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6ernm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皇兄萬歲-259.世間之人,無需主人(第一更)鑒賞-rfspl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星光已明,太上已去。
强者与弱者是有着区别的,
首先,强者眼里只有自己的事,
其次,强者从一开始就不会期待有人帮忙,
再者,强者也不会莫名其妙地去帮别人,
他们可以群居,但和而不同,不同却不会引发彼此的战争。
所以,太上的事完成了,祂直接就走了,就如没看到吕婵和苏瑜一样。
风吹雪看到苏瑜时也没多少情绪波动,刚刚所有“队友”被碾压,被虐杀,对他来说好像都没什么,毕竟没有自己的师弟师妹。
所以,他听到询问,便老老实实地回答:“我也在找老师,但没找到。”
他的语气让苏瑜都忍不住发愣了。
苏瑜问:“你不怕我?”
风吹雪露出疑惑之色,好像对面问了一句废话,他忽然想起来,在社交场合下,别人面对面问了问题,如果自己不回答,那算是一件不礼貌的事。
于是,他很坦诚地摇摇头:“不怕。”
然后又好奇地问:“你为什么觉得我需要怕你?”
苏瑜眼睛微微眯起,忽然之间,他觉得自己落了下乘,但同时,他又似乎想起了什么。
每个时代,或多或少都有着从后来历史去看令人艳羡的存在,这些存在如同天之骄子般诞生,或被凡人视为怪胎,但实则是惊艳绝伦。
换句话说…
祂们九人其实是不该存在于这个纪元的。
而这个纪元有着这个纪元本来的“真正主角”。
这些“真正主角”在这个纪元有着某种奇妙的主场地位,就如同祂们在上古一样。
苏瑜蓦然之间心底生出了一股恍惚,他隐约觉得眼前的少年很可能就是这样的“真正主角”,是在上古时候与活到最后的神明诸佛同等资质与运势的存在。
一瞬间,他动了杀心。
所以,他抬起手,往高处一托。
他掌心幻变,其中掌纹变得如梦似幻,纵横交错的纹理越发清晰,逐渐又化作了恐怖的黑暗山河,若是用超高倍率的显微镜放大无数倍去看,就能看到…
他掌心有一个世界的缩影。
而在他做出“托”这个动作时,某种奇妙的联系已穿透了主世界和他链接在了一起。
苏瑜道:“你很不错,我决定把你记在我的本子上。”
说着,他从怀里抓出一本血红色的本子,然后取出了一支漆黑的笔。
吕婵都忍不住侧头看了苏瑜一眼。
真.生死薄,无论是谁,只要被记在这本子上,就会不讲道理地瞬间死去。
这属于超级BUG的法宝,但所幸这样的法宝拥有着颇长的“施法前摇”,以及诸多的限制,需要有人帮忙牵制敌人,使得他拥有足够的书写时间,若非如此,吴家老祖早就无敌了。
她隐约记得上古时代,每次“团战”,对面都是挑着吴家老祖疯狂攻击,这也造就了吴家老祖并不平和的扭曲性格,以及丰富且花式的挨打与逃跑经验。
大抵就是“团战可以输,某某必须死”这个意思。
吴家老祖的存在,可以撕裂对方阵型。
哗…
苏瑜已经翻开了本子的第一页,他抓着笔开始在本子上书写“风吹雪”的名字。
他写的很慢,因为这本就快不起来,每一笔都如是在撕裂重重因果,都犹如在推动山岭。
风吹雪是有直觉的,这一刻,他虽不知道那本子是干什么的,但却知道如果让对方完成了这个动作,会有非常恐怖的事发生。
所以,他出刀了。
眼前之人虽和老师一战未完,但显然是与当初的老师旗鼓相当的对手,这样的对手,他若能杀之,实在是一件值得高兴很久很久的事。
刀光平平淡淡。
才出现刀。
就有了光。
光落在了吴家老祖身上,直接斩过了皮肤,却如切入虚无,没有任何肉质触感的返回,这站在他面前的人好像是忽地没有了实体。
风吹雪曾与楚美作战,所以有着与这类似吴家怪物厮杀的经验。
于是,于刹那之间,他的刀已经裹上了他的信念。
那是纯粹,
干净,
虔诚,
却炽热和滚烫的意念。
他躯体里,那静谧的血液也开始沸腾,因而身体化法身,变得飘飘渺渺,如在如不在。
这一刀在刹那里已经改变了形式,刀不是刀,又还是刀。
但无论如何,苏瑜忍不住发出一声“噫~~”,然后手中的血色本子、漆黑笔杆消失于虚空,他消失在了原地,出现在了风吹雪的背后。
出现的一刹那,他手中就已经抓住了由残骸百锻的骨刀,刀森然,有着一抹新鲜的艳红,
刀,已经出现在了距离风吹雪脖子不过三尺的地方,同时以超快的速度斩落。
寻常人一刀全力而出,未曾斩尽,根本不可能来得及转身。
而若是以周身范围炸散的无差别攻击,是不可能防御住苏瑜的这一刀的。
点成线,线成面,面成体。
有力量泄露不如没有力量泄露。
远程攻击不如近身攻击。
便是至强者,只要没有超脱天道,也需遵循着这样的三大绝对法则。
所以,同等境界的攻击力之下,花里胡哨是没用的,而体绝不如点,“AOE”绝不如单杀。
体若是要压制点,那就需要更高层次的力量。
风吹雪显然没有超过苏瑜,所以他不可能通过无差别攻击的气流炸散之类的法门,而逼退对方。
换一人,说不定已经因为采取了错误的手段,而死了。
但风吹雪恐怖的直觉,让他斩出的一刀变成了回旋。
刀势如流水。
水无常形。
刀,亦无常形。
他的刀与那把骨刀斩落在了一处,没有发出丁点儿的撞击声。
因为于刹那之间,那把骨刀连同苏瑜再次消失了,并且再次出现在了风吹雪身后,这种折磨人身心的方式简直要让人发疯。
风吹雪那一刀不能斩尽,所以他的刀再次旋转了。
光扭曲了。
再次迎向身后的骨刀。
这一次,刀与刀碰撞在了一处,终于发出了恐怖的爆炸声,能量外泄,带来了引发天地轰鸣的气浪。
风吹雪和苏瑜两人都被气浪带着往外激射。
吕婵饶有兴趣地看着一幕,至于龙象君,对她而言不过是随手可碾死的蝼蚁,她不在乎。
同一境界?
那法身的物种也分三六九等。
何况,祂拥有的一些底牌,根本不是这个境界的人能想象的。
龙象君自然也不敢主动攻击,他算是看出来了,面前的道姑有着轻松轰杀他的能力…
他心底黯然,原本突破了境界的自傲顿时变成了恐惧。
他撇了撇远处观战的唐蓝,赵燕歌,黑将军,却甚至连叫他们逃跑的勇气都没有,因为他知道跑不掉…
眼前唯一的希望,就成了这个自称是小风的少年。
峡谷上,
观战的三名将军早就傻眼了…
没有人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为什么,重重埋伏的义军强者这么快就全灭了?
黑将军看着瘫倒在地的主人,身形开始颤抖,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主人的心性和强大,但即便如此,主人还是被秒杀了!!
怎么可能!
唐蓝如坠冰窟,全身冰冷,如是重新感受到了身为世家奴仆时的恐惧。
赵燕歌捏着拳头,师兄,师兄…
她无法抑制情绪,忍不住呐喊出声:“大师兄!!打败他!!”
风吹雪已经听不到任何话了。
他所在的任何区域都会在下一刻面临攻击。
何况,即便解决了这一个,旁边那道姑看起来也很强。
苏瑜也不多说,双手捏着骨刀刀柄,轻轻哼了一声,粘稠如墨汁的黑影忽地炸开了…
一重重苏瑜分裂了出来。
不过眨眼,就成了十多个苏瑜。
十多个苏瑜一同消失,又一同出现在了风吹雪身侧,以十多个姿势将刀斩向了对手。
刀身上,缠绕着滚滚的黑气,那是死亡。
风吹雪眸子里,平静纯净的神色消失了,燃烧起了熊熊烈焰般的疯狂,那双眼睛明亮了起来,带上了兴奋。
他无法判断出敌人所在,但他可以一刀冲出这重重包围。
月色里,他早已拔出的刀,再度斩出,刀光带着他如同流星般冲碎了一个苏瑜,如破开罗网。
但罗网才破开,又已经重新形成了新的罗网,并且把一刀斩尽的风吹雪再度包裹其中。
换句话说…
局势和刚刚没有任何的变化。
唯一变了的,是风吹雪这一刀已然斩尽,而如困兽般落入了死局。
这就是前期几乎是最弱的吴家老祖的实力。
哧!!
一刀死亡,从风吹雪背后斩入。
他法身强大愈合力瞬间运转,但却被黑烟的强大斥力带动着无法愈合,以至于鲜血潺潺而流。
风吹雪这是第一次受伤,但他却已经以受伤为代价,飞速地拉开了距离,并且向着极远处而去。
他不是逃跑。
只是忽然意识到了一点。
面前的男人以手掌托起,而形成某个联系时,他就已经注意到了。
这个男人之所以可以无限地“闪烁”,只能是在他自己所规定了的这个区域里。
那么,他只要脱离这个区域,对方的“闪烁”就不会奏效了,到时候才是对他有利的战场。
风吹雪完全不顾背后的血,也似乎完全没感到痛苦,
他速度极快,胜过御风而行,空气在他脚下化作了如成实质的石阶,他以绝不规则、甚至违逆正常逻辑的踏步点往远去了。
但他才飞射出数里,便见那道姑随意往空中做了个抛的动作。
这一抛,四把剑激射空中,化作数百,数千,甚至上万的剑,这些剑构成了剑墙,拦住了风吹雪的路。
而这一刹那,苏瑜的罗网已经再度包围了风吹雪。
上天无路,下地无门。
苏瑜道:“你足以自傲了。”
声音落下。
死亡便随之落下。
远处豹跃峡顶的观战者们面如死灰。
赵燕歌嘶声喊着:“师兄!!!”
然而,风吹雪并没有恐惧,只是有些遗憾和落寞。
他露出了微笑,刀光也如笑了起来,随着他在这十死无生的绝境之中,至少…可以绽放出璀璨耀世的光华。
光华被死亡淹没。
但死亡却没有到来。
因为,一股恐怖的威压如同逆喷而出的浪潮,从远而来,吹散了死亡。
风吹雪从空而落。
苏瑜也未追击,吕婵收回了剑,负手而立。
峡谷深处,那幽幽的月光,红色的大地上,正走来了两个…猫?
一只白猫。
一只黑猫。
但细细看去,那不过是穿着猫耳斗篷的两人。
夜风吹开帽兜,露出白猫娇美可爱的脸庞,还有黑猫满头逆风飞舞的银发。
“老师!!”
“老师!!!”
“主…主人…”
“您没事,实在太好了…”
“夫子…居然没有死吗?”
“是夫子!”
“风南北,你终于出现了。”苏瑜微笑着看向黑猫,“你突破十一境了么?”
吕婵眸子里闪过无语,妙妙的能力还真是强大,居然能让风南北这样的人物穿上此等可爱的衣服…
她招了招手:“妙妙,过来。”
吕妙妙拉了拉下眼皮,露出一个白眼:“婵姐,我已经嫁给老风了,嫁夫随夫,就不过来了。”
吕婵愕然了下,“你跟我回去。”
吕妙妙道:“为什么?”
吕婵道:“没有为什么,风南北无法突破十一境,你不该和他在一起。”
吕妙妙莞尔一笑道:“是婵姐你们不让老风突破吧?”
吕婵神色冷了下来。
话已到了尽头。
她看了一眼苏瑜,“我抢妙妙,你对夫子。”
苏瑜面色含春,依然笑看着夏极,问:“你突破十一境了么?”
夏极摇摇头。
苏瑜道:“那你只需要把帝令给我,把妙妙还给吕家,那么我们之间倒是没有必须厮杀的理由。”
夏极站在峡谷之间,黑猫长袖在烈风里如静止般,安静垂着。
他没有回答,而是看向一边正激动看着他的风吹雪道:“带你师妹走。”
风吹雪点头,恭敬道:“是,老师!”
夏极再看向一边小山般的大个子,与谷顶的唐蓝,“龙象君,你带唐蓝走。”
龙象君看着那一头银发的男子,心底生出无穷的歉意,于是抿着唇瓮声道:“主人..你也要小心。”
夏极道:“龙象兄,不需称我为主人。”
说着这句话的时候,他往前踏出一步,沉声道:“世间之人,无需主人。”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