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bph66火熱都市言情 我的帝國 起點-1077殘疾連-us6ju

我的帝國
小說推薦我的帝國
送走了那名军官,哈洛德坐在自己的沙发上,准备接受自己妻子的怒吼。
谁知道,他的妻子只是无奈的坐在他的身边,在那里自顾自的唉声叹气。
“我知道你担心我,可我这样留在这里,连自己的儿子都觉得我无用。”哈洛德终于还是开口,安慰自己的妻子。
“可你知道,再去战场,危险更多。”女人依旧还是不太愿意自己的丈夫去冒险。
去普通的战场就已经很危险了,这一次要去太空,危险更是难以预料。
“谁说的?我可以安装一个傀儡义肢,可以使用魔法……这一次我有能力,保护住我的战友们。”哈洛德挤出的一丝笑容来,看向了自己的妻子。
“我怕的就是你出去胡乱逞能!”妻子更加担心的看着自己的丈夫,很不愿意让他再一次离自己远去。
“放心吧!我会活着回来的。”男人看着自己这个普普通通的妻子,一脸的怜惜:“我还要照看好你和孩子呢!别胡思乱想!”
他轻轻地拍了拍女人的肩膀:“去!把我收在柜子里的那身衣服拿出来!让咱们的儿子看看,他父亲最帅气的样子!”
女人尽管不太情愿,可看了一眼桌子上,那军官送来的已经收下了的征兵报名表,无奈的叹息了一声,站起了身来。
男孩站在那里,他不知道自己的父亲今天为什么突然就变得凌厉起来,也不知道究竟那个来找自己父亲的军人究竟带来的是什么样的消息。
这个年纪的他,还不知道,自己的父亲究竟为这个家做出了怎样的选择。
妻子在柜子中很容易就找到了那个被精心叠放起来的衣服,第二天一早,她很贤惠的站在自己的丈夫身边,帮他穿上了那套自从他回到这个家里,就再没穿上过的军服。
那是一套已经没有了肩章也没有了臂章的退役军服,一件士官的礼服。
男人站的笔直,昂着下巴,让自己的妻子帮他把领口的扣子系好,然后他看了一眼自己空荡荡的袖子,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哀伤。
如果这条胳膊还在,他应该还在魔界的前线,和自己的那些战友们并肩作战吧。
他在心里感慨了一下之后,就看到了妻子小心翼翼的帮他把那几枚珍藏在抽屉里的勋章戴在了他的胸前。
那都是珍贵无比的勋章,都是流血牺牲在战场上拼杀回来的勋章,都是让人羡慕的勇士的证明。
“在家听你妈妈的话。”出门前,哈洛德揉了揉自己儿子的脑袋,用嘱咐大人的话嘱咐他道:“要坚强!爸爸不在家,你就是家里唯一的男子汉了!照顾好妈妈!照顾好你自己!”
小男孩点了点头,还是没有说话。哈洛德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家里就拜托你了……”
“平安回来!”他的妻子扯了扯嘴角,想要挤出一个笑容,可却失败了。泪水落下,哈洛德转身,不再敢看自己妻子那张平凡的脸。
当天上午,哈洛德就等到了他的傀儡义肢,他再一次拥有了双手,而且其中一条手臂还可以使用魔法,战斗力惊人!
他乘坐直升机,在当天晚上抵达一个临时兵营的时候,那里已经聚集了不少回来服役的老兵。
整个兵营里热闹非凡,因为还没有开始整编训练,所以军营里甚至还提供麦酒。到处都是欢声笑语,就好像是一场老兵联谊会一样。
哈洛德一边打量着那些把回到战场当成是幸运旅程的人们,一边走在并不宽敞的兵营道路上。
“坠龙城之战的参战勋章!你牛啊!老资历啦!”一个左脚是傀儡义肢的男人认出了哈洛德胸前的勋章,一脸的羡慕。
这男人的身边站着的几个老兵都下意识的看了过来,一些人身上佩戴的勋章,也让哈洛德吓了一跳。
他以为一枚坠龙城之战的参战勋章就足以让他傲视群雄了,可他没想到的是,在这里他竟然可以看到金鹰勋章这样的高级货!
那可是真刀真枪,不要命的在战场上搏回来的前程!按理说这样的勋章的主人,哪怕是负伤退伍,也应该有一个极好的岗位才对。
可这个带着金鹰勋章的男人,一脸不以为意的表情,仿佛这勋章对于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然后,哈洛德就看到了银鹰勋章,圣魔战区服役勋章,坚守阵地奖章,杀敌纪念章……
他还看见了第一批服役纪念章、第二批服役纪念章……而他自己身上带着的,是第三批服役纪念章。
这里好像就是一个勋章博物馆,每一个老兵身上都带着各式各样的勋章,一脸的骄傲表情。
当然了,伴随着这些勋章的,还有左胳膊的傀儡义肢,右胳膊的傀儡义肢,左腿的傀儡义肢,右腿的傀儡义肢。
有些人的左眼是假的,有些人右眼是假的——这里除了是勋章博物馆之外,还是一个义肢展览馆。
哈洛德不适应的抬起了一下自己的义肢手臂,那只非常灵活的手上,五根手指头随着他的想法规律的活动着。
“兄弟!知道我们这支部队叫什么吗?”一个自来熟的老兵走到了哈洛德的身边,笑着开口问道。
“我刚来报到,还不知道部队的番号名字……”哈洛德有些拘谨的回答道。
“我们这里叫宇宙步兵!飞在天上的步兵!哈哈哈!”那个自来熟的老兵端着一杯啤酒,哈哈大笑对着旁边的人喊道。
“哈哈哈!”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几个老兵跟着一起笑了起来。
这笑话或许并不怎么样,可这里的人都需要发泄,发泄他们回到兵营的喜悦。
“或许叫做残疾人连队更贴切一些。”哈洛德耸了耸肩膀,随口说道。
突然间,周围的欢声笑语停止了,听到了这句话的所有人都看向了哈洛德。
就在气氛快要变得尴尬的时候,搂着哈洛德的那个用义肢手臂端着啤酒的老兵突然举起了酒杯:“哈哈哈哈!敬残疾人连!”
“哈哈!”大家继续哈哈大笑起来,仿佛是听到了什么特别好笑的笑话一样。
哈洛德也咧开嘴笑了——这才是他熟悉的地方,这才是属于他的地方……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