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3sim5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繼承三千年討論-806 捏着鼻子認下來鑒賞-7u2g6

繼承三千年
小說推薦繼承三千年
田清远是易榕榕和褚小蕊的同事,而且他现在还是易榕榕的准男朋友,曹馨不好太驳他的面子。
曹馨和易榕榕是初高中的同学,关系特别好,两个人几乎是无话不谈,她知道自己的这个闺蜜特别喜欢田清远,只不过因为性格儿较为内向,不好意思表露出来罢了。
如果不是因为蒋辽太鸡贼,竟然约了田清远一起出现,曹馨不可能把他带过来。
而且她还不能因此责怪田清远多事,因为田清远同蒋辽的关系就像她和易榕榕的关系差不多,两个人也是儿时好友。
田清远已经悄悄对易榕榕解释过了,蒋辽非要跟过来,他也没办法。
现在田清远开口缓解尴尬的气氛,曹馨只能回应道:“大家都少说两句吧,今天是我的生日,大家都过来给我捧场,肯定不能让你们破费,今天这顿饭谁都不要和我争,肯定是我请。”
曹馨这样做也是不得已,担心方向误会她的心意,说完这句话,笑盈盈的来到方向的面前,问道:“方向,你这位朋友,我以前好像没有见过,不给我介绍一下吗?”
“这是我的发小肖遥,老家最要好的朋友,他来四平办点事,正好在酒店门口遇到了。”方向赶紧介绍道。
肖遥对这位曹记者的第一印象非常好,方向要是真能有这样一位女朋友,那还真是交了狗屎运。
他主动开口说道:“曹记者你好,真没想到今天这么巧,能参加你的生日宴是我的荣幸。”
“你太客气了,能有这么多朋友来给我捧场,应该是我的荣幸才对。”曹馨落落大方的说道。
暂时搁置了争议,众人簇拥着曹馨走进了饭店。
方向已经提前问过曹馨有几个朋友过来,按照原计划,今天总共有9个人到场,他定的10人位的包厢很宽敞。现在多出了四个人,包厢的位置就有点挤了。
蒋辽看到这种情况,脸上露出了笑容,建议道:“我订的那个包厢比这里大多了,坐下咱们这些人绰绰有余,要不咱们还是换一下吧。”
不等方向开口,方向那位浓眉大眼的战友就说道:“没必要,咱们重新开一个更大的包厢也就是了,我现在就问一下服务员。”
“临海阁的位置最晚也得两天以前预定,你现在想换包厢肯定来不及了。”蒋辽笃定的说道。
方向有些懊恼,他真没想到蒋辽会从中插一杠子,以至于出现这种尴尬的场面。他宁可大家挤一点,也不想转换到蒋辽定下的包厢,这是原则问题。
肖遥自然不会让自己的发小为难,开口说道:“今天多了我们几个不速之客,这里的位置确实有点挤,我已经定好了帝王厅,咱们还是去帝王厅就坐吧,反正钱都已经交了,想退也退不了。”
“我本来也想预定帝王厅,可惜被人提前预定了,没想到提前预定的那个人竟然是你,既然是你预定的,那就没什么好犹豫的了,咱们一起过去吧。”方向可不会和肖遥客气。
蒋辽没想到自己的计划就这么落空了,而罪魁祸首就是这个突然出现的肖遥。他仔细的打量了肖遥几眼,虽然脸上带着笑容,但看向肖遥的目光却有些凌厉,显然他心中想的和脸上的表情并不一致。
在服务生的带领下,众人走进帝王厅,帝王厅里奢华的装修让众人暗自咋舌。
方向的这些战友大部分都出身普通家庭,基本上都是第1次到如此奢华的餐厅就餐,餐厅中的一切都让他们很好奇。
众人也没怎么谦让,各自坐下之后,肖遥只是征求了一下曹馨的建议,直接开始点菜。
这家饭店主打鲁菜,融合了济楠、胶东、孔府菜的精华,推出的菜品在当地备受推崇。
肖遥对于鲁菜研究极深,对于这家饭店的菜品颇为期待。
鲁菜细分的三大菜系各有优点,济楠菜尤重制汤,清汤、奶汤的使用及熬制都有严格规定,菜品以清鲜脆嫩著称。
胶东菜起源于福山、烟苔、青导,以烹饪海鲜见长,口味以鲜嫩为主,偏重清淡,讲究花色。
孔府菜是“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具体体现,其用料之精广、筵席之丰盛堪与过去皇朝宫迁御膳相比。
鲁菜的特点是调味极重、纯正醇浓,少有复杂的合成滋味,一菜一味,尽力体现原料的本味,对于原料的选择极为考究。
另一特征是面食品种极多,甘薯、黄豆、高梁、小麦、玉米、小米均可制成风味各异的面食,成为筵席名点。
既然这家饭店主打鲁菜,那么鲁菜当中的几道名菜就必不可少了。
肖遥首先点了九转大肠、糖醋鲤鱼、炸山蝎、脱骨扒鸡、原壳扒鲍鱼,然后又点了鲜花椒蒸花石斑、芝士焗波士顿龙虾、蒸茄子咸鲐鱼、红烧鹿筋、一品燕菜、绣球干贝、如意万籽鱼、牡丹鞭花燕菜、御笔参翅、玉皇鲍翅汤、彩云鱼肚、红扒鱼唇、扒鲍鱼芦笋、扒原壳鲍鱼、汤芙蓉哈什蟆油、炸赤鳞鱼、清汤蝴蝶竹荪、炸蛎黄、鸡汁干贝等二十几道菜。
看到肖遥点了这么多菜竟然还再点,曹馨赶紧制止道:“菜点的是不是太多了?虽然咱们人多,但还是不要浪费的好。”
虽然曹馨是第1次来这家饭店吃饭,还没来得及看菜单,但从这家饭店的装修就能够判断出,这里的菜品肯定不便宜。虽然她说了今天由她来请客,但她估计她最后结账的可能很小,方向等人应该不会给她这个机会的。
如果是她自己结账的话,以她的家庭条件,就算价格再贵一些,曹馨肯定也能负担得起,但如果是方向等人结账,那负担就有点重了。
“不会浪费的,这些菜肯定不够吃,别看咱们点的数量挺多,但菜量太少了。方向他们平常训练太辛苦了,难得出来放松放松,肯定要吃饱喝足才行。”
肖遥没有听从曹馨的建议,又继续点了七八道菜。他觉得数量应该差不多了,这才停了下来。
郑斌有点过意不去,说道:“好家伙,你一口气点了这么多道菜,光听菜名就知道肯定不便宜,看来我们今天是有口福了,但恐怕要让你破费了。”
方向虽然已经和肖遥有两年多时间没有见面了,但偶尔也能通过各种渠道得知他的一些消息,他对肖遥的近况知道的并不是很清楚,仅仅知道肖遥现在已经是大老板了,想必是不会缺钱的,今天这顿饭应该吃不穷他。
没用肖遥解释什么,方向就无所谓的说道:“肖遥现在是土财主,咱们这顿饭应该吃不穷他,等会儿酒菜上来,你们尽管放开肚皮,吃饱喝足就好。”
肖遥也说道:“你们对我不了解,但对方向总该了解吧,你看他恨不得狠狠宰我一刀,就知道我不缺钱。等会儿你们尽管吃,要是菜品不够,咱们再点,一顿饭我还是请得起的。”
曹馨是今天的寿星,方向的这些战友们愿意来捧场,她就已经很高兴了,并不想让其他人破费,她赶紧说道:“不是都说好了吗?今天是我过生日,这顿饭肯定要由我来请客,你们谁都不要和我争,要不然下次过生日,我可不敢请你们了。”
蒋辽也趁机说道:“曹记者是今天的寿星,我们这些人是过来给你庆祝生日的,哪能让你请客呢?我这个人虽然执着了一点,但并不缺乏自知之明,我今天是不速之客,扫了大家的兴,不如这顿饭就让我来请吧,也算是给大家赔罪。”
“你有这个自知之明就好,请客就不必了,这个包厢是我定下的,肯定要由我来结账,一点小事,咱们大家就不要争了。”面对蒋辽,肖遥说话很不客气。
蒋辽似乎一点都不介意肖遥说的那些话,“那多不好意思,好像我这个人是专门过来蹭吃蹭喝的,太让我过意不去了。”
“谁结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开心就好。既然你坚持结账,那今天就让你破费了。”肖遥的反转来的猝不及防。
今天这一顿饭可不便宜,不算酒水,仅仅点的这一桌菜就得2万多。既然已经撵不走这位蒋辽,那让他破费一下,也算是替方向小小的出了一口气。
蒋辽原本就是想客气一下,他并不认为肖遥会答应下来,没想到肖遥竟然答应了,这一转变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他的家庭条件虽然不错,家里算是颇有权势,但在经济上还真不怎么宽裕。尤其是他个人的经济条件,也只能说还算不错,可以让他不愁吃喝,但想要高消费还有点差距。
如果不是经济上有限制,那他也就不会订一大包了,他的第1选择肯定是预定帝王厅。
他早就已经咨询过了,帝王厅的最低消费是2万元,而且还不能自带酒水,这么高的消费,他还真是有点承担不起。
他大话都已经说出去了,现在肯定不能反悔,只能捏着鼻子认下来。
肖遥说完这句话之后,一直等着蒋辽的回复,蒋辽没有等到有人接话,只得说道:“今天是曹记者的生日,只要曹记者高兴,在座的众人开心,最后由我来结账,那是我的荣幸。”
“我们两个和蒋赢长是不速之客,影响了大家的兴致,既然今天是蒋赢长请客,那改天我再请客好了。”肖遥再次特意点明蒋辽不速之客的身份。
现在突然变成了蒋辽请客,方向的心情更好了。
如果是一开始的时候,他肯定不同意让蒋辽来请客,但现在蒋辽请客的性质,我一开始就请客的性质完全不同。
虽然蒋辽掩饰的很及时,但他神情上的细微变化根本就瞒不过方向等人的眼睛。从他细微表情的变化上来看,对于最后结账这件事,蒋辽绝对不情愿,但现在被肖遥逼到这儿了,就算不同意也得同意,这让方向觉得非常解气。
他一直很想狠狠的教训蒋辽一顿,这个愿望看来是无法实现了,但能让他小小的破点财,多少也算是收回了一点利息。
曹馨和方向的想法差不多,一开始根本就没想过让蒋辽来结账,但现在同样改变了想法,就像是没听到一样,再也没有说由她这个寿星来请客的话。
点完菜之后,肯定还要点酒水,肖遥一点都没客气,主动说道:“大家都喝点什么酒?我平常喝的都是茅台年份酒,今天要是我请客的话,我肯定请大家喝茅台50年。但现在是蒋赢长请客,如果还这么点,那就有点强人所难了。我建议咱们喝普通茅台酒,大家有意见吗?”
“喝这么好的酒,我们哪里还敢有意见,但今天是蒋赢长请客,咱们还是客随主便的好,不要让蒋赢长为难。”这一刻,方向变得通情达理起来,处处为蒋辽着想。
肖遥和方向这样一说,蒋辽还能说什么,只能捏着鼻子答应下来,“原来肖先生的品位这么高,平常喝酒喝的都是茅台50年,这一点我还真比不了,我们当兵的薪水有限,可喝不起这么好的酒。不过,普通茅台我还是请得起的,咱们今天就喝这个了。”
然后他又扭头看向曹馨,“曹记者和两位大医生准备喝什么?是和我们一样喝茅台,还是换成红酒?”
“我们三个酒量都不大,还真是喝不了白酒,你就随便给我们点一瓶红酒好了。”曹馨肯定不会为难自己。
蒋辽仔细看了看酒水单,征求曹馨的意见之后,很快就点好了两瓶价值在两千多元的红酒。
田清远对蒋辽的经济情况了解的很清楚,知道了他负担今天的全部消费有点吃力,只能尽力给他减轻负担,建议道:“酒店里的酒水价格太高了,我记得在这个酒店的旁边就有两家烟酒店,不如我现在出去搬两箱茅台酒来,大家稍微等我一会儿,怎么样?”
“恐怕要让田医生失望了,这间帝王厅不允许自带酒水。”肖遥接话道。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