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夫讀物

超棒的都市小说 在港綜成爲傳說 愛下-第三百一十六章 軟飯其實挺好吃的鑒賞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在港综成为传说
三十六层,助理办公室。
正在写文案的程文静听到房门打开,头也不抬道:“文件放在桌上,再帮我查一下这两天从霓虹飞来的航班。”
话音落下,一捧玫瑰花竖在面前,程文静愕然抬头,惊喜发现是廖文杰回来了。
“阿杰,你怎么……”
话到一半嘴被堵住,一个月的思念过甚,程文静揽住廖文杰的脖子,热情回应起来。
十秒钟后,唇分,程文静意犹未尽,颇为不解睁开眼睛。
怎么去霓虹一趟反倒变斯文了,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廖文杰没说话,指了指汤朱迪的办公室,程文静顿时惊醒,慌忙拿出化妆包,对着镜子补上口红。
好危险,光顾着沉迷男色,差点败露了脚踏两条船的事。
廖文杰拿起纸巾抹嘴,打开行李取出浮世绘扇面的精致折扇,小声道:“没通知是想给你一个惊喜,这是专门给你买的纪念品,喜欢吗?”
“嗯嗯嗯。”
程文静眼睛眯成月牙,专门买的纪念品,一听就很有心意。
“今晚别去半山区大屋,回家等我,我有很多话想跟你说。”
“恐怕不行,房子我已经退掉了,现在长住朱迪姐家里。”
程文静脸一红,小声回道:“我可以留下来加班,等我们加完班,再一起回朱迪姐家。”
“行是行,可‘我们’是什么意思,我也要过去?”廖文杰面露疑惑,听不懂程文静在说些什么。
“哄朱迪姐睡觉啊,才一个月而已,你该不会忘了吧?”
程文静叹了口气,廖文杰什么都好,就是不近女色太麻烦,哄女人睡觉这种好事都能忘得一干二净。
也就是大家知根知底,换成以前,听到世上有这种坐怀不乱的男人,她绝对不信。
“啊这,确实有点忘了……”
廖文杰面露惭愧,同时心头嘀咕起来,要是每个女朋友都像程文静这般冰雪聪明,那该有多好。
“可以了,有什么话加班的时候再说,你先去和朱迪姐打声招呼。”
程文静催促一声,提醒道:“阿杰,你有没有给朱迪姐买纪念品?”
“有,一套茶具。”
“茶具……听起来好普通,没别的东西了吗?”程文静噘噘嘴,想把折扇让出去,但又舍不得其中承载的心意。
“我和朱迪姐普通朋友,最多算兄弟,礼物不能太过火,我倒是想送她几条底裤,但她不一定会穿。”廖文杰吐槽道。
超品小农民 东方邵康
程文静闻言翻翻白眼,将玫瑰花塞进廖文杰怀里:“把这个带进去,就说是为她买的。”
“不会吧,这可是玫瑰,万一朱迪姐误会了怎么办?”廖文杰瞪大眼睛,连连摇头。
“你不带进去,万一朱迪姐出来,问我玫瑰花是哪来的,让我怎么解释?”程文静反问一句。
“有道理,是我不对,疏忽了,光想着送你玫瑰花,把这一茬忘了。”廖文杰抹了把额头,敬佩竖起大拇指。
“知道就好,下次注意点。”
程文静得意洋洋比了个OK的手势,将行李包挂在廖文杰肩上,推着他朝最里面的办公室走去。
梆梆梆!
程文静敲响房门,将廖文杰推入屋中,一边摇头一边关上门。
为了左拥右抱走上人生巅峰,她真的尽力了。
“咦,阿杰,什么时候回来的?”
看到廖文杰出现,手里还捧着一束玫瑰花,汤朱迪心头暗喜,离开办公桌上前:“有心了,来就来嘛,还买花给我,不过玫瑰花……下次不能了,我会误会的。”
说着,她两手张开,给廖文杰送上一个熊抱。
“坐船回来的,想着给朱迪姐一个惊喜,怎么样,是不是很感动?”
“少来这套,谁知道你是哪天回来的,说不定前两天就到了,一直在陪你的女朋友。”汤朱迪嗤之以鼻,这招她泡妞的时候用过,骗不了她的。
“朱迪姐,你这么说,未免太令我寒心了,我以为大家兄弟一场,还专门给你带了纪念品。”
“还有纪念品?”
汤朱迪迫不及待打开,一套清水烧的陶瓷茶具,平平无奇没什么特别之处,顿时大感失望。
算了,看在玫瑰花的份上,就不计较了。
“阿杰,你这次去东京,事情办得怎么样?”
那些年遇到的人 绿色泪珠
“不是很圆满,束手束脚,只能说办成了一半,之后还会再去一趟。”
“前段时间,突然有家东京的地产公司上门合作,属于福泽财团,说是你朋友,有没有这回事?”
“是有这么回事,我朋友是福泽家族的三子,我去东京的时候,顺手救了他父亲一命……福泽伯父人不错,至少知恩图报没得说。”廖文杰感慨出声,富泽哲治给他介绍的女妖精真心没话说。
“阿杰,你这位伯父,出手可真阔绰。”
汤朱迪复杂看了廖文杰一眼:“这次合作摆明是送便宜给我占,钱太烫手,我拿着很不舒服,要不这样吧,公司的股份低价卖你一些。”
“不用了,低价买了你的房子,再低价买你的股份,我岂不是成了吃软饭的小白脸?”
“软饭其实挺好吃的……”
“什么?”
“我的意思是,正经的业务往来,怎么能叫吃软饭呢!”
“……”
……
聊了二十分钟,廖文杰和汤朱迪告别,在助理办公室对程文静挤眉弄眼,乘坐电梯抵达十八层。
三杰灵异咨询公司。
刚从霓虹回来,一天放假休息没有,直奔公司开始上班,像他这么优秀的老板,真的不多了。
员工们应该好好学习才对!
询问老王最近公司的大致情况,廖文杰找来钟发白去了会议室,他本想把里昂也拉上,结果这货过了新鲜期,对公司没了刚开始的热情,三天两头缺勤,又搬回了精神病院。
还把两个女秘书也带走了。
打了一通电话,让里昂赶紧来公司一趟,廖文杰和钟发白在会议室聊了半个小时,最后取出一块怀表。
来生泪送他的定情信物,视若生命的宝贝。
“老钟,帮我看看,能不能找到这块表的主人。”
“阿杰,这块表很有年头了……”
钟发白接过怀表,听到怀表的主人失踪十多年,顿时紧紧皱眉,让廖文杰别抱太大希望。
他的寻人道术,需要怀表上残留主人的气息,十多年过去,哪还有气息可言。
“试试吧,有希望总比没希望要好。”
“怎么,这块表的主人欠你钱?”
“不,应该是我偷了他的宝物。”廖文杰笑了笑,没做太多解释。
钟发白没多问,袖口取出一张黄纸,口中念念有词,念力为引,凌空画下符咒。
待口诀结束,黄纸上光芒一闪,将其叠成纸鹤放置在怀表上。
“去!”
在廖文杰失望的注视下,被钟发白抛出的纸鹤凌空飞舞一圈,啪叽摔在了桌子上。
“找不到吗?”
“没办法,要么是时间太久,怀表主人的气息散尽,要么是距离太远,无法感应到对方。”钟发白摇摇头,而后道:“如果真的很重要,我可以请祖师爷的法力上身,再试一次。”
“不至于,为这点小事请祖师爷帮忙,不见得会搭理你。”
廖文杰摇摇头,恕他看不起人,钟发白请祖师爷的法力上身,程度也就一般水平,果断道:“这样好了,你把这门法术教给我,有空没空的时候,我自己去找。”
钟发白:“……”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仙 路 至尊
总觉得这才是廖文杰的目的,找人是假,馋他的师门道术是真。
换做以前,打死钟发白都不会将师门秘术交出去,现在……
说来难以启齿,他堕落了,自从前段时间公司的第一笔分红入账,见识到金钱的魅力,他便和金钱接下了深厚友谊。
总而言之一句话,旁人说什么都行,就是不能挑拨他和钱的感情。
寻人的道术入手,廖文杰发现这门法术似乎不是很难练,比‘定心咒’差远了,门槛不在于资质,而是在于施术者的念力多寡。
有意思,今晚就试试。
正想着,会议室房门被一身黑的里昂推开,他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双目一眯,直接打起了呼噜。
“醒醒,喊你来不是让你睡觉的……不对,你怎么来这么快?”
“我在隔壁商场陪阿群和Pat买衣服,接到你的电话……”
“等一等,你居然会花时间陪女人买衣服?”廖文杰瞪大眼睛,在他印象里,里昂属于提枪上马的渣男极品,绝不会花一丁点时间玩情调。
买衣服什么的,简直不可思议!
“嗯,商店里衣服很多,更衣室也足够宽敞。”里昂推了推墨镜,笑得像个人渣。
“……”x2
廖文杰翻翻白眼,将怀表递过去:“帮我找找这个怀表的主人,死了十几年了,现在魂魄不知在哪飘着。”
“好说,抓鬼我最拿手了。”
里昂接过怀表,拉下墨镜开始斗鸡眼,片刻后,他皱眉晃了晃脑袋。
“怎么了,找不到?”
末世之幸福人生
就要做女配 天梦流彩
“那倒不是,上面气息太乱,我不知道你要找哪一个。”里昂说道。
钟发白:“……”
“怎么讲,有几道气息?”
廖文杰大喜过望,不愧是他最看好的工具人,办事就是靠谱。
“四道,有三道聚集在一起,另外一道……有点远,不,好远。”
里昂四下看了看,没在会议室找到地球仪,果断掀开随身携带的手提箱,一阵翻箱倒柜后,摸出一张皱巴巴的世界地图。
“三个气息集中在霓虹,还有一道气息,应该在这个附近。”
里昂在地图上戳了戳,指尖环绕,画了不大不小一个圆圈。
“非洲……北非……这也太模糊了,不能再详细点吗?”
“阿杰,情况搞清楚一点,我是人,不是神仙!”
你这个神经病,居然觉得自己是人?x2

Categories
科幻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