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h6rjp好看的都市小说 這個修士很危險 起點-七百一十二章 幹一票閲讀-67pmz

這個修士很危險
小說推薦這個修士很危險
许易冷声道,“你还挺淡定,唐州瓮城和云州东城的两桩尸潮大案,你干得挺麻利啊。”
刷的一下,苏无忌的面色一片死青,“一派胡言,一派胡言,此事和我有什么干系,我就知道你们这些家伙无能破案,尽想着栽赃陷害……”
尸潮大案一发,他就躲了,许易找上门来,他用脚趾头就知道是这事儿。
他没想到的是,许易一上来就把屎盆子砸他头上,他顿时叫起撞天屈来。
许易冷声道,“黑风上人,摩崖鬼皇,血河老祖,你们还真是一脉相承,我找到他们时,他们的反应和你如出一辙。不过,他们都自证了清白,并一力指证,那两起大案就是你干的,并且提供了有力证据,你是自己跟我去大堂说明白,还是我强行带你走?”
苏无忌气得浑身发抖,“遭娘瘟的,一派胡言,一派胡言,明明……不对,你小子诈我。”
许易点点头,“猜对了。明明什么……你可以不说,就冲这’明明’二字,你就是知情者,知情不报,如此惊动天庭的大案,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忘了告诉你,不光你录着咱们交谈的画面,我这儿也没闲着。”
说着,许易手掌一翻,现出一枚如意珠。
苏无忌的神情变得丰富起来,时而狠厉,时而决绝,时而游离不定。
许易微笑道,“你可以选择铤而走险,如果你自信上了屠邪榜,也能安然无恙,那就尽可能地按你本心行事。”
“我也不知道是谁干的,但我收到消息,前些日子,黑风上人,在收集制作晚枯大阵的材料。至于其他,与我无关。”
话音方落,苏无忌一晃身,消失不见。
“你怎么不动,多好的证据,怎能放他走了。”
荒魅不解。
许易道,“这是个老油子,能从他这里诈到情报,已经不容易了,指望他去做呈堂证供,怎么可能。不过,现在线索是越来越清晰了。”
话至此处,他如意珠又有了动静儿,催开禁制,却是唐恒将黑风上人和血河老祖的地址发了过来。
“怎么,还要挨个儿去找?”
荒魅道,“你先忙吧,我睡了,赶紧把星空戒的通道封了,太吵了。”
许易道,“你别睡了,该你办事儿了。”
荒魅瞪眼道,“怎么,你不会是要偷懒,让我两家都跑吧。”
早先许易答应给好处时,他就知道许易要用他办这事儿,此刻许易说出来,他毫不意外。
许易道,“先去黑风上人处,那处有所得,血河老祖那边就不必跑了。”
他料定摩崖鬼皇所言是真,黑风上人的疑点实在太大。
荒魅道,“成,我及时报信,你及时抓人,不过证据得你自个儿去拿。”
许易摆手道,“不成,要办就办成铁案,拿不到证据,就不能抓人,抓了也是徒劳无功。”
作案之人是明摆着身后有人,这等情况下,想用先拿人再拷问证据的手段,根本行不通。
荒魅道,“那我忙活来忙活去,却是为什么?”
许易道,“总得先确准谁是凶手吧,你去确准了谁是凶手,剩下的我来办。”
两人沟通之际,许易并未停歇,入了最近的城池,乘坐了传送阵,又传到了百万里之外的东土。
寻到了黑风上人所在的山门后,许易再度祭出掌心雷召唤术,不出意料,黑风上人跳了出来。
许易亮出两块令牌,黑风上人神色如常,“原来是治玄都的大人,找我作甚?老夫闭关多年,早就不问世事了,帮不上大人的忙。”
许易冷声道,“黑风,你倒是好定力,案子做的漂亮啊。”
黑风上人冷笑道,“什么案子,不瞒大人,钎狱,幽狱,我都是走过的,治玄都的那一套把戏,大人还是别耍了,有证据,我就跟大人去,没有证据,我就不奉陪了。”
荒魅传意念道,“不用试了,就是这货干的,他镇定得过头了。”
许易和荒魅的判断一致,朗声道,“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摩崖鬼皇和血河老祖都被我抓了,他们供认,就是你干的,你有什么话,先跟我进治玄都的衙门再说。”
黑风冷笑道,“玩来玩去,还是这一手,大人就没有新鲜的了?”
“新鲜的?我给你便是。却不知你前段时间四处采购万枯大阵的材料,又是为什么。”
许易厉声喝道。
黑风上人眼皮一跳,“荒唐,我何时采购过万枯大阵的材料,不能谁说什么,你们就信什么。我还是那句话,大人若有证据,我就跟大人走,若是没有证据,我不陪了。”
说着,黑风阔步朝山门行去。
许易冷声道,“且看你硬到几时,待老子狠狠审讯了摩崖鬼皇和血河老祖,到时我再来,可就不是这般面目了。”
黑风上人不理会许易的叫嚣,晃身进了山门,竟不逃走。
许易并不走远,就在山门左近十余里处打望。
他适才掌心雷召唤黑风上人,又喷了那么一通,不过是敲山震虎,同时,也为荒魅潜伏过去,制造机会。
足足等了快一个时辰,荒魅的身影才从虚无中显现,才冲到许易身边,不及钻入星空戒,便一头栽倒。
许易赶忙给他各种进补,“差不多就行了啊,做这鬼样子给谁看。”
“握草!”
荒魅声音陡然高昂,旋即又想虚弱,终究拉不下脸,只好甩了甩两个脑袋,“看来老子的修为近来也长进不小,不然怎么就这点灵液下肚,就精神了这许多。”
许易懒得扯下他好容易举起来的遮羞布,“老荒,可探到消息。”
荒魅见许易转移话题,他的老脸得以保全,便不再卖关子,“定死了,就是这货干的,可惜,不能用如意珠影印。要我说,还是你小子贼,这一招打草惊蛇玩得太妙了。黑风那老家伙才进密室,就取出如意珠开始联系了,那边的人是谁,还摸不清,但双方约了时间,明日一早,那人就来此和黑风见面详谈。”
许易来了精神,“你说干一票如何?”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