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jz4xb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道長去哪了 八寶飯-第二十九章 自辯推薦-t1skw

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
和李林甫的见面非常顺利,在顾佐看来,这是因为杨国忠严重威胁到了李林甫的地位所致,但李林甫的态度好得超乎顾佐预料,这让他不由想起了对方在史书中的评语。
还是那个令人头疼的问题,他如今经历的一切,和认知中的一切相差太大,眼前的李林甫和认知中的李林甫还会是同样的行事风格么?
不管怎么说,顾佐还是做好了心里准备,就当李林甫今天说的话、做出的承诺都是泡影,自己也不能将希望压在他的身上。
这次进京,陈玄礼见了,高力士见了,李林甫见了,就连王维等中下官吏都见了一批,最基本的目的算是达到了——春秋两赋他顾佐不是不想交,而是没有交的门路,因此,到时候别说他顾佐逾期。
在京中等了两天,顾佐就接到消息,鲜于向进京了。
鲜于向刚入长安,就被政事堂招入问话,顾佐等到晚间时分,在杏园的西河道馆见到了小黄门鱼朝恩。
“顾长史,咱家是来给道馆传话的,娘娘请十二娘后日入宫陛见。”
“哦……”
“正巧在道馆见到顾长史,有几句话,咱家姑且一说,顾长史姑且一听。”
“请说。”
“政事堂今日招鲜于向自辩,陈相问,南诏免除三年税赋,剑南道却不予办结,可有此事。鲜于向答,政事堂诏令从未提及南诏两税豁免一事,按惯例,当由剑南道酌定,节度府已行文各诏,请各诏上报兽灾损失,青城、罗浮二诏已办结,三年税赋豁免。陈相又问,丽水、黑山、永昌、通海四诏为何没有办结。鲜于向答,四诏尚未具报呈文。”
顾佐点了点头:“请鱼内侍继续。”
“杨相问,今有南吴州长史顾佐陈情,说向节度府上缴今年春秋两赋,节度府借故拖延,可有此事?鲜于向答,今年两赋,南吴州胁同黑山、通海二诏无故拖延,且数次遣人入节度府,重贿判官杨鉴,企图勾连不交。”
“杨相又问,据闻节度府向各诏大肆索要钱财,可有此事?鲜于向答,此为污蔑之词。”
“杨相再问,说坊间传言,你以税赋豁免一事相胁,要强娶丽水诏孙国主,可有此事?鲜于向答,是丽水国主仰慕自己,欲嫁入节度府而不得,故此大闹益州,自己本不想张扬,却未曾想恶人先告状。”
顾佐简直气乐了,哈哈笑了片刻,方摇着头道:“这个鲜于向,厚颜无耻竟至于此……李相呢?李相怎么说?”
鱼朝恩道:“大将军正要相询,顾长史前日赴相府拜见李相,当时谈得如何?”
顾佐道:“言谈甚欢。”
鱼朝恩道:“今日李相于堂上未曾发问。”
顾佐皱眉:“这是为何?”
鱼朝恩没说话,和顾佐默然对视片刻,顾佐心里一沉,已经感觉到情况有点严重了。陈希烈的问话结果中规中矩,杨相的问话结果则偏向性很大,原本自己和李相已经把情况说透了,就指着他在堂上揭穿鲜于向的狡辩,谁知竟然得了一个“未曾发问”。
如果政事堂依此上奏,肯定大大不妙,于是道:“顾某要和鲜于向廷辩,不知政事堂是否有安排?”
鱼朝恩摇头:“政事堂没有上奏此事。”
顾佐问:“大将军能否促成?”
鱼朝恩道:“咱家会替顾长史转达。”
顾佐和鱼朝恩握了握手,送过去一百贯飞票,目送他登上马车,心情糟糕透顶。
如果让鲜于向进京自辩是这么一个结果,那政事堂这么做根本起不到问责的效果,不仅如此,反而为鲜于向提供了一个展示自己“清明”的机会。
转过天来,顾佐再登李相府邸,这回却被挡驾了,相府管事说,几天前岐山大震,李相昨夜启程,已经去当地视察灾情。
回到杏园,顾佐向李十二道:“还真要烦劳你了,有没有机会让我见到陛下?”
李十二道:“明日我要进宫见娘娘,到时候提一提,只要能见到娘娘,就能见到陛下。到时你随我同去,在宫门外等候。”
次日一早,西河道馆几驾马车直趋兴庆宫,顾佐在宫门外的马车里等着,李十二等人则在宦官的带领下步入宫门。
李十二是在花萼相辉楼见到的娘娘,娘娘正在丈量的舞池的步子,见了李十二,笑道:“十二娘快来,上回我那禄儿献羯舞,我正打算扩成群舞,如此方有气势,你看纵横排列几人合适?”
李十二指挥钟秀秀、何小扇、林素弦等人下场,就在舞池中排列来回,折腾了半个多时辰,差不多定下了人数。
娘娘辛苦半天,欣慰道:“这两日抓紧演练,争取能在正旦大宴中演给群臣观赏。”
李十二应了,又道:“上回娘娘说,教坊司将王中丞新作赠别怀素谱了琴曲,但听着还有未尽之意,想请王中丞品鉴修改,可有下文了?”
娘娘道:“你不说我还忘了,回头请王中丞入宫便是。”
李十二道:“今日巧了,这诗启首的顾长史入京,我便邀他前来,如今在宫门处候着,娘娘要不要让他入宫听一听再说?”
娘娘击掌赞道:“十二娘有心了,虽说顾长史诗名不显,启首之句却写得不俗,必是个有才情的,且当日送别之时,他又历历在目,请来听一听他怎么说。”
正要让女官去宣顾佐晋见,忽听楼外有宦官高呼:“陛下入花萼楼,请贵妃接驾!”
众女忙将天子迎入,娘娘嗔道:“臣妾忙碌了多时,三郎何其来迟?”
天下笑道:“赖我,赖我,跟勤政楼见几个臣子,多说了几句,呵呵。”
于是娘娘和李十二领头,将羯鼓舞的事一说,天子也颇感兴味,一起参详起来。参详多时,娘娘忽然想起来,道:“那首赠别怀素写得极好,前些日子教坊司谱了曲来,臣妾总觉得少了些余意,刚才十二娘说,让启首的顾佐进来听听,看有什么好点子没有。”
天子很少违了贵妃心意,此刻却没照准,而是问:“这个顾佐,是南吴州的长史么?”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