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vlaa2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唐時明月宋時關 愛下-第二百六十三章 傾訴離別意讀書-8hhcg

唐時明月宋時關
小說推薦唐時明月宋時關
离着彭泽良去金陵城上任的日子越来越近,苏宸犹豫一番,决定亲自登门,去彭府跟彭家人道个别,怎么说也有了亲戚关系了。
最主要得是离别在即,他得见一见箐箐,关心一番,表示一下不舍,否则估计她走后会怨恨自己的。
彭知府见到苏宸登门了,微微点头,说道:“还算你识时务,知道过来道别,去见见箐箐吧,再不来,估计她要拆房子了。”
苏宸闻言,尴尬一笑,箐箐还是那个箐箐啊!
他以前很少来到彭府,发现彭府内规模也不小,假山水榭,长廊曲波,园林精致,青砖黛瓦得雕饰,很符合江南的典雅气质。
苏宸穿过一道月亮门,进入了箐箐所在的小院。
这是一处独立院落,有女儿家居所阁楼,不过寻常权贵家的千金,院内都是花团锦簇,秋千藤架,偏女孩子的布局,但箐箐院子里,却是兵器架,木桩,沙袋,皮鞭……
“这以前也太暴力了吧!”苏宸心中嘀咕,站在阁楼下,望着二楼的房间,看到一位丫鬟小薇端着木盆走下来,询问道:“你家小姐在上面吗?”
小薇答道:“回姑爷的话,小姐正在沐浴。”
“哦,知道了,我亲自去见她。”苏宸嘴角露出古怪笑意。
小薇欲言又止,不过想到他已经跟小姐订婚,似乎小姐也很喜欢他,因此,也不敢多话了。
苏宸抱着欣赏美好事物的心思,缓步走上阁楼木梯,来到了二楼,推门进入了彭箐箐的闺房。
他是第一次来到彭箐箐的房间,没有柳墨浓的胭脂水粉香气,也没有白素素清雅锦绣的贵气,外轩的墙壁上,光宝剑就挂了好几把;此外还要一个书架,上面摆有一些经史子集,还是崭新样子,应该是彭知府强给女儿加的学习内容,不过箐箐并没有翻过。
苏宸的目光看向了内轩,屏风后有女子哼着小曲,撩水沐身的声音若隐若现。
他悄悄走过去,站在内轩与外室之间,看到了一只木桶,里面坐着一个青春貌美的女子,正是彭箐箐,以他的视角望去,只能看到小半个后背的肌肤,以及脖颈、后脑勺。
“咳咳,箐箐!”
苏宸其实很想走过去,趁机看点春光,但是,考虑后果的严重性,墙壁上的宝剑,院子内的皮鞭,他强行压制住了使坏的心思,老实地打招呼了。
“啊!”
这一道男子声音,也使彭箐箐吓了一大跳,不过她听出是苏宸之后,才平复了惊慌和愤怒,转过了螓首,双手抱在身前部位,瞪了苏宸一眼,喝道:“你怎么进来的?”
“我从门进来的。”
彭箐箐听他回了一句废话,忍不住哼道:“我是问,你怎么来了?”
“你马上就要搬去金陵了,我过来探望你啊,你不想看到我吗,那我走了……”
彭箐箐闻言,脸颊微红,心中有了一丝暖意,说道:“别!你来了,我也是高兴的,只是,我在沐浴,你到外面等我片刻就好。”
“如此见外做甚?来,我帮你洗……”
“啊,不要,你快出去!”彭箐箐顿时红着脸,躲在了水里,抵死不从的样子。
苏宸打趣道:“想不到,彭女侠的脸皮,比我还薄呢。”
“苏宸,你快点出去啦!”彭箐箐不好动怒,也不好答应,只得撒娇了一声软求。
苏宸微微一笑,转身退出内轩,在外面等候。
彭箐箐已经无心继续泡澡了,赶紧起身擦拭,然后慌忙穿了一身新衣,出来见他。
她外衣只穿着一袭浅绿色高腰长裙,裙袂飘飘,腰间一根丝带束裹,盈盈一握,更衬得身段修长曼妙,腰细如柳。
彭箐箐脸型线条颇为清美,青丝如瀑,肤白如玉,脖颈修长,双眸黝黑发亮,有如黑漆一般,特别是自幼习武,举手投足都散发着一种干净利落的感觉,没有弱不惊风的柔软之感。
苏宸一瞥之下,多少涌起一丝惊艳之感,所谓清水出芙蓉,古代女子装饰清淡,但却有一种天然去雕饰的美感,仿佛充满了灵气,想到未来都市女子妖艳浓妆,相同网红脸,反而失去了天然美。
走上前,苏宸牵起彭箐箐的手,微笑道:“谁家小娘子,这么水灵啊!”
“讨厌,你怎么油嘴滑舌的?”彭箐箐白了他一眼。
“那我不夸了。”
彭箐箐难得撒娇道:“不行,一句怎么能够!我要你说一辈子!”
苏宸轻轻一笑,把她拉入怀内,嗅着她身上沐浴后的清香,开始有点荷尔蒙的味道了。
“你们哪天出发去金陵?”
“后天!”彭箐箐道。
苏宸道:“还有两天就要分别了,以后一个在润州,一个在金陵,两地分隔,夜长梦多,要不,咱们俩,提前把喜事给办了?”
“怎么个办法?”
“就是……”苏宸在她耳边说了几句。
彭箐箐听后顿时面红耳赤,一把推开他,嗔道:“你个坏蛋,不要脸,我才不干呢。”
苏宸尴尬一笑,没有引诱成功,转移了话题道:“你去见过素素了吗?”
彭箐箐点头道:“嗯,见过了。”
“她没有怪你吧?”苏宸有些好奇询问。
按理说,彭箐箐是白素素好闺蜜,从小玩到大,情如姐妹,以前苏宸是白素素的未婚夫,但是白素素以前讨厌纨绔的“苏宸”,没有多少接触,自从苏以轩穿越之后,这个苏宸脱胎换骨,重新做人,才重新跟白素素、彭箐箐有了交集。
原本彭箐箐是被白素素派来深度了解苏宸这个人的,结果,彭箐箐跟苏宸接触多了,渐渐喜欢上他,甚至不惜舍命相救,促成了她自己和苏宸的姻缘,而苏宸也因为跟白家婚约难以继续,于是跟白素素解除了婚约,三个人感情纠葛在一起,当真如同后世的狗血爱情剧。
彭箐箐有点忸怩,尴尬摇头道:“当然没有,素素说,幸亏订婚的是我……”
说到这,她便住口了,后面的话实在有点羞人,难以启齿。
因为前晚,白素素跟她敞开心扉,秉烛夜谈,半开玩笑地说,苏宸跟箐箐订婚,总比跟其它女子好,以后素素如果可以嫁人时,希望箐箐能给她在苏家留个位置就行。
当时,箐箐闻言后,倒是没有抗拒,甚至在内疚之下,也觉得这是个好办法。
“什么意思啊?”苏宸不解。
彭箐箐没有继续回答,而是古怪问道:“三年后,你要不要也把素素姐也给一起娶进门?
苏宸闻言一愣,把素素和箐箐同时曲了,过多妻的生活,这个提议还是蛮不错的,如果箐箐同意,他倒是没有意见,有男人会拒绝吗?
“可以考虑!”
彭箐箐脸色一沉:“哼,你还真有这个心思!果然没安好心,大坏蛋!”
苏宸无语道:“这是你提议的好不好!再说,我和素素,十几年的婚约,也不是说断,就一下子能断了所有情分,以后看缘分吧。”
彭箐箐微微点头,也明白这个意思,说到底,她自己才是插足者,原本替素素把关监视的,最后变成监守自盗了。
二人又聊了半天,在房内温存了良久。分别在即,都有些不舍,暧昧的气氛在酝酿,苏宸的手也大胆一些,好在箐箐没有发火,任他不君子的行径,在她衣衫内占了些便宜。
苏宸甚为满意,有了婚约,这匹胭脂马,终于温顺许多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