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vsltn火熱都市小说 問丹朱 線上看-第二百八十九章 鄉間閲讀-8me8c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那是一个秋雨萧瑟的夜晚,因为陈丹妍怀像不好,原本慢悠悠赶路的一行人分开,由陈铁刀一家人带着她先赶往西京。
陈猎虎和陈锁绳一家带着陈母继续慢行。
管家提前购置好了房屋田地,很简陋,但也好歹有了容身之所,大家还没松口气,到家的第三天晚上,陈丹妍就发作了,比预期的时间要早很多。
管家早有准备提前摸清了太平镇有名的接生婆们,冒着雨请来两个,但一盆盆的血水不停的端出来——
“不行啊,这孩子卡住了。”
小蝶站在门外,她因为太害怕了一直哭,帮不上忙,稳婆和陈二夫人把她赶了出来,觉得天上的雨都变成了血。
“这个孩子,就不该留。”陈铁刀在外喃喃。
早点打掉就好了,现在孩子生不下来,还要带走陈丹妍,大哥已经失去了长子,舍弃了小女儿,等赶来大女儿也没了,可还怎么活啊。
这边是妻子的哭,稳婆们的喊,眼前是狂风大雨,陈铁刀的心神都恍惚了,风雨中传来砰砰的敲门声。
“怎么回事?”门外有大喊,“是有人生病了吗?快开门,我是大夫。”
陈铁刀打开门,看到穿着蓑衣带着斗笠的一个文士,手里拎着药箱。
“我是路过此处借宿。”他指了指隔壁,“半夜听到哭喊,过来看看。”
虽然这个大夫出现的太诡异,但那一刻对陈家人来说是救命稻草,将人请了进去,在他几根银针,一副汤药后,陈丹妍化险为夷,生下了一个几乎没气的婴儿——
又是这个大夫,一顿揉搓行针,风雨的小院子里终于响起了纤弱的婴儿哭声。
自称姓袁的大夫在隔壁又住了三天,直到确认母子脱离了危险才离开。
过了一个多月又回来了,说是回访一下,然后从药箱里拿出一封信。
竟然是陈丹朱的信,他也表明了身份。
“我是六皇子府的大夫,是铁面将军受丹朱小姐所托,请六皇子照看一下你们。”
小蝶还记得陈二老爷当时的脸色,很是不可思议,丹朱小姐竟然能让铁面将军出面,托付六皇子,丹朱小姐果然厉害啊——但是。
“这要是让大哥知道了。”他立刻有小声对陈丹妍说。
只怕不会再让袁大夫进门。
卧床休养的陈丹妍在帐子里轻声说:“那就不要告诉父亲,袁大夫就是我和宝儿救命恩人,是个医术高明的大夫。”
于是冬天的时候陈猎虎等人到了,大家告诉了他陈丹妍生产时的危险,以及得到一个路过游医相助,并没有说游医的真正身份。
游医定期过来,除了给宝儿看病,调理身子外,还趁人不备给陈丹妍来自陈丹朱的信。
虽然除了治病问诊送信外,袁大夫对他们其他的生活都不过问,但有了这个袁大夫,陈母顺利的熬过了冬天,四周陌生的村民也因为大夫跟他们的关系好了很多。
小蝶站在院子里想,大小姐还在,陈母还在,一家人都还在,这就是最好的日子,多亏了这个袁大夫,不对,或者说多亏了二小姐。
大小姐真的不给二小姐回信吗?
她忍不住再看陈丹妍,陈丹妍抱着孩子起身:“小蝶,你看着宝儿,我去把父亲的旧衣缝补一下。”
小蝶忙应声是接过孩子。
从村人们围拢中走出来的袁大夫,回头看了眼这边,院门依旧半掩,但并没有人走出来。
他打声呼哨,不知在哪一家墙头啃花架嫩枝叶的小驴子得得回来了,袁先生与村人们作别,在孩童们奔跑嬉闹中向村外去。
村外就是一片沃田,重活已经都做完了,余下的除草都是可以让孩子老人们来,此时田间就有一群孩子在忙碌——有孩童举着树枝,有孩童扛着箩筐,你追我赶,你来我藏,忽的树枝拖在地上当马骑,忽的举起来当枪矛。
这是孩子们最简单也是最喜欢的打仗游戏。
袁先生含笑扫过,除了孩子,还有一个老汉似乎也很有兴趣。
这个老汉穿着粗布衣衫,卷着袖口裤脚,身边放着锄头箩筐,箩筐里只有半筐草——他手里抓着一个树枝,在对着几个孩子指指点点,那几个孩子随着他的指点东跑西跑。
袁先生停下来,眯起眼饶有兴趣的看,那几个乡野的孩童,随着老汉的指点,用树枝当马,箩筐当兵器,竟然隐隐跑出军阵的轮廓——
但孩子到底是孩子,玩起来并不真的听指挥,很快就跑乱了,混战在一起,于是一方赢了一方输了,赢了的孩子们欢呼雀跃,输了的垂头丧气。
那老汉似乎不满的说了几句什么,输了的孩童顿时恼了,抓起土石砸过来。
“要你多嘴!”“都是因为你!要不是你多事,我们也不会输!”“快走开你这个怪老头!”“老瘸子,不要跟着我们玩!”
孩童们叫骂着,将土石杂草砸过来。
老汉倒也没有发火,抬手躲避,远处地头有另一个村人看到了发出喊声“干什么干什么!”
孩童们便一哄而散了。
那村人气呼呼的走过来,关切的询问,老汉对他摆摆手,抓起锄头站起来,一瘸一拐的走进田里——原来真是个瘸子啊。
他佝偻身形在地里一下一下的除草,动作娴熟就像个真正的农夫。
袁先生收回视线,笑了笑,催驴得得走开了。
直到他走远了,除草的老汉才停下来,先前的村人也走过来,低声说:“老爷,那个袁大夫又来了。”
陈猎虎看了眼管家,管家的脸上满是笑意。
被陈猎虎这么一看,管家又讪讪的收了笑,喃喃:“二小姐又写信来了。”
陈猎虎没有接话,只道:“锄草吧,再下几场雨,就来不及了。”
管家哦了声,握着锄头砰砰的除草。
陈猎虎看了眼走远的人影,眼中闪过一丝担忧,连六皇子府的人都能请的动,陈丹朱啊,你处在的是怎样的漩涡大浪中。
……
……
桃花山上响起一声轻叱,两只箭同时射出去,都稳稳的射中了靶心。
燕儿翠儿还有两个小宫女高兴的抚掌“我们小姐(公主)赢了!”
束扎衣袖握着弓箭的陈丹朱和金瑶公主对视一眼。
“那算平局?”金瑶公主问。
陈丹朱道:“好啊,公主是客人,总不能一直输吧。”
金瑶公主被她气笑:“你等着,等我回宫练好了咱们再比。”
燕儿翠儿忙招呼她们歇息过来喝茶,两人刚走过去,阿甜拿着一封信兴高采烈跑来“小姐,将军送来信报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