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m43f6人氣都市异能 我就是超級警察討論-937、樓道慘案看書-iwcdq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毕业后就分手?”袁莎莎忍不住要吐槽一句。
合着这种魔咒是普遍现象?
可回头想想,也没什么不对的。
周凡比熊莉大两届,一个毕业工作,一个继续学习。
两年时间,足够让周凡接受社会的毒打。
而熊莉则不同,继续留在象牙塔里接受着保护。
两种生活,两种态度。
很可能让两个人对同一件事情产生不同的看法。
分歧,似乎是在所难免了。
“算了,这种事情不是我们能够解决的。”
卢薇薇摇了摇脑袋,感觉有些头大。
但顾晨似乎有疑虑,可目前也说不上哪点不对。
这次过来调查,只是为了确认熊莉是否被周凡骗走。
可现在看来,可能性不大。
两人既然是曾经的情侣,如果熊莉离开江华,跟着周凡一起来到江南市,那最多算是感情不合而分手。
毕竟,两人还未结婚,没有法律上的约束。
想到这些,顾晨只能将这件事情就此打住。
……
……
回到芙蓉分局。
大家各忙各事。
辖区要处理的警情有很多,出警次数更多。
但是这些事情似乎落到了一组和二组的头上。
当初给一组二组打杂的三组,如今成了主力办案部门。
对于一些闲杂警情,似乎也并没有那么急切了。
许多待过三组的老同志才深有感触。
所谓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
肖阳和兮爷的离开,让三组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
……
下午5点45分。
办公室里。
眼看就快到下班时间,大家都在收拾物品,准备杀向食堂。
见顾晨依旧拿着笔录本认真详查,坐他后排的袁莎莎问道:“顾师兄,你还在想江华的事情呢?”
“对。”顾晨说。
“可那不是已经调查清楚了吗?熊莉跟周凡是曾经的情侣,不存在谁把谁骗走,而且熊莉是独自来到江南市的。”袁莎莎又道。
就感觉顾晨会不会太执着?
有时候,就希望把案件弄得清清楚楚。
这原本也不是他该管的事,可顾晨愣是将几人的关系调查清楚。
目的只有一个,确认熊莉是否被拐走。
可真相大白后,顾晨却依旧执着,这就让袁莎莎有点想不明白。
顾晨笑笑说道:“但是熊莉在躲人啊,那个人我不知道是不是江华?毕竟被江华在大学城附近见到过一次。”
“对哦。”见顾晨跟袁莎莎聊的火热,卢薇薇转过椅子,趴在顾晨办公桌上道:
“这个江华就这么巧?刚来江南市没几天,就能在大学城附近碰见熊莉。”
“那我可不可以认为,这个江华早就知道熊莉在哪里?或者他能猜到熊莉去哪里?”
顾晨犹豫了几秒,点头嗯道:“和我想法差不多,就感觉,哪有这么多凑巧?”
这时候,路过的王警官也端着保温杯,悠哉的靠在顾晨的桌边道:“从警这么多年,凑巧这种事情我可是见多了,所以没什么稀奇。”
“等你们多当几年警察,或许你们也会知道。”
“害。”卢薇薇双手托着下巴,将自己的脑袋撑成一朵小花:“感觉我们做警察的,都是超级英雄,就连人家的感情问题都需要去调节,我们又不是专业情感导师。”
“多学点技能不好吗?”丁警官不知何时来到身边,也是调侃着说:“做警察,最重要的是开心嘛,帮助别人难道不开心吗?”
“开心个鬼啊。”卢薇薇反正不理解丁警官这是什么傻瓜逻辑,反正自己每次办案,就没遇见几次开心的。
要不是有顾晨在身边,可能唯一的快乐源泉都没了。
何俊超冷笑着道:“她不开心,还不是因为没对象。”
“才不是呢。”卢薇薇闻言,顿时急了。
心说大家都清楚的事情,何必要敞开说?
盯着何俊超,卢薇薇也是一脸鄙夷道:“我这是在同情江华,这人也太惨了,感觉熊莉也太狠心了。”
“那你为什么不说他俩压根就不合适?”何俊超掏出那晚从卢薇薇抽屉里偷来的火腿肠,悠哉的塞进嘴里。
卢薇薇顿时拍了拍脸蛋,也是不由分说道:“可能你说的对,就感觉江华应该要经过九九八十一难,或许都不一定能让熊莉回心转意。”
“那肯定是没戏。”王警官喝上一口枸杞茶,也是不由吐槽着说:“就算他江华当和尚去取西经,最终去到女儿国,也不见得就能收获熊莉的芳心,人和人的出场顺序真的很重要,对吧顾晨?”
王警官说道一边,突然又提起顾晨。
顾晨依旧在看笔录,只能默默点头嗯道。
卢薇薇忽然脑洞打大开,问王警官:“那老王,你觉得唐僧师徒四人,谁更适合做老公?”
“啥?”王警官起先没反应过来,随后又是淡淡一笑:“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首先觉得唐僧不怎么合适。”
“为什么?”卢薇薇黛眉微蹙,有些不太明白。
王警官将水杯放在卢薇薇桌上,顺手从卢薇薇的薯片包装里,夹起薯片塞入嘴中,随便敷衍着道:“因为……因为他不阴不阳,没什么男子汉气概。”
“这倒是。”何俊超也同意王警官意见,淡笑着说道:“再一个就是唐僧优柔寡断,跟女儿国国王半推半就眉来眼去,见到美色不能果断拒绝。”
“啧啧,就这点来说,不太适合。”
“唐僧不合适,那孙悟空呢?猴子挺厉害的。”袁莎莎一时好奇,便接过了话题。
何俊超犹豫了片刻,嘿嘿一笑:“这孙悟空……也不太合适,他这种是属于可以做朋友做哥们的那种人,不过作为恋人嘛,猴哥难免少了那么点人味啊。”
“那沙僧应该合适吧?”卢薇薇看着何俊超,也是不由吐槽着说:“沙僧也许适合做老公,因为他诚恳,他忠实,他憨厚,他稳重。”
何俊超闻言,高人般的摆摆手:“非也非也,虽然他诚恳,他憨厚,他稳重,不过他万事矫枉过正,一个人太过老实,就难免会缺乏情趣和乐趣了。”
见卢薇薇认真思考,何俊超又道:“而且他也没什么思想,缺乏主见,这样的人你认为合适?”
“那就是没得选咯?”卢薇薇摊开双手,感觉选对象有这么难吗?
“那不是还有猪八戒吗?”刹那间,王警官不由跟腔了一句。
“猪八戒?”卢薇薇认为老王同志在开玩笑吧?赶紧摆摆手反驳:“猪八戒不行,猪八戒这种最不适合做老公了。”
“非也非也。”刚才被老王同志打断的何俊超,忽然又是摇头否认:“要说适合做老公,我觉得就是人家猪八戒最合适了。”
“你们想想看,二师兄,我们都是知道的,他性情随和,温柔多情,为人宽容,怜香惜玉。”
“他不就是你们当代女性喜欢的‘妻管严’的类型吗?”
“可是丑啊。”卢薇薇的老毛病又犯了,外貌协会绝不接受。
何俊超倒是无所谓道:“你们女生就喜欢只看外表,内在,内在的东西就不要了吗?”
“内在能当饭吃吗?光看外表就已经要吐了。”卢薇薇见老王同志一直在偷吃自己桌上的薯片,不由拍了他手背一下,赶紧将薯片放到另一侧。
王警官缩手,也是淡笑着说:“可人家猪八戒在高老庄做女婿的时候,对夫人那可是一片痴情啊。”
“这都是有目共睹的,而且他又会吃又会喝又会玩的,懂得享受。”
“还有金钱观念,知道理财,比他那两个不通实务的师兄弟要强太多了。”
“要我说,人家猪八戒简直就是现代男人的真实写照,看见妖怪就像往前凑。”
“他虽然花心,但八戒一定是个妻管严,疼老婆,我觉得他就挺合适的。”
“老王,你说的是你自己吧?”卢薇薇似乎猜透了王警官心思,扭头问他。
王警官赶紧否认:“别瞎说?怎么可能是我?最起码我颜值在线好吗?”
“你说的是二十年前吧?”卢薇薇不由补刀着说。
王警官生无可恋,感觉跟卢薇薇斗嘴,自己总要被捅刀。
袁莎莎倒是饶有兴致的笑笑:“要我说,唐僧的脸,孙悟空的本事,猪八戒的人情世故,沙和尚的忠厚老实,拼成一个人,那就真的很完美了,可是这样的人有吗?”
听着袁莎莎的说辞,几人都不由自主的瞥了眼顾晨方向。
见顾晨依旧在看笔录,何俊超淡笑着打岔:“别瞎说,唐僧是闷.骚型的,大师兄是直男,沙僧就是个老实人,而二师兄……二师兄那就是个渣男,都不合适。”
“要我说,最合适的应该是……”
“铃!!!”
何俊超话音未落,身边的座机电话便响了起来。
于是何俊超伸手按下免提:“喂你好,这里是芙蓉分局刑侦三组。”
“警察同志,不好了。”电话那头传来一个老奶奶的声音。
何俊超见怪不怪,每个打电话过来的人,哪个好过?
于是淡淡的问道:“老奶奶,有话慢慢说,别急。”
“有人摔倒在楼道里,好像已经没了气息。”
“死了?”似乎是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何俊超顿时收回了轻浮的语气,一脸认真的问道:“诶不是老奶奶,您能把情况说的再具体些吗?”
“我也不知道怎么说。”
“那您现在在哪?”
“在……在明珠花园,2栋……2栋3单元,一楼。”
“您贵姓?”何俊超咬开笔盖,将信息一五一十的记录在案。
“我叫刘桂莲。”
“好,那刘奶奶,您先待在那里别走开,我们马上出警,也请你保护好现场,等我们过来。”
“那你们快点啊。”电话中,刘桂莲似乎非常害怕,整个人显得惊慌失措。
何俊超挂断电话,顾晨小组就已经穿戴好装备。
顾晨将执法记录仪检查电源后,挂在胸口,带着大家一起走出办公室。
……
……
此时此刻,明珠花园的2栋3单元一楼处,已经围拢了不少路人。
不少人企图靠近尸体,但很快又躲开。
刘桂莲站在原地不知所措,跟众人解释已报警。
随后在几名中年男子的帮助下,大家主动将现场秩序维持了起来。
随着几阵警笛声响起,很快,大家发现一辆警车正缓缓驶来。
明珠花园是老社区,所有楼房都在6层左右。
社区内没有人车分流。
因此在各单元门口处,往往停着许多车辆。
再加上道路狭窄,实际上就是一条单行线。
见人群拥堵,车辆开不进去。
顾晨索性在不远处停车,随后带着大家走出车内。
“请让一让,都让一让。”
顾晨一边拨开人群,一边往2栋3单元走去。
见警察赶到,先前帮忙维持秩序的几名中年男子,这才主动过来协助道:“警察同志,你们可算来了。”
“谁报的警?”顾晨问。
一名中年壮汉指着一名老人:“是她。”
“警察同志。”老太太似乎也是吓得不轻,一脸恐惧道:“是我报的警。”
顾晨没管这些,而是将目光投向楼道口的一名倒地女子身上。
于是顾晨赶紧穿过人群,来到第一现场。
此时此刻,女子身体扭曲,歪倒在楼道口。
并且身体多部有撞伤痕迹。
顾晨猛然发现,面前的女子竟然如此熟悉。
虽然没有见过,但是顾晨能从样貌认出,她就是江华一直在寻找的女友熊莉。
“是……是她?”紧跟其后的卢薇薇走过来,也是一眼认出了熊莉。
卢薇薇蹲在顾晨身边,瞥了眼顾晨道:“怎么会是她?她怎么会出现在这?”
“难道是来租房的?”顾晨面带迟疑,在王警官和袁莎莎相继赶到身边后,他忽然站起身,扭头对着围观人群问:“你们有谁认识她?”
所有人相互看看彼此,也都摇头表示否认。
只有刚才那位报案的老太太,顿时有些迟疑,整个人显得有些不自然的慌张。
然而这一切都被顾晨看在眼里。
顾晨深呼一口气,慢慢走到老太太面前,问她:“您是报案人刘桂莲?”
“嗯。”老太太微微点头,眼神有些躲闪的意思。
顾晨又指着熊莉倒地的方向:“那这名女子,你认识吗?”
“我……”
“请说实话。”感觉老太太还在犹豫,顾晨直接又追问了一句。
老太太犹豫片刻,还是点头承认:“没错,我认识她,她是我的房客,前两天刚租的房子。”
“你的房客?”卢薇薇闻言,赶紧走到顾晨的身边,问老太太:“你是说……你是她的房东?”
“嗯。”老太太刘桂莲也不想隐瞒什么,只能点头承认。
“那你租给她的房子在哪?”顾晨又问。
老太太指了指楼上:“就在3楼。”
“那她这是怎么回事?”顾晨微微皱眉,也是好奇问道。
由于对熊莉的身体状态已经检查完毕,顾晨确认她已经断气,已经没有急救的必要。
因此顾晨只能将熊莉的死因问清楚。
老太太显得有些慌神,紧张的说话不出。
倒是一名壮汉主动站出来道:“这还能怎么回事?一看就是从楼梯上摔下来的,我刚才都检查过楼道,阶梯上都是磕出的鲜血,感觉应该是走路没注意,不小心摔死的。”
顾晨扭头看向壮汉,问道:“你又是谁?你也住这里吗?”
“我……我是她儿子。”壮汉走到老太太身边,一把搂住紧张的刘桂莲。
老太太刘桂莲也是赶紧点头:“没错,他是我儿子。”
顾晨微微点头,没说话,而是根据壮汉的说辞,将一副白手套和脚套分别戴上,随后走到楼梯口,对现场情况进行调查。
果不其然,楼道上,的确有不少血迹。
顾晨小心谨慎的走上楼梯,站在台阶上往下看。
忽然,顾晨缓缓闭上双眼。
此时此刻,顾晨的脑海中一道彩虹划过,眼前的楼道似乎像折叠翻滚一般,瞬间焕然一新。
周围的人群消失不见,整个楼道空荡荡,只有自己站在那儿。
顾晨抬手打上一记响指。
很快,周围变得暗淡无光,只有一道灯光打在自己的头上。
顾晨再次打上一记响指。
此时此刻,打在自己头上的灯光,开始有节奏的,不断向楼道周围无限扩张。
楼道上忽然走下一名年轻女子,此人正是摔死的熊莉。
想象力虚拟空间中,熊莉走过台阶,穿过顾晨虚拟的身体,一直来到最后13级台阶。
可就在此时,熊莉脚下一歪,忽然“啊”的一声,整个人忽然失去平衡,径直的从楼道上翻滚下去。
身体在楼道上撞击多处地点,最终滚落到楼下,形成刚才看到的模样。
此时此刻,楼道上多处撞击位置,忽然闪出挤到耀眼的光辉。
这正是刚才顾晨检查的撞击部位。
每处部位都残留着熊莉的鲜血。
而熊莉倒地的扭曲身体,也正好跟顾晨模拟出来的正常情况非常接近。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