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gzwr5优美都市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490章 界重吉:我有罪……【爲萌主迷失與迷離加更】展示-9j2x3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米花泉地公园。
送钱去公园的界重吉刚进公园,就被一群熊孩子锁定了。
“哎?”步美疑惑打量界重吉,“你们看那个叔叔。”
“他鬼鬼祟祟抱着袋子做什么呢?”元太疑惑。
“嗯……”光彦摸着下巴思索,“他该不会是想做什么坏事吧?”
“嘘。”柯南也觉得这个人的举动很奇怪,示意其他三个孩子别出声,盯着界重吉。
界重吉根本没注意四个小孩,在后门前的路上蹲下,将纸袋里的钱拿出来,一叠叠平铺在地上。
“你们看!”元太被那一叠叠钱吓了一跳。
“好多钱。”步美道。
“而且都是万元大钞。”光彦惊讶补充。
柯南一愣,顿时反应过来,连忙转头看附近的高处。
绑架!
这应该是绑匪想看对方有没有诚意,那么,绑匪应该在附近观察……
找到了!
那边的一栋楼顶,望远镜隐隐闪过反光。
“大叔,你站住!”
“你该不会是小偷吧?”
元太、光彦、步美三个孩子已经冲了出去。
界重吉被三个孩子的喊声吓了一跳,转回身,连忙解释,“不!我不是小偷,只是……”
“辣椒粉!”步美将一个瓶子‘嗖’一下丢到界重吉脚边。
瓶子‘呯’一声被砸碎,红色辣椒粉包围了界重吉。
“等等……”柯南没来得及把话说话,就看到光彦拿出玩具手铐、元太拿出一根铁链闭眼撞了上去……
喂喂,元太手里的铁链是什么鬼?
界重吉被辣椒粉呛了一下,下意识地闭上眼,突然感觉后背被狠狠撞了一下,跌倒在地。
元太直接跳到界重吉身上坐下,将铁链绑上界重吉的脚,拿出锁锁上。
“咔擦!”光彦也将界重吉的双手铐住。
步美拿出手帕,认真问道,“要不要把他的嘴堵上?”
“可以哦!”光彦和元太齐齐点头。
追到旁边的柯南一个踉跄,无语问道,“那是不是还要准备一辆车,把他丢到车上之后,我们赶紧离开?”
界重吉被辣得一脸眼泪、鼻涕地趴在地上,内心是崩溃的。
现在的小孩子这么可怕吗?都已经开始学人抢劫、绑架了?
“准备车?”元太左右看了看,“我们没有车啊……”
“我说你们啊……”柯南看三个孩子还真的考虑‘车’的事,一头黑线地咆哮,“池哥哥让我们准备这些,是为了自保,你们又是考虑堵嘴,还考虑什么车子,当这是绑架吗?!”
三个孩子被吼得一愣。
元太低声道,“可是车子是你提议的耶……”
柯南:“……”
他、他……嗨呀!好气!
“快、快放开我……”界重吉被元太和光彦坐在身下,手脚被绑住、铐住,动弹不了,被地上的辣椒粉刺激得眼泪、鼻涕横流,“不然少爷就危险了……!”
这个世界怎么了……
他为什么要受这种罪……
他受罪就算了,要是劫匪生气、伤害秋夫少爷可怎么办啊……
他对不起老爷和秋夫少爷,他有罪,他……他不想活了……
……
20分钟后。
目暮十三带队伪装成维修水电的人,开着一辆面包车进了燕家的院子,下车后压低帽子、抬着梯子进门。
柯南、元太、步美、光彦四个孩子也下了车,跟着界重吉悄悄溜进门。
客厅里,大山弥陪燕健三坐了半天,安慰着燕健三,见警察进门,转头一看,就看到四个眼熟的小鬼头,“咦?”
“哎?!”
柯南四人也认出了大山弥,之前在双塔大楼还见过。
“大、大山叔叔?”元太一脸‘我被你吓一跳’的表情。
光彦还好,反应没那么夸张,不过也很惊讶,“大山叔叔,你怎么会在这儿?”
“那……”步美左右看,寻找某个熟悉的黑衣人。
目暮十三疑惑看了看两方人,“你们……认识?”
“这个叔叔是真池集团东京分部的负责人。”光彦正色介绍,“整个东京分部都归他管。”
大山弥顿时有些不好意思。
“也是池哥哥的跟班……”元太道。
大山弥:“……”
这……
哼!做非迟少爷的跟班,他乐意!
其他人想做都还做不了呢!
“不是啦,”步美认真纠正元太,“大山叔叔是真池集团的员工,因为池哥哥的爸爸妈妈不在东京,所以他要帮忙照顾池哥哥。”
“好了,那些事等会儿再说,”目暮十三严肃打断三个孩子叽叽喳喳,左右看了看,“那么池老弟不在这里吗?”
柯南:“……”
喂喂,目暮警官啊,依赖是要不得的……
“非迟少爷去买地图了。”大山弥道。
“买地图?”目暮十三疑惑。
“呃,是啊,”大山弥解释道,“非迟少爷说,就算不报警,也不能把希望全都寄托在绑匪身上,最好还是想办法找到秋夫少爷所在的位置……”
柯南顿时觉得不对劲,连忙问道,“他离开多久了?”
如果没有什么线索,池非迟那家伙应该会急着找线索,既然去买地图,说明那家伙应该有头绪了。
“这个……”大山弥看墙上的挂钟,“已经40多分钟了,奇怪,开车去买东西不用这么久啊,非迟少爷是不是迷路了?”
柯南半月眼。
不,不是迷路,那家伙恐怕已经知道位置,自己跑过去救人了!
……
杯户町一丁目一个僻静街口。
池非迟下车后,和非赤一起到了一个废弃的仓库前,转了一圈,先从仓库外翻上去,在一个窗户前观察了一下。
里面亮着一盏昏黄的灯光,只有一个孩子趴在桌前画画,没有其他人在。
好了,稳,打电话。
拨号,燕家座机。
电话响了两声,就被接起。
燕健三有些紧张的声音传来,“喂?”
“燕爷爷,是我,池非迟。”池非迟蹲在窗口,留意着仓库里的情况,“我找到秋夫了。”
“非迟?你是不是迷路……”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下,燕健三惊愕,“你说什么?”
“怎么了?”
熟悉的声音。
池非迟分辨了一下,好像是目暮警官。
估计燕家以为是绑匪的电话,所以开了免提。
不过,不是说好了不报警吗?
“你……你找到秋夫了?!”燕健三忙道,“秋夫怎么样?他在哪儿?没受伤吧?”
凑到电话旁的柯南心里呵呵。
果然,他就知道……
以往好歹还有了解案子的机会,这次居然连了解案子的机会都不给,过份。
“杯户町一丁目510号,东都金装工业的废弃仓库,”池非迟道,“绑匪还没有回来,秋夫没事,也没受伤,一个人在仓库里画画,我在外面窗户边,观察之后,没有其他人……”
燕健三听着池非迟平静的声音,心里诡异地跟着平静下来。
总觉得这个时候不能再咋咋呼呼。
目暮十三也感觉到心里有股冷静如咸鱼的情绪在蔓延,一头黑线。
不,不是他们的急切情绪有问题。
小孩子都被绑架了,能不急吗?
这明明是池非迟的平静情绪不对,还想传染他们,真是……
算了,人家发现了孩子,又有条不紊地说明了情况,也没有冒失闯进去、知道顾及自己的安全,连他都很想夸句‘做得好’!
“我现在进去,带他去街口车上,以免绑匪突然回来,”池非迟依旧以平静语气道,“目暮警官在那边吧?我听到声音了,请目暮警官顺便带队过来埋伏抓捕,我在街口盯着。”
“千万注意安全!”目暮十三连忙叮嘱。
“了解。”
依旧是没什么情绪的声音,然后通话就被切断。
目暮十三一头黑线,看了看等在一旁的部下,“走吧,过去抓人。”
这是破案最快的一个绑架案了吧?
从接到报警电话,到准备抓人,还没到半个小时呢……
……
杯户町。
东都金装工业的废弃仓库。
腐朽的窗户被池非迟徒手拆掉。
“咦?”趴在桌前的燕秋夫疑惑抬头,就看到一个人跳了下来。
池非迟跳进仓库后,站起身,“秋夫,记得我吗?”
两家虽然关系近一点,但除了生意层面,也不是经常来往。
去年燕秋夫父母车祸去世后,他跟老爸去参加过葬礼,燕秋夫去年才4岁,未必记得他。
不过,池非迟多虑了……
燕秋夫仰头打量池非迟,看到池非迟的眼睛就想起来了,“池哥哥?你怎么来了?”
“你爷爷叫你回家吃饭。”池非迟走上前,背在身后的右手将沾了麻醉药的手帕塞回口袋,走上前。
如果燕秋夫没认出他,哭闹不肯走,他就先将人放倒、尽快带离这里……没毛病。
“我爷爷?”燕秋夫站起身,摸了摸肚子,“可是秋夫还不饿……”
“你爷爷一直等你回去吃饭,”池非迟走到燕秋夫身前,将人抱起,“他早饭还没吃。”
“啊?”燕秋夫担忧道,“那可不行,他身体不好,老师说过,一定要按时吃饭,身体才会好!”
“我带你回去,你把老师说的话告诉他。”池非迟低声说着,抱着燕秋夫到窗户前,一手抱孩子,一手抓窗框,翻了出去。
“我会告诉他的,”燕秋夫回头看着窗户,迟疑道,“可是我答应小丑叔叔,要在这里等他回来的……”
“那让你爷爷过来这边吃饭怎么样?我已经打过电话给他了,”池非迟听非赤说附近没人,抱着燕秋夫往巷口走去,“他说想带人跟小丑叔叔玩捉迷藏,我们去巷口车上等他们。”
“嗯!”燕秋夫笑着点头。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