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夫讀物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妖魔哪裏走討論-616.新的盟友讀書

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妖魔哪里走
他这话一开口,门口真是热闹了!
捕蛇人旁边的百姓纷纷往后退,与他拉开距离,而捕蛇人则懵逼了。
他呆呆的看着王七麟,猛的大叫道:“你你你,你这真是红口白牙的害人!小人我一辈子清白老实,我一辈子没干过坏事,怎么会杀人?”
铁家老二怒视王七麟道:“你到底什么人?二爷,这是什么人?他怎么能乱说话?”
王七麟淡然的说道:“别着急,我让你心服口服。”
他关上门将铁家老大拉过来说道:“你,打开门走进去。”
铁家老大迷糊的抬脚跨步进去,一个大跨步迈过了老富贵的尸首然后回头看他。
铁中西恍然的点点头:“原来是这样。”
铁家老大已经有醉意了,他脑子转不动了,挠着头问道:“二爷,原来是哪样?”
铁中西说道:“你爹就死在门内,你个头比你弟弟还要高,步子比你弟弟跨的还要大,但你要避开你爹的尸首,都得迈大步,那你弟弟呢?”
“你弟弟进门时候应该会碰到你爹尸首才对,可他偏偏避开了,为什么?”
王七麟说道:“因为有人跟他说过你爹尸首的位置,让他进去的时候要避开这尸首以免踩到它。”
“而且他还跟你说了你爹家里油灯的位置,所以你刚才才能那么快找到油灯点燃它。”
他向四周说道:“这铁家老二十天半个月的才来看他爹一趟,来也是白天来,这样他怎么能知道他爹晚上把油灯放在哪里?”
“诸位乡亲应该都有经验,夜里照明全靠油灯,这油灯随手拿起随手放下,指不定会放在哪里,你们即使现在回家,恐怕也未必能一下子找到油灯的位置!”
“试问,”他看向铁家老二,“你怎么能一下子找到你爹家里油灯的位置?”
铁家老二解释道:“因为我爹总是把油灯放在这床头,他平时舍不得用,不会随便换灯的位置,所以我知道,我一下子就能找到它。”
听到这话围观的人纷纷点头,铁中西也点头,这说得过去。
王七麟指向屋子里说道:“你是不是以为你爹死了,你就可以胡言乱语了?”
“人过留名雁过留声,油灯只要被放下过,它就会留下痕迹,你信不信我能在这屋子里找出二十个你爹放过油灯所留下的印痕?”
九六闻了闻油灯的味道立马窜了进去,小爪子这里拍一拍那里指一指,以此来给王七麟提供证据。
铁家老二开始擦汗了。
捕蛇人忍不住说道:“你这是乱说,你说有人给他说过老富贵死的位置,以防止他进屋踩到尸首,那为什么还要给他说油灯位置?就为了让他快点找到油灯吗?”
王七麟笑道:“这两件事若是分开,还真找不到答案,但是合于一处,答案就出来了!”
“仔细想一想,为什么有人要告诉铁家老二这老富贵的尸首位置以防止他踩到尸首?”
“为什么要告诉他油灯位置?”
“其实踩到尸首也没关系嘛,何必多此一举?”
“原因很简单呀,”王七麟说道,“因为老富贵的尸首不能那么早被发现,必须得有人进屋一趟,进屋去做什么?进屋去收走害死老富贵的凶手!”
“实际上这人告诉铁家老二的不是油灯位置,而是油灯旁边有凶器,他得过去将凶器带走!”
“他带上凶器后没有多想,摸到油灯顺便就点燃了。”
“这凶器是什么呢?”
“毒蛇!”
王七麟指了指老富贵的尸首:“他是被毒蛇咬死的!”
“有人放毒蛇咬死了他,然后在晚上用竹竿绑着火折子从窗外点燃了油灯,吸引那毒蛇待在了油灯旁。”
这就是谢蛤蟆先前告诉他的话,老道士从油灯灯台上嗅到了一股古怪味道。
然后他看了灯台里的火油,认出里面用的是蛇油!
王七麟将他告知自己的话说出来:“这灯里头添的可不是寻常油料,这是蛇油。”
“蛇油自然是从蛇体内提炼而成,那什么时候提炼蛇油呢?往往是要在蛇春情泛滥的时候杀死它们进行提炼,春情泛滥时候的蛇最是强壮,能提取出来的蛇油也最多。”
“因为被提取蛇油的蛇正在动情,所以它们蛇油里头有一些叫做荷尔蒙的东西,这个你们当然不懂,总之这荷尔蒙人眼看不见,但蛇能感觉到,它们会被吸引住!”
铁中西一挥手,油灯被吸到了他手里。
他将里面的黏稠灯油挖出来洒进蛇笼中,里面懒洋洋的毒蛇立马汹涌的缠绕起来。
铁家老二和捕蛇人的脸色都变了,硕大的汗滴刺啦啦的往下落。
王七麟没看他们,继续说道:“至于油灯亮起人们看到的两个人影?”
“那是两个纸人!”
“凶手点燃油灯后,过了一阵又以同样手段点燃了两个纸人,所以外面的人才看到屋子里忽然一阵亮堂,接着两个人影都没了!”
徐大恍然道:“难怪一开门就是一股纸灰味道!”
王七麟指向里面说道:“这里头纸灰有的是,不过被人清理了——铁家老二刚才进去除了要带走毒蛇就是要清理了纸人燃烧后剩下的纸灰。”
“他进去借着味道不好用蒲扇拍了拍,将原本聚集在地的两坨纸灰吹的到处都是,以此掩饰了两个纸人的存在。”
捕蛇人努力保持镇定,说道:“可可是这事与我没关系,我不知道,不是,诸位大爷,你们不能因为是毒蛇咬死的老富贵,就说是我放的蛇吧?”
“还有蛇油,对,蛇油,我不会炼蛇油的,真的,这个你可以问大、大家伙……”
“你说这些没用了,金豆子现在在你手里呢。”王七麟懒得听他废话。
他要对付的是祯王集团,像捕蛇人和铁家老二这种小角色他不放在眼里,没必要跟他们去交锋,直接一波流完事即可。
铁中西下意识问道:“金豆子在他手里?他放在哪里?给我搜!”
捕蛇人一听这话激动的张开手臂:“你们随便搜,我是无辜的,小人是被陷……”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王七麟伸手抓起了一条肚子鼓鼓囊囊的毒蛇。
他另一只手抓起了八喵,对八喵说道:“亮出爪子,给它开膛破肚!”
八喵很不开心,它仰头喵喵叫着抗议:崽崽不是工具猫!
然后王七麟握住它爪子强行往上一挠,毒蛇肚子顿时被破开,一只死老鼠掉落出来。
王七麟再让八喵去给老鼠开膛破肚,但八喵这次死活不肯动手了,直接来了个揣小手的姿势。
见此他只好对铁中西说道:“铁二爷,你看看这耗子的肚子就知道结果了。”
铁中西不嫌脏,上手将耗子又给来了个开膛破肚,果然有指肚大小的金豆子掉落出来。
捕蛇人双腿一软,跪在地上奋力磕头,他吓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铁中西震惊的看向王七麟:“王大、王大哥,你怎么知道金豆子被他藏进老鼠肚子里又让蛇把老鼠给吃下去的?”
王七麟说道:“很简单,第一,如果你是凶手偷了金豆子你会藏在哪里?第二,晚上的毒蛇性情最凶猛,你看他笼子里几条毒蛇为什么软绵绵的不动弹?”
“金豆子沉重,进入毒蛇肚子里后把它们坠了个沉甸甸,让它们懒得去动弹!”
邻舍们又是惊叹又是愤怒,烂泥石块跟蜂群似的往门口钻,他们一个劲的砸捕蛇人。
铁家老大抓着铁家老二的衣襟给摁在了地上:“日你亲娘!爹一直疼你呀,你竟然为了金子竟然联手外人把爹给害死?你竟然害死爹?你丧尽天良了!你良心呢?让狗吃了!”
铁家老二惊恐的嚎啕大哭:“哥、哥,不是,我也不想这样的,我真没想着会这样……”
这种忤逆人伦的事对大家族来说是很大的丑闻,铁中西愤怒无比,他一脚将铁老二踢晕了过去。
他冲围观众人叫道:“诸位都是咱们铁家人,这事不光彩,而且里面还有一些疑点没有问清,你们不要乱传!这事你们关上门在家里说说也就罢了,万万不许传出去!”
“今夜的一切,请诸位同族就当做了一场梦,你们看到的人看到的事都不准说出去,否则别怪我铁中西不讲同族情谊,将你们逐出家族!”
他以森然眼神徐徐扫视众人:“诸位同族了解我铁中西,知道我是言而有信!”
“不过如果你们把消息都憋在心里头,那本月开始,每月月底每家子能领十斤白米、五斤猪肉、一斤板油!”
听到这话众人急忙点头:
“不敢说出去,这事绝对不敢说。”
“我、我家先走了,他爹,你傻愣着干啥?赶紧回去,天不早了。”
“我啥也不知道,我今晚喝多了,喝多了……”
听到铁中西的安排,王七麟知道妥当了,灌县铁氏愿意跟他们合作了。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青春之痒 渺落无痕
否则铁中西不必严令这些人将自己三人的行踪给藏起来,因为老百姓难免碎嘴,指不定啥时候就说漏嘴把今晚的事给传出去。
而他的表现过于抢眼,只要有心人听说他的所作所为,再打听一下他的形象,那肯定能猜出他的身份。
铁中西若是不打算跟观风卫合作对付祯王,那大可以让百姓将他的身份传出去。
到时候祯王府找来问罪,他大不了解释一句说观风卫来找过我们但被我们严词拒绝,这样还能在祯王府面前刷个好感度。
灌县铁氏人多分支多、势力盘根错节,祯王府即使再蛮横,也不敢就因为观风卫找了铁氏一趟而以此给铁氏治罪。
铁家老二和捕蛇人被铁中西找人给抓走,这件案子对铁氏家族来说是一件大案,迟早会泄露出去,到时候会给铁氏名声带来极大麻烦。
所以他得亲自负责处理这件事。
于是他安排王七麟四人先住进一处秘宅,这宅子在地下,很隐蔽。
进入宅子之后,郑阳申对王七麟表现的空前客气:
“七爷您先走。”
“七爷您先挑个房间。”
“七爷您累不累?要不要卑职给您捏捏肩?”
王七麟哭笑不得,说道:“郑老哥今天的事多亏你了,是你累了才对,来,让我家徐爷给你放松放松,徐爷,给他整个活!”
徐大来了个乳浪翻滚:“兄弟,来个得劲的?”
郑阳申连连摆手:“徐爷您客气了,您也先歇息,这样卑职给您三位烧个洗脚水吧?”
这个确实需要,否则王七麟担心徐大脱鞋后弄死人。
地下的宅子虽然隐蔽,可是通风性很不好……
郑阳申忙前忙后,王七麟不好意思过去帮忙。
他急忙拦住王七麟:“七爷,您不能干这些粗活,这些粗活由我老郑这样的粗人来干,您是动脑子的人,您去歇着就好。”
说着他又感叹一句:“前些天锦官城内有百姓做梦,梦见本城城隍说朝廷派了您这位好官来调查祯王罪刑,我们还不信,因为都说您年纪轻轻,肯定是靠关系上位的,嘴上没毛办事不牢。”
“现在卑职才知道,原来城隍说的都是真的,原来您真是天上紫薇星落地所化,专门来对付黑心权贵、给老百姓做主的!”
王七麟心里咯噔一下子,白云间给百姓托梦的时候,是不是有点超额完成任务了?
这吹的有点过头吧?
当夜安宁,他们休息的很好。
早上铁中西亲自来给他们送早餐,他提着饭盒下来后抽了抽鼻子,嘀咕道:“是不是又有死老鼠没收拾出去?”
王七麟向他抱拳道谢:“麻烦铁二爷了,大清早的还要给我们忙活吃食。”
铁中西笑道:“王大人客气了,我们灌县小地方,吃的东西都是粗制滥造,还望大人们多多海涵。”
双方客气一番,徐大去打开食盒,顿时有饭香味漫出。
人间烟火味,最抚凡人心。
早餐有三大碗牛肉面,铁中西介绍道:“在下听说大人们老家是并郡,并郡人爱吃面呀,在下早年去并郡游历过,在那里见识到了最多的面食。”
诡异之镜 米米
牛肉是酱煮的,可能刚刚煮出锅,味道香而糯软。
面拉的很劲道,是老师傅的功底,有着麦子独特的香味,每个碗里还给加了煎蛋,搭着青菜叶子,雪白、金黄、碧绿与棕褐色。
王七麟撸了一口面,味道很好,他找了俩盘子给八喵和九六倒了一些。
玄猫吃食很挑剔,它对寻常面食毫无兴趣,但看王七麟吃的开心它也愿意尝尝。
它用爪子摁住盘子张开嘴叼住一根面条深吸一口气,努力的‘呲溜呲溜’。
王七麟蹲在地上端着碗也在‘呲溜呲溜’,吃面带呲溜,万事皆可休。
铁中西还给他们带了凉茶和汤,都已经凉了,汤是口蘑汤和三鲜汤,野蘑菇鲜味很足,即使凉了依然浓郁鲜香,菜的味道完全融在了汤里,吃着面喝一口汤,王七麟很满足。
徐大胃口很好,一大碗面唏哩呼噜下去了,郑阳申又递给他一个碗,碗里是馄饨。
“这是我们灌县的特色,这馄饨皮薄肉多、汤汁饱满,你试试。”郑阳申介绍道。
徐大抱着碗直接往嘴里倒,见此王七麟忍不住遗憾:“这馄饨给你吃,可惜了。”
铁中西带来的食物或许不太精美,但肯定货真价实、味道非凡。
王七麟后面也吃了一碗馄饨,小东西个头不大,皮薄馅儿多,用的是肉和笋碎,他还是第一次吃这样口味的馄饨。
而且灌县馄饨跟他家乡的不一样,不是一碗汤水泡满馄饨,而是用臊子做了干拌,所以这样一碗要比常规馄饨更结实。
吃饱喝足,铁中西主动帮他们收拾起餐具。
九六侧耳倾听,给王七麟使了个眼色。
见此八喵立马伸出爪子一把鼻子站起来,又要开干啦!
王七麟拿过妖刀,抽出刀来,刀刃雪亮。
铁中西诧异问道:“王大人,这是什么意思?”
王七麟问道:“都有谁知道你把我们安置在这里?都有谁知道你今天早上来这里送饭?”
铁中西下意识说道:“这里是我铁氏最早时候用来躲贼寇的秘宅,那时候灌县城防微弱,大乱年代时有山贼来抢掠,所以有了这地方,一直到现在它也非常隐秘,只有我们铁氏几房的……”
说到这里他叹了口气:“应该是我大伯来了。”
谢蛤蟆点点头说道:“无量天尊,来的不是敌人,他们在十步之外停下了。”
铁中西将地下秘宅的暗门打开,说道:“大伯,既然来了就进来吧,请恕侄儿无礼,不能出去迎接你。”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来,走在前面的是个同样身材魁梧的老汉,须发皆白、面色红润,虽然上了年纪却不见老态,正是铁氏如今的当家人,铁英骑。
铁英骑沉着脸进屋,但没有通过暗门进入秘宅。
他淡淡的说道:“下面空气不通畅,大人们憋了一晚上应当是不舒服了,让他们上来透透气吧。”
铁中西问道:“大伯,你来这里怕不是专门邀请大人们出来透气的吧?有什么事不妨直说,我是您亲侄儿,没必要……”
“你还知道你是我亲侄儿!”铁英骑怒视他一眼,“知不知道你做了什么?”
“你把咱们铁氏,推入了火坑!万劫不复的火坑!”

Categories
仙俠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