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夫讀物

火熱言情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ptt-第二百二十六章 箭矢雨林閲讀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隋大人,你要是害怕的话,现在走倒也还来得及。”江宴还是在嘲讽。
随身携带大师球 莫问墨问
谢长鱼根本就没有看江宴,眼神中反而还带着些许的兴奋。
“隋某研究奇门遁甲许久时间,可从来没见过如此简单而强大的杀阵。若是现在走了,隋某怕是会遗憾很久。”谢长鱼说罢,便是先行走出了一步。
江宴嘴角一勾,身子轻盈往前走了几步。
这杀阵可一点都不简单。
两人虽然好像是往前走了两步,但是很快就发现了事情的不对。那门的位置好像并没有靠近的意思。
相视一眼,都发现了对方眼中的凝重,于是乎非常有默契地背靠着背开始观察四周的情况。
咻咻咻——
破空声传来。
剑贯九天 若成十四笔
两人反应极快,都是往旁边闪躲。
随后再度回头的时候就有两根箭矢插在两人本来所在的地方。
“箭头淬毒,这贵溪楼楼主还是真不打算让我们活着回去了啊。丞相大人当心啊。”谢长鱼冷笑了一声,看向一旁的江宴。
后者依旧是一副谪仙独立的样子,刚才的闪避都不带让他的造型有一丝一毫的凌乱。
“隋大人管好自己就行了。”江宴根本不领情,一张嘴依旧还是那般凉薄。
一时间,谢长鱼也只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多管闲事了。
这男人根本不需要自己提醒,躲得可是比自己都快,相比来说倒是她更需要担心能不能活着的问题。
两人再度往那门口走去,更多的箭矢往两人的方向射来。好在两人一直比较谨慎,都很迅速地将箭矢躲了过去。
谢长鱼躲得有些累了,便一直在寻找那发箭矢的地方,可就算她始终盯着也一直没有找到源头在哪里。
这些箭矢就好像全部都是凭空出现的一般,几乎没有两根箭矢会在同一个地方出现。
一时间就连谢长鱼都有些困惑起来,是不是这个阵法没有什么箭矢限制。
不过,还没轮到谢长鱼多看几眼,那箭矢都快到谢长鱼的身边了。
谢长鱼定了定神,挪动着身子,准备内力爆发躲开。可那箭矢却被飞来的玉石打落,无力地摔落在谢长鱼的眼前。
谢长鱼愣了下看向那江宴。
这家伙还一直在关注着自己这个方向?
按理说就凭着江宴的做法,不应该是直接不管他,只顾着自己往前冲吗?
“想这么早死你还不如别进来。”江宴冷声道,看着谢长鱼的眼神很是嘲讽,“别拖后腿。”
谢长鱼梗着脖子道:“丞相大人言重了。我可不是拖后腿,隋某这可是在寻找阵眼,好早点出这杀阵。倒是丞相大人,为何这般帮我?”
见谢长鱼看过来,那江宴冷眼移开视线,嗓音很是清冷:“隋大人可别乱想。”
“这阵法才刚到这里隋大人就要倒下。我救你只是为了让你能够多帮我分担一下箭矢伤害罢了。”
说完,江宴又一次甩袖往前走去。
看着那家伙身轻如燕,轻轻松松就将那些箭矢全部躲过去,谢长鱼一时间也是有些疑惑了。
这家伙还真是好生奇怪。
不过这家伙说出来的话也确实是像他会做出来的一样。为了能够让她分担更久的火力,让她不这么早挂掉。
等到了后面,要是杀阵更为复杂密集些,这家伙可能就顾不上管自己了。
谢长鱼心中也清楚,叹了口气又跟了上去。
这杀阵确实是诡异至极。除却了满天飞舞的箭矢,偶尔还会出现不少的断头铡一样的东西,狠狠落在两人的身后。
要不是两人轻功了得,就这杀阵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够过的。
饶是谢长鱼,都有好几次险些中箭。
一时间谢长鱼都是在心中暗骂。自己这具身体实在是太废了,内力稀薄,并不能支撑她太长时间的高速移动。
要是以前的身体的话,就算是一直使用内力闯过整个杀阵她都有信心。
偏偏此时又不能太暴露自己的身份,谢长鱼也是好生无奈。
江宴自然也看出来了谢长鱼的内力有些不支。作为同跟谢长鱼闯杀阵的人,自然也是清楚这要消耗多少内力。看到谢长鱼能够坚持到现在,这江宴已经有些惊讶了,看到后者没什么内力了也一点都不奇怪。
不过,江宴倒还真没有和之前自己说的那般不管谢长鱼,而是趁着此时箭矢不多,闯过箭雨来到谢长鱼的身边,用内力支撑起一层防护罩。
“快点的。”江宴依旧是臭着一张脸丢过来一个药瓶,随后一直在帮着谢长鱼挡箭。
谢长鱼都有些惊讶,打开 药瓶便是药香扑鼻。
谢长鱼对丹药的了解不多,不过因为以前有月引在,所以也是经常能够用到各种丹药。这就是种非常昂贵的补气丹,闻着药香看上去品质也是极高。
没想到江宴居然会给自己吃这种丹药。就这个不拔毛的铁公鸡居然也能做到这般,倒还真是不容易了。
不过谢长鱼也知道在这杀阵之中危机四伏,此时并不是惊讶的时候。于是乎立马就取出一颗丹药往嘴里送。
内力几乎是在肉眼可见的速度重新恢复,不过因为谢长鱼的内力本就不多的原因,并没有花太久的时间恢复内力。
等待内力恢复的时间,谢长鱼满脸凝重道:“这杀阵着实是有些诡异了。明明我们已经在里面呆了很久的时间了,可却根本没有靠近那扇门的意思。”
江宴点头:“肯定没有那么简单,应该还有阵眼。”
“阵眼会不会还在西南?”谢长鱼忽然道。
刚才几乎所有的阵法阵眼都在西南方,没准这杀阵也如此。
江宴点头:“有可能,一点点找吧。”
谢长鱼见恢复地差不多了就要往那防护罩之外冲:“既然这样,就兵分两路寻找。”
可随后就被江宴一把抓了回来。后者黑着脸道额:“隋大人,你是忘记刚才你差点被箭矢击中吗?兵分两路的话,本相可就顾不上你了。”
这话说的一点不错!
谢长鱼都是不由得尴尬起来,听话地跟在了江宴的身后。

Categories
歷史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