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ul6i2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有一座恐怖屋-第1176章 罐中放着誰的心分享-cgz30

我有一座恐怖屋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恐怖屋
医院里短时间出现了七位死者,每一个都死状诡异,相互之间也没有什么明显的共同点。
“孙医生让我留意他们的死法,可光从死法也看不出太大的问题,难道孙医生是想要通过这七个人的故事告诉我世界上真的有鬼存在吗?”
陈歌掌握的信息太少,他无法从孙医生的故事里获得太多有用的信息,只能强行将孙医生的故事记在脑海里。
医院外面电闪雷鸣,暴雨仿佛一个歇斯底里的病人,疯狂击打着玻璃窗户,豆大的雨点砸落,嘭嘭声不绝于耳。
四人来到第四病区的楼道口,孙医生没有再询问陈歌,直接领着他朝楼上走去。
进入楼道后,陈歌的心跳开始加快,他有种喘不上气的感觉,脑海里开始不断回想刚才孙医生讲过的故事。
“那个观看监控的医生,曾经在监控中看到有个身穿红衣的怪人在楼道里出现,那个人上了楼以后就再也没有下来,今晚太过古怪,我们几个会不会遇到她?”
按理说这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但陈歌想到这些后,他却只是心跳不断加快,身体产生了一种说不出的情绪。
非常复杂,比起恐惧,更多的是好奇和兴奋。
“好奇害死猫,我必须要冷静下来才行。”
上到二楼,陈歌发现医院楼梯拐角处放着一个没有头的布娃娃。
这娃娃是手工缝制而成,身体被撕破,露出了里面黑红色的填充物。
“医院里怎么会有这东西?”陈歌刚准备过去,病号服就被人抓住,他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是二号病人:“怎么了?”
“你断了一条腿还这么胆大?不要乱跑,跟紧我们。”二号病人语气中满是担心,能看的出来,他是真的在为陈歌着想。
“恩,我就是过去看看。”陈歌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视力非常好,就算是在黑暗中,也能看清楚很多东西,这或许是某一种眼科疾病导致的,至少他心里是这么认为的。
来到墙角,陈歌慢慢皱起了眉头,那布娃娃的身体里好像装着动物内脏,看着有些恶心。
“不要离它太近,医院以前有个孕妇,因为产科医生失误,导致自己孩子死亡。那个孕妇被抢救过来以后,精神状态就出了问题,她被送到了第三病区,住院治疗期间一直在寻找自己的孩子。”孙医生面无表情的盯着地上的娃娃。
“你是说这布娃娃是孕妇放在这里的?”
“除了她我想不到其他人了,其实她也挺可怜的,可能是因为遭受的打击太大,她一直不愿意承认自己孩子死亡的事实,总给身边的人说自己孩子还活着,就在自己的身边,晚上还会爬到她的枕头旁边。”孙医生拽着陈歌远离了那个没有头的布娃娃。
“她那种情况算不算妄想症?”陈歌这也算是久病成医。
“算,也不算。”孙医生回头笑了笑:“那个孕妇的情况跟你很像,拒绝接受治疗,或许她心里明白,一旦自己治好了,他就有可能再也看不到自己的孩子。”
“跟我的情况很像?”陈歌有些不能理解。
“如果你治疗好的代价是忘记自己之前编造的故事,忘记故事里的所有人,你还愿意接受治疗吗?”孙医生随口一说,但陈歌却觉得对方是在试探他。
慎重的思考了一会,陈歌没有回答,他不想吐露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
“从一开始就不想被治好的病人,医生再努力也没有用。孕妇的病情越来越重,她经常会撕碎床单和窗帘,做一些简单的玩偶,然后把那些玩偶放到楼梯上。她觉得这样做自己的孩子就会回来。我到现在也不明白,她所说的回来是孩子被布娃娃吸引,回来找到妈妈,还是说那个死掉的孩子会钻进布娃娃身体里,回来陪伴妈妈。”
“不管是出于哪种情况,我觉得我们都不应该讨厌这个娃娃,虽然它看着很恐怖,但是却包含了那位孕妇的执念。”陈歌拖着打了石膏的腿站在布娃娃前面,他的话让二号病人和孙医生都有点的没反应过来。
“你是在同情那位孕妇?”孙医生想要确定一下。
“也不能说是同情那位孕妇,我们理智的分析一下,那位孕妇这么做有错吗?就算那个小孩变成了鬼,那孩子有错吗?”陈歌的思路和医生不太一样:“她们都是被害者,真正做出的是杀死她们的人。”
“你觉得这场悲剧是医生造成的?”孙医生刚说完,那个如同行尸走肉般的高医生微微皱了下眉头。
“不一定是医生的责任,但肯定和他有关,这所医院发生了那么多事情,谁也不能保证那位医生在手术的时候,是不是被某种东西干扰?”陈歌看着楼梯拐角没有头的布娃娃:“冤有头债有主,如果它非要寻找一个结果,那应该是医院里某种东西的错。”
“你是在跟鬼讲道理吗?”二号病人也无法理解陈歌的种种行为。
“世界上有没有鬼还不一定,我只是说出自己的看法。”陈歌移开了目光:“医院白天会打扫卫生,这布娃娃现在出现在楼道里,说明那个孕妇可能还活着。医院里现在还有其他幸存者,这对我们来说是个好消息。”
“那个孕妇在接受治疗的第三个月就去世了,她死的时候,我们在她的柜子里发现了满满一柜子的娃娃。”孙医生说完后,陈歌和二号病人愣住了。
“人已经不在了?那布娃娃是谁放在这里的?”二号病人还是不认为世界上有鬼:“知道孕妇事情的应该是医生,凶手在模仿孕妇当时的行为,难道凶手是某个医生?”
说完他就满是疑惑的看向了孙医生,说实话他非常怀疑孙医生。
“张敬酒受伤的时候,孙医生和高医生都跟我们在一起,就算凶手是医生,也可以把他们的嫌疑排除。”比起医生是凶手,陈歌觉得厉鬼回魂的概率更大一些。
在争论中,几人来到了二楼,空无一人的走廊上张贴着很多医生的照片,这一幕让陈歌感觉似曾相识。
“医院以前会把病区里优秀医生的照片和其曾获得的荣誉张贴出来,新海中心医院最开始花了大价钱请了很多名医,这也算是一种宣传手段。”
“医院出发点是好的,只不过后来有位医生意外去世,医院觉得还在墙上张贴对方的照片不好,所以就把他的照片给取了下来,结果某天夜里有位值班护士发现那张被取下来的照片又出现在了墙壁上。”
“她仔细看了半天,最后得出了一个有些恐怖的答案,墙上挂的不是那位医生的照片,而是挂着那位医生的脸。”
“她将这件事反应给了医院,领导安排护工蹲点查看,但是那张照片却再也没有出现过。”
“当时医院里人心惶惶,领导给那个护士批了长假让她好好在家休息,就在所有人以为这件事到此结束的时候,他们没想到在墙壁上张贴照片的医生一个接着一个出现了意外。”
“后来医院把所有医生的照片都给取了下来,并且坚决不在墙壁上悬挂活人的照片。”
听了孙医生的话,陈歌心里更加的疑惑:“你说医院坚决不在墙壁上悬挂照片,那这走廊两边的照片是怎么回事?今夜有人专门挂上的?”
“我之前说过。”孙医生指了下旁边的病房门:“走过一扇门后,里面和外面是同一个地方的不同两面,你现在是在医院里,但不在原本的医院里。对了,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那个死后照片依然出现在墙壁上的医生,就是之前给孕妇做手术的医生。”
孙医生特别强调了这一点,陈歌细细回想,他发现这医院里大部分死者都和其他死者有过接触。
他们的死亡不是偶然,更像是一种伪装成偶然的必然。
“我们别在这里停留太久了。”闪电划过,映照这走廊两边那一张张惨白的脸,陈歌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墙壁上贴着的根本不是照片。
几人一口气来到了四楼,孙医生走在最前面:“我记得应急药物储藏室是第七个房间。”
四楼的走廊似乎很少有人来过,这里的科室门也大多上了锁,锁头上还落满了灰尘。
“第一任院长出事后,四病区四楼基本上就废弃了,平时医生和护士宁愿绕远一点,也不愿经过这条走廊。”
“有那么吓人吗?”陈歌发现自己对恐惧有些不敏感。
“以前有个清洁工不信邪,他在傍晚医院里人很少的时候打扫卫生,结果他看见四层走廊上有一个人拿着什么东西,不断的在墙壁上写字。他看对方穿着白大褂,以为是医生,走过去后才发现,那人手里拿着的是自己的断指,正不断在墙壁上书写一个个死字。”
“那个清洁工看到了已经自杀身亡的老院长?”
“没错。”孙医生声音变的阴冷:“你知道更可怕的事情是什么吗?”
“清洁工后来也意外死亡了?”这已经是陈歌能想到的比较恐怖的事情了。
“清洁工辞职了,他后来为了生活又去了一家小型私立医院,在他去那家医院的第七天,他死在了那家私立医院的院长办公室里,他的死状和老院长很像,警察过去的时候发现了满屋的死字。没过多久,那家私立医院就倒闭了,经营医院的相关人员失踪,那所医院的医生和护士听说也都不再从事和医学有关的工作。”
“我怎么听着感觉有些像是某种诅咒,医院就是诅咒本身,所有中了诅咒的人会不断把厄运传播出去,除非永远离开医院。”陈歌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把医院当做诅咒的媒介,让救人的地方变成了灾厄的源头,种下这诅咒的人真是太恶毒了。”
“厉鬼?诅咒?你这接受能力和思维发散能力也太强了。”二号病人摇了摇头,他并不认同陈歌的想法,在他看来所有诡异的源头都是人。不过他也不准备去反驳陈歌,毕竟陈歌是个病人。
扶着墙壁,陈歌跟随两位医生进入四楼走廊,刚开始并没有发生什么异常,但是走了十几秒后陈歌感觉有点不太对劲。
这条走廊看着没有多长,一眼就能看到头,可是他们足足走了十几秒钟仍旧没有走完。
“好奇怪啊。”陈歌停下了脚步,其他三人都莫名其妙的看着陈歌,似乎在疑惑他为什么停下。
“怎么了?”
“你们都没有注意到吗?”陈歌指着身边一个房间的门:“这扇贴了封条的门已经是第二次出现了!我们好像遭遇了鬼打墙。”
被陈歌这么一说,二号病人才反应过来:“确实,我也感觉走了很久,我还以为是自己太紧张导致出现了错觉。”
“可能是这扇门的原因。”陈歌自从听了第一任院长的故事以后,就对院长办公室非常好奇,他特别想要看一看这封藏了秘密的房间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在两位医生阻止之前,陈歌轻轻推动院长办公室的门,谁知道房门并没有上锁。
一股刺鼻的恶臭从门内传出,二号病人直接捂住了口鼻,孙医生和高医生也往后退了一步,唯有陈歌傻傻的站在门口。
抽动鼻翼,陈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那几乎要让他窒息的臭味搅动了他脑海中的记忆,无数恐怖的画面在大脑中闪过。
“这个气味我在其他地方闻到过!”他无比确定,大脑不由自主的开始回忆,那种痛感再次袭来。
抓住门框,陈歌咬着牙进入了院长办公室当中,他看着满屋子的死字,大脑仿佛被割裂一般。
“我对这臭味很熟悉!我在死亡的边缘闻到过这个气味!每次闻到这股臭味都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背靠门框,陈歌硬撑着没有倒下,他拼命睁开眼睛,最终确定了臭味的源头。
院长办公室中间的桌子上,摆放着一个玻璃罐,罐子里放着一颗缠满黑色细线的心。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