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夫讀物

优美小說 地府巡靈倌 起點-第1568章 龍虎殿中暗戰分享

地府巡靈倌
小說推薦地府巡靈倌地府巡灵倌
“无量寿,姜馆主你好,贫道忘忧山人,任职知客,代表宗门欢迎馆主的到来。
大长老那里已经通知过了,姜馆主来的正是时候,晚一步的话,大长老就正式闭关修行了,这一闭关可就得三月之久了。
听闻馆主来访,大长老停了闭关步骤,需要整理一番才能见客,还请馆主随贫道去龙虎殿用茶,等待个半小时,大长老就来会客了。”
满脸笑的中年道人迎上前来,随意打了个稽首,说话又快又清晰,很有亲和力。
我笑着看向他,打量一番。
圆圆脸的道人眼神明亮中带着狡黠,一看就是个圆滑世故的,和一般的出家人不善言辞不同,此道能说会道的,说话间条理分明。
最重要的是他神光内藏,只看一眼我就知道,这绝对是一尊高手,至于到没到通天境?除非他运功,不然是难以观测出来的。
法师们都习惯性的隐藏真实修为。
他穿着的道袍很旧,但洗的很干净,浑身上下一股清新之气,果然是个适合迎来送往的玲珑道人。
“忘忧道友客气了,烦请引路。”
我回应一声,态度温和。
周边行过的道士们好奇的打量我几眼,却不会凑上来问东问西,看来都很有规矩。
“哈哈,馆主请。”
忘忧山人头前引路,我跟在他身后,行到湖边,早有艘古色古香的画舫停在岸边,沿着踏板上了画舫,优哉游哉的向着距离最近的岛屿行去。
十几分钟后,我踏足土地之上,前方不远殿宇耸立,牌匾上的‘龙虎殿’三个古字非常醒目。
殿宇下方台基巨大,整体保存的完好,看的出来用心修葺过,殿顶琉璃瓦反射星辉,殿门前左龙右虎两尊石像,雕刻手法绝妙,栩栩如生的。
墙壁上诸多壁画,飞禽走兽汇聚。
走进殿内,迎面就是手持宝剑的道家仙神塑像,桌案上奉着香,烟雾袅袅。
将我引领到龙虎殿内落座,忘忧山人示意小道士们送上茶水果品。
装模作样的客气一番,我随意用了点,至于下毒什么的,基本不用担心。
身上带着狗道友,它的鼻子天下一绝,赶它讲话了,即便是能够放翻通天境的高阶毒药,也别想瞒过它的嗅闻。
既然狗道友没有示警,就说明茶水和果品无碍。
见我毫不设防的用了茶水,忘忧山人脸上的笑意真诚了许多。
他挥手让小道士们退下,随即和我天南海北的闲聊起来,但他始终没有提及阴山被夷平之事,我当然不会主动提,这样一来,侃大山倒是侃的愉快。
这人说话很有一套,懂得又多,和他说话不会感觉厌烦,因为他太有眼力价了。
说话是一门艺术,忘忧山人算是一个语言类的大艺术家了,我觉着他很适合去俗世说相声、演小品,保准能大红大紫、名传天下,远比蹲在千相道庭中当个知客来的有前途。
闲话间时间溜得飞快,半小时转瞬即过。
某刻,殿外传来脚步声,千相道庭大长老陵园居士迈步走进来,远远的对着我点头微笑。
他穿着一件灰白色的道袍,笑模样看着很喜庆,不知情的人看到这幕,怕不是认为我和他真的是至交好友?
知客忘忧山人起身迎过去,人还没到,一迭声的问候就送过去了。
陵园居士却收了笑容,只是点点头,示意他离开此殿。
忘忧山人领命,走之前和我客气了几句。
别人注意不到,我却敏锐发现,忘忧山人眼底深处流转过一丝不屑,不是针对我,而是针对拿架子的大长老陵园居士。
我就明白了,这两位不是一路人!
小偷王妃可倾城
大幻魔岭中派系倾轧,千相道庭中也是一样的,和邪派不同的是,正道宗门之间的内斗更隐秘也更残酷。
伪君子大多诞生于这种环境之中。
仙武道尊 墨雪
没办法,要是单纯的如一张白纸,那转眼间就可能被人阴了,命都可能赔进去。
为了自保,即便老实人在这等尔虞我诈、表面和乐的环境中,也会逐渐转变成笑面虎和阴谋家。
想出淤泥而不染谈何容易?
这话并不是说正道比邪派差,而是从事实说话,所谓的名门正派,也并非正义的代表,这点一定要认清,不然,会死人的。
待忘忧山人离开了龙虎殿,陵园居士立马挥手布置禁制,一重又一重的,足足布置了六七重才停住手,这才转头看向老神在在坐在那儿喝茶的我。
他的脸阴沉的吓死活人,狰狞的一笑,沉声问:“姜度,你还真是胆大包天,竟然敢冒充我的老友找上门来?黄鼠狼给鸡拜年,你不安好心!
说吧,找本座目的何在?警告你,管好自家的嘴巴,要是敢在这地界胡说八道,本座能让你来得去不得!”
说到最后这句,他已经咬牙切齿了,可见对我的仇恨值有多高。
“啧啧,陵园居士别来无恙,当日大宴塔一别,距今时日不短了,本馆主很是惦念大长老,有事来方外,就琢磨着上门拜访一番,毕竟咱们也算是老熟人了,彼此间还有账未曾清算呢!
可你怎么是副态度,威胁本馆主的意思吗?想当初,你老小子多猖狂来着,又是八大门将又是无道金身的,今儿怎么有一股气急败坏的味道?
本馆主懂了,你是害怕私底下祸害方内活人的事被掌教等大佬知晓吧?
这你就多虑了,我若是存心告你黑状,拜访的就是你家掌教了,或者,将你缺德带冒烟的种种恶行传遍天下,群情沸腾之下,你老小子想辩解都难!
但我没这样做,足以说明诚意了,你真就不必恐吓于我,我不是被吓大的,这点你应该晓得才对。”
说完这么一番话,我自顾自的端起茶盏来饮了一口,对方的神色已经转为阴晴不定了。
他深深看我一眼,冷哼一声后,撩起道袍下摆,坐到斜对过的椅子上,面沉似水的问:“既如此,你来此何意?”
这厮眼底有杀意,隐藏的很深,但瞒不过我的观察。

Categories
其他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