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nuw0g人氣連載小說 我真不想當BOSS 起點-第二十五章媒體源頭,飛頭降鑒賞-rp2px

我真不想當BOSS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BOSS
《殭尸道长》第二部的剧情里,雷秀一开始的时候,喜欢郁达初,但是,郁达初喜欢的女孩子,却是开办了报社,从国外回来的女孩——舒宁。
舒宁是新时代的女性,独立,自强,她学识,谈吐,修养,都很不平凡,而良好的家境,也让她像童话里的公主。
舒宁可以说,是这个时代进步女性的代表,也算是这个腐朽时代,比较光明的一面。
“先生,来看一看报纸吧,光明日报,帮您不出门了解天下事。”
舒宁走到了无天的身边,也向着无天推广自己的光明日报。
“来一份吧!”
无天向舒宁索要了一份光明日报。
接过舒宁递来的报纸后,无天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起了报纸上的内容。
舒宁看到无天真的是在读报纸,不是在装模作样,不禁有些意外。
这个时代,可没有经历过扫盲,那些底层平民,都是大字不识的文盲。
舒宁免费发报纸,最主要的原因,是她印的报纸太多,又卖不出去,积压在报社里面也是占据空间,所以她才出来免费派发报纸。
这些村民们,一听到是免费的东西,就算不认识字,也会要报纸,而且还不只要一份。
像无天这种,拿过报纸后,正正经经看的人,舒宁进入合兴楼之后,还是第一次见到。
“先生,你觉得我们的报纸怎么样?”
舒宁顺便,就想听听无天对光明日报,有什么意见。
“还不错,挺正规的,很有发展前景。”
无天说出自己的判断。
舒宁确实是一个干实事的女人,她的报社办的很正规,看这报纸的内容,明显也是经历过认真的规划,版块明晰,而且,也有一些有趣的内容。
以无天的眼光来看,舒宁的报社,是可以发展起来的。
当然,这其中最大的功臣,还是舒宁那个对女儿一无所求,只管往报社砸钱的父亲。
无天心里这么想着,就对着舒宁道:“你这个报社,如果不在意短期亏损的话,就一直办下去吧,只要有一定的时间发展,必然可以走上正规,开始盈利。”
“先生,谢谢你!”
舒宁忍不住,对着无天道了一声谢。
无天的话,真的有鼓励到她。
她本是壮志满怀,来到甘田镇,想要以自己所学,开创一番事业。
但是,一开始固然是壮志满怀,真正开始忙碌自己的事业时,她却碰了不少壁,被现实打击的不轻。
无天现在的鼓励,对她真的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
就在舒宁和无天说话的时候,在合兴楼工作的小妹——阿珍走了过来,她过来就问无天:“将臣先生,这个女人是不是在骚扰你啊?”
无天马上解释:“不是,她只是在和我聊天。”
现在的无天,在甘田镇的名声不错,倒是真的有一些小姑娘,愿意和他聊天。
每次无天来到合兴楼的时候,这个阿珍都会过来,和无天聊几句。
无天虽然没有什么想法,但是,别人正常聊天,他也总不好表现的失礼。
阿珍看到无天这么说,也就没有再说什么,走过来,给无天倒茶,顺便给舒宁也添了一杯茶。
舒宁想具体听听无天对光明日报的看法,便表示要请无天喝茶,而且,无天的这顿饭,她也请了。
无天对于别人的好意,一贯都会好好接受,所以欣然接受了舒宁的请客,顺便,他也和舒宁聊了不少关于报社的话题。
别看在后世的时候,报纸已经被时代淘汰,但是,那个时代的媒体起源,正是报纸。
因此,无天对于这个时代的报社,还是很感兴趣的。
……
和舒宁认识之后,无天还去她的报社参观了一下,然后才返回万事屋。
“将臣先生,你回来了。”
万事屋内,雷秀已经在等待着无天,看到无天回来,她脸上露出一个喜色。
“阿秀,怎么了?”
无天也看出雷秀是在刻意等他,因此有些好奇。
雷秀马上说明道:“我爹和毛师傅,想请你过去论道,结果你一直没有回来!”
“行,那我现在过去。”无天回道。
……
无天和雷罡见面之后,与雷罡相处的还不错。
雷罡现在没有露出真面目,表现出来的,也是正气凛然的模样。
不得不说,现阶段的雷罡,哪怕双目失明,也气度非凡,给人一种高人的感觉。
雷罡对待无天的态度,也极为友善。
他从毛小方和雷秀那里,已经知道无天是一位深不可测的高人。
真正接触之后,他对无天的可怕,有了更上一层楼的理解。
不过,雷罡却不肯因为这样,就放弃自己的计划。
他从南洋回到甘田镇,就是要夺回自己失去的一切。
对于抢走他一切的毛小方,雷罡的心里,有着倾尽三江五湖之水,都倾泄不尽的怨恨。
大概只有让血魔把他的恶念吸走,他才能放下这怨恨。
对于雷罡将要在甘田镇搞事,无天倒是充满了期待。
他太无聊了,最喜欢的,就是有趣的事情。
雷罡在伏羲堂住下,开始修炼飞头降这样的邪术。
甘田镇最近,经常会发生,有羊在夜里被吸干血的事件。
村民们找上毛小方帮忙,连万事屋也接到了相关的委托。
无天接到委托后,便决定交给雷秀处理。
“阿秀,甘田镇最近发生的,有羊在夜里被吸干血的事件,应该是邪修所为,你去调查一下吧。”
万事屋里,无天对着雷秀吩咐道。
雷秀听到吩咐后,先是惊了一下,然后马上应道:“好,我去调查。”
她知道是怎么回事,那些羊的血,都是被雷罡吸干的,而且,雷罡每次施展飞头降的时候,都需要一个信得过的人护法,这个信得过的人,正是雷秀。
以前无天交待给雷秀的事,雷秀都可以干得漂漂亮亮的,但是这一次,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完成这个委托了。
而雷秀也不是那种演技派,心里有事,表面上看起来,就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
“说起来,这个邪修应该很穷,如果他有钱的话,直接买一群羊就可以了,何苦要偷偷去杀村民们的羊。”
无天状似无意的说道。
(PS:有时候感觉自己是病好了,但是一觉睡醒之后,却又感觉病没好利索,无奈。)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