲穿,旁边还有几只狂摇尾巴的水猎犬热情洋溢。
安娜看着那几个孩子,脸上充满了泛着慈母光辉的姨母笑,手不自觉的就放在小腹上。
巴顿主动揽着安娜,他们这对小夫妻现在水乳交融,感情好得很。
安娜为了陪伴巴顿学习,主动放弃了自己的工作。
现在有了孩子,未来两三年,安娜估计都要被栓在家里,这份付出值得更用心的对待。
经过装甲车守卫的营地大门,汽车一路直接来到安琪的办公室门前。
身穿将军制服的安琪已经等在门前,看到巴顿下车,安琪哈哈大笑着张开双臂迎上来。
兄弟俩热情拥抱,寒暄几句后,安琪看着安娜得意洋洋。
“老巴你比我结婚早,孩子可没我的孩子年龄大,你儿子以后要叫我儿子哥哥。”安琪的儿子上个月刚刚在尼亚萨兰出生,乔静烟本来也跟着安琪在塞浦路斯,怀孕之后安东担心塞浦路斯的医疗水平不足,干脆把乔静烟接回尼亚萨兰养胎。
这老人要是有了孙子,一般情况下儿子的地位就直线下降。
“你叫我什么?”巴顿不动声色。
“老巴啊——”安琪理所当然,都快当爹的人了,叫“老巴”很正常的好吧。
“哦——”巴顿表情悠然。
安琪马上反应过来,然后就翻脸。
“狗东西,一见面就占我便宜——”
“啧,送上门来的不能不要——”
ps:这一章的内容,配合这个章节名,莫名讽刺——不小心自己把自己扎了一下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