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夫讀物

有口皆碑的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 愛下-999、除夕夜的圓滿夜晚(4900字求月票)看書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我真没想重生啊
陈汉升利用和王梓博打个电话当幌子,然后趁机打给了萧容鱼,计划贯彻的也非常顺利,听筒里很快响起萧容鱼的手机彩铃。
“脑袋都是你心里都是你,小小的爱在大城里好甜蜜,念的都是你全部都是你,小小的爱在大城里只为你倾心······”
这是王力宏的歌曲《大城小爱》,陈汉升知道歌词的意思,“脑袋都是你,心里都是你”的对象并不是自己,而是闺女小小鱼儿。
“喂~”
没过多久,小鱼儿清脆甜美的声音出现了:“新年好呀~”
萧容鱼的语气里充满着欢乐和团圆,陈汉升听到以后也受到了感染,笑着说道:“新年好。”
“妈妈刚才也给我发信息了。”
萧容鱼说话时,她那边的喧嚣的吵闹慢慢变小,应该也是走到了阳台。
当然了,这里的“妈妈”不是吕玉清,而是梁美娟。
“今晚孙老教授也过去了吧。”
陈汉升问道。
“对呀。”
萧容鱼轻声说道:“吴姐和棠棠都在呢,晚上也让她们睡在这里了,不然学校那边空荡荡的,孙教授虽然嘴上不说,其实可开心了。”
“挺好的,那个······我家闺女呢?”
陈汉升话题转换的有些生硬,不过他也实在没办法。
因为今晚这种情况,绝对不能出现聊天“断档”的局面,只要稍微停顿一下,两人都会想起现实里的状况:
修罗场仍然横亘在中间。
沈幼楚也有了孩子。
萧容鱼准备带闺女出国。
······
所以陈汉升只能一个接一个的抛出话题,不让聊天时出现尴尬期和空白期。
这也亏得是他,脸皮足够厚,并且自带暖场的buff。
“小小鱼儿在外婆怀里呢。”
萧容鱼也顺着说道:“她今晚看见烟花有些兴奋,吵着想下楼玩耍。”
“天冷还是别下去了。”
陈汉升允诺道:“明后天我抽个空,带着闺女去江陵的郊区,买100箱烟花放给她看。”
“好~”
萧容鱼突然笑了一下,似乎有些唏嘘。
陈汉升反应灵敏,他马上想起来几年前,也曾经为了哄小鱼儿开心,抱着几箱烟花在东大女生宿舍楼下点燃。
虽然最后被东大保安抓起来了,但是那一朵朵火树银花,永远开在白月光萧容鱼的心里了。
“为什么在江陵放烟花呢,我和那边的领导熟悉,年前还在一起吃饭的呢。”
陈汉升拐着弯的,又把话题转到萧宏伟的身上:“认识这么多政府官员里,我最敬佩的还是咱爸,业务能力真是过硬,老陈那个办公室主任,其实就是个万金油的岗位。”
“也不能这样说呀······”
萧容鱼马上为孩子的爷爷辩解几句,跳过了“烟花”这个敏感话题。
两人就这样又聊了一会,最后和和气气的挂了电话,非常符合了大年三十美好的气氛。
“呼······”
不过陈汉升却是长呼一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有多少人能意识到,会说废话也是一种能力呢?”
······
刚才的电话里,陈汉升没有让萧容鱼抱着闺女来说话,因为那样客厅里的“小鱼党”成员都会知道,这是陈汉升打来的电话。
随之而来就会有一个问题,陈汉升今晚没过来,应该在“那边”吧。
冷王宠妻:王爷妻管严 锦墨
这样一来他们心里肯定不舒服,大过年的还是要避免这些情况出现。
陈汉升的第二个电话,还没来得及打给别人,商妍妍就主动打过来了。
“班长,新年好呀,祝你永远都是这么才貌双全、玉树临风、清新俊逸、义薄云天、救死扶伤······”
商妍妍娇笑着说出一大串成语。
“那我也祝你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倾国倾城、嗯······嗯······搔首弄姿。”
陈汉升原来也想礼尚往来的回应一下,但是他成语积累实在匮乏,还不伦不类的加个“搔首弄姿”。
“鹅鹅鹅······”
商妍妍根本不介意,反而挑逗了一下:“班长让我怎么样,我就怎么样!”
陈汉升听到商妍妍叫“班长”,而没叫其他称呼,明白她父母就在身边,于是也和老商夫妇拜个年。
下面准备打给罗璇的时候,发现她的电话占线。
大叔宠娇妻 风侍雪
我的明星夫人 贵族丑丑
“那就问问郑闺蜜在做什么吧。”
陈汉升又打给了郑观媞,不过被她直接挂掉了,5分钟后回复一条信息。
郑观媞:老爷子快不行了,在医院。
“原来如此。”
陈汉升点点头,他虽然和郑观媞是“闺蜜”,但是和香港郑家没有太多往来,而且郑观媞本身对郑家并没有什么归属感。
所以陈汉升连“节哀”都不发了,直接回复“保重身体”。
郑观媞:知道了,我也祝梁姨身体健康,祝渣男同志新年继续添丁。
郑观媞和梁太后有过一段“婆媳缘分”,双方虽然联系的不多,但是属于彼此都记挂着对方。
至于“新年继续添丁”,这就是郑闺蜜在故意恶搞了。
这个时候再给罗璇打过去,她终于接通了。
“陈师兄,今年我在沪城过年的嘛,外婆就打来电话。”
罗璇撇撇嘴解释道:“老太太挺啰嗦的,我妈又不让我挂,所以只能硬着头皮说几句。”
每个人声音和性格都是一一对应的,沈幼楚温柔,她的声音就很柔和;萧容鱼甜美,她的声音就很活泼;罗璇偏执,她的声音很可爱,但是总有一股赤裸裸的占有欲。
“什么叫硬着头皮,她是你外婆,也是我妈,你除了陈汉升以外,还能把谁放在心上······”
这是黄小霞的声音,这是在教训罗璇了。
“你们一家都在沪城吗?”
陈汉升笑着问道。
“什么一家啊,罗海平和我妈都离婚了。”
罗璇一点都没客气:“罗海平今晚硬是赖在这里的。”
“臭丫头,一点都不尊重老爸······”
罗海平在笑骂着罗璇,看来老罗和黄小霞就在旁边。
这一家人感情似乎还可以,毕竟是“原装家庭”,罗璇不可能拿着菜刀站在罗海平床前,她就算这样做了,罗海平说不定只会担心罗璇伤到她自己。
“那就行吧。”
陈汉升笑嘻嘻的说道:“你爸妈也挺嫌弃我的,所以你就转告一下吧,祝他们新年快乐,日子越来越融洽。”
“陈师兄~”
罗璇恋恋不舍的说道:“这就挂了啊。”
陈汉升心想你爹妈像防贼一样防着我,生怕拱了你这颗白菜,我们聊得越亲热,他们看得越心慌,所以表面上要冷漠一点,私底下继续火热就好。
小师妹还是学会计的,这点道理都算不过来吗?
“挂了挂了。”
陈汉升嚷嚷道:“我要去看看闺女了。”
“喔~”
罗璇只能闷闷的挂了电话,虽然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了,但是她仍然不敢相信陈师兄有了孩子。
还是两个孩子,这就好像从石头缝里蹦出来似的,实在太突然了!
“咳······”
血脉破苍穹 翔子卉卉
黄小霞虽然看得出来罗璇很不高兴,不过她还是问道:“这个春节,汉升要来沪城找你吗?”
“关你什么事!”
罗璇冲着母亲撒着气。
不过黄小霞看到女儿这个反应,心里还是挺开心的,这说明陈汉升春节不过来了。
“估计是要带孩子了。”
黄小霞故意刺激着女儿:“毕竟汉升当爸爸了嘛,总归要收收心的。”
她本来以为陈汉升和萧容鱼生了孩子,后来才知道,原来陈汉升和财大校花也有了孩子。
黄小霞一听这还了得,就算罗璇能够得偿所愿和陈汉升结婚,难道刚嫁过去就要当两个孩子的后妈啊?
所以从韩国回来后,黄小霞可谓是严防死守,坚决不让罗璇和陈汉升见面。
“其实汉升还是可以的。”
罗海平倒是对陈汉升评价很高,对于他不能当自己女婿也比较遗憾:“白手起家创立一个3000多人的大企业,我······”
突然,从旁边传来一束目光,这是前妻黄小霞的。
“可是我仍然很想骂他。”
罗海平不慌不忙的弹了弹烟灰:“我们家罗璇难道不比萧容鱼漂亮吗?”
“行啦。”
罗璇冷哼一声说道:“反正陈师兄也不过来找我,干脆我们一家出去玩两天吧。”
“这个可以啊。”
只要陈汉升不过来,黄小霞什么都答应:“你想去哪里?洱海?桂林?九寨沟?闺女你随便说个地方!”
“那些景点有什么意思呢?”
罗璇摇着头:“我建议还是去一些具有人文气息、蕴含历史厚重感的城市。”
“有道理。”
罗海平拍着女儿马屁,竖起个大拇指说道:“到底还是读过大学的,思想境界就是不一样。”
“可以~,那洛阳还是西安?”
黄小霞问道,这两个城市都没去过,正好可以趁着春节过去看看。
“那两个城市太远了。”
送福利,去微信公众号【投资好文】,可以领888红包!
罗璇继续挑着刺。
“除了洛阳和西安,国内还有什么历史厚重感的地方啊?”
罗海平挠挠头问道,他没读过书,一时间还真是想不起来了。
“建邺呐,六朝古都,千年名城,你们不能因为我在那边读了两年书,就忘记了吧?”
罗璇认真的说道。
“我······”
罗海平和黄小霞对视一眼,同时说道:“不行!”
······
当罗璇和父母斗智斗勇的时候,陈汉升那边已经和孔御姐等同事、还有政府领导、还有商场朋友进行了拜年。
不过正准备回去的时候,陈汉升突然顿了一下,这样拿着手机,在众目睽睽之下出去,一定会吸引客厅里所有人的目光。
这就好像小时候家里来亲戚,自己在屋里睡觉,父母在外面陪着说话。
等到睡醒后刚走到客厅,保证立刻成为焦点。
陈汉升和萧容鱼她们打了电话,这算是做了亏心事,肯定不想成为这种焦点。
陈汉升想了想,突然大声喊道:“冬儿,冬儿。”
没过多久,小冬儿“哗啦”一声推开了门,伸出头问道:“小陈哥哥,什么事?”
“刚才说了太多话,感觉喉咙有些干。”
陈汉升平静的说道:“麻烦你帮我倒杯热水过来,谢谢。”
“好的~”
冬儿马上去倒水了。
天真的冬儿并不知道,陈汉升就是“利用”她打开阳台的这扇门而已。
等到一会陈汉升出去的时候,就不会那么引人注目了。
渣男的这些小细节tips,多如牛毛。
冬儿很快就把热水端来了,陈汉升笑容可掬的接过,嗦了两口热水,俯视着不远处紫金山的雄伟轮廓,冰凉的晚风拂过面庞,仿佛还夹杂着一些烟花的硝烟味。
“一切都算圆满,我可真是······”
陈汉升叉着腰,淡淡的想着:“牛逼炸了啊。”
······
果不其然,等到陈汉升握着茶杯从阳台走到客厅的时候,大家似乎都知道他要出来,并没有太多诧异。
“心肝宝贝~”
陈汉升又去抱起小小憨包,利用“工具人”闺女彻底融入看春晚的圈子。
当然他的电话仍然还是络绎不绝,但是已经不需要避开沈幼楚了,金洋明拜年的时候,陈汉升还特意多问一句:“我听冬儿说,你家人想趁着这个春节见见她?”
“对啊。”
金洋明点点头:“金陵大酒店的包房都订好了。”
“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吧。”
陈汉升提醒道:“你们家人瞧不起冬儿,说不定还有个嫌贫爱富的表姐或者嫂子,故意欺负小冬儿,最后逼着我都出面了,然后你的表姐嫂子才卑微道歉。”
陈汉升这样担心是有道理的,小金以前和母亲提过冬儿,只说是一个在建邺打工的乡下女孩,不过直接被他母亲否决了。
毕竟小金是大学生,还是建邺本地户口。
后来陈汉升就指导一下,让金洋明把冬儿描述成“奶茶店的总经理助理、月薪过万、颜值七分,深受奶茶店沈老板和胡总经理的器重。”
当然现在又能加一条了——冬儿经常和果壳电子董事长陈汉升,坐在一起吃饭喝茶。
这些话乍一听好像都在吹牛逼,其实又一点没错,冬儿本来就经常和陈汉升一起吃饭嘛。
大概可以类比于“我和四大行都有业务往来,和电信、联通、中石化等企业都保持长期良好的合作关系,出入百万以上交通工具,还从不用自己开车”这种话。
所以这样一说,金洋明母亲果然同意了,还要求春节时见一见。
“四哥!”
不过金洋明很不乐意,气呼呼的说道:“你说的那种情节,可能发生在我们卧龙凤雏的身上吗?”
“你那是退役兵王小说里的桥段。”
小金作呕一声:“我从来不看那种小说,没点情商没点智商,到哪里只靠拳头说话,这不就是没读过大学的杨世超吗?”
“妈的······”
陈汉升忍不住笑了一下,这狗东西居然还黑了一把老杨。
“放心吧,我家人就是想瞧瞧冬儿。”
金洋明很肯定的说道:“绝对不会出问题的,我可是喜欢冬儿好几年了,咋可能让她受委屈。”
其实陈汉升对小金也挺放心的,这可是曾经把三星拉下神坛的男人。
“小金,我知道你是真的喜欢冬儿,我们一家也喜欢冬儿。”
挂电话前,陈汉升突然严肃起来:“这次见面呢,如果你家人能够接受,冬儿明年就转去奶茶店当胡林语助理;要是你家人不愿意接受,那小冬儿还是留在我家吧,给我们做做饭带带娃,我肯定能帮她挑一个踏实的对象。”
“四哥,你瞧好吧!”
金洋明信誓旦旦的说道。
“小陈哥哥,幼楚姐姐······”
冬儿被感动的热泪盈眶。
“没事,这里永远是你最坚强的后盾,金陵御庭园的别墅也永远给你留个房间。”
陈汉升拍了拍冬儿的脑袋:“还有,记得明早5点半起来煮汤圆和饺子。”
“嗯!”
冬儿擦着眼泪点头,现在让她煮一夜饺子都可以。
梁美娟有些纳闷,为什么要5点半起来煮饺子,最后还是丈夫悄悄的解释清楚。
“你明天不能睁眼就去小鱼儿那边吧。”
老陈说道:“5点半煮饺子,7点就能在这边吃完了,8点正好到小鱼儿那边,时间都是刚刚好的。”
“噢~”
梁美娟恍然大悟:“真是不偏不倚,滴水不漏,可是······我们明早要吃两顿?”
“对啊。”
陈兆军努努嘴:“你就没发现,你儿子今晚一口零食没吃吗,他早就在空着肚子呢。”
一边看春晚,一边开心嚼着沙琪玛的梁太后,顿时陷入呆滞中。
······
(这章晚了点,因为不太好写,不过内容上老柳还是很用心的,4900字求个月票。)

Categories
都市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