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q5sny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超品農民-第2149章 心中的小九九分享-cvqel

超品農民
小說推薦超品農民
“那役使兽群的又是谁?有什么目的?”金雕大妖反问。而问题的答案,自然是要由沼泽的主人来回答。
毕竟,兽群冲击的就是沼泽。
魔血藤王感觉头大,金雕大妖不是好奇心大的问题,而是已经对黑狐王起疑,才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但它确实不知道兽群冲击沼泽的目的是什么,只好摇头表示不清楚。
“其实咱们可以在周围检查,说不定役使兽群的修炼者就躲在这附近。”黑狐王开口了。
这样做,既能让自己不再被盯上,又能利用几头大妖去寻找暗中谋夺炎魔角的修炼者。
其实它急于和石炎王通话,商量对策,但现在肯定是没办法联系上的,只能是它自己解决眼前的问题,需要它当机立断。
它想先干脆撒网式的搜寻那名修炼者,然后再去细细思考炎魔角藏身妖兽沼泽的秘密是怎么泄露的。
现在最大的嫌疑对象,自然是魔血藤王。魔血藤王有可能知道炎魔角的藏身位置,并且外泄出去。
但矛盾的是,现在魔血藤王在帮它说话,看着不像是泄密的对象。
所以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搜查再说。
“那就搜查。”金雕大妖当先朝高空飞去。
云豹大妖则等着黑狐王也飞到空中后,在黑狐王旁边跟着。
再加上魔血藤王所化的一根血藤,也有着自身七八成的实力,四大元婴妖兽修炼者在空中组成了一个方形,开始朝外扩大搜查范围。
王伦静止不动。
一开始他就收敛了气息,现在不需要特别做什么,反正现在没有呼吸,没有神识波动,藏身的大树又枝繁叶茂,除非真来到了大树几十米的范围内,否则真还就看不到他。
只是,这四头元婴大妖搜查扑空了后,恐怕就会直接散去,而他还是没有找到好的办法,挑起它们之间的厮杀。
主要原因,就是他无法现身。
只要他一出现,哪怕他伪装成妖兽修炼者,也会立即被认作是役使兽群的对象!这才是最被动的,他不能现身,手上就只有第二元婴可以做做文章,几乎不能对四头元婴大妖施加影响。
几分钟后。王伦发现飞到远处的四头元婴大妖,又飞了回来,再次降落在沼泽原来的地方。
“没有直接散去?”
王伦好奇了。他以为四头元婴大妖搜寻无果后,云豹大妖和金雕大妖会继续去寻找真凶,而黑狐王和魔血藤王则可以正大光明地进入沼泽。
“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王伦只能是静静等待。
他的计划,和现在发展成的情况,有挺大的出入。
计划最初的目的,是利用兽群将黑狐王调离沼泽,第二元婴趁机夺走炎魔宗埋在沼泽南端中段位置的宝物。随着宝物被夺,炎魔宗肯定会怀疑魔血藤王,后者为了摆脱炎魔宗的追杀,多半会选择放弃古蛮沼泽,从沼泽搬离,那样他进沼泽寻找开天神剑的最大阻力就没了。
之后随着黑狐王将宝物收取进了储物戒,最初的目的失败,但看到了兽潮巨大动静后赶过来的元婴大妖出现了,他想如果沼泽那边发生了厮杀,就能从中离间,比如假冒元婴大妖去攻击黑狐王,让黑狐王以为他和魔血藤王勾结了,从而嫁祸给魔血藤王。
但事情没有向他希望的这样发展。
现在他几乎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是静静当大半个局外人,静等事情是否有变化发生。
沼泽边缘地的附近。黑狐王用有些不爽的语气朝金雕大妖和云豹大妖质问了:“两位没有搜查到暗中役使兽群的修炼者,现在还在怀疑我?”
这话自然是故意说的。但黑狐王也确实无语,出去搜查了一圈,没有发现,原以为金雕大妖和云豹大妖会离开,没想到这两头大妖又跟着回来了,想甩脱都没办法。
它也只好故意装作发怒,希望能够让两头大妖立即离开。
“倒不是在怀疑道友,”云豹大妖说道,“还有一名老朋友要过来,我在这等它过来。”
刚才搜查的时候,金雕大妖暗中传音给自己,表示这黑狐王有些古怪,说即便兽潮不是黑狐王役使出来的,也绝对和黑狐王有关,想让自己和金雕大妖一道,继续盘问盘问黑狐王。
而自己则想到,另一名元婴大妖,旋龙大妖正在往这儿赶,赶来的原因和自己一样,也是孙辈中的一个在兽群中被役使,身体不断撞击树木受了伤,旋龙大妖暴怒,要赶过来查清楚原因。
所以自己传音回复了金雕大妖,就在兽潮冲击沼泽的地方先等一等。等旋龙大妖来了之后,自己,金雕王,加上旋龙王,可以向黑狐王施加压力。
黑狐王在兽潮的事上,肯定掌握了比它们更多的信息,它们施加压力,问出这些信息,也有助于查出孙辈被役使的真相。
所以现在,它和金雕大妖要拖延时间。
“原来是有老朋友要来,那恕我不能久等,我和魔血藤王先进沼泽,继续讨论修炼上的事了,失陪。”黑狐王听到云豹大妖说还有大妖要过来,心里面吓了一跳。
更多的大妖过来,可能会让魔血藤王觉得可以反水。它无法当着金雕大妖和云豹大妖的面,警告魔血藤王,最好的处理方法就是直接进沼泽,将金雕和云豹大妖晾到一边。
“不急,正好今天认识了道友,道友不妨先留下,和旋龙大妖也见个面,大家都彼此认识一番。”云豹大妖明着来,就是要将黑狐王留在原地。
黑狐王自然能看懂对方的用意,心知绝不能耽误时间,万一旋龙大妖赶到,搞不好对方三头大妖为了逼问真相,会包围自己。
想到这儿,黑狐王笑着道:“那就下次吧,这次魔血藤王盛情款待,我在它洞府中的美酒还没喝完,就先失陪了,若是待会儿有什么需要,大可以找我。”
说完,黑狐王以普通速度朝沼泽中飞行。
它没有用眼神警告魔血藤王,知道对方会跟上来。毕竟它、石炎王、灰鸽王如果都在沼泽里面,绝对能威胁到魔血藤王的主根,对方出于性命安危的考虑,知道怎么做。
但黑狐王没想到的是,金雕王会蛮不讲理。
它飞出去十几米,金雕王竟然直接拦住了它,举动很不友好。
“阁下意欲何为?”黑狐王释放出了冰冷气息,大有翻脸动手的架势,“拦着不让我走,是想跟我厮杀一场?”
“我对道友没恶意,就想听听道友说一说兽群被役使的事,有一部分信息肯定是我和云豹大妖不知道的。”
金雕大妖判断黑狐王有问题的依据,还是黑狐王发出剑气想要灭杀兽群中为首一排妖兽修炼者的
这件事。
当时黑狐王的这个举动不正常,虽然黑狐王解释了,但原因不能让它信服,它觉得黑狐王有隐情没说。
至于魔血藤王,是因为修为比黑狐王更高,更不好盘问。哪怕是两个硬柿子,也要拣稍软的那一个捏。
“说来说去,阁下还是认定了我和魔血藤王役使了这次兽潮,人族世界有一句话叫,愈加之词何患无罪,但阁下就认为我们好欺负了?”
黑狐王借此发飙,迅速应对不利局面,叫上了魔血藤王,继续道,“再敢拦着纠缠不清,别怪我们出手了!”
魔血藤王为了不露馅,也换了说话的语气,“赤霄大妖,云豹大妖,做事不能太蛮横无理,我们没招你惹你,直接拦着不让我们进沼泽,是真想拿兽潮当借口,和我们开战了吗?”
“我越发觉得你们不对劲了。”金雕大妖冷笑,“那我还偏要拦下你们,不好好说出个子丑寅卯出来,嘿嘿!”
云豹大妖自然是听从老友赤霄金雕大妖的,立即对上了魔血藤王,同样进行着拦路。
气氛一下剑拔弩张!
王伦藏在两千米外的树上,都依稀能感觉到四大元婴大妖的不对劲。
而第二元婴离四大元婴大妖也有一千多米,且之前一直浸泡在沼泽水面,能观察的视线角度有限,现在也是观察受限,还不如王伦本人看的清楚,但感知到的紧张气氛,程度却不是王伦感知的哪种级别了。
第二元婴是真切感知到,空气此刻都凝滞了一分!
“看样子四大元婴两两对立上了。”王伦通过第二元婴的感受,得到了这个结果。虽然不清楚它们对立的具体原因,但对立了,这是好事就够了。
“黑狐王和魔血藤王如果强行进沼泽,肯定会引发厮杀,如果留下来讲道理,也讲不通,会对峙下去。”
王伦分析着,觉得黑狐大妖和魔血藤王很难做。毕竟气氛紧张了起来,其实厮杀与否,就是一瞬间的事。
王伦决定继续观望。
若是厮杀发生了,他就可以暗中行动了。
沼泽那儿,黑狐王瞪着金雕大妖,这次没有再愤怒说话,而是直接朝金雕大妖飞过去,有撞击的意思,但没有使出法力。
好狗不挡道,黑狐王要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
可它刚飞出几米,金雕大妖就动用法力,一道金色的弯刃,笔直朝黑狐王斩过来。
“金雕!你敢动手?”
黑狐王大怒,立即动手还击。它在借机发难,现在有理由强势攻击,然后直接进入沼泽中,金雕大妖就算实力强过它,也拦不住一心想进沼泽的自己。
“在兽潮这事上,你藏头藏尾的,不动你动谁?”金雕大妖的翅膀扩大了一倍,利用飞行速度的优势,拦着黑狐王,化解了黑狐王的反击,摆明了要强行截住对方。
另一边,魔血藤王没立即动手,而是问云豹大妖:“道友也要找我动手么?”
它心里面是打着小九九的。如果旋龙大妖能立即出现,它就要和云豹大妖它们坦白,合力对付炎魔宗的使者了。
现在把握不准时间,它只能是随同黑狐大妖行动。因为不这么做,石炎妖王和灰鸽妖王还在沼泽中,威胁着它的主根,它必须是看到旋龙大妖现身了,才会对炎魔宗反击。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