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夫讀物

好看的小說 聖墟笔趣-第1619章 以身填坑熱推

聖墟
小說推薦聖墟圣墟
“你不要诋毁他!”九道一声色俱厉,大声驳斥。
那位,在他心中地位最尊崇,不可超越,没有谁可以与其比肩,不容任何人妄谈与非议。
到了现在,谁还不知道他说的是谁?
九道一这么激动,表现如此明显,所有人都意识到了。
事实上,在人们的心中,那个人无比神秘,强大到无法想象!
只是,关于他的过往被提及的实在太少。
甚至,那个人正不断从人们心中模糊下去,渐渐自古史中消失。
“我有冤枉他吗?你来说,他当年是不是一路走来一路吃,让所有对手都绝望?!”
在旧时代曾为仙帝的生灵,悠悠地说道,不急不缓,淡定自若,惹人遐思那个人的过去。
九道一张了张嘴,想要辩驳。
可他仔细想了想,那位确实有些特殊的喜好,特别能吃,喜欢自己“丰衣足食”,某些癖好让敌人又惊又怕。
最后,他硬着头皮,道:“你胡说,他明明不吃人形的!”
众人无语。
神秘生灵也哑然,无言以对。
楚风也是目瞪口呆,一阵出神。
这世间果然没有完人,历史堆不能扒啊。
在世人的心中,尽管过于那位的传闻不多,但有些却成为了共识。
一旦提及他,便与某些词联系在一起:伟大的,至高的,天纵之资,英武慑人,古今无敌!
同时,他的经历又是让人心疼的,又与另外一些词连在一起。
他是落寞的,孤单的,凄凉的,一个人独断万古,坐着一口铜棺,在染血的诸天间上路,形单影孤,一个人漂泊远去……
他再也没有回头,自古史上消失,再也不可见。
然而,这般英姿伟岸的人,竟也有黑历史啊,绝不能较真与挖掘。
“我必须要说明,他吃掉的非人形生物都是罪大恶极之辈,但凡能挽救的、心有一丝善念者,没有一个被击杀,都被放过了。”九道一严肃的补充。
这些情况必须说明,因为这些都是事实。
那个人虽然爱吃,能吃,有自己强烈而鲜明的“风格”,同时却也有自己的原则。
旧时代的仙帝冷幽幽地开口,道:“是啊,非穷凶极恶者他不吃,当然,人形的也要刨除。仔细想来,我是不是该庆幸,自己是人形的,感谢他不吃之恩?”
众人想笑,但是又不敢,最终都很紧张。
“我知道你是谁了!”九道一很确定,盯着前方那颗水蓝色的星球看了又看。
虽然没有见到人,但是符合身份的,也只有一个生灵!
众人越发的紧张,这是确定了,前方蛰伏着一位旧时代的……仙帝!
这实在太恐怖了,如何敌,怎么对抗?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的!
腐尸、狗皇的脸色都变了,他们也意识到,那究竟是谁了。
不过,还有很多人茫然,因为对那个时代对那一纪元根本不了解,再璀璨的盛世到如今也都被历史的迷雾覆盖了。
“是啊,你是他的追随者?早该知道我是谁才对。”那个神秘生物自语,有些感慨,叹岁月无情,洪荒流转,物是人非。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还能再现世间?!”九道一心中翻腾,这分明是一个早已烟消云散的生物,怎么又活了?
古青苦涩,看了一眼九道一,提醒他,这曾经是一位先仙帝啊,这就足够了。
其他人也都释然,但更加毛骨发寒,内心生出不祥的感觉。
的确,路尽级生灵,无论如何都很难死去,如果随便被杀了,就彻底覆灭,也太没牌面了。
何以为路尽级生物?将进化路走到绝尽,没有办法更加强大了!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这种存在,可谓真正的不朽,万劫难灭。
纵然有意外,身灭道散,可这世间但有一念触及,思念到他,这个生物就能再次活过来,真正的不死不灭!
不然,为何连道祖都无比渴望,用一生去追求,因为只有到了这个领域中,才能确保自身永不坠落。
对这个至高怪物来说,只要有人想到他,证明他存在过,他就可以活着!
九道一还是不相信,道:“这也不对,路尽级生物虽强,号称无法磨灭,但也不是绝对的,尤其是,你被那个人杀死,他曾言,不让你活,你必彻底死去,根本没有一丝希望再现才对!”
“是啊,除却那个大凶人外,纵然是上苍来的仙帝,以及诡异源头出来的路尽级怪物,也很难杀死我!”
这个神秘强者点头,言语间倒也没有对那位不敬,相反,竟很是推崇。
无论是古青,还是诸王,都了解到一个惊人的事实,昔日那个人似乎格外恐怖,强大的离谱,他竟可以真正的磨灭……仙帝!
传说,他让所有对手都绝望,并非虚言!
疯狂恋人 绿风如林
路尽级难灭,可历大劫,几乎亘古长存。
但任何所谓的永恒都有缺失,可寻到破绽,被真正的无敌者打破。
实时今日,人们才明白九道一口中那个人到底多么可怕。
相传,他才成为仙帝就杀了一个路尽级存在!
若是去细思,着实恐怖,同级数的生灵必然要因此而惊悚。
“你在问为什么?”旧时代曾为仙帝的生灵,直接告诉了九道一答案,道:“因为,是那个大凶人亲自唤我,触及我的肉灰魂烬,我才能活,再现出来!”
那个人自己亲自做法,以仙帝的念来唤,也没谁了,这让所有人倒吸冷气,果然逆天!
“为什么救你?”九道一狐疑。
“因为,我曾心怀天下,只是被人暗算,才堕入黑暗中,大凶人杀了我后不是太漫长的岁月,回过神来,便赦免了我,亲自唤我,让我活了回来。”
众人都吃惊,反倒是九道一释然了,这能讲的通,那位本来就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旧时代的仙帝,本身就是迫不得已,遭了人算计才堕入黑暗中,那位赦他无罪,将他救活,算是给了他一个机会!
对诸天来说,这无疑算是多了一个路尽级的守护者。
一时间,人们竟长出一口气,认为并不是遇上了大敌。
神秘生灵悠悠开口,道:“你们不要放松,我还没说完,嗯,我可以告诉你们,我依旧想要将你们填进黑窟中。”
人们心头一颤,这当中有隐情,他依旧是祸胎?!
“我第一次殒落,是因被某种不可思议的黑暗能量污染,那是诡异源头的最强真血,侵入我的身与魂中。”
“那时的我,第一时间就觉察到了不妥,可是,黑暗化的进程却不可逆,无法改变了,我已知晓,我必成黑暗仙帝。”
当听到这里,堕落仙王族的人终于明白了,为何对此人感觉亲近,有熟悉感。
因为,这是祖宗级的源头,他们都是被同一物质污染的!
当然,污染他们的不过是雾霭等,稀薄血雾,不可能是真正的浓郁黑血。
“我以身镇压那个流淌黑暗真血的窟窿,尝试堵住源头,同时也葬掉我自己。”
众人听到这里,暗自叹息,当年这位仙帝果然值得各族尊敬,纵然那样了,还想着诸天各界的生灵,以身为石,永镇污染源头。
“总的来说,那时的我,看似未死,但却也可以说死了,因为‘真我’被腐蚀,世间再无心怀天下的仙帝,多了一个路尽级不祥的黑暗尸骸,半沉眠,也算是第一次被杀了。”
后面的事,九道一便知道了,黑暗仙帝与四方道祖实在太恐怖了,世间无可匹敌者。
直到那位横空出世,一个人平掉了所有的血与乱!
“至今想来,我是被诡异源头的怪物过早的盯上了,被逐步暗算,而且应该不止一个怪物暗中削磨我,侵蚀我,真是看得起啊,最起码两位仙帝对我出手,不然我怎么可能彻底堕入黑暗,若是没有过早侵蚀,给我足够的时间,我会更强,他们压制不住我!”
“只能说,我时运不济,遇到了诡异最活跃、不祥最猛烈复苏的年代,被污染,最终以身填坑。”
这个神秘生物颇为感慨,至今还有些不甘呢。
做父母是一场修行
“既然那个人让你活过来,你不是应该明悟真我,站在我们这一边吗,去找诡异源头的恐怖怪物清算才对!”
有胆子大的仙王忍不住开口,因为实在有些想不明白,这个旧时代的仙帝为什么说要将他们填进黑窟。
“你说的对,复活后,自然是要去找暗算我的怪物的麻烦,不踏帝骨终不还!”
风月天唐
“所以,我去了,离开了人间,至今不知怎样了。”
人们听到这里,顿时一愣,这是什么状况,他既然去杀路尽级的不祥生灵了,为何还在这里说这些话?不知怎样了。
神秘生物似乎看出众人心中所想,平淡开口:“你们在疑惑,既然我去诡异源头报仇,想找路尽级生物决战,为何还在这里?”
的确,这是人们心中最大的疑问,他的言行有些不对。
“真我复苏,在现世中凝聚,连带着昔日的部分黑暗灵魂,部分诡异真灵也活了,就是我。”他古井无波。
“是你,黑暗仙帝?!”人们顿时惊呆了。
所有仙王都不淡定了。
纵然是古青已成为道祖,也是一阵脸色发白,最终,那个最强大的敌人也跟着回来了?
为何没有灭掉他?
“真我回到现世,并且是大凶人唤回来的,自有特殊手段加持,将原本就孱弱的我斩出来,炼化成灰烬,形神俱灭,最终又封在了一个罐子中。”
说到这里,他看向了武疯子那里,道:“唔,你身上有罐子的碎片。”
武疯子骇然,他身上有指甲盖那么大的一块瓦罐碎片,竟与这个生灵有关?
楚风动容,当年,武疯子的弟子那个白发女大能,也就是太武天尊的师傅,也有一块神秘碎片,不过米粒大小,这都与封印黑暗怪物的罐子有关?
“有一天,罐子炸碎了,我想又到了诡异活跃的年代,不祥的始祖复苏了,所以,有力量干预了这个瓦罐,我也跟着活过来了。”
“至今想来,我算什么,多半是真我故意留下的,我成了预警器?一旦我复苏,就意味着大劫将至,他会有所感应,将我当成坐标,从世外赶回来?不知他是否真正踏着帝骨复仇了。”
“说来我也很可悲,一直在被人操控着,说我是黑暗仙帝孱弱的残余部分吧,可我有没有彻底堕落,不曾被全面支配,说我回归光明吧,可是心里又不甘!我呢,应该介于诡异与真我之间吧。”
随着他自己剖析,人们终于知道他到底有什么根脚,处在什么状态。
“前辈,您曾是心怀天下的仙帝啊,那个大凶人赦免了你,便是认可了你,不要再堕入黑暗了。”有仙王劝阻。
然后,这位仙王就看到九道一对他怒目而视,他立刻改口,道:“口误!”
其他仙王也相劝:“是啊,您的‘真我’为您留下生机,这是认为您能够彻底回归,与他站在一起,并最终融为一体,前辈,不要再踏足黑暗领域了。”
“我沉睡很久,偶尔醒转,只会看一看我在这颗星球上做的实验,但也只是千百万年睁一次眼,原本我的确不想沾因果,不与任何人计较了,但是,你们扰醒了我,若是不将你们填进黑窟中,有点对不起我过去的黑暗身啊。”
神秘生物叹息,并未改变主意。
并且,他又提及一件事,所有人都为之一阵惊悚。
“就如同上次,有人在魂河大战亦扰动了我,尤其是让我看到了那张脸,我实在忍不住啊,想打他的一巴掌!结果,我残留的灰烬恢复过来的残体,反倒被他打落,毁去一张人皮。”
这一刻,无论是楚风,还是九道一,亦或是狗皇与腐尸,都确认了,这个神秘生物果然在那日出手了!
魂河大战时,叶天帝模糊的虚影曾从铜棺中显照出来,结果地球这个神秘黑手曾直接下场,干预那一战!
但是,他最后被击退,被干掉人皮。
梁子早就结下了!
“而今天呢,我又看到了谁?又一个和大凶人长的有点像的人,你们说,我能忍住不拍死他吗?”神秘生物幽幽开口。
楚风的脸顿时绿了,这真不关他的事!
无妄之灾,他背的这口黑锅未免太大了!
“干死他!”狗皇是个暴脾气,狗脸沉了下来,嗷嗷叫着,联合诸王要与他直接死磕到底。
既然道理讲不通,那么就决战吧!
九道一也准备好了,葬天图横空,流转恐怖的能量波纹。
“大凶人不是死在了外面,就是永远也回不了头了,而真我亦不在,去踏帝骨了,现在我纵然不在仙帝领域了,相对过去非常虚弱,但是,一只手磨灭你们也足够了,妄想与我对抗?尔等会很凄惨!”
地球上的神秘生物冷漠的回应道。
诸王绝望了,遇上当年诸天最强大的黑暗仙帝还阳,谁不畏惧?
他是数个纪元前,诸世最大的威胁,最强的敌人,若非那位崛起,轰灭了一切,现在还是眼前这个生灵统治诸天呢,各界各族都会被黑暗覆盖。
“谁能改变这一切?”神秘强者冷冷地问道。
突然,有声音模糊而虚无缥缈,宛若在数个纪元前跨越时空传至:“不想不念,怎能做到,毕竟,我留下过痕迹,今天,故土有人在不断思念我?!”
这一刻,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
诸王蓦地抬头,仰望苍穹,那是源自世外的声音吗,像是来自上苍!
“我踏着帝骨回来了,险些迷失在上苍外的世界汪洋中,如今,有人在思念我,在为我指明坐标。”
当这样微弱的声音,很朦胧的传到众人耳畔,所有人都震撼了!
至于地球上的神秘生物,则更是呆住了,若是在不祥的祖地,那里与诸世隔绝,对真我动念头也不会被感应到。
而现在,真我有觉,这意味着,真我的确踏上了归程!
前往诡异所在的厄土复仇,这是何其惊人的壮举?竟有人可以找到那里!
而最后,他需要借道上苍回归,他走了怎样的路线?深思的话,让人震撼而心惊!
“他……踏着帝骨回来了?!”

Categories
玄幻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