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夫讀物

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遼東之虎討論-第八百九十八章閲讀

遼東之虎
小說推薦遼東之虎辽东之虎
大布告的落款非常醒目的两个大字,李枭!
核弹级别的一张布告,燕京大学的这些学子,全都是各个中学培养出来的尖子生。他们大都出身贫寒,如果不是新政,他们好多人只能在家里种地放羊,根本没有学习的机会。
现在,不但在大明最好的大学里面学习,而且学习期间还有补贴。这些补贴不但够他们在京城的花销,甚至有余钱寄回老家孝敬父母。
忽然间有一个人告诉他们,现在有人把东林党那一套给搬回来,让他们的书院继续读子曰诗云的孔孟之道。作为既得利益者,他们怎么会喜欢。
“同学们,布告里面说的就是杨嗣昌。他在江南推行岳麓书院、金陵书院、不教授科学,而只是一味的学习八股。
同学们,我们都是学习过科学的人。八股文能点亮我们的电灯吗?八股文能驱动火车吗?八股文,能给我们大明光明的未来吗?
在八股文横行的年代,我们大明都经历了什么。百姓食不果腹,只能吃观音土活活胀死。灾荒年月贫民百姓易子而食,而税吏仍旧横徵暴敛,根本不顾百姓死活。
对外,后金鞑子在辽东横行无忌。残杀我华夏子民如同屠猪狗,奴役我大汉苗裔如同牛羊。
沈阳城破、辽阳城破每每都是数以万计的大明子民惨遭屠戮。
可现在我们有了大帅,我们有了科学。
地上跑着火车,天上飞着飞艇。原本如同尘埃泥垢的我们,有了上学学习知识的机会。
对外我大明征战天下,朝鲜人臣服于我们大明,倭国人臣服于我们大明,印度人臣服于我们大明。就连万里之外的奥斯曼人,欧罗巴人也对我们大明顶礼膜拜。
我们大明子民走遍天下,都会被异邦人士尊重。
同学们,你们说,这些是谁带给我们的。”学生领袖聂元锌站在台阶上大声演讲。
“是大帅,是科学!”青年学生们的热情被鼓动起来,的确,这个国家有今天,离不开大帅也离不开科学。
学习使得他们的眼界开阔,更加知道那些腐儒嘴里的知识是多么的浅薄和无知。
现在让他们放弃科学,继续学习孔孟之道,这简直比杀了他们还要难受。
“对待杨嗣昌这个最大的东林党,我们要怎么办?”聂元锌大声的问。
“打死他!”一些激烈一些的学生大声喊。
“不!我们不能打死他,我们要揭露他的罪行,让全天下的百姓都知道,这些人要把我们大明重新带入到腐朽落后的黑暗之中。
让更多的人警惕他们,唾弃他们,远离他们!
同学们,你们说对吗。”
“对!”
年青人的热情被迅速点燃,京城里面的燕京师范大学,燕京工业大学,燕京清华大学也同时被鼓动了起来。
栖身于京郊宅邸的杨嗣昌没来由的打了一个哆嗦,环顾四周似乎没什么变化。香山上的红叶还没有红,绿油油的遮蔽了整座山岗。
树上的知了在鸣叫,黄莺也在树枝间蹦来跳去。
猛然间,知了停止了鸣叫,黄莺惊恐的呼扇着翅膀飞了起来。结实的硬木门插,被汹涌的人潮硬生生挤断。
京城各个大学的学生们,好像潮水一样涌进了这座幽静的别墅。
杨嗣昌的管家带着几个仆役刚想阻拦一下,就被人群推到,然后无数双大脚板从他们身上踩了过去。
“你们要干什么?”杨嗣昌显得有些慌乱,他幻想过来的是锦衣卫,又或者是监察院的人。但却绝对没有想到,来的居然是一群毛都没长齐的青年学生。
门口的警卫是干什么吃的,几个学生都拦不住?为了保障自己的安全,他可以从金陵带来整整一个警卫连。
“杨嗣昌,我叫聂元锌是燕京大学物理系的,也是我们京师大学同学们的代表。现在,我们就要把你的罪行,在京城父老面前揭露出来。
带走!”聂元锌一声断喝,身后立刻冲出来几个膀大腰圆的学生,不顾杨嗣昌的反抗,拧过他的胳膊将他的双手反绑在身后。
一定牛皮卷成的长筒帽子,直接插在了杨嗣昌的脑袋上。
牛眼大的一行大字非常醒目:牛鬼蛇神杨嗣昌!
刚刚走出门,就有人在杨嗣昌的脖子上挂上一个木头牌牌。
木头牌牌是拆了杨家紫檀桌面做的,上面用红漆写上杨嗣昌的大明,还打了一个鲜红的红叉。
紫檀木的桌面实在是太重了,学生们没办法只能放弃麻绳,改用铁丝。
不过精通物理的学生们,选了根很细的铁丝。既能保证不被坠断,又能保证给杨嗣昌大人造成最大不适。
紫檀木的大牌子一挂到杨嗣昌的脖子上,杨嗣昌就觉得一柄刀子插进了肉里。他不得不弯下腰,让铁丝往前挪一些。卡在骨头上,总比卡在肉里要舒服一点儿。
可没过十分钟,他就疼的受不了了。
“同学们,饶了我。把牌子摘下来吧,求求你们了。”一代封疆大吏,起居八座开衙建府,居然向一群学生求饶。
“哈哈哈!他求饶了,牛鬼蛇神杨嗣昌向我们求饶了。”学生们爆发出一阵欢呼。
聂元锌看到这紫檀桌面实在太沉,绑的那根铁丝也实在太细,再这样下去还没有到揭发大会的会场,就会被活活勒死。
“给他换条布袋子,别勒死了,好几万京师百姓还等着揭露他的真面目。”聂元梓一句话,立刻有人给杨嗣昌换了一条布袋子。
伤口火辣辣的疼,虽然用布袋子舒服了一些,可沉重的紫檀木大牌子仍旧坠得他抬不起头来。杨嗣昌的腰快弓成九十度了,如果不是身边的学生扶着,根本没办法站稳。
还不错,考虑到杨嗣昌的年纪,走到大会会场的时候怕是要天黑。聂元梓他们给杨嗣昌准备了一辆马车,让杨老爷子坐着马车去揭露大会。
晃晃悠悠的马车终于停下来,杨嗣昌忐忑的看着黑色的布帘被掀起来。
老天爷!
一 眉 道長
杨嗣昌倒吸了一口凉气。
马车外面是一群群密密麻麻的人,看这样子足足有好几万人。
穿越之特工王妃很倾城 爽歪歪
还没等吸进去这口凉气吐出来,杨嗣昌就被两个膀大腰圆的学生架着走向人群。人群很自然的分出两条路来!
“这他妈就是杨嗣昌,江南总督?狗日的,居然敢咒咱们大帅。”
“这么胖!一定贪了好多民脂民膏。”
“听说他娶了四个小老婆,最小的才十六岁。”
“妈的一个老棺材瓤子娶个十六岁的黄花大闺女,也不怕折寿。”
“狗日的,看着就来气。”
重生仙界走私犯
开始还只是骂,后来就开始有人往里面丢石子,菜帮子和臭鸡蛋歪瓜裂枣的开始招呼。
那两个膀大腰圆的学生倒了霉,一边喝骂一边拖着杨嗣昌往台上跑。人群开始只是笑闹着凑趣,看大家打的开心也都跟着起哄。
一时间口哨声叫骂声,起哄的“嗷”“嗷”声响成了一片。
杨嗣昌脑袋上顶着两片菜叶,腮帮子上挨了一鸡蛋。眼眶子被枣打得有些肿,最要命的就是鼻子上被烂桃打中了,鼻血止不住的往下流。
虽说这些东西杀伤力不大,但这样的行为侮辱性极强。
堂堂江南五省总督,起居八座的封疆大吏,现在居然沦落到这个地步。杨嗣昌想死的心都有了!
两个学生好不容易把杨嗣昌拉到台子上,已经是累得气喘吁吁。
“父老乡亲们,各位老少爷们儿们,大家静一静!静一静!”聂元锌站在高台上,对着扩音喇叭大声的喊。
现场慢慢的静了下来,这些人有些是来看热闹的,有些则是附近工厂的工人。今天工厂为了这事情,专门放了假让工人来听揭发大会的。
“可能有人还不认识,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大明江南总督杨嗣昌。
这些年他在江南,可谓是鱼肉百姓。朝廷税赋收到三成,他私自给加到了七成。江南百姓被他闹得民不聊生,有些人卖儿鬻女,有些人被迫为奴为娼。
而他家里呢?他这辈子娶了八房姨娘,前年刚刚娶进门的那个只有十六岁。大家伙猜猜这位杨大人多少岁数,五十八了。
杨大人,您还真是二八佳人五旬郎,苍苍白发对红妆。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
“好!”下面那些都是没什么学问的工人,有些听不懂聂元锌的诗。那些学生们自然懂,纷纷在下面拍巴掌叫好,工人和老百姓看到有人鼓掌叫好,自然而然也在跟在后面噼里啪啦的鼓了起来。
只是,这掌鼓的十分牵强一丁点儿都不热烈。
聂元锌看到这场面,知道老百姓不喜欢这种文绉绉的东西。他是个聪明人,立刻想到了转变方法。
所以非你不可
“老少爷们儿们,大姐大婶们,你们知道杨嗣昌家里有多奢侈么?他的姨太太们,为了保养皮肤,那洗澡都是用羊奶啊。
这些年咱们老少爷们儿的日子都过得好了,大家伙也能攒些钱买点儿蜂蜜冲水喝,我们大学的食堂里面,一个学生一天有一个鸡蛋。
可你们知道吗?杨家的太太小姐们,敷脸就是用蜂蜜和鸡蛋。还只是用蛋清,蛋黄都被扔掉。
每人每天敷脸洗头用掉的鸡蛋,就有十个之多。
还有……!”
聂元锌在上面说的唾沫横飞,下面的百姓们听得津津有味。那些什么大道理,老百姓才不喜欢听,他们就是喜欢听这样故事性极强的玩意。
清穿物语
李枭站在远处,看着台上慷慨激昂的聂元锌,听着广播喇叭里面的宣传鼓动。
“没想到,这小子还他妈是个人才。不用等到毕业了,这件事情过了之后,直接送到你二哥那里去。
让他多学几门语言,专门去欧罗巴忽悠那些工人们搞运动。哪个国家经济好,就去哪个国家搞。”
“既然是人才,还是留在国内比较好,我这边也需要人,大哥你不能偏心眼儿。”一听大哥要把自己挖掘的人才送到二哥那里,李浩不干了。
兄弟我手下也缺人的好不好!
“这种人不能留在国内,一个弄不好就会成祸害。还是让他去祸害欧罗巴的人好了,让那些发展好的国家内乱,达到咱们不出兵就能达到的目的,这才叫不战而屈人之兵。
留在国内干嘛,你想让国内哪个省乱糟糟的?建设都来不及,哪儿还想着破坏。
想要人才,这几所大学里面每年都会有人才钻出来。你就睁大了眼睛等着挑吧!”如今大明已经开始建立大学,师资不但聘请了各个专业的权威,还特例聘请了一些愿意与大明合作的英国博士们。
虽然现在大学还在初创阶段,第一届毕业生大多留校任教。但只要坚持办下去,将来人才就会像洒了酵母的面团一样,每年都会出现一大堆。
而且随着小学教育的推广,将会有更多资质绝高的孩子被吸纳进来。他们经历了小学的学习,中学的教育,经过统一考试进入大学。
招生的时候,完全是凭借分数来确定入学名额。
李枭已经立下严令,绝对不允许出现冒名顶替,又或者是徇私舞弊的事情。一旦有,那就等着吃子弹吧。
目前为止,李枭的严令威慑力良好,还没有人敢越雷池一步。
此时台上的杨嗣昌,已经被喝令双手展开,单腿离地。让一个快六十岁的老人做这样的动作,实在太难为了点儿。
前后不过十分钟左右,杨嗣昌已经累得大汗淋漓,脸色痛苦不已。
“大哥,看样子杨嗣昌熬不住了。”
“跟那些小家伙说一声,不能弄死了。还得留着做娃样子,这样的揭露大会,还得多开一些场才是。
现在抓了大的,可以让江南的人照方抓药。在江南也搞起来,抓一些杨嗣昌保举出来的官儿。
记住了兄弟!这叫发动群众,只要老百姓一被鼓动起来,什么东林党西林党,全他娘的完蛋。”
“那咱们就说,朝廷早就想取消农业税,是杨嗣昌一直顶着。这才在北方首先执行!”李浩眨巴着眼睛,短短时间内他已经掌握了发动群众的精髓。

Categories
歷史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