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di00m精彩言情小說 扶蜀笔趣-第四百一十八章 三叔有危閲讀-y7n4e

扶蜀
小說推薦扶蜀
关平徐徐跳下战马,双目仿若炯炯有神般盯凝着身前二人,其间一人七尺五寸身躯,面如冠玉,眉宇间眼神清秀,活脱脱一美男子,此正是州泰也!
而另一人则身长八尺,目若朗星,面上、手背皮肤黝黑,较为粗狂,但却无形间有一股气质。
此便是石苞也。
望着眼前二人便是州泰、石苞,原史上曹魏后期的四大名将之二,关平忽然莫名的有一丝说不出来的激动之色。
石苞、州泰啊,那可是与王基齐名般的人物也,都曾跟随着司马师、司马昭平定了淮南三叛并击退了孙吴的进攻。
这二人投之,他岂能不喜?
关平趋步渐进走向二人,面露着笑意,他也丝毫不惧二人有借机刺杀的想法,以关平的武勇再有防备之下,纵使有人心怀不轨又能如何?
“石苞,本将有所耳闻你乃渤海南皮人士,而州泰乃南阳郡人,却不知你们如何汇聚一起前来投奔本将了?”
这则问题关平也有些疑惑不已,不由相问着。
这二人怎么掺和到一起了?
一语落的。
石苞面露苦笑,语气上有些无奈:“少将军,前来投奔你实属无奈之举也。”
“此话怎说?”
“苞在去岁之前曾贩铁至长安,遂一直居于此,但今岁正值大汉陛下誓师北伐之际,魏征西将军曹真一面部署防御的同时,另一面也大肆征召军士,而我自觉胸怀数分韬略便前往投魏军,可却在军中深受排挤,难以生存,更别提建功立业了。”
“无奈间便做了逃兵,但此乃死罪,我又只得奔往五丈原投入陛下的北伐军,而被安排入张将军所部的张达麾下。”
“可此人完全就是一卑鄙小人,克扣军士的战功已为己用,若生怨言者势必会被其灭口。”
话落至此,石苞面色也难以平静,徐徐道:“连连的投军无果,关中也无了容身之地,苞只得隐姓埋名随波逐流潜出了武关到了南阳境内,而由此得以于州兄结交。”
此言落下,一旁州泰也不由笑着道:“我等一同前来投奔少将军也是出自泰的主意,当听闻了苞兄的总总投军遭遇后,我亦深感同情,也听闻少将军一向礼贤下士,有广纳贤才之心,我才劝说苞兄前来试一试。”
二人各自一言一语,将事件的来龙去脉侃侃分析着。
说罢,关平望着二人,拱手大笑着道:“哈哈。既然石兄,州兄都如此信任平,平又岂能亏待你等?”
“你等便先留于帐前听命吧,待立功以后我自会将你等功劳如实上报给父亲定夺!”
得到关平收留,石苞、州泰一时也是大喜过望,连忙跪倒于地,稽首拜谢着。
他们都着实未想到,自己二人乃是从敌国且还是敌对势力一方投奔的,关平竟然丝毫没有怀疑他们是奸细抓起来盘问而是直接留于帐前。
此举可谓是充分说明了对他们的信任。
一念之此,二人也是感激得痛哭流涕,心下暗暗升起士为知己者死的情绪。
但忽然间,关平好似想到了什么,面色陡然大变,随即连忙询问着石苞:“苞兄,据你所说,你曾在我三叔营中待过?”
“嗯。”
眼瞧关平如此大急的神色,石苞一时有些懵懂,但还是如实回道。
“那张达可有何异常之举动?例如心怀不轨类似的?”
“这……这应该没有吧。”
徐徐说着,但脑海里又回想到了什么,石苞楞了一下,还是说道:“不过,好像张达此人近日来于营中怨言颇多,我当时好像无意间都耳闻其曾数次在张将军背后说其不是,说什么自从有了巨扶以后便忘记了他们老弟兄等等……”
“反正回想起来,他对于张将军挺有怨恨、怨言的。”
“明白了。”
“你们先归位吧!”
一记挥手,刘伽顿时领会,便领着二人前去安顿了。
可此刻的关平却在听了此语以后,收复二位名将那喜悦的神情顿时化为满满的失落感,慢慢的走向比水岸边,抬首俯视那清澈见底的水面,目光仿若浑浊的眼神般紧紧盯凝着水中正畅快淋漓游着的小鱼儿,半响无语。
结合刚才石苞之言,他现在忽然有些担忧张飞的个人安危了。
据石苞的话语中所透露到,张达有克扣军士军功的嫌疑,此人人品低劣、卑鄙,乃不折不扣的无耻小人。
然后他又由于张飞挖掘出了巨扶这等良将,现又心生忌恨。
这一刻,关平有些发虚了。
不会什么时候,张达、范强这二小人又趁夜割了张飞首级吧?
渐渐地,关平想的有些入神,眼神也随之跟着水面的流动而徐徐流转着,情绪起伏不定,但却面对着滔滔河水,低语着:“张达,范强,若你二人这一世安安心心军前效力最好,若胆敢心生不轨之心且三叔有何三长两短,我势必会让尔等血溅三尺,并夷灭其族。”
郑重的发了一道誓,随后关平想了想,心底还是有些不放心,便忽然孤身一人屏退了亲卫抵达一僻静处,然后以独有的笛子吹响号声。
几乎是眨眼之息,关平面前犹如鬼魅般的屹立了一身席黑袍,头戴斗笠,下颚包裹面纱,腰悬利剑的黑子女子。
随后她才缓缓揭开面纱,一眼望过,正是暗卫统领阳涛,而吹响的笛声正是关平负责组织、联络的信号。
暗卫一般无事时便会藏匿于关平周遭各处,而他们的身份也是各不相同,有车夫、商贩,以及农夫,甚至是军中火头军……
“暗卫统领阳涛参见少将军。”
待面见关平之时,阳涛面目严肃,拱手拜道。
随后,她才缓缓相问:“少将军,不知召见涛,可是又有重大任务了?”
一席话落。
由于事出紧急,关平也容不得半点耽搁,便三下五除二的便将事件大致的来龙去脉交待清楚,直至最后才补充一句:“阳涛,你务必要切记,所派遣而出的暗卫成员势必要武艺超群、剑法出众且还能思维活用能够及时的见机行事,务必要护住我三叔的安危,绝不能让阴险小人得逞。”
“诺。”
话落,阳涛坚定的拱手领命道。
他自从得知这消息以后,内心便一直起伏不定。
最终权衡片刻,他还是决定了派遣自己麾下所组建的暗卫组织抽出人手紧急秘密潜入关中,于暗中护佑张飞的安危。
时至最后,关平又沉声道:“还有,阳涛你接下来务必交待清楚,张达、范强二人跟随三叔多年,其功勋、能力,官位皆不可小觑,若在护佑途中遭遇何总不测,可前往联络巨扶。”
“此人胸怀万千韬略,若有其相助,平相信定能揪出祸首,保佑张将军的安危的。”
一番番话语落下,阳涛也是难为的久违一笑:“诺。涛尊遵令,此次将万死不辞的完成使命!”
一语落的。
阳涛如何来便如何离去,转瞬之间,便已经消失不见。
……
而接下来,由于有了石苞从关中前来的投诚,关平也与之多加攀谈,终是渐渐的了解到了目前来关中方面的战局。
自家北伐主力竟然都打到五丈原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