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夫讀物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一世獨尊 線上看-第一千九百零三章 思過崖相伴

一世獨尊
小說推薦一世獨尊一世独尊
第一千九百零二章
夜倾天死了?
这一幕太过骇人,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脸色都显得极为惊奇。
嗖!
白疏影面色微变,不过她远远看了眼,发现夜倾天生机还在,似乎并没有受到重创。
人没事还活着,白疏影松了口气,看向夜倾天神色复杂。
夜倾天应该不是传闻中的好色之徒,可也难称好人,终究是别有企图。
“夜倾天累教不改,再次擅闯禁地亵渎幽兰圣女,暂且关思过崖,具体处罚等龙郓大圣回来后再说。”
就在此时,天璇剑圣的声音传了过来。
众人面色微惊,诸多半圣神色也是古怪起来,思过崖?
思过崖是悔过之地,并无任何刑罚存在,甚至还有提前出来的可能。
一般都是修炼不勤,相互斗殴,又或者是没完成功德任务才会被赶去关禁闭。
按照夜倾天所犯下的事,即便天璇剑圣将他处死,也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再次一点,也得关进天刑台,让其日夜遭受风狱、火狱、刀狱、雷狱的折磨。
这才是夜倾天该去的地方!
天璇剑圣这般举动,有点高高举起,轻轻放下的感觉。
看似责罚夜倾天,实际上是从轻发落了。
可方才那一掌又明明可怕的很,似乎下一秒,夜倾天就要连渣都不剩了。
天璇剑圣那般气愤,绝对做不得假,所以众人才觉得古怪。
“金吾卫白霄。”天璇剑圣道。
“在。”
白霄上前,拱手行礼。
“夜倾天由你押解看守,现在立刻马上,让他消失在幽兰山。”
“诺。”
白霄神色疑惑,但心中却莫名松了口气,觉得这般结果也还好。
领命之后,他一手提着林云,一手抱着他的剑匣,而后横空而起朝思过崖飞去。
“疏影,你随我来,其他人都散了吧。”
天璇剑圣一闪,带着白疏影直接朝玉阳殿落去。
其余半圣各自对视一眼,眼中都写满了疑惑之色。
“吓死我了,方才我还真以为夜倾天被一掌打死了。”
“现在这结果也好,不然龙郓大圣回来,我天道宗两位大圣肯定要起冲突。”
“不过这夜倾天真的是死性不改啊!”
“命太好了,上次有青河剑圣为他求情,这次又成了龙郓大圣关门弟子,简直无敌。”
伴随着各种议论之声,这些半圣也各自离开此地。
只是众人没有发现,圣仙池内还有一人。
却是天阴圣女王慕嫣,她趁此机会终于末入圣仙池中,来到林云和夜倾天大战的池底。
几番探查之后,王慕嫣脸上露出恍然之色。
“原来如此,难怪我以前明明能察觉到气息,却又无法真正寻到日月神纹。”
王慕嫣嘴角勾起抹笑意,轻声道:“小丫头片子,和我斗你还嫩的很。”
“夜倾天和白疏影,不会在池底发生了些什么吧……”她脸上忽然露出古怪笑意,越来越觉得这个夜倾天真不简单。
玉阳殿内。
天璇剑圣看向白疏影道:“疏影,我看你神色似有话要说,今夜之事莫非还要隐情?”
白疏影道:“徒儿的确有些猜测。”
“你说。”
“这夜倾天可能不是好色之徒那般简单,他擅闯圣仙池所图甚大,他可能还有其他身份。”白疏影说出自己的猜测。
“他图什么?”
骗爱成婚:纯情娇妻太不乖 骨忆
天璇剑圣早已知晓林云身份,对此并无意外。
“可能是日月神纹。”白疏影轻声道。
“日月神纹?不可能……他并不需要日月神纹,也不会派他来取。”
天璇剑圣面色变幻,很快否决。
日月神纹是她当初和瑶光一起降服的,若对方真的需要,当年也不会让给自己。
就算现在变了主意……不会,以他的性子绝不会改变主意。
更不会做出让自己徒弟,来幽兰院偷日月神纹的事,剑无名绝非这种人。
白疏影心中诧异,小心翼翼的道:“师尊,您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此事我会处理,他绝不是为日月神纹而来。”天璇剑圣沉吟道。
看来的确是有玄机,夜倾天身上确实藏着秘密。
白疏影一念及此,不由得恼怒起来,只觉得这人为何这般能藏。
一面说着喜欢自己,一面又藏着如此多的秘密。
“圣仙池中,他有做什么吗?若是有委屈,为师定会为你做主。”天璇剑圣道。
白疏影她知道自己若是说了,师尊肯定不会轻易饶恕对方。
她深吸口气,道:“没有,他只是擅闯禁地而后被我发现了,以他的实力,又如何能欺负到徒儿。”
圣辉萦绕,天璇剑圣沉默。
许久之后她才道:“疏影,无论如何,你都不能喜欢上这个人。”
白疏影心莫名慌乱,旋即道:“师尊何处此言,我怎会喜欢上一个淫|贼,况且徒儿已经心有所属。”
想到此人,白疏影情绪缓和了许多,今日发生的种种,也似乎都不是事了。
她甚至不由自主露出了些许笑意,眉目之间仿佛春风拂过,阳光明媚。
“这人到底是谁?为师之前也听你说过,这都两年过去了,也没见他来天道宗。”天璇剑圣狐疑道。
“他一定会来的,我和他有过约定。而且这人师尊也有听说过,不过我不能说,等他来了之后,师尊就会知晓了。”
白疏影嘴角露出抹笑意,眼神却是无比坚定,没有半点怀疑。
他那样的人,既然说过要来,那就一定会来!
瞧见白疏影这般娇羞模样,天璇剑圣也忍不住笑了起来,道:“你这傻孩子,行吧,今夜你受惊了,就留在玉阳殿休息。”
“谢师尊。”
白疏影欣然而应。
师徒二人情绪算是平静了,可一夜之后,天道宗上上下下却是全都炸了。
轰!
夜倾天再闯圣仙池的消息,传遍宗门上下,所有人听到消息之后全都惊呆了。
这太狂了!
已经不能说狂了,简直是嚣张跋扈,狂傲到了极点。
最要命的是,他居然又被幽兰圣女给逮到了。
所有人都无法理解,夜倾天拿下地组榜首,又被龙郓大圣收为关门弟子,前途一片光明。
他早已声名鹊起,甚至东荒其他圣地,都已经知晓天道宗又出了位剑道奇才。
如此天才妖孽,完全没必要做出这等有辱身份,白白葬送自己的大好前程。
可众人仔细想想,又觉得一切都在情理之中。
毕竟他第一次潜入圣仙池时,就已经足够石破惊天,让人大跌眼镜了。
一年之后重回天道宗,本性也未加改变,依旧是嚣张跋扈,且伴随着天赋的展露愈发张狂。
只能说不愧是你,夜倾天!
不过现在消息已经极为混乱,有人说夜倾天已经死了,现在只剩一具尸体挂在思过崖。
这些人言之凿凿,说昨夜他们隔着很远,都感受到了天璇剑圣恐怖的大圣之威。
即便是圣境强者,受此一击也无任何生还可能。
也有人说夜倾天没死,只是受了重创修为被废,天璇剑圣并未真正下死手。
众说纷纭,不过林云擅闯圣仙池,却是板上钉钉无人质疑。
当王子岳、欧阳鹤、辰钟、袁晨四人知道消息时,同时张大了嘴,久久无言,全都懵掉了。
这……太让人震惊了。
他们想了七天七夜,遍寻天道宗,想破脑袋都想不到,夜倾天居然藏在了圣仙池。
好半响后,辰钟才讪讪笑道:“不愧是夜倾天,难怪找不到他,破案了。”
王子岳神色尴尬,他起初是担心夜倾天安危,没想到对方只是老毛病犯了。
“这里面会不会有隐情,若是真犯了重罪,为何会被关在思过崖。”欧阳鹤轻声道。
袁晨小声道:“我看夜师兄,早已浪子回头,他和圣女之间的事,说不定比我们想的复杂。”
王子岳道:“我也这般想过,可诸多半圣亲眼所见,他擅闯圣仙池肯定是毋庸置疑的。”
他目光抬头看去,远处萧景琰、夜青鸿、白奕洲、章魁等人,神色快意,眼中尽是幸灾乐祸之色。
嘴里说着什么狗改不了吃屎,夜倾天已经是一条死狗,夜倾天已经渣都不剩了之类的话。
王子岳眉头微皱,心里顿觉不爽,夜倾天再如何,也比这帮人强上许多。
此间之事,他必须得去思过崖问个清楚才行。
玄女院。
静尘大圣从欣妍口中得知此事,面生疑惑,旋即怒道:“无名的弟子,怎会做出这等事情,白子鸢欺人太甚!”
“无名是谁?”欣妍好奇的道。
静尘大圣一时语塞,她已从龙郓大圣那得知林云真实身份,一直想着如何将林云接过来。
瑶光弟子就是她的弟子,剑无名让他来天道宗,肯定是让自己照拂他。
去了白子鸢那,指不定得吃多少苦头,她这段时间一直在担忧此事。
今日得知此事,顿时怒不可遏,瑶光弟子怎会做出这等无耻之事,肯定是白子鸢诬陷的。
静尘大圣见欣妍一直看着,只得道:“无需多问,夜倾天一定是清白的,若真有罪,肯定被关天刑台了。被关在思过崖,那必然是白子鸢心中有鬼。”
静尘大圣一身青色素衣,修为深不可测,面容娇艳迷人,眼眸中藏着深邃的华光。
即便佛法深厚,也难掩眉间风情冷艳,年轻时必然也是风华绝代,艳冠群芳。
“可他确实擅闯圣仙池了。”欣妍小声说道:“此事多位半圣皆可作证。”
“擅闯圣仙池可能是真,但亵渎幽兰圣女绝无可能。”
静尘大圣冷哼道:“就那小丫头片子,与她师尊一样相貌平平,瞧出半点好来,夜倾天何必亵渎她?”
欣妍睁大眼睛,强忍着没有笑出声。
师尊哪里都好,对自己也是极其护短,唯独和天璇剑圣扯上的人和事,就没有一点能看的上眼。
“她若真将夜倾天关到天刑台,那本圣无论如何都得闯过去将他捞出来。”
静尘大圣蹙眉到:“可关在思过崖,本圣反倒不好直接拿人了,白子鸢这女人,还是当年一样心机。”
她取出一枚玉瓶,看向欣妍道:“这里有一枚龙涎丹,不管他有伤没伤,你去思过崖送给夜倾天。”
欣妍诧异无比,不过还是将龙涎丹接了过来。
……
当日上晌午之时,林云悠悠醒来。
他睁开眼,发现自己处在一处山崖上,前方是万丈深渊,身后是一个山洞。
林云目中生出抹疑惑之色,这什么地方,按道理他应该在天刑台才对。
错惹假面总裁
他稍稍查看了下自己伤势,发现自己不仅没被天璇剑圣打伤,对方留在体内的圣气。
反倒是将他之前受的内伤,尽数治愈,眼下除了神色稍疲之外,半点伤势都没有留下。
那一声师母,终究是起作用了?
“夜倾天,醒啦?”
就在此时,一道身影出现,白霄神色玩味的看向林云。
“白大哥,这什么地方?”林云连忙问道。
“自己看。”
白霄伸手一指。
林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那是通往山下之路,那里立着一块石碑。
“思过崖。”
林云念道一遍,神色微怔。
此思过崖自然不是当年玄黄界的思过崖,可看到思过崖三字,许多回忆还是不由自主浮现。
当他抬头时,一道人影从山间小路慢慢出现。
那人身姿曼妙,眉间风情万种,身上紫色凌布飘飞,不是欣妍又是谁。
她像是从林云回忆中走出来一般,风姿卓越,连笑容都未有一丝改变。
她是妙音玄女,她是静尘大圣的亲传弟子,她是天道宗的黄金妖孽。
可在林云心中,她永远都是那个风雪之夜,将他和李无忧带往大秦帝都的师姐。
凌霄剑阁夜欣妍!
【昨天看到有人说,云哥剧情杀青要吃云哥的流水席,哈哈哈,不至于啊。另外,不是我想写女角色,白疏影是之前就布下的伏笔,欣妍也是很多人都没法忘掉的师姐。我不太擅长这些男男女女之事,若是写的不好,还请大家给云哥一个面子,多多包涵。】

Categories
玄幻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