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夫讀物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笔趣-1014、爸,我又闖禍了,你要幫我!展示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我真没想重生啊
“tui!tui!tui······怎么是上天呢!”
陈汉升也察觉自己说错话了,忍不住啐了几口,短信也改成“爸,当你看到这条信息的时候,飞机已经起飞······”
这是一段长长的信息,不过陈汉升打字速度一直很快,终于在飞机缓缓滑行的时候,按着“发送键”传输了出去,然后赶紧关机系好安全带。
接下来的十四个小时,即使建邺掀起再大的波涛,陈汉升都不会知道了。
“国内的战争,交给爷爷和姐姐。”
陈汉升亲了亲小女儿:“国外的战争,就要交给我们父女俩了,加油鸭!”
陈子佩是第一次坐飞机,但是她一点都不怕,即使飞机起飞时有一个向后倾倒的巨大仰角,陈子佩也只是安静的趴在爸爸怀里,不吵不闹不哭不喊,目不转睛的盯着窗外越来越小的建筑物。
十五分钟后,当飞机平稳滑行的时候,陈汉升彻底松了一口气。
当稳定在“天上”的时候,闯关成功的进度条再次拉高了。
······
与此同时,刚从机场送别回来的陈兆军,正坐在王梓博的二手别克里。
其实老陈本该和老萧夫妇同坐一辆车的,不过萧容鱼刚刚出国,萧宏伟和吕玉清现在是最生气和最难过的时候,所以还是先冷静一下吧。
可惜,有时候就是事与愿违。
“叮~”
陈兆军突然收到了一条短信,他像往常一样瞄了眼发件人,居然是陈汉升。
老陈有些奇怪,因为陈汉升很少和自己发短信,父子之间直接打电话比较多,尤其短信字数还挺多,开头两句是这样的:
爸,当你看到这条信息的时候,飞机已经起飞,我有个秘密也要告诉你。
不过在正式坦诚之前,我想无力的辩解一句,但凡其他方法有用,我也不会这样做······
陈兆军读到这里,喉结“咕噜”一声重重咽了下口水,自己的儿子自己清楚,如果连陈汉升都这样说了,可以预见绝对不是小问题。
果然,下面的信息内容,让见多识广的老陈都有些精神恍惚。
陈汉升:·
·····我把陈子衿和陈子佩换了位置,其实去美国的是陈子佩,留在建邺的是陈子衿。
陈子衿正在沈幼楚的家里,您一会要去找她了。
錢 鍾 書 圍城
我之所以这样做,第一条就是不想让萧容鱼带着陈子衿离开,永远见不到女儿,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第二条就是想解决横亘在萧容鱼和沈幼楚之间的巨大矛盾。
我知道自己没有这个资格,但是宝宝是有资格的,您是很有智慧的一个人,应该能看出来“换孩子”背后蕴藏的深意吧。
读到这里您肯定生气了,但是我做都已经做了,您生气也没有用。
另外还要告诉您,萧容鱼和陈子衿、沈幼楚和陈子佩,她们的身份资料或者被骗,或者被拿,总之全部都落在我手里了。
所以您现在有两条路,选择不帮我,但是我仍然会坚定不移的执行;
选择帮我,不仅萧容鱼和陈子衿会回国,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您能看到小小鱼儿和小小憨包一起玩耍的场景;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您能看到萧容鱼和沈幼楚一起同桌吃饭的场景。
我的话说完了,请您务必三思而后行。
不孝子陈英俊,敬上。
······
“这个混账!”
陈兆军看完短信,突然大力锤了一下座椅。
王梓博和副驾驶的边诗诗都吓了一跳,什么事能够让平和厚道的陈叔这样生气?
“陈叔。”
王梓博马上问道:“您怎么了?”
“呼······”
陈兆军深呼吸几口,然后尽量平静的说道:“没事,梓博你去一下沈幼楚那边的公寓。”
老陈说完又低下头看着手机荧幕了,他还要再读一遍,也许是自己看错了呢?
王梓博挠挠头,难道沈幼楚那边出事了,可是看起来也不像啊。
这时,聪明的诗诗同学悄悄做个手势,表示陈叔是看了某条短信以后,他才突然动怒的。
“短信?”
王梓博心想哪个狗东西发的短信,居然把陈叔气成这样!
王梓博和陈汉升这么多年的发小,两人经常在对方家里吃饭睡觉的,对王梓博来说,陈兆军甚至比叔父伯父这一类的关系更加亲近。
不过,体制内浸淫这么多年的陈主任控制能力很好,纵然心里是滔天巨浪,情绪已经慢慢稳定下来了。
关于这条短信,别看陈汉升打了这么多字,道理也是讲的冠冕堂皇,其实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
爸,我又闯祸了,你要帮我!
这对陈兆军来说已经习以为常了,毕竟陈汉升从小到大就是经常闯祸,他被扣在韩国的时候,也是顶梁柱老陈出面稳住家里的方方面面。
只是这一次,难度实在是太大了。
陈兆军闭着眼,略微疲惫的仰在靠背上,他脑袋有些混乱,需要理出一条思绪。
王梓博加快了行驶速度,陈兆军不愿意说,他也不知道如何灵活的打听。
没过多久到了公寓楼下,王梓博停好车准备和老陈一起上楼。
“你不用陪我了。”
陈兆军摆摆手:“该忙啥就去忙啥吧。”
“可是,可是······”
王梓博嘴笨不知道怎么说,但是关心溢于言表。
“行了行了,我有问题会给你们电话的。”
陈兆军拍拍王梓博肩膀,以前他觉得这个黑小子太老实了,现在想想孩子老实也挺好的,至少不像陈汉升那样喜欢惹是生非。
“那我们听陈叔的。”
边诗诗拉住了王梓博,小声说道:“陈叔明显有事情暂时不想告诉我们,咱们就不要过去打扰了。你如果还是担心,我们就在车里等个20分钟吧,如果陈叔没打电话过来,那时候再走也不迟。”
这个方法很好,但是王梓博想不出来,他忍不住感谢道:“谢谢你,诗诗。”
“傻子嘛。”
边诗诗横了一眼男朋友,两人都住在一起了,还要说感谢!
······
陈兆军沉着脸上楼以后,开门的是冬儿。
冬儿正处于慌张和焦急的状态中,因为幼楚姐姐和林语姐姐就要回来了,如果看到床上躺着的是陈子衿,自己应该怎么解释呀。
尤其小陈哥哥的手机又关机了,可怜的小冬儿当了一次工具人,她都不知道陈汉升现在已经飞出省界了。
残雪仙境之恶梦来袭 月之痕
“陈伯伯。”
冬儿不知所措的打个招呼,下一句就是:“您知道小陈哥哥去哪里了吗,他把宝宝抱走了,一会幼楚姐姐和林语姐姐······”
“不用担心。”
陈兆军温和的说道:“我知道所有的情况,你去接阿宁放学吧。”
冬儿这才安心下来,她到现在都没有意识到情况的复杂。
冬儿走了以后,陈兆军没有去打扰婆婆,而是轻轻拧开主卧室的房门,突然幽幽的叹了口气。
此时,他不再抱有一丝一毫的侥幸心理,因为里面就是自己的大孙女陈子衿。
陈汉升可真是“说到做到”啊!
短暂的失神后,问题彻底摆在陈兆军眼前——自己到底需不需要和儿子站在一条线上。
“换孩子”这个手段普通人根本想不到,但是真的使出来了,正如陈汉升所说,陈兆军一眼就能看出来背后蕴藏的深意。
无非就是让沈幼楚和萧容鱼抚养对方的宝宝,当产生感情放不下的时候,也就是互相接受的时候。
不过这里还有很多未知因素了,比如沈幼楚和萧容鱼并不是机器人,怎么可能接受所有安排呢,那样的话小鱼儿就不会出国了;
还有萧宏伟和吕玉清,他们的反应也要计算在里面的;
当然最关键的是,老陈依然没有下定决心。
“啧,啧,啧······”
这时,床上传来小小鱼儿咂嘴的声音。
陈兆军转过头,孙女应该快要醒了,长长的睫毛颤动了几下,小嘴巴嘟哝着一些听不懂的婴语,粉润润的特别可爱。
“这样可爱的孙女,我还有一个呀!”
看着陈子衿,陈兆军心里某块地方蓦然触动一下。
老陈自然想团圆了,不然为什么要起“子衿”和“子佩”的名字,就是希望小姐妹俩能够一起成长啊。
“咯吱~”
就在陈兆军胡思乱想的时候,防盗门突然发出一声动静。
有人回家了!
······
(今晚家里有点事情,只有这一章了。)

Categories
都市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