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8khcx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第954章 太陽王的崛起熱推-k2rfk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小說推薦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明、葡、英、法四国联军进犯西班牙,最大的受益者无疑是法国和路易十四。
西班牙与法国签订的《比利牛斯条约》中规定:西班牙将阿图瓦和鲁西永割让给法国,并承诺在隔年将王室公主嫁给路易十四,但公主不得继承西班牙王位。
路易十四也提出了个让西班牙人不解的要求:法国赦免投石党领袖孔代亲王,准其归国。(跟宰相马扎然夺权失败被流放西班牙的那位)
路易十四的这波操作,不仅让法国几乎兵不血刃的赢得了两个重要地区,还免费讨了个老婆。
一时间,路易十四在国内的声望大涨,不断有贵族和军队表示向其效忠。
再者,孔代亲王的回归,让宰相马扎然深感惶恐,国王陛下的用意很明显,他想利用孔代亲王制衡宰相党!
而且,法国波旁王室与西班牙哈布斯堡王室联姻,这让年轻的国王可以获得西班牙一些贵族的支持,如虎添翼。
经过一段时间的王权与相权之争和反复权衡后,毫无魄力的马扎然为了保住家族的财富,决定隐退放权。
马扎然的财富有五千万里弗,相当于当时法国半年多的征税数字(当时藩国总税额8100万里弗,但王室实收3100万里弗)。
加上马扎然平时收集的难以估价之艺术品,根据后来文学家伏尔泰略微夸大的推估,马扎然的实际家产总共达到两亿里弗,堪称中国的和珅!
即便有这么多财富,但马扎然是个十足的吝啬鬼,他让自己的家族成员锦衣玉食,特别是他的侄女们各个穿金戴银。
但是他对官员和下属却一毛不拔、颇为吝啬,被下属形容是“容易宽恕敌人的过错,但也容易忘记给自己人好处”,这直接导致了宰相党在与王权的斗争中迅速崩盘。
马扎然退休前,特意演了一场苦情戏,他哭着叮嘱路易十四:“伟大的国王陛下,您一定要亲自掌权,不能再任命宰相了!”
路易十四心领神会,笑着反将一军道:“我敬爱的教父,如果您再继续执政,我都不知道如何处置你了!”
最终,马扎然在惊恐中返回故乡,此后一病不起。
1654年6月7日(天武十一年),在大明远洋舰队返航回到大明的当天,路易十四在被誉为“国王之城”的兰斯进行加冕仪式。
长久以来,兰斯圣母院具有显赫的地位,被欧洲人视为“法国国王的御用加冕大教堂”,更有许多人说:“如果不在这里举行加冕仪式,就不能被看作是真正的法国国王!”
负责主持加冕仪式的是位很有分量的兰斯总教区苏瓦松主教,大明驻法兰西大使也受邀出席了加冕仪式。
加冕后的路易十四,更加意气风发,亲政后的第一条命令就是不再任命宰相,并将自己认为是马扎然继承人的重臣尼古拉斯·富凯给解职了,理由是贪赃收贿。
亲政后的路易十四,向大明的天武皇帝学习,事必躬亲、亲力亲为,每天工作八小时以上,以无比的热诚与精神治理国家。
为了学习天武皇帝的绝对君主制,进行中央集权,将法国变成专制的民族国家,路易十四下令将王宫搬出了巴黎,设在郊区的凡尔赛宫,并进行了扩建。
为了做到这些,路易十四第一步将法兰西的贵族们宣召进宫,侍奉王室,解除了贵族作为地方长官的权力,借此削弱贵族的力量。
这样一来,为了得宠于国王的贵族们,从早到晚都得呆在宫殿里活动,还得适应宫廷的规矩,根本无法出去作妖。
这种做法,有点像鞑清入关后散养八旗王公贝勒的做法……
而且路易十四记忆力惊人,堪称最强大脑,他每次进入大厅后,一眼就可以看出谁在场,谁缺席,就跟班主任点名一样。
完全可以想象,他统治下的法兰西的贵族们有多乖巧了。
对于胆敢违反自己王命的外省贵族,路易十四秉承了朱慈烺的铁血手段,进行无情的镇压,砍到佩剑卷刃为止。
为了掌控地方,他还向各省派驻司法、警察和财政监督官。
当初跟吴忠畅谈的几天里,路易十四还了解到了天武新政,在加强王权统治之时,也进行了大刀阔斧的一系列革新。
在经济上,他整顿财政,实行重商主义,积极拓展海外殖民地。
军事上,整顿军备扩充兵源,加固海防,与大明积极展开军事交流,引进新式武器和先进技术,并把各省军队的调度权控制在中央手里。
在思想上,路易十四要求法兰西全体臣民一律信奉天主教,并进行文化专制。
听说大明设有文化监督管理的部门,路易十四也照搬了这套,建立了国家文化机构,让国家对社会施予监控,将社会领域的文化艺术活动和人才收束到国家体制之内。
搞这些没钱?不存在的!
前任宰相马扎然没两年就被吓得歇菜了,路易十四毫不客气的将他的两亿财产,全部收到自己的小金库中,用于建设和统治法兰西。
路易十四亲政后的一系列手段,将原本松散的国王的权力发展集中到了顶峰,他甚至喊出了“朕即国家”的口号,被后世称为法国版的“天武大帝”。
若干年后,路易十四以他的雄才大略、文治武功,使法兰西成为当时西欧最强的国家。
因天武帝朱慈烺比他大十岁,二人生活在同一时代,时人将他们称为“东西二帝”,天武帝为东方大帝,太阳王为西方大帝。
两位大帝的儿子也斗的你死我活,大明的皇太子和法兰西的大太子,这两对父子,硬是在东西半球的碰撞中折腾了几十年。
然而,因科技与航海技术的发展,东西两位大帝在几十年后,终有一战,在大西洋上决出了胜负!
……
天武十一年三月,经过八个多月的航行,大明远航船队终于回到了阔别两年的大明。
当日的长江边,敲锣打鼓,洋溢着一片喜庆的氛围。
朱慈烺御驾亲临仪凤门,以凯旋重礼迎接远洋舰队的将士们。
看着年近三十岁,精力充沛的天武皇帝,久别重逢的吴忠的眼睛一下子就湿润了,一路滑跪到朱慈烺的身边。
朱慈烺将他扶起,安慰并赞扬了吴忠的忠勇之心,为大明扬威海外!
君臣二人聊了一会儿,吴忠这才想起来,法兰西国王路易十四的亲笔书信,将之取来递给了朱慈烺。
听说是历史上“太阳王”的书信,朱慈烺有点兴趣了,他慢悠悠的打开一看,观之内容如下:
“至高无上、伟大的皇帝,最亲爱的朋友,愿神以美好成果使您更显尊荣!”
“获知在陛下身边与国度中有众多饱学之士倾力投入欧洲科学,我们决定为陛下送去我们巴黎城内著名的皇家科学院中,最新奇的科学和天文观察新知,作为我的崇敬与友谊之表征!”
“为此,愿神以美好成果使您更显尊荣!”
1653年7月18写于凡尔赛宫
您最亲爱之好友
路易
朱慈烺微微一笑,没有说话,将这份漂洋过海而来的书信递给身边的太监保存。
“出海近两年,吴大伴你黑瘦了!”
说着,朱慈烺再度拉着吴忠的手,一道乘坐龙辇回宫。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