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h1hj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唐殘 txt-第1001章 烽火入洛陽(續二)相伴-13gad

唐殘
小說推薦唐殘
而当天色逐渐放暗之后。
在鹿头关尸横枕籍的废墟之中,已是一名征战多年资深老兵兼做掷弹队正的鲁漂泊,也丢下一柄断成两截的喇叭铳,对着拖旗退下的隐隐杂乱敌影狠狠吐出一口血沫子,全身脱力的摊坐在满是血污和泥泞的地上不想再起来。
而在他的身边还丢着一支被踩弯掉的转轮快铳,还有弹轮等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混在一处。又有层层叠叠被打倒、击杀之后,被当作掩体重新堆叠起来的敌兵尸体;以及错乱斜插的各种残断兵器、旗帜,在斜阳下就像是一副惨淡的画卷。
作为冲上墙头之后遭遇敌军后援的反扑,而火器都被打光丢弃,身上的掷弹也投完之后近身肉搏的代价;在他身上足足留下了七个皮肉翻卷的豁口,头盔也被打裂了而将短发凝结成了血块;但是令人庆幸得是内衬铁片的绵甲还算给力,始终没留下足以致命的伤害。
他也得以浑身浴血的带领着冲入关城,而已经是强弩之末的先登士卒鼓起余勇,抓起身边所能获得一切物件为武器,数度打退了已经冲进关城来的敌方援兵反扑;为后续的同袍守住了这么一段因为门道崩塌形成的矮坡/突破口。
所以当他抽搐着伸手想要拿起自己腰上水壶,浇灌一下被遗忘了许久之后,显得格外干裂如刀割的喉咙;却只摸到了空荡荡的半截皮套子。这才想起来似乎是这只铁皮水壶,为自己当下了至少两次砍在腰上的刀刃,然后又被自己抓着断裂处,顺势插在一名扑抱滚到的敌兵眼窝子里了。
说起来在如此激烈的炮轰之后,依旧能偶留在关垒背后固守甚至反击的这些敌兵,从勇气和胆魄上说还是相当值得称道的;只是他们战斗技艺和临阵经验、还有装备、行头上就显然是另一回事了,这也导致他们在猝不及防之下,被近身投掷的和放射的火器成排连片的击倒打翻。
因此,在顶过他们徒有一股血勇支撑的最初反扑之后,就不免出现各种后力不济或是协同不利所造成短暂颓势和破绽,让他们前赴后继的死伤累累之下,始终无法撼动得了已经冲入关垒之内太平先登,依照狭窄复杂地形所布防的简陋战阵。
然而等到积压在关墙下的后续人马,终于在被轰得一片狼藉的残断中,重新清理出一处勉强可供通过的出口,高举着太平青旗冲上关垒来的时候,就算是对面还有更对集结待战的敌方援军,也只能无可奈何的收兵而退了。
从某种意义上说,鲁漂泊等残余的先登之士俨然是由此捡回了一条性命。因为位于山头关垒另一端的对阵官军,已然展开了数行弩手组成的箭阵,随着攻势受挫倒卷而回的下一刻,就要不分敌我的乱箭覆盖他们这些前出的太平兵了。
然而这些官兵箭阵还未来得及搭射,就被涌上墙头的太平生力军,给不约而同的一阵前线齐射乱放,给扰乱打翻了阵势只射出一些凌乱无章的箭矢,就不得不凌乱四散的退避开来。其中一只就插在鲁漂泊的大腿边沿上,他只是手中湿滑乏力之下竟然一时没能拔出来。
随后就见一只磕碰的坑坑洼洼的水壶,被递到了鲁漂泊的面前。
“给。。”
他不由定睛一看,却是与自己同批在广府从军别名贱贱儿的半个乡党,如今别属山兵营的白兵旅副王健;不由抽动面皮感激的笑了笑。又迫不及待的咕噜作响一饮而尽,这才回过味来居然是加了烧酒和糖的浓茶汤,大大吐了口气才道“多谢了”
这时候,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再度响起,却是抬架上城头的数具短管山炮也开始放射了;这就像是一个催促的信号和征兆一般的,在关垒后方相继炸开溅起土石断桩当中,那犹自摇曳不定的官军旗帜也纷纷拖倒下来,而变成了越发远去的尘烟和声嚣。
而随着夜色降临而最终脱离了战斗,一路退倒了鹿头山下驿馆处的数千名官军;听着山头上隐隐传来的欢呼声和闪烁的火光,却是难掩各自愁云惨淡和惶乱颓然的颜色了。身为守关主将的郑君雄更是难掩丧气和失望之色。
因为他在关内的上万守军和壮丁,如今随他这一路退下来也不过是两千余人。至于前来驰援的杨晟麾下威戎军,也不过是从原本残缺编制上补全而来的三千余人马而已;在虚张声势的数度反攻不果之后,也只剩下了一千四百多人撤了出来。
只是在他们合兵作一处的时候,却又不免产生了新的分歧。只见袍甲上满是尘垢的杨晟,毫不犹疑的抓住了郑君雄新换坐骑的缰绳道:
“敢问防御下一步当作何去。。”
“自然是回到州城去整军再战。。”
郑君雄亦是脸色不愉的生硬回答道:
“难道防御要就此弃成都和行在而不顾么?”
杨晟却是有些不依不饶追问道:
“岂有此理,我这也是为了御贼大计,难道身为守土之责,就要坐视贼军肆虐州境了么?”
郑君雄也愤声道:遭遇此败绩之后,他已然决意向北回到作为根基的汉州德阳城内去,至少在那里还有足够的户口和财赋,让他重新招兵买马的恢复一些实力,才有可能在考虑更多其它的事情。
“还不放手,贼势当前迫在眉睫之下,难道要你我在此做上一场方才干休么?”
郑君雄脸色越发难看的威胁道:
“你!。。。。”
眼见得气急上头的杨晟,这才有些回过味来豁然一惊,却是发现闻言而动的汉州兵已然隐隐然半包围住四周;然后又被稍后赶来的威戎兵给反包围了一圈,而呈现出了某种剑拔弩张的一触即发之势。
于是,最后他还在利害得失之下,放弃了劝说和阻止郑君雄离去的打算;却又马不停蹄的引兵南下而去了。至少在他的想法当中,要将鹿头关依然失守的这个消息及时传递给后面几路援军,才能够将所有的力量汇聚起来,在成都府周边打上一场众志成城的保卫战。
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也是如今三川军中保护大唐最为坚定的铁杆之一。因为他当初本来是隶属于凤翔军下世兵出身的一名军校。因为李昌符发起的军变驱逐了坐镇奉天的宰相郑畋;而又在归附黄巢的大齐新朝之后,开始清算他们这些忠于朝廷的部旧。
其中,他就因为得到李昌符的小妾周氏通风报信,带领一众部旧南下投奔了散关行营转隶为神策军的一名都头。然后又在平定三川的战乱中逐步的脱颖而出,以数度攻上成都墙头的勇力和军略,成为了杨复恭麾下被看重的新锐军将之一。
只是他始终不愿意认杨复恭为养父而推拒之,所以被一度压制了前程而编排到蛮荒贫瘠的众羌之地去坐镇;待到天子拨乱反正之后,他这样隶属于杨氏麾下却受到变相压制和迫害的军将,就成为屈指可数被重用和提拔的对象了。
因此,他是真心实意想要报答君父的提携和看重之恩,而努力治军练兵身边不留余财;只求在这犯乱之世当中效法郭(子仪)汾阳、李(朔)凉国一般,以保扶和匡复大唐天下的良臣名将之身,登临凌烟阁的功臣绘像之列。
然而,就当杨晟率领着残部一路兼程沿着绵水南下驰走了大半夜,却依旧没有看到预期当中的援军踪迹;这不由让他在心中隐隐的不安和惶惑起来。随后在短暂停下来休息的天明时分,却得到了外出游哨探马的回报:在前方一所村庄当中发现了若干正在劫掠的乱兵。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