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夫讀物

都市言情 詭異入侵-第0277章 要搶人嗎?推薦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诡异入侵
江跃和罗处都感到头皮发麻,意识到这次事态远比想象当中更为严重。
按汪浩的说法,戴娜潜在的威胁极大。
如果人与人之间可以轻松输送异变种子,以戴娜的姿色的魅力,不知道多少男人会上钩。
更何况,这里头除了姿色的诱惑,更有变强的诱惑。
连汪浩如此家世背景的人,都抵抗不住这种诱惑,普通人就更不消说了。
最恐怖的还不是这个。
戴娜到底是怎么异变的?
她身上又隐藏了什么秘密?
是否有未名的物种占据了她的身体?
所谓的圣种,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罗处,这家伙值得你们好好研究一下。我总觉得,这背后的真相非常恐怖。弄不好绝对是天大的灾难。”
罗处平时接触的东西,可比江跃深入,心里想到的东西自然更多也更复杂,一张扑克脸此刻显得极为凝重。
“小江啊,照这么说,那个戴娜简直是定时炸弹,走到哪,哪就有可能引爆啊。”
“问题可不仅仅是戴娜,大学城那边,必然也有一个跟戴娜差不多的源体,整个星城,戴娜这样的源体,还不知道有多少呢……”
这才是现在最棘手的问题。
一个戴娜倒是好办,网格化封锁,只要人手设备到位,是可以轻松办到的。
问题就在于,这样的源体,潜伏在暗处的不知道有多少。
再加上他们的伪装能力强,以目前的状况,真的很难将他们一网打尽。
高翊老师凑上来,低声道:“我先前有个想法,咱们是不是可以把这个汪浩当诱饵,吸引戴娜回来?”
罗处沉吟道:“只怕够呛,按汪浩的说法,他也不过是戴娜选择的一颗棋子罢了。当诱饵,他的份量只怕不够。”
“如果戴娜真的在意汪浩死活,她当时逃跑也就不会那么果断决绝了。”江跃也觉得汪浩当诱饵这个想法行不通。
高翊忧心忡忡:“戴娜不除,这隐患始终存在啊。她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随时可能返回。”
盛世绝宠之王妃倾城
“小江,你有什么法子?”
江跃苦笑道:“她在暗,我们在明。你说我能有什么办法?当然,如果真要展开地毯式搜索,我估计抓到她的希望还是有的。”
“地毯式搜索?”罗处叹道,“首先你得确定她是不是潜伏在这附近,万一她受到惊吓,早就逃之夭夭,压根不来这一带,没有一点线索,地毯式搜索也不管用啊。”
“我有预感,她一定会回来。”高翊老师很是坚持。
猎人学院之银十字组
“何以见得?”
追神决 指尖上的华丽
“她在这里吃了亏,难道不记仇?这里有那么多女生聚集,便于她下手啊,还有关键一点,她对这一带地形特别熟悉。换其他地方,她未必有那么熟悉,对吧?”高翊说得头头是道。
“小江,你怎么看?”罗处又问江跃。
“我赞同高翊老师的判断,还有一点可能性。这戴娜的变异,会否跟地形有关系?如果这一切有内在关联,那她是不得不回,也不能不回。甚至,她可能都不会走远!”
跟地形有关?
罗处沉声问道:“小江,和地形有关何解?”
“这只是猜测。所谓圣种的出现,以及她身上那些奇奇怪怪的异变,总不会无缘无故的吧?也许,就是这女生宿舍一带,出现了某些诡异因素,引发了她的异变?不然,这圣种从何而来?从天而降么?”
高翊老师眼睛一亮:“要是这样,咱们来个地毯式搜索,说不定真有点收获啊?”
罗处忽然道:“那个戴娜的宿舍,你们上去查看过没有?”
高翊和江跃都摇头。
发生了这么多事,女生宿舍楼现在暂时封锁,不允许进出。当然,高翊一直看守汪浩,没有时间去查看。
江跃去了行动局,自然也分不开身去看。
“现在去看看?”高翊提议道。
“我建议,最好是对整个宿舍楼展开一次地毯式搜查先。说不定,这戴娜躲回宿舍楼都有可能!”江跃这个判断可足够大胆的。
但是考虑到戴娜那恐怖的速度和逃逸能力,她肯定有很多种办法返回宿舍楼。
能从下水道离开,难道不能通过下水道进入?
他们这边正商议着,门外传来敲门声。
却是校方一名行政人员。
“罗处长,高老师,汪浩的家属来了,还有受害女生的家长也来了。现在外面乱得很。尤其是汪浩的家属,他们情绪很激动,口口声声说咱们学校迫害汪浩,说咱们学校动用私刑!说咱们学校不是执法机关,没有权力扣押汪浩,要咱们把人交还给他们。”
高翊气极反笑:“他们倒真敢说?把人交还给他们?凭什么?”
“高老师,你是没看到汪家人有多嚣张,还带了律师团队,阵势大得很。校长也被他们闹得有点头疼了。”
江跃忽然问道:“学校通知了汪浩的家庭吗?”
“受害者家属是派人通知了,汪浩家庭好像还没派人去通知?”
“那他们怎么来了?”
“还准备得这么充分,谁给他们通风报信了?”
江跃没有指名道姓,只不过用脚底板也能猜得出,很可能是招警官一行当中的某个人。
当然,通知家属在程序上倒也说得过去。
至于是私心,还是公心,那就另当别论了。
“罗处,这恶人估计得你出面去当啊。”江跃微笑道。
汪浩的家人都堵到学校来了,罗处他们要把人带走,肯定得通过这一关。
“出去看看。”
罗处才不管你汪浩是什么家世,后台有多硬。
行动局办案,尤其是他罗某人,压根不吃这一套。
到了现场,江跃才知道现场有多混乱,汪家组织的阵势有多浩大。
也不知道他们是哪里组织的,竟足足来了上百人,声势浩大,看架势都让人怀疑,他们一言不合甚至会动手抢人。
校方领导被家属围在一处走廊上,脑门上都是汗,显然颇有些难以招架。
“你们扬帆中学到底搞什么名堂?我把儿子交给你们学校,那是觉得你们扬帆中学这块金字招牌硬。现在,我儿子在学校出事了,你们动用私刑也就罢了,还把我儿子私下扣押,面都不让我们见,真是岂有此理?你们扬帆中学什么时候私设衙门,私自办案了?”
“还口口声声说我家汪浩是凶手?我家汪浩那么老实的孩子,怎么会是凶手?你们谁亲眼看到他杀人了?”
毒液诸天
“汪浩妈妈,你别激动。当时的情况,现场的学生都看到的。而且,我们也是有监控视频的。”
“学生看到什么?监控视频拍到什么?拍到我儿子杀人了?”
现场那个咄咄逼人的贵妇,看衣着打扮颇有些贵气,相貌姣好,保养得极为精致。看上去三十多岁的样子,显得颇为年轻,乍一看真看不出像是有个十八九岁的儿子。
只是,她那咄咄逼人的样子,给人第一印象就是个难缠的主儿,绝对不是省油的灯。
无理都要跟你闹三分。
若让她抓到了三分理,肯定要闹到你鸡犬不宁的那种。
那些校领导别看一个个平时在学生面前保持威严,口若悬河,辩才无双的样子。
遇到汪浩母亲这种压人的气势,能招架的几乎没几个。
“这位家长,我劝你冷静。你别忘了,汪浩班的姚老师,现在还在医院抢救呢!”
“姚老师的事情我很遗憾,可那跟我家汪浩有关吗?据我所知,那是另一个女生干的。”
“汪浩是她的同伙。”
汪浩母亲一听这话,眉头一挑,怒了:“你有什么证据说他是同伙?他对姚老师下手了?”
“他对邵主任下手了,要不是现场有觉醒者阻止,邵主任当时就遭到你家汪浩毒手了!再说了,他那他是戴娜同伙的事,再明显不过。不然他怎么会在女生宿舍出现?怎么会跟戴娜一起出来?又怎么会跟戴娜一样异变?”
隨波逐流 之 一代 軍師
“出现在女生宿舍就一定是同伙?男女之间谈恋爱怎么了?就算夜宿女生宿舍,也不过是触犯校纪吧?能证明什么?他向邵主任下手?邵主任少了一根汗毛吗?受伤了吗?说不定我家汪浩就是一个假动作,真实意图就是想借此摆脱你们的纠缠呢?只要我家汪浩没碰到邵主任,那就不算凶手!你懂不懂法?要不要我的律师团队跟你普及一下法律知识?”
“跟戴娜一起出来就是同伙?那你平时跟女同事同一个办公室,我是不是可以怀疑你们通奸?跟戴娜一样变异又能说明什么?现在是诡异时代,觉醒者那么多,我家汪浩就不能觉醒一下?”
不得不说,汪浩母亲的口才的确是好,连珠炮弹似的,明明是强词夺理,却偏偏还说出了几分歪理。
要说当时的现场,汪浩还真没有直接伤人的记录。
听汪浩母亲这口气,显然是对现场情况十分了解,也不知道是招警官他们把现场情况还原过,还是她也看过类似的现场视频?
亦或是两者都有?
她只要咬死汪浩现场没有伤人这一点,强行洗白也不是完全没得洗。
当然,这一切只是建立在现场的基础上。
但是,她怎么都想不到,就在刚才,她那宝贝儿子,已经把宿舍里的事情给招了。
现场还录有视频,他想抵赖都抵赖不了。
本来焦头烂额的校长,远远就瞥见罗处和江跃他们走近,连忙道:“汪浩家长,你的心情,我们可以理解。但是我们校方也有校方的原则。汪浩是扬帆中学的学生,受害者同样是扬帆中学的学生。我们学校的所作所为,必须站在公正的角度,对所有学生都负责。”
“汪浩的情况,并非你想的那样。学校不是衙门,我们自己不断案。我们留住汪浩,是要向办案部门交接,以便于了解真相,绝不是你说的私设衙门,动用私刑。”
“办案部门?我怎么听说,执法部门要提人,被你们拒绝了?”汪浩母亲冷哼道。
“那是因为招警官明确告诉我们,这是诡异案件,不归他们负责。我校不可能把相关人员交给非主管部门的,那不是乱弹琴吗?”
“少拿什么主管部门压我,我儿子清清白白,什么部门也别想欺负我家汪浩,谁都别想动我家汪浩。”汪浩母亲语气霸道。
“是吗?”
正好走近的罗处,听了这话,顿时有点无语。这还真是膨胀啊,敢情偌大星城,还没人治得了你们了?
“罗处长,你可算出来了。”校长就跟遇到大救星似的,对汪浩母亲道,“这位是星城行动局行动三处的罗处长。这起案件,罗处长亲自负责。”
“罗处长?”汪浩母亲上下打量着罗处长,眼神中充满了审视的意味,反复是在考量罗处长的份量,够不够格跟她对话似的。
“星城行动局行动三处罗腾。”罗处自报家门,“你儿子涉嫌用诡异手法谋杀他人,我行动三处正式通知你们,汪浩被我们拘了。”
“放屁!你有什么证据我儿子杀人?”汪浩母亲顿时炸了。
完全没了贵妇该有的仪态。
本来她还想酝酿一下自己高贵气质,以居高临下的气势来压一压罗处,看看能否起效。
没成想,罗处根本不按套路来,单刀直入,直接通知她,你儿子被我们拘了。
罗处冷笑一声:“证据我们自然有,不过案件具体细节,恕不能奉告。你若不满,可以等我们调查结论出来之后再申请复议。不过,我劝你省点时间,省点口水,不要浪费彼此的精力。”
“你……你凭什么?你区区一个小处长,谁给你这么大权力?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这么说话?”
“权力是国家和人民赋予我的,至于资格?”罗处淡淡一笑,“你以为我很想跟一个变态杀人犯的家属说话吗?”
“罗处长,我是汪浩的代理律师,我有必要提醒你注意用词,在没有确切证据前,请不要说什么杀人犯这种不专业的称呼。这有损你的职业素养。还有,你刚才的话涉嫌侮辱……”
“滚!”罗处眼睛斜睨,牙缝里蹦出一个字来。
这种开口闭口跟你谈法律,谈措辞的人,罗处是一点好感都没有。更不可能去跟他们争辩什么。
动嘴皮子,永远是这些人的强项。

Categories
玄幻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