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zge07都市小說 季漢長存-第五百二十章 平衡(上)展示-9lfc4

季漢長存
小說推薦季漢長存
居其位,谋其政,从其他朝代的高官来看,他们很注重维护“规则”,因为规则是他们制定的,纵然有一定可能被对方利用,但这份规则也保护着他们自己。
这其中比较突出的就是明朝的官僚,明世宗嘉靖皇帝是外藩入继,为了稳固自己的皇位,也为了摆脱孝、武二宗的阴影,而发动了大礼议,不愿以明孝宗为皇考,而是希望将自己的父王追认为皇帝。
这种行为无疑是不符合儒家伦理的,就算是汉世祖光武皇帝自己马上打下的江山,最终还是得追认汉元帝为皇考,而不是追认自己的父亲。因为他皇权的合法性来自先代皇帝。
嘉靖帝这种行为已经是更立皇统了,而他本人则是被大臣迎奉的外藩,这般作为自然掀起了巨大的风波,自内阁首辅往下,纷纷抵制这道“乱命”,而最终的结果却是嘉靖皇帝大获全胜,自内阁首辅杨廷和往下数以百计的官员被罢黜、定罪,其父兴献王追认为恭穆献皇帝,嘉靖帝彻底收归了皇权。
若是纵向来看历史,这一幕无疑很像汉灵帝继统之时,拥立派中发生了争执,窦皇后等外戚与士人希望彻底清除宦官,而宦官则挟天子而重。区别则在于从史书来看,灵帝由于年岁尚幼,此时并非掌棋之人。
再对比两边大臣的行为,大汉王朝的大臣们无疑是“武德充沛”,大名鼎鼎的太尉陈蕃,七十多岁的老头子,在事败后拉上学生和门客,直接就抄刀子冲击皇宫,试图夺回灵帝,诛杀宦官。
而大明王朝的士人们则显得有些“费拉不堪”,一群人在大门前哭哭啼啼,高喊着“国家养士百五十载,仗节死义,就在今日。”结果就是翘着屁股让人廷杖,完事后一叶扁舟放逐岭南,再来一曲《临江仙》,结果还成了《三国》的代言词。
可若是从官员的本身素养来说,大明王朝的士人无疑是有充分自觉地,他们也会为自己谋利,会与皇权争执,会谋划诛宦诛逆,但徐阶不会点齐府上家丁去砍了严嵩全家,杨廷和也不会抄家伙弄死张璁。
因为他们的身份不允许,试想一下国家重臣说不过别人,就直接物理消灭,这会有多么可怕的影响?
更何况重臣也是两个肩膀顶一个脑袋,人被杀就会死,他们也不例外,没有规则保护的情况下,三尺青锋,一介匹夫,便能取了他们性命。
汉王朝的高官重臣们则大多没有这种自觉,或许是春秋任侠之风尚存,又或许是文武分界太模糊,这些官员一个比一个豪放不羁,尤其是李膺是边塞战功打出来的司隶校尉,是能吓得羌人丧胆的名将。在他看来,杀个人和杀只鸡也没什么区别,更别说被杀的人从道德上来讲确实是个该死之人,李元礼自然认为这是践行道义的义举。
而这般行为,在士人看来自然是拍手叫好的壮举。一则是为亡魂昭雪,二则是打击了宦官的党羽,告诉那些人,别以为勾搭上宦官就可以为所欲为。
然而桓帝的反应出乎他们的意料,如飓风般袭来的党锢之祸一扫而过,把李膺这些出头鸟全部打翻在地,也由此拉开了近二十年乱政的帷幕。
李膺或许是一时义愤,却是将屠龙宝刀递给了阉竖,正是杀机一发,遗祸无穷,
恰如刘备所言,若李膺是一介游侠,这种行为虽然不容于法理,却是足以被称为义士的壮举。但李膺是朝廷高官,他所考虑的应该是大局,这很冷酷,很无情,但却是政治的必须。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东汉的宦官们实际上比士人更懂政治,因为他们知道规则的重要,知道敬畏大一统皇权。可士人们似乎还停留在先秦时期,并没有认识到“皇帝”与“王”的不同。
他们制定了秩序,却又常常破坏秩序,因为在这秩序之上,有士人自己的一套“道理”,这套道理的解释权则在士人手上,让皇帝如何能够高兴?
荀彧的脑子很乱,汉儒事实上是百家杂糅而成,他们除了儒家的经义,诸子百家也常有涉猎。虽然反对法家的严刑峻法,但他们也认可法纪的重要性,可这是第一次有人给他们剖析,当掌权者自己破坏法纪的时候,带来的后果有多可怕。
“规矩是约束所有人的,而当士人不讲规矩的时候,天子又为什么要讲规矩?不合理的规矩可以废止,可以更改,但绝不能暴力破坏,尤其是不能由制定者来破坏。
法纪之要,首在于信,一次对法纪破坏的伤害,需要无数次合理的判罚来弥补。文若担心天子无约束,这方面是最该注意的,当天子不遵法纪的时候,朝纲崩坏只在朝夕。”
荀彧默默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喟然道:“臣今日方知如何为政,惭愧。可大王是否考虑过,若君王不听劝谏,又该如何?”
“那是君王自甘为独夫,与人臣何干?譬如李膺之事,若是群臣纠合进谏,指斥宦官泄露机密,纵然桓帝一力包庇,他也绝不会因此掀起党锢。或许孤如此说很冷酷,但文若自觉,是取张成之子的贱命重要,还是防止宦官独大重要?
而且当士人占住道理的时候,桓帝真的敢逆天下汹汹物议而行吗?”
“……终究回不到二十年前了。”
荀彧怅然道:“或许真如大王所言吧,阴差阳错之下,酿成了如今的局面,罪非在一方。”
刘备呵呵笑道:“最初的平衡便有问题,太过倚重外戚和宦官,再加上几代汉统衰微,以至于主弱臣强,才酿成如今的乱局。新的制度中,除了政事堂的平衡,孤还准备加入文武分制,文若以为如何?”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