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8kg58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信息全知者 起點-第三百三十三章 焦頭爛額諾奇拉看書-91il1

信息全知者
小說推薦信息全知者
圣清岛的事已经结束,只剩下一个人还未确定归宿。
那正是疯魔般的波波。
他不要命起来,一群人都压制他不住。
黄极摆手道:“不必打了,都让开吧。”
众人连忙罢手,让开一条路。然而波波已经杀疯了,不趁机逃跑,反而要乘胜追击,冲进人群。
“波波!”黄极指着金字塔废墟道:“阿罗纳在那里。”
波波听了,身形一滞,偏头果然看到阿罗纳的尸体。
他走了过去,噗嗤一下,直接把阿罗纳的头颅摘了下来。
又瞥见一旁放在地上的生命殖装,他也俯身拿了起来。
“放下!”瓦力见了正要阻止。
黄极却拦住了他,说道:“没事,给他吧,他根本就没有战斗的目标。”
话说完,果然众人看到,波波并没有穿戴殖装,而是拿着这两件东西,走回到撒克逊死掉的深坑。
他一屁股盘坐在地上,尾巴卷在腰间,把两件东西摆放在坑前,怔怔发呆。
旁人见了,都无语了。
仗都打完了,他还想着这任务呢?
这是大会刚开始时,撒克逊发现自己没穿生命殖装,而别人穿了,于是让他去拿的。
结果人都死了,战争都结束了,波波才拿到殖装,放到撒克逊的坟头……
波波看似如疯魔般地战斗,实际上内心没有战斗欲望,更没有目标。
他并不是个战斗狂人,而只是个固执的任务狂人。
如今撒克逊已死,波波茫然了,他都不知道活着干什么了。
就在这时,黄极走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和他说了些什么。
不多时黄极就走了回来,而波波默默地站起身,跟着他。
罗言很奇怪,问道:“咦?他跟你了?”
“是的。”
“为什么?你对他说了什么?”
黄极笑道:“我只是对他说,想明白生命的意义吗?想真正的活着吗?做我儿子吧。”
“什么?这就行了?”罗言愕然。
“这种时候,换成你去说,他也会跟着你的。”黄极说道。
罗言惊讶地看着身后默默跟随的波波,道:“他可是撒克逊手下最忠贞不二的战士啊。”
黄极笑道:“他很单纯的,没有主人就不知道怎么活。撒克逊把他养大的,既是他的主人也是他的父亲,对他而言,这两个角色是重叠的。当了他的父亲,就是他的主人。”
“如今他失去了撒克逊,也完成了撒克逊最后的任务,可谓内心空虚,不知所措,急需一个能引导他的人。”
“这时候谁愿意填补这个父亲的角色,谁就是他的主公,并且会同样的忠贞不二,这既是他活着的意义。”
罗言挠头道:“你怎么知道的啊?”
黄极摊手道:“我之前和他交手时,就看出来了,一点简单的分析。”
“……”众人无语。
“走吧罗言,我带你去布兰度关押柔伊的地方,不过,那里应该已经人去楼空了。”黄极说道。
果不其然,几人刚来到码头,就得了消息。
阿姆说道:“圣塔菲传来消息,沐源叛逃了!”
“他怎么叛逃了?”罗言蹙眉。
他跟沐源关系不错,两人经常探讨各自的研究成果。
阿姆说道:“迪格奉布兰度之命,带走了柔伊和萨雅,还想带走沐源……”
“怎料沐源暗地里捣鼓出了一套钢铁战衣,杀出重围。”
罗言一听,急切道:“那柔伊呢?”
“迪格带着他们已经撤了,最后的踪迹是海边,他们已经坐船逃离了。”阿姆说道。
罗言叹道:“怎么就这么容易让他们把人带走了?”
阿姆撇嘴道:“被打了个时间差呗,布兰度在我们打赢的同时做了这事,那时候我们还没有把光明会各地的政令统一,而布兰度还挂着顶级的权限,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人运出海而不让任何人知道,再简单不过了。”
“唉,哪怕慢半天都好,到时候我们通缉布兰度的命令传遍各地,布兰度根本就寸步难行。”
黄极说道:“现在说这些都完了,不出所料,他一定是把人带去华国了。”
阿姆道:“没错,沐源叛逃时就说了,他要布兰度等着,他会去华国找其算账的。”
众人琢磨着,如今追杀布兰度要去华国,救柔伊也要去华国。
更甚至4月14日,华国西北还有一场地震,那是自然扰动者在探测烛龙,他们也得有人去。
诺奇拉说道:“事都赶一块了啊,还有两天就四月了,到时候我们要交一批人类。”
“小灰人会开着飞船下来收人,到时候掌剑们都得接待,可我们现在掌剑大换血……”
“我们下克上这事,要老实跟小灰人交代吗?还是想办法瞒着?”
黄极说道:“直接说实话,没事的。”
诺奇拉点头道:“明白了,那大后方交给我。你们去华国的事,我也会安排的。”
众人谈完,各自离开圣清岛。
时间很快过去了三天,来到了四月一日。
圣清岛之战的起因、经过、结果,已经传遍了整个光明会。
各方统一口径,编了个美好的靖难版本,主角是菲斯,而反派是佛罗与缪斯塔。
佛罗身为会长,却要铲除异己,结果失败,战况惨烈,所有掌剑都死了,菲斯和罗言、华极等有识之士,力挽狂澜。
因为这次战争,菲斯决定削弱会长权力,因此公选出了诺奇拉为会长。
而罗言、华极、菲斯、阿姆等人,则成立一个额外编制的会中会,即重瞳议会。
光明会的事还是会长管,而重瞳议会,大家都看出来,恐怕是实际上的最高仲裁机关。
还别说,几天下来,光明会就被彻底整顿了一遍,接受了新的统治。
诺奇拉浑身都是干劲,做事有一套。
他首先提拔了一批中层人员,做自己的助手,搭了个班子。当然,实力强的武斗派,都不太爱搭理他,诺奇拉拉拢的都是有钱有势的那类成员。
如此手头上有人,他很快把光明会搞得有模有样的。
诺奇拉发布了长生药的配给要求,以功劳换取。又罢黜了掌剑家族的种种特权,一切以公职为核心,政令统一。
其中最关键的一项政令,就是释放所有天龙人,专门把圣清岛划给天龙人居住。
经过协商,所有天龙人都不会主动踏入人类社会,而那座岛就是他们的国土,可以自由繁衍生息。
这项政令,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
很多人还以为是愚人节笑话。怎么的?新会长一上台,把圣地搞没了?送给蜥蜴人了?
光明会内部,舆论哗然,弄得诺奇拉焦头烂额,声名狼藉。
“大佬,这个政令是不是有点过分了?我都被骂惨了。”诺奇拉说道。
黄极笑道:“怎么?扛不住压力了?”
诺奇拉叹道:“压力倒还无所谓,不痛不痒的。有你在,我肯定不会下台。”
“关键是主厌恶天龙人啊,明天就要交货了,这事若捅到小灰人那里,麻烦大了。”
黄极摆手道:“那就不捅到小灰人那里啊,所有因为这点小事跳起来闹的,你不会处理掉?”
“这……”诺奇拉大惊道:“处理掉?给天龙人自由栖息地,这事并不损害他们的利益,能为了这事站出来闹的人,那可都是对主忠心耿耿,绝无二心的人啊!”
黄极点头道:“可是这些人,却是要你的命啊。”
“交货的时候,他们还这么闹,让小灰人知道,发起怒来,第一个被处理的,就是你这个新会长啊。”
“本来咱们就是造反上位的,这事在小灰人那里,可大可小。”
“但若是让小灰人知道,新上台的统治阶层,有依靠天龙人的力量,一定会直接出手清洗我们的,再换一批人上台。”
诺奇拉脸都绿了:“大佬,你也知道啊?既如此我们还跟天龙人勾勾搭搭干嘛啊,早点除掉他们不行吗?”
“还有恶龙他们,我觉得也可以处理了啊。”
“我已经把底特律的飞船项目停了,结果恶龙气得掐着我脖子,差点没把我捏死,原弥赛亚那群人本来就是拿来利用的,如今大事已定,什么时候把他们都处理了啊。”
诺奇拉觉得黄极就是佛罗派出来,接管弥赛亚势力,然后肃清内部的大佬。
造飞船,忽悠天龙人,这些事都是做做样子。
如今肃清行动已经结束,也该过河拆桥了。
黄极拍了拍诺奇拉的肩膀笑道:“本来以为你脑子灵光,搞行政有一手,没想到还这么愚昧。”
“信仰?原则?主的喜恶?这些能当饭吃吗?”
“那些人都快把你骂成狗了,恨不得你下台,你要他们干嘛?相反,天龙人对我们有用,你这一道政令下来,我们多了多少个S4当底牌?”
“是,造飞船是错的,但是我们是谁帮着上位的呢?不就是我们这帮昆仑墟的弟兄?”
“你一上台,就要开始搞自己人?就要过河拆桥?咱们才刚上位,只有这帮弟兄能信任,其他人你敢信?”
“至于那些闹事的人,你认识吗?你是靠着他们当得这个会长吗?你屁股都还没坐稳呢,就要为了他们,得罪你的支持者?”
“上位者眼里,重要的不是对错,而是需要什么结果。谁支持你,你就要帮谁,谁反对你,谁就是你的敌人。这个道理都不懂吗?”
黄极一番话说下来,把诺奇拉都说懵了。
“但是主的规矩……”
他刚要还嘴,结果又被黄极打断。
黄极说道:“主的规矩,是不能造飞船,是不能勾结天龙人。你说的没错,可现在问题压根就不是这件事啊!”
“你觉得那群人对主忠心耿耿?那我问你,是他们的命重要,还是你的命重要?人家要你死啊!”
“他们对主忠心,又不是对你忠心!”
“你动了他们的蛋糕吗?没有啊,但为什么他们敢闹?因为你是无名小卒,你手下没兵,背后没有大家族,在他们看来,你就是个软柿子。”
“而你呢,竟然还惯着他们?新官上任还要放三把火呢,这么好的立威机会,你不做,你要反过来搞扶你上位的自己人?恶龙气得掐你脖子,真没掐错啊!”
“你就这点政治头脑吗?怎么,你不造飞船,那些人就支持你了吗?不!不会!相反,一旦让他们知道你以前在造飞船,他们乐疯了,会想尽办法举报给小灰人,把你弄死!”
“你要还不知道怎么做,我建议你还是让位给阿姆。他够狠,你也省得被一群自诩忠心的人,拉下马来,甚至把你刺杀!”
诺奇拉脑袋嗡嗡的,他也是有政治智商的人。
从政客角度,黄极说的确实没错。主的规矩,决定了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但是在权力面前,对错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分清谁是支持者,谁是反对者。
从这个逻辑来讲,那些跳出来反对释放天龙人的成员,就是反对自己,就都是死敌。
恶龙他们虽然对主不忠诚,可肯定会帮自己,毕竟这么多年了,大家也有感情了,一起奋斗到现在,甭管动机是什么,他诺奇拉有事,恶龙会不帮吗?这就属于自己人。
一时间,诺奇拉被黄极绕了一套逻辑,给说服了。
“你还没懂吗?那群人现在到处在找你的污点,该怎么做还要我教吗?你要真不知道怎么办,那就算了,你毕竟只是卧底,突然坐上会长,不知所措也是很正常的。”黄极说道。
诺奇拉连忙道:“不!我懂了!”
“造飞船的事,一定要死瞒!而那些闹事的,也得全部除掉。”
“反正只要小灰人不知道,那坏一点规矩也没事。反之我就算把造飞船的工程停了,那群狗东西知道我们以前造了飞船,也一样会把我往死里搞。我又何必伤了自己人的心呢。恶龙他们,应该先稳住……等我们站稳脚跟再说。”
黄极嗯了一声说道:“随便,我就不教你了,我不太爱管这些屁事,我相信你能处理好的,诺奇拉,你是个人才,又是最早跟我的,这个会长之位,我还是希望你能当好的。”
诺奇拉感动万分,心想果然啊,自己那么早抱了大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如今能当上会长,都是大佬抬自己一手啊。
“我知道怎么做,不过大佬,我真的……手头上……”诺奇拉纠结道。
黄极喊道:“波波!”
唰得一下,波波出现在黄极身旁,气势雄浑,吓了诺奇拉一跳。
“波波,你先跟着诺奇拉,他让你打谁,你就打谁。让你杀谁,你就杀谁。”
听了这话,波波走到诺奇拉面前,大棒子往地上一杵。
“梆!”
“你要打谁?”
诺奇拉吓得一抽,没说话。
波波又一杵。
“梆!”
“你要打谁?”
诺奇拉苦笑道:“那个那个,你先跟着我……我回头再跟你说。”
说着,向黄极告辞,带着波波走了。
过了一会儿,林立、恶龙等人从里屋走出来。
恶龙咋舌道:“这也行?华极,你刚才那套逻辑,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没问题呢?”
黄极平静道:“作为上位者,逻辑本身当然没问题。但光明会……只是走狗啊。”
“主的规矩,乃是光明会的大是大非,大是大非拎不清,屁股自然就歪了……”
……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