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夫讀物

超棒的都市小說 黎明之劍 ptt-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裂石堡中的晚餐看書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罗佩妮认真听着赛琳娜所交待的每一件事,不敢遗漏任何一个字母,等到对方说完了注意事项之后,她才开口询问:“如果出现的这些情况……会怎么样?”
“请放心,初步的精神影响并不会建立像心灵钢印那样稳固的‘枷锁’,我们已经有许多成熟手段来清除神明造成的浅层污染,”赛琳娜用令人信服的语气说道,“这些手段都不会有后遗症,帕蒂甚至不会察觉到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
魔道邪圣
赛琳娜的语气很诚恳,然而罗佩妮女子爵还是忍不住微微皱眉,有些担心地说道:“真的不会有任何后遗症么?”
赛琳娜看着这位忧心忡忡的母亲,突然笑了起来:“当然不会——我们已经和这种力量打了几百年交道了,浅层的精神污染并不像很多人想象得那么可怕,更何况阿莫恩已经是脱离了神位的神明,他所残存的神性污染在过去的三千年里已经消散大半,在我们看来,那是相当安全的‘剂量’。”
“……我决定相信专业人士的判断,赛琳娜女士,”罗佩妮女子爵沉默片刻,轻轻呼了口气,“而且这本身也是我们共同作出的选择。”
赛琳娜轻轻点了点头,她看着罗佩妮,看到阳光洒在对方的侧颜上,担忧的神色正在渐渐纾解,这说明自己的宽慰多少还是奏效了的。在短暂思索之后,她打破沉默:“当初征询你的意见时,其实我没想到你会答应……虽然这个项目对帕蒂而言是个机会,但我知道,你对自己的女儿一向十分紧张。”
“接触自然之神的‘奇迹’,验证屏障系统的最终安全边界是否有效,不论成功与否,帕蒂都将收获健康……从理智的角度,我没有拒绝的理由,”罗佩妮摇了摇头,“我确实很担心,但我从来不会让自己的担心影响到理智判断——如果连这份判断力都没有,我们母女就不可能活到今天了。”
说到这,这位女子爵又看了赛琳娜一眼,微微点了点头:“而且我也很清楚,你是出于好意才帮帕蒂争取到了这个机会——这虽然是一次有风险的实验,但对帕蒂而言,收益远大于危险,你们本可以更轻松地找到其他测试人员,能够承担更轻的责任,更小的风险,却把名额给了帕蒂,我很感激。”
“你能这么想就好,”赛琳娜呼了口气,似乎轻松了一点,“其实……我一直都很担心你会对我们心存抵触,这份抵触源于我们曾经的身份,以及我们对帕蒂做的事……”
“我确实因你们的身份而抵触过你们,但在帕蒂这件事上,我其实从未对你们有什么不满,”不等她说完,罗佩妮女子爵便突然开口打断了她,“不管怎样,在帕蒂最痛苦的时候,是你们的帮助让她挺过了那些最艰难的日子,在她并不美好的童年时光里,至少有那么一些片段是快乐而光明的,她的‘塞丽娜姐姐’,暴脾气但很有趣的红头发叔叔,唱歌很好听的温蒂姐姐……很多人我甚至到现在还没办法对上号,但我知道,你们的陪伴对帕蒂而言非常重要。”
超级妖龙分身 傅兰山
重生异世寻夫 小舞舞舞舞
带着包子去修仙
“我们的陪伴……”赛琳娜有些自嘲地笑了起来,“其实我们最初只是在做一场实验,我们看中了帕蒂在重伤之后灵魂和躯体连接变弱的状态,看中了她在经过反复折磨之后远超同龄人的坚韧意志,我们需要这样一个‘实验体’来测试神经接驳技术,甚至用来测试沙箱系统的兼容性……这就是我们一开始的目的,那时候我们谁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什么样。
“现在想想,那时候的我们不管怎么看恐怕都跟‘良知’沾不上边,我们中的大多数即便对帕蒂态度友好,最初多半也是出于观察一个有趣的实验体的心态。我不知道具体的变化是在什么时候发生的……可能是你的女儿对我们中的某些人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也可能是上层叙事者事件用现实打醒了我们这些沉迷于救世狂热中的教徒……谁知道呢?
“擅长操控心灵的永眠者们,其实也很难搞清楚自己脑子里的那点变化。”
罗佩妮认真听着这位昔日的黑暗大主教所说的每一句话,直到对方话音落下,她才平静地问道:“这些事情,帕蒂已经知道了么?”
“我都跟她说了,”赛琳娜笑了笑,“就在帝国计算中心建成之后不久……我告诉了她有关上一个梦境之城以及我们所有人的真实情况。”
“显然,她在那之后仍然选择信任你们,并且很开心地担任了新梦境之城中的引导员——她对此甚至十分自豪,”罗佩妮微笑起来,“我十分支持她的决定。”
赛琳娜沉默了几秒钟,慢慢点头:“我想我知道为什么帕蒂会如此顺利地接纳真相了……她继承了你的智慧,你在‘判断力’方面的智慧。”
随后她站起身,看了一眼外面渐渐下沉的巨日:“时间已经不早了……但我想你应该不会按计划去视察工厂了吧?”
“我要观察帕蒂的情况,视察工厂的事情可以推迟到明天——你要离开了么?”
赛琳娜犹豫了一下,嘴角微微翘起:“你介意多一个‘幽灵’在城堡中与你和你的女儿共进晚餐么?”
“当然不介意,”罗佩妮立刻说道,语气听上去颇为愉快,“帕蒂一定会很高兴的,这是你第一次在现实世界中留下来陪她共进晚餐。不过我有个问题……你要怎么吃东西?”
赛琳娜的表情立刻僵了一下,良久才仿佛自言自语般嘀咕起来:“啊,这确实……是个问题。”
……
帕蒂今天格外高兴,因为平日里很少会在现实世界与自己相见的赛琳娜姐姐今天造访了自己家的城堡,更因为对方今天竟然留了下来,要陪自己共进晚餐——这在以往是从未发生过的事情,罕见程度甚至超过了“母亲在入夜之后不处理公务”以及“马格南叔叔去学院里上完课回来之后心平气和”两件奇景。
餐厅内,魔晶石灯的明亮光辉已经亮起,人造的灯光驱散了城堡外面正逐渐浓郁的黑暗,圆形的餐桌上铺好洁白的桌布,一顿称不上奢华但绝对算得上丰盛的晚餐被端上了桌子,其中有南部地区最负盛名的香料炖肉,也有来自圣灵平原的甜点和烤薄饼,帕蒂用神经索控制着轮椅轻快地绕着桌子转了一圈,一边开心地笑着一边说道:“都是我爱吃的!”
“帕蒂,不要绕着桌子跑,”罗佩妮立刻制止了女儿有些冒失的举动,“会撞到人——而且今天我们有客人。”
“哦,”帕蒂立刻在餐桌旁停了下来,一边控制着轮椅靠近桌子一边看向正坐在旁边的赛琳娜,“但其实我不会撞到你的,对吧赛琳娜姐姐?”
“理论上你不会撞到,但如果我想的话,也可以产生和‘撞到’一样的效果,”赛琳娜笑了起来,“这是很高深的魔法技巧,你要学一下么?”
帕蒂想了想,使劲摇摇头:“……我还是不了,晚餐前做题的话会影响饭菜的香味。”
一旁的罗佩妮女子爵则露出有些无奈的表情:“帕蒂,说过多少次了,你应该叫赛琳娜阿姨——她是你的长辈……”
“不,我觉得她现在的称呼就很好,”赛琳娜立刻开口,“对于一个‘幽灵’而言,我的年龄早在数百年前就已经停滞——再者说,‘不要和长生者讨论辈分问题’是超凡领域的基本共识,不是么?”
罗佩妮张了张嘴,一时间竟感觉无言以对,旁边帕蒂的注意力则很快落在了餐桌上,她有些惊讶地看着赛琳娜面前空空如也的桌面,忍不住问道:“赛琳娜姐姐,您……面前为什么没有食物啊?”
“我没办法像你们一样在现实世界进食,”赛琳娜笑着摸了摸帕蒂的头发,“你应该知道,虽然我看起来坐在这里,但实际上我只不过是你们认知中产生的一个‘投影’罢了。”
“可是这样感觉很奇怪啊……”帕蒂立刻皱起眉头,“难道所谓的共进晚餐,就是您在旁边坐着看我们吃东西?”
赛琳娜想了想:“那要不我再制造一些食物的幻象,假装和你们一起吃?”
帕蒂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了对应的想象画面,下一秒便赶紧摇了摇头:“那还是不要了,感觉更奇怪……”
罗佩妮女子爵看着女儿和赛琳娜交流的一幕,她没有开口,但一丝淡淡的微笑已经浮现在脸庞。
虽然帕蒂一直是个很乐观的孩子,但女子爵必须承认……自己已经很长时间不曾看到女儿流露出这样纯粹开心的笑容了。在以往,这座古老的城堡中总是显得过于空旷,晚餐时能陪在帕蒂身旁的人也只有自己这个过于严肃的母亲——侍从和女仆们无法像家人一样陪伴帕蒂,这孩子已经太多年不曾有过这样快乐的用餐时光了。
或许仅凭帕蒂此刻流露出的笑容,答应这场“实验”就是值得的。
轻松愉快的时间就这样流逝着,在这座曾经冰冷、安静,甚至于有些暮气沉沉的古老城堡中,温暖的灯光和轻松的谈笑声再一次响了起来。帕蒂向自己的母亲谈论着她在神经网络中所经历的那些有趣的事情,赛琳娜则时不时谈到某些看似严肃古板的节点学士平日里那些不为人知的“小秘密”,甚至连一向在家中不苟言笑的罗佩妮·葛兰,也谈到了几件在政务厅中听闻的趣事——这些事情其实并没有那么有趣,但帕蒂仍然笑得十分开心。
没有精神恍惚的迹象。
没有莫名发生的祈祷行为。
没有突然侧耳倾听、与不存在的人低声交谈、低声念诵神明的称号。
有一个微信公众号[看文基地],可以领红包和点币,先到先得!
罗佩妮微笑着,关注着女儿和赛琳娜的交谈,关注着帕蒂脸上每一个细微表情的变化,同时也关注着那个挂在不远处墙壁上的机械钟表。
帕蒂正伸出手去,小心翼翼地端起了餐桌上的一小碟蛋糕,她的动作又慢又谨慎,却又始终保持着平稳,罗佩妮的目光落在女儿的手臂上,若有所思地说道:“帕蒂,你这次的手很稳。”
“啊?”帕蒂有点意外地看了看自己的胳膊,又活动了一下几根手指,“好像是哦……小拇指也没有抽搐……”
就在这时,赛琳娜的声音突然从旁边传来,略显突兀地问道:“帕蒂,你听说过阿莫恩这个名字么?”
帕蒂刚回答完母亲的问题,这时候忍不住愣了一下,下意识地说道:“啊?那是谁啊?”
下一秒,不远处墙上悬挂的机械钟里突然传来了咔哒一声轻响,在齿轮和弹簧的推动下,击锤敲响了内置的钢片,响亮的报时声在餐厅中回荡起来。
罗佩妮的身子已经微微离开座位,便在钟声中有些突兀地静止了下来,她瞪着眼睛看向对面的赛琳娜·格尔分,反应了一下之后才说道:“她确实不知道……这是比较专业的神学家和历史学家才会了解到的名字,她没有接受这方面的教育……”
紧接着,她听到赛琳娜的声音直接在自己脑海中响起:“那么,所有测试已经结束,可控反神性屏障确实有效,包括‘奇迹’形式的直接接触也无法穿透非指向性思潮所形成的防护——对非指向性思潮的第一期实用化验证到此为止。你的女儿没有受到影响。”
噬天 黄塘桥
……
被无边薄雾和无尽天光笼罩的广袤灰色草原上,三个身影席地而坐,在牌局中激战正酣。
“这把我就不信了!”身穿雍容繁复黑色宫廷长裙的女士紧盯着眼前的牌局,在看清手牌之后脸上突然露出了愉快的神色,抬头便看着阿莫恩挑衅起来,“十七张牌你能秒我?你能秒杀我?!你今天能十七张牌把我……”
她话音未落,阿莫恩已经无奈地叹了口气,将手中幻化出来的纸牌顺序掷出:“弥尔米娜,差不多就行了吧……”
“这……”弥尔米娜瞬间瞪大了眼睛,一脸不敢相信地看着本以为十拿九稳的胜利再次与自己失之交臂,下一秒,她的错愕便化为怒火,瞪着眼前的阿莫恩和杜瓦尔特,“有问题,肯定有问题——必须重来!再来……”
“再来几次都一样,我已经后悔把你拉来打牌了,”阿莫恩无奈地说着,“这种胜利简直比无所事事地坐着还无聊……”
“这时候你说这种话?”弥尔米娜立刻扔掉了手中的牌,一脸不满地说着,“刚才可是你把我陷害到这里的!”
阿莫恩一摊手:“我可没有陷害你——你自己恶意利用系统漏洞被管理员抓到那是你的问题,又不关我事。”
弥尔米娜的怒火终于被进一步点燃,她猛然站起了身子,然而还不等她开口,一个身影便突然从附近的薄雾中走了出来,打断了她的动作。
“你们还在打牌啊?”从网络上层返回的娜瑞提尔有些意外地看了看眼前的局面,摇摇头说着,“好吧,我就是来通知一声——阿莫恩先生,封禁结束了,还有弥尔米娜女士,你们都可以离开了……”
“总算结束了,”阿莫恩顿时长出口气,脸上露出轻松神色,他笑着站了起来,“那我们这就……”
他话音未落,便听到弥尔米娜在旁边叫了一声:“不行!还没完呢——管理员,再加一个小时的!”
“你脑子出问题了吗?!”阿莫恩顿时脚下一个踉跄,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曾经被称作“魔法女神”的家伙,“封禁终于结束了,我们可以返回正常网络了——怎么你还主动要求延长时间的?!”
“随你怎么说,今天我至少得赢一次,”弥尔米娜瞪了他一眼,理直气壮地说着,“而且你们别想着放水啊——我牌技或许不行,但我感知很敏锐的!”
阿莫恩:“……”
于是,硝烟弥漫的众神牌局,今天仍然在凡人所无法感知到的领域中惨烈厮杀着……

Categories
科幻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