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夫讀物

精品都市异能 大唐再起笔趣-第一千零一十五章李繼勳

大唐再起
小說推薦大唐再起大唐再起
“哒哒哒——”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伴随着百余轻骑,在官道上快速奔袭,烈日炎炎之下,灰尘席卷着大地,道路上的商贩行人,见到这番景象,躲避都来不及,不敢有丝毫的怨言。
上百年来,普通的百姓心中都有一杆秤,宁惹盗贼不惹官兵!
牵起你的小爪子
“还有多久到汴梁?”
当头一位五十来岁的老将,胡须斑白,鼻梁坚挺,只是脸上若有若无的带着愁绪,皱着眉,他低声问道。
“节度,一路上人越来越多,怕不没半个时辰,就快到了。”一旁小校,连忙说道。
“歇息片刻吧!”李继勋摇摇头,看着不住地喘着气的马儿,说道:“如此天气,奔驰太久,对战马不利,战场上,它与我如兄弟一般,怎能这般对它?”
“就去前面茶摊歇息片刻吧!”
李继勋望着前边的茶摊上,已经坐了不少人,他随口说道:“兄弟们赶路也辛苦,喝杯凉茶,解解暑气。”
生命沉思录 曲黎敏
“多谢节度——”众骑闻言,齐声喊道。
随即,百余骑赶来,让小小的茶摊瞬间拥挤起来,许多客人放了钱就离去,生怕招惹麻烦。
“掌柜的,还有多余的椅子吗?”
李继勋直接坐下,问道。
“军爷,小本生意,拢共才五六张椅子。”掌柜的瑟瑟发抖,连忙说道:“不过,我这还有些许木架芦苇,可以架起来,给军爷们挡挡日头。”
“那就去做吧!弄些凉茶过来,”李继勋点点头,见着草棚下席地而坐的兄弟们,他这才问道:
“近日汴梁可有什么新鲜事?”
“这……”掌柜的站立着,思考了一阵子后,畏畏缩缩地说道:“改朝换代的事,咱们已经习惯了,小的人小眼窄,见不得许多,只晓得汴梁的粮价跌了,淮南的粮食运了许多过来,而且,还有许多新茶来了,进价也便宜,小的多了些赚头……”
“前两天,大名府的魏王也来了,见到皇帝,由王爵,改封为魏国公了,引起了好一阵热闹,都言这新朝不仅不加官进爵,反而减爵了,甚是奇特。”
“其他的,小的就不清楚了……”
“你去罢!”李继勋沉思片刻,挥挥手,让其离去。
“父亲,这唐国皇帝,到底是何种名堂?”一旁的小校,疑惑道。
“何等名堂?”李继勋笑了笑,说道:“你父亲我,可是加封同平章事入的京,既然来了,那么就水来土掩,见机行事罢了。”
歇息了半个时辰,一行人继续前行,很快,就来到了汴梁城。
他并没有沐浴更衣,而是直接去往了宫城。
至此,李嘉真正意义上的接触赵氏旧臣,符彦卿只是老滑头,契丹人都能投降,不足为凭。
在李继勋离开潞州时,射声司就一刻不停地监视他,汇报他的行程,一举一动,皆在李嘉的眼中。
射声司借用了皇城司的眼线罢了,王仁瞻很有些用处,赵匡胤也放心不下。
在接见他之前,李嘉获知了他的详细资料。
李继勋,大名府人,义社兄弟之一,参加过高平之战,也曾淮南征战不利,更关键是,陈桥兵变时,他人在邢州,并未参与。
后来镇压李筠,镇守潞州,压迫北汉。
可以说,李继勋的身份很特别,其是义社兄弟,赵匡胤铁杆亲信,又是地方节度使,乃前宋藩镇军使代表,接见他,很有象征意义。
“末将,参见陛下——”李继勋很果断地低头拜下。
态度诚恳,速度果决,不愧是乱世中的武将。
“将军灰尘扑扑而来,真是辛苦了。”
李嘉点点头,寒暄道。
“面见陛下,一刻也不能耽误。”
李继勋沉声道,声音洪亮。
面对这般表现,李嘉颇为满意,他这才亮出了自己的真意:
“如今赵氏兄弟身死国灭,卿家能弃暗投明,果真是当世名将。”
“末将深知大唐乃天意所钟,岂敢有丝毫的违背。”
李继勋继续表态。
“卿家镇守边疆多年,劳苦功高,特赏赐钱百万,金百两,江南绸缎五十匹,以作奖赏。”
“末将叩谢皇恩。”
李继勋再次拜倒,恭敬如初。
这时,铺垫了这般久,李嘉终于开始显露出虎牙了:
“卿家久居河东,而朕多年偏居南国,孤陋寡闻,不知卿家有何见教?”
这是问如何处理河东之事。
“陛下明见万里,而且朝廷聪慧之士何其多也,必能拾取差漏,末将孤陋之言,哪里入陛下之耳。”
医锦还厢
李继勋心头一震,连忙开始推辞。
不过,李嘉哪能放过他。
“卿家久待河东,耳濡目染,定然有所见地,还望教我才是,大唐新复,须得认真斟酌损益才是,尔等老臣,必有见地之处。”
皇帝直言,这关乎大唐的稳定根基,逃避不得。
李继勋心中叫苦,大义压下,他若是不从,怕是落不着好了。
无奈,他咬咬牙,说道:“宋灭唐兴,本就是天道,我等武臣,虽然孤陋寡闻,但却知晓天意,忠向之心,无可更改。”
“如今听闻北汉四派使臣煽风点火,但诸将皆不为所动,朝廷只需按部就班,不费吹灰之力,即可收河东、河北之地。”
李嘉默然。
所谓的按部就班,就是让这些武将们继续统御军州,然后按照赵匡胤的步骤,一步步削权,如派遣县令,划定军额(规定军队数目),以及派遣监军。
当然,如今刚灭北宋,萧规曹随,循规蹈矩,稳定压倒一切,几年后,凭借着南方的物资钱粮,碾压那些军州武将,自然不再话下。
但,一切不改,他这个皇帝权威何在?
“朕虽然久在南方,但因北汉,契丹之故,也曾知晓汴梁之危,所以,深虑之,藩镇改易正当其时。”
李嘉先出一招,然后认真地盯着李继勋,看其如何接受。
李继勋闻言,微微一怔,然后拱手说道:“改易藩镇,乃是旧俗,自可往之。”
这是五代,不,六代以来的惯例,您用这招,并不过分,而且,很合适,因为这是大家已经习惯的。

Categories
歷史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