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tz99y好看的都市小說 劍頌-第六百四十章 騙局讀書-lu0q5

劍頌
小說推薦劍頌
天地倾翻,万象颠覆,锟铻剑自蒙昧而来,刺穿有无之芒,一位仙人转身,手中宝剑挥舞剑锋与锟铻剑相抵,然而不过刹那瞬息,那柄世间名剑便连名字也未曾留下,就此化为尘埃炸开!
剑锋碎灭,剑刃俱毁,锟铻一剑,天子剑落,普天之下莫有不臣!
天仙被剑锋贯穿,从雁门坠入恒山,山岳震荡,峰峦倾落,万物鸣起哀歌,天云滚滚,而那座高高在上的天门,也发出从未有过的剧烈震荡!
天子之剑,向前直刺一无阻挡,高高举起无物在上!
天地之间,无论四界十方来客,一入人间而面天子之剑,则无有可挡者!
“登临了天子的位置,终于可称一声剑天子!”
这一剑震撼世间,不免也有圣人感慨万千,神情惧怖!
只要四界十方,无论何人,入人间则皆匍匐于天子剑下!
他们的法力,天上的也罢,幽冥的也好,在人间,在如今的程知远面前——不管用!
一位仙人被刺于当场,死于恒山之内,程知远再挥一剑,口称斩人,于是天地之威涌,另外一位仙人心有所感举剑便挡,然而天地之威在瞬间将他凭空分成两截!
剑不伤身,无形无相,却已杀人!
“今日天门之下,诸仙尽为枯骨!”
大宗师的声音退却,并且对金天君王道:“此战不好打了,说剑人登临天子之剑,他在人间挥剑便是天下无敌,纵然是我也不能拿下他,因为到了这种层次,大道之前万物都是平等的,他似乎看到了离坚白,在这一点上已经胜过了我。”
金天君王:“您说过,传道者自己看不到大道,只能看到那条路的,他不过是见了一次大道而已,您却有天下万道所庇护,又有什么不能打的?”
“天门若关,他杀十六天仙,并非没有消耗,此时正是剑体疲敝!您至高无上,我长生三部祭祀您已有许多年,为何不能在这一次管一管呢?”
“雁门破,长生三部夙愿便了却,中原大地长驱直入,长生之地万千子民皆得存活!他是天子又如何,他开辟天门又如何,难道您开辟不了吗!”
“若您愿意,我将以肉身供奉,从此世间再无金天君王,只有仙道宗师!”
金天君王也是豁出去了,而祭天金人罕见的陷入沉默之中,在思考了许久之后,问道:“你当真甘愿化为尘埃,把肉身给予我这死物?”
“你须知,我非凡灵,历代宗师,唯我知晓天地一切奥秘,我若得你神躯,出世便不下于道尊,但却并非好事,程知远剑意通天,引动天门要捉他上去,而我若出世,天上来的,还不一定是谁呢。”
在祭天金人不远处的“钧天道尊”失笑:“你倒也有自知之明,仙道下来拿人,神道自然也有盖世存在,不一定是道尊下界,但也不一定不会下界。”
“此时正逢天动地移之机,地劫太岁皆蠢蠢欲动,荧惑失了道性,它们看准时机,正要把这片天地搅的一片乱糟呢!”
这话说完,祭天金人未曾开口,倒是金天君王十分疑惑:
“仙道有天仙下界,是因为天上有历代飞升之仙,而神道….恕我直言,除去九大天帝下界,天上本无盖世神人!难道是九大天帝死后,魂入青天,重塑本相吗?这也太荒诞了,我听说前些年,东皇太一试图建立天庭,掌控万世生死秩序,但最后失败,是因为鬼门关开,而九大天帝已经大半死于人间,如果死去就能重归天穹,那东皇早就自杀,回归天上了吧!”
“便是有什么限制,以天帝之智,这千年以来,难道没有半点办法?”
“钧天道尊”解释道:“那自然是不可能的,天帝下界本是贪婪作祟,昔年九天帝降于人间,策划了山海众神化妖之事,坠入龙渊,九天主宰也化为人间天帝,不复曾经威严。”
“但是你记得,天上,东皇太一欲立天庭,天庭之神,从何而来?”
“九天主宰确实是都死了,天上的主宰之位也都空着,神道似乎确实没有盖世人物….”
“真的吗?”
钧天道尊失笑,随后大笑起来!
“那你们是忘记了帝庭之中遥远的列星!九天主宰本就是帝庭初诞之时所化出的万星尘埃之光,是天界精神集中之所!仙人忘记万物,而神人注视万物,圣人教化万物,真人顺应万物,道人测定万物,贤人辅圣而梳理万物!”
“天地六人,皆有通途!”
如果程知远听到此言,定然明白,正是龙素当年所梦见的那个地方,舜帝开辟的圣人归处,世间至圣之人死后,不入黄泉而在那处榕树林中论道谈天,皆被舜帝所接引!
天地六人,皆有通途!
“主宰殁,自有新神显化,代帝庭之事!”
金天君王忽然浑身一颤,仰望高天,在这一刹那,钧天道尊指着高天,尤其是那片天门道:“你看看,天门之后,遥远彼方,可不仅仅是白玉京的诸多无情石人,那三道目光,六只眼睛,你看的清楚吗?”
模模糊糊,万道雷霆之后,三双眼睛正在注视着人间的万物苍生!
帝庭在“苍天之野”!
金天君王从没有想过,九天主宰的身后居然还有三位天神,他们在主宰之后诞生,是列星顺应世间所变化,而主宰们身为最古老的人物,却因为贪图人间的宝物而降临下来,于是帝庭空荡,又有三位天神出现!
祭天金人道:“我是仙人,但是如果借助了你的神躯,那便半神半仙,这三个天神,可不是那些被斩杀的飞升仙人,它们是万物星穹的愤怒所化,是云汉之间最大的黑暗,足以遮蔽整片天幕人间!”
“阴阳不测者,玄天上帝也;引出万物者,社君也;不可以形者,天鬼也!”
金天君王陷入剧烈的思想斗争,显然祭天金人是希望得到他的神体的,但是也提醒他,如果贸然接受,很可能让这场天门之战变得不可收拾。
十六天仙下界已经让人间大震,如果三神再出手….雁门虽破,匈奴大军却也不能活了!
但没有时间给他们思考了,因为此时道尊抬头,所看到的,是如血雨般落下的仙剑!
锵!
十六天仙被斩杀十二人,只剩四仙奄奄一息,风胡子持剑立天,单手捂住胸膛,尘埃飞散,他那浑浊无光的双眸,似乎在这个时候渐渐出现了神采….
“谁….伤我道身?”
似乎梦呓般的声音,从风胡子口中说出,程知远原本准备刺下去的剑锋,也停止了。
风胡子似乎做了一场梦,但又像是没有醒来一样,茫然四顾,却又僵硬的看向天门。
“我将得道….休要骗我……”
程知远正是皱眉,却此时天地之间,有一声震撼传来!
“回来吧!”
于是天门之中伸出一只手,上面托着一枚石壶,风胡子精神恍惚,瞬间化为一片尘埃,被那石壶尽数收去!
程知远抬头观天,却殊不知,此时的人间,列子震恐,仰望高天!
“老师!”
那正是把列子作为道标的“人物”!
程知远望着高天,问道:“天上何方仙人?”
那天门之后的一道影子开腔,回应道:“老夫壶丘,乱世乱道者,钧天也,大祭酒请回,此战损我天界十六天仙,故天界不再收你,而你日后也永不得进入天山。”
“从此天上无你容身之地!”
说罢,忽然一道光华打落,天门中闪烁雷光,直冲钧天而去!
而钧天道尊留下大笑声回归天穹,意识收取,天地之间,骤然响彻清平广乐!
“此于元池奏钧天之乐者….钧天尊,穆天子也!”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