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1zmig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神級選擇系統 愛下-第八百五十九章 夜探精神病院推薦-t01ps

神級選擇系統
小說推薦神級選擇系統
第八百五十九章夜探精神病院
“打草惊蛇?”
夏冬青不由一怔,不禁带着几分惊疑出声道:“你的意思是,这家精神病院有问题?”
“问题大着呢!”
叶晨也是没好气地冷哼了一声:“否则今天,我就直接把赵吏给带出来了,再好好收拾一下那个无良医生一顿!”
他可是知道,这青山精神病医院的前身是R军实验基地。
R军战败之后,许多士兵在基地自杀,冤魂长年滞留在基地……
后来基地改建为精神病医院,死在基地的R军亡魂定时拉走精神病们的魂魄,继续生前的医学实验。
至于这幕后之人,却是老熟人了,正是鬼娃娃豪姬,还有她那土御门家族出身的义子,土御门一郎。
当然,其实也就是白天众人见到的那个医生。
夏冬青皱眉道:“可六万块也未免有些太贵了,我全部的存款加起来也才五万块不到,这可都是我勤工俭学好不容易才攒的钱。”
“谁说要你出钱了?”
王小亚撇嘴道:“就你那点钱,就算全都拿出来,也不够缴费的,叶晨刚刚不是说了吗,钱由他给。”
“我给?真是笑话!”
叶晨当即冷笑回应:“他说要六万我就真给他了,难道我脸上写着‘人傻钱多’四个字吗,想得美呢!”
“啊?!”
王小亚闻言,不由得为之一愣。
半响,方才回过神来:“可是,那个林医生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不给钱他明天肯定不会让我们带走赵吏的。”
“呵呵……”
叶晨冷笑,也是玩味道:“明天?我们为什么要等明天,既然已经确定了赵吏的下落,晚上咱们进去把人偷出来就是。”
“对啊!”
王小亚顿时恍然大悟:“我之前怎么就没想到还有这一招,这样一来,就让那个林医生明天着急去吧。”
“可是……”
夏冬青有些犹豫的道:“我们这么做,会不会有些不大好啊?!”
“你闭嘴!”
王小亚和翡翠齐声开口,夏冬青的一点小小异议,直接就被二人以绝对力量给彻底镇压了。
…………
青山精神病院里静悄悄的,几乎所有的病人都已经入睡,只有墙上的挂钟指针还在一点一点的移动,渐渐往上指向正中。
这意味着午夜时刻即将来临。
一间病房里,从门口往里数第三张病床上。
此时此刻,赵吏正趴在病床上,其余三个病人都已经在呼呼大睡,而他却将自己整个人都严严实实的藏在被窝里,不时轻轻拉开被子,露出一条细缝,一双眼睛,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外面,仿佛是在躲避什么可怕的怪物一样。
“哒!哒!哒……”
时间,在无声之中流逝。
寂静的走廊里,突兀的传来了一阵沉闷的脚步声,很沉,很重。
那是靴子踩在地上发出的声音。
听到声音,赵吏眼中顿时闪过一丝慌乱,他慢慢往里面缩了缩,用被子盖住脑袋,整个身体几乎弓成了一只虾。
就在这个时候,脚步声到了门口停住了。
只听得“嘎吱”一声,病房的门被打开,有人走了进来。
那脚步声,不偏不倚,就停在了赵吏的旁边。
然后,旁边响起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也不知道他们在做着什么。
赵吏躲在被窝里,咬着自己的手指甲,一动也不敢动。
大概过了几分钟,那些人终于忙完了,他们打开门,离开了病房,脚步声越来越远,直到最后彻底消失,赵吏这才松了一口气。
他在被窝里又藏了一会,感觉外面似乎已经没人了,想探出去吸两口气。
还没等他拉开棉被,那棉被便呼的一下,被人从外面掀开,赵吏看着站在他面前的那两个戴着口罩的人,惊恐的大叫了起来。
“啊!”
…………
与此同时,叶晨四人再度来到了青山精神病院。
黑暗笼罩之下的青山精神病院,也是一片死寂,温度比外面都像是低了几度。
叶晨抬手,便是好几道符纸,随后这些符纸萦绕着氤氲红光,向精神病院里面飞舞了过去。
医院之中,医生、病人、看护等都在符纸的作用之下陷入了昏睡之中。
“走吧,我们可以进去了。”
确定医院里面没有闲杂人等干扰,叶晨开口道。
“我们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进去吗?我记得,医院门口可是有两个保安守着的。”
眼见着叶晨举步就要往前,夏冬青不禁带着几分担忧出声。
“怎么,连我的手段也不相信?放心吧!”
叶晨道。
而一旁的王小亚,也是指着保安室的方向道:“冬青你看,那两个保安估计都已经睡迷糊过去了,哪里还顾得上我们!”
“那还等什么,我们这就走吧!”
有术法的作用,潜入医院自然是无比顺利,众人也是按照白天的路线,熟门熟路的来到住院部。
现在是凌晨,住院部值班的医生和护士,大都已经休息了。
只有一个胖护士还在咨询台值班。
不过此刻,她也是在术法之下,趴在电脑前睡得死气沉沉。
至于周围的监控,还有关键位置的一些摄像头,在众人经过的时候,原本应该拍摄到他们的显示器画面,也仿佛像是被某种磁场干扰了一般。
来到病房区,夏冬青似是想起了什么,忽然出声问道:“你们谁知道赵吏住在哪个病房吗?”
“这……”
一阵语塞,王小亚苦着脸回道:“反正我不知道。”
这下连翡翠也傻眼了:“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是不是先想法子查查医院病人的登记表。”
“没那个必要。”
叶晨没好气道:“你们别忘了,他们连赵吏的名字都不知道,哪里会正常登记,估计只有那个林医生知道。反正时间还早,我们一间一间找吧,小心一点,千万别惊动了他们,毕竟都是精神病人,不好应付。”
“明白。”
应声过后,四人当即开始两两一组,分头行动。
要知道,这住院部里住着有数百个病人,一个个找起来,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找完了自己负责的区域,叶晨和翡翠也是没有任何的收获。
与此同时,夏冬青和王小亚二人,也都相继完成了搜寻工作,也算是再度于住院部大厅汇合。
眼见着二人两手空空、一脸沮丧的模样,叶晨哪里还会不知道结果。
“怎么样?有没有找到赵吏?”
“没有,你们呢?”
“没有,我们那边一点儿发现都没有。”
“怎么会没有呢?医院就这么大点地方,这不可能啊!”
夏冬青皱眉,不禁为赵吏感到担心。
王小亚眼珠子一转,忽地道:“你们说,他们是不是知道我们晚上会过来,所以提前把赵吏转移走了?”
“瞎扯。”
叶晨白了她一眼:“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啊?精神病院!再说了,他们怎么可能会知道我们今晚会过来?”
“哦……”
王小亚嘟起嘴巴,耸拉着脑袋,看上去与之前的化身转世一模一样。
但叶晨心里却很清楚,她是九天玄女。
“哒!哒!哒……”
就在这个时候,走廊里忽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在这寂静的黑夜里,显得格外清晰、响亮,像是踏在人的心坎上,与心跳同一个频率,给人一种难以言说的沉重感,仿佛极具压迫性。
“有人来了!”
夏冬青口中一声惊呼。
“废话,这么清楚的脚步声,谁听不到?”
叶晨没好气的照头给了他一巴掌,连忙带着几人躲在了不远处的角落,目光却循着声音来源处看去。
视线之内,赫然可见,一个护士正在查房。
夏冬青当即赞叹道:“都这么晚了,还在查房,这里的护士可真用心。”
“不对!”
叶晨却道:“那不是护士,你们看,那个护士脚下穿的是什么?”
“靴子啊?怎么了?”
王小亚不解的问道:“不就是一双靴子吗?这有什么问题?”
“当然有问题!”
叶晨转头,也是看向若有所思的夏冬青:“冬青,你来解释!”
夏冬青不愧是一个博览群书的研究生,被叶晨点破珠玑之后,他很快就已经察觉到了其中的问题,连忙解释道:“医院里的医生和护士,都是不可以穿靴子的,因为穿靴子走起路来,又沉又重,声音很大,会打扰到病人的休息,所以……”
“那根本不是真正的护士!”
叶晨也是做出了总结,一锤定音道。
旋即话锋一转。
“不过,那个女人应该也不是鬼……”
“难道你们就不觉得奇怪,这大半夜的,一个不是护士的护士,在巡查医院的病房,她想做什么?”
“难不成是因为好玩吗?”
“这……”
夏冬青满脸的疑惑不解,他傻傻的跟着问道:“那她到底想做什么?”
“你管她想做什么呢!”
王小亚有些不耐烦的提议道:“就这么点事,还用得着猜?直接进去问她不就知道了嘛,反正我们这边有四个人,一个昆仑战神九天玄女,一个人间巅峰的修道者,还有一个,是传说中的药师,再加上你一个添头,难道还怕打不过么”
“为什么我就是添头?”
夏冬青有些不满地嘀咕了一句,摄于王小亚的武力威慑,也是选择了从心。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假护士进入了一间病房。
叶晨记得分明,那是他检查的第一个病房,里面睡了四个病人,但赵吏并不在其中。
“一会进去了,我会用最快的时间制服那个假护士,冬青,你和小亚注意那四个病人,谁如果惊醒了,立刻打晕。”
叶晨道。
说罢,他径直来到那病房门外……
里面很静,静的有些诡异。
“嗯?”
心念一动,叶晨将手往前一推,直接将房门推了出去。
这间病房他已经来过一次,所有的一切他都一清二楚。
门开一瞬,王小亚随即闪身而入。
很快,她就察觉到了不对,口中惊呼道。
“不好!”
“啪——!”
伴随着叶晨一个响指。
灯光大亮,照亮了整个病房。
紧接着,令人惊异的一幕出现了。
视线之中,这间病房里,居然连一个人也没有,四张病床上空荡荡的,棉被整整齐齐的盖在上面,仿佛从来都没有人住过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刚刚明明看到那个护士进来的啊!”
王小亚
叶晨目光挪转,看向窗户,透过玻璃窗可以看见,窗外是一根根焊死的钢铁防护栏。
这样的设施,基本上每个精神病院都有,是为了防止精神病人自己开窗跳楼。
铁栅完好,说明不是从窗户逃走的。
而且他们刚才在门口,也没有看到有人出去。
整个病房里,四个病人加一个假护士,足足五个人,难道还能都凭空消失了不成?
“啊,冬青呢?”
正自惊疑间,王小亚口中忽然爆发出一声惊叫。
叶晨却连眼皮子也没抬,口中幽幽道:“怎么,你到现在才发现这件事情吗?”
翡翠也是指着房门,语气有些微妙道:“刚刚你进来的时候,把门给关上了,估计他现在还在外面……”
“是吗?”
闻言,王小亚不由得为之一愣。
但她仔细一想,仿佛还真有这么一回事,顿时有些不好意思的讪笑道:“本宫我贵人多忘事,顺手关门可是好习惯。”
但面对叶晨和翡翠那无语的鄙视目光,只能干笑着去开门。
“呼――”
门开一瞬,顿时一股阴风鼓荡,扑面而来。
三人冲出房间,门外是空荡荡的走廊,天花板上的吊灯吱吱嘎嘎的摇曳着,幽幽的黄光照射下来,平添了几分阴寒。
“冬青,冬青!”
下意识地,心中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王小亚当下顾不得其他,连忙冲着两边的走廊大声呼喊。
“这该死的夏冬青,又不知道到哪去了,等一下本宫非得好好教训教训他不可!”
没有得到预想之中的回应,王小亚很是生气,她气呼呼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骂夏冬青一顿。
然而等到她拿出自己的手机,这才发现,手机竟没有半点信号。
“没信号?”
“亏得本宫每个月还冲那么多话费,不行,回去一定要投诉他们!”
此时此刻,王小亚非常生气。
她狠狠地跺了跺脚,但却又无可奈何。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