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2yzlj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餘燼之銃-第十一章 戰爭的開端看書-gv47d

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
亚瑟有想过如果带洛伦佐见维多利亚女王会发生些什么,但种种预想里,他都没想过洛伦佐会如此直接地展现着他的愤怒。
猎魔人的力量就此展现,暴戾与惊惧,仿佛洛伦佐的体内正有着某种怪物,它在低声嘶吼着,一点点撑爆这凡人的躯壳,从那些破碎的裂痕里看去,能清晰地窥见那涌动的黑暗。
亚瑟的第一反应便是制止洛伦佐,虽然两人的力量相差悬殊,但这不是亚瑟畏惧的理由,而正他准备高呼皇家护卫时,女王抬起了手,示意亚瑟停下。
没用的,此刻无论是皇家守卫还是亚瑟,在这种局势下都是没有用的,哪怕原罪甲胄们正处于这座宫殿之中,也无法扭转局势的一丝一毫。
洛伦佐对于自己的力量有着足够的信任,在取回了权能·加百列之后,他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同,在这种种事件下,他越来越像自己的死敌了。
那个被唤作劳伦斯的存在。
相应的,他也拥有了足以支持他傲慢的强大。
“别着急,亚瑟,我不是还没有死吗?”
女王的声音听不出任何的恐惧,她依旧是那从容的微笑,似乎她这个人只有这一种表情。
“即使是死,也先让我回答完霍尔莫斯先生的问题。”
洛伦佐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等待着那个能令自己满意的答案。
“其实说什么理想与道义,你都不会信的,毕竟你已经见过太多人性的卑劣了,所以不如讲一些比较实在的地方。”
鲜血从锐利的铁甲上流下,在王咒的影响下,她的身体远比洛伦佐想象的还要脆弱,转眼间鲜血便染红了衣襟。
一旁的亚瑟什么也没有说,他尊重女王的决意,但同样他也怀着怒火,紧盯着洛伦佐。
“霍尔莫斯先生,你知道吗,战争就要来了。”
女王这样说道。
看着洛伦佐,女王继续微笑地说道。
“说到底比妖魔更可怕的便是我们人类本身啊,你太沉浸于妖魔的争斗了,却疏忽了我们人类的本身。”
“什么战争?”
“第二次光辉战争。”
作为维多利亚女王,整个英尔维格最高的统治者,她是最清楚这个世界局势的人,她也能预料到接下来的威胁。
“妖魔存在于世界之上,无论是英尔维格还是高卢纳洛,其中都有着妖魔的身影,而我们最近的情报显示,高卢纳洛已经成立了对抗妖魔的机构,并且还与莱柏暗中联合了起来,共同合作开设工业区。”
“所以呢?”
面对洛伦佐的疑问,女王忍不住地笑出了声,她毫无面对死亡的恐惧,就像她很清楚洛伦佐不会杀她一样。
“霍尔莫斯先生,你是个优秀的战士,杀手中的专家,但你不是个聪明的政客,就像你说的那样,在妖魔的诱惑下,我们英尔维格都有可能堕落成邪恶的巨龙,那么其他拥有妖魔力量的团体与国家呢?”
升腾的焰火突然一滞,就像某种晶莹的水晶,凝固在了空中。
这个世界不止是脚下的旧敦灵,这个世界很大,大到即使工业技术如此地发展,在泛黄的地图上,还有很多的区域是空白的,那是一个又一个的未知,而人类便是被这些数不清的未知环绕着,在其中勉强地存活着。
“就在我们谈话的这个时刻,或许就有数不清的人被妖魔杀死,也有数不清的人拾起了妖魔的力量。”
声音如同魔咒一般灌入洛伦佐的耳中。
“这个世界不止有我们,也不止有一个净除机关,一个猎魔教团,在那无人的黑暗里,有着太多的阴谋与诡计在发酵。
就像我们的死敌,高卢纳洛一样,我们现在只是维系着可怜的和平,如果他们想要继续扩张下去,我们之间必定会有第二次光辉战争,而现在已经是备战阶段了。”
女王伸出手,一把抓住了那坚固的铁甲,一点点地将那锐利的边缘从自己的脖颈处挪开,洛伦佐毫无反应,只是死盯着她的眼睛,窥视着有可能存在的谎言。
“我们可以保证不将妖魔的力量军事化,但谁又能保证高卢纳洛有着和我们相同的想法呢?甚至说如果战争再次爆发,将妖魔军事化的他们击败了英尔维格,那时又有谁能制止住他们呢?
追逐力量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对于力量的滥用,霍尔莫斯先生。”
烈焰开始滚动了起来,就像一团涌动的旋涡,光芒一度炽热到了极致,仿佛要将整个区域化为燃烧的地狱。
可是它突然熄灭了,洛伦佐眼神重归平静,致密的铁甲也逐一脱落,散落成了一地的尘埃。
女王拿起随身携带的止血带,简单地缠绕在了脖颈上,同时她继续说道。
“我知道,你可能还是不相信,毕竟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只是存在于我的讲述中,但可以知晓的是,高卢纳洛与莱柏的合作愈加紧密了起来,不止他们,周边的所有国家,贸易都在这几年里紧密了不少,他们就像保持着相同的默契。
虽然官方还没有明确的表示,但已经有人将这沿着莱茵河而团结起来的国家们称作莱茵同盟。”
她的声音顿了顿。
“这是个不好的征兆,英尔维格为了应对这潜在的庞然大物,我们联合了其他的国家。”
“所以这就是你们为什么大力支持维京诸国的原因吗?”
英尔维格那不是慷慨之行,与那莱茵同盟一样,这也是一种政治联盟,洛伦佐只觉得一切令人作呕。
女王点了点头,肯定了洛伦佐的话。
“可以说,以目前西方世界的局势来看,以白潮海峡为分界,一方是我们英尔维格,另一方便是高卢纳洛了,我们都在急速生长,可是能容纳我们生存的空间只有这些,当我们膨胀到极限时,便是战争的开端。”
“我们不渴望战争,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希望能尽可能地避免战争的爆发,一旦战争开始,以我们之间的体量,这会是一场无比漫长的厮杀,可在这漫长的争斗里,我有预感,当人类陷入最为深邃的绝望时,便是妖魔重归大地的时候。”
一旁的亚瑟看到这一切松了一口气,他朝着女王走去,同时对洛伦佐说道。
“又或者,以一种极为迅速的方式终结战争,而这需要守秘者们的知识……再一次的工业革命。”
这便是理由,寻求知识的理由。
洛伦佐再度沉默了下来,他看了看亚瑟,紧接着又将目光停留在了女王的脸上。
犹豫之间,女王的声音再次响起,她很清楚,她必须在这里说服洛伦佐,即使这做不到,至少也要让洛伦佐理解这一切的原委。
“更何况,我认为我们的利益是重叠的,霍尔莫斯先生,我们渴望更高的知识,更强大的技术来避免战争的到来,同样的,你不是也在追逐妖魔的根源吗?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谁是最了解妖魔的话,那么只有守秘者们了。”
无论是英尔维格,还是洛伦佐,无论为了什么样的目的,这条道路最终都指向了守秘者。
洛伦佐依旧沉默,鼻尖能嗅到那战火的硝烟。
战争是注定的,这一点洛伦佐很清楚。
可是令他感到不安的是战争中有可能发生的事。
死亡,绝望,动荡,背叛。
这是多么完美的养料,用来滋养妖魔的邪异,而如果高卢纳洛真的在最后将妖魔进行了军事化……
洛伦佐有些不敢想象了,那未来的一幕了,但他也同样怀疑着眼前的女王,自己身处的英尔维格。
长久的沉默后,洛伦佐再度开口了。
“这份工作我承接了,我也希望这一切如你说的那样。”
洛伦佐向后退去,他紧盯着女王重复着她之前说过的话。
“追逐力量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对于力量的滥用。”
“能得到你的信任是我们维多利亚的荣幸。”
女王对于洛伦佐的行为没有丝毫的愤怒,反而面带笑意地回答道。
洛伦佐是不可割舍的力量,他就是一具可以自由行走的人型原罪甲胄……不,不止如此,只要利用得当,洛伦佐一个就是一支军团,但遗憾的是这支军团并不忠于英尔维格,他只忠于自己的利益,自己的目标。
对于这些洛伦佐并不领情,他神情带着几分空洞,毫无情感地说道。
“别这么着急答谢我,陛下,请记住你说的话,但也请你记住,如果有一天,你们也试着去掌控那些不该掌控的力量,试图将这个世界带入歧路,我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的,相信我,我能做到的。”
心中的怒火一直燃烧着,那来自旧教团的愤怒,圣临之夜的咆哮。
洛伦佐·美第奇曾试着相信人类,但他却被那些人的欲望吞食,他们不在乎什么妖魔的根除,也不在乎什么信仰的坚定,他们只在乎自己的地位与权力,只在意自己能高高在上地俯瞰着这个世界。
总有些理由驱使着洛伦佐,让这个几分神经质的家伙变成恶魔一般的恐怖存在。
这就是那个理由了。
“如果能有人监督我们的话,那更好,力量是诱人的,它会把我们扭曲成可怕的样子。”
女王最后说道。
谈话结束了,洛伦佐阴沉着脸走出了铂金宫,门外早已布满了皇家守卫,当秘血激起时,那汹涌的侵蚀便如警铃一般敲击在了每个人的胸膛上。
他们抓紧了武器,怒视着洛伦佐,可洛伦佐不在乎这些,他甚至没有看这些,从另一个皇家守卫的手上接过了自己的武器,他大步朝着外界走去。
没有人来阻挡他,也没必要阻挡他。
离开了那庄严氛围,再度融入热闹的市区当中,洛伦佐拐进小巷的角落里,阴沉的神情突然垮了下来。
他急喘了几口气,睡衣下,冷汗已经浸透了布料。
真没想到自己能安然无恙地走出来,对于女王的奇袭是一个极为危险的行动,在做这一切时,洛伦佐表面上无比愤怒,可内心里也带着忐忑,他不清楚女王接下来的态度会如何,是继续和自己谈,还是一声令下,三千刀斧手冲入铂金宫内。
好在后来发生的事都没有超出洛伦佐的掌控,他的内心也泛起了波澜,有想过世界局势会很糟糕,但没想到暗地里风云涌动的这么剧烈。
眼前的和平不知道还能维系多久,他也不清楚这份工作最后会将故事导向什么方向。
可至少,洛伦佐成功了。
洛伦佐是个疯子,但他是个理智的疯子,他会做出超出常理的行动,但这一切的行动都是有其目标的,而不是一味地疯狂。
他微微闭上了眼睛,黑暗里,在离洛伦佐不远的黑暗里,有一个又一个的火光亮起,如同海岸的灯塔。
信标种下了。
这才是洛伦佐刚刚那些行动的最终目标。
洛伦佐的所言所行都有着更深一层的目的,他不止是在质问维多利亚女王,他要做的是用一种看似合理的方式让自己的秘血沸腾起来,一个不会引起任何人警觉的方式。
这是一次完美的表演与欺诈,洛伦佐成功地骗过了所有人,秘血升腾的那一刻,洛伦佐的侵蚀扩散到了维多利亚女王的身上,在其身上种下了导航的信标。
现在这成了洛伦佐的底牌之一,也正如洛伦佐说的那样,他没有说假话,从那一刻起他便具有了【间隙】入侵维多利亚女王的能力,他可以轻易地杀死被重重保护起来的女王,也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入侵她的思绪。
还有……还有那些被称作守秘者的存在,洛伦佐不清楚女王讲的故事里有多少是真实的,多少是虚假的,但至少这一刻,这所有的秘密在此刻可以被洛伦佐轻易地得到。
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恍惚间洛伦佐甚至觉得自己成为了高于人类的存在,就像某种行走在世间的神明、悬挂在每个人头顶之上的利剑。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