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e1fl9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巡靈見聞錄討論-第1258章 不講理的女殭屍鑒賞-ntrja

巡靈見聞錄
小說推薦巡靈見聞錄
我盯住突然出现的老头,感觉这厮至少百岁开外了,应该是赵飘飘的曾祖父辈儿的,没想到,赵家还有这么一尊老古董?
遥想起当初灭了的赵家老妪,那家伙是赵扬弥的祖母,是赵飘飘和赵飘火他们的曾祖母,莫非,就是这老头的正妻?当然也有可能是妾室,毕竟,赵扬弥的四子一女还分嫡出庶出呢。
他的道行波动很是隐晦,但在我的眼中无所遁形。
铸塔巅峰修为。
暗中摇摇头:“这等水平还赶不上我当日灭掉的赵家老妪呢,延年益寿的还行,想要在方外呼风唤雨可不够,无怪乎赵家只能在玫府城这一亩三分地上发展,实在是没有能人啊。
咦?也不能说没有能人,赵家老妪和那几个老头客卿就是能人,本是赵家的底气所在,但他们不做人事儿,我只能替天行道了!从那以后赵家算是一蹶不振了,没被其他世家吞并刮分了,还得说赵家命硬呢。”
“老祖宗。”
一众赵家客卿都躬身施礼,护院们更是深鞠躬。
没办法,赵家是个守旧的大世家,规矩森严。
我和恩梓木自然不会对这么个老头施礼,就躲到人群后头去了,反正,也没谁注意到。
秋儿举着鞋子的手僵在半途,愣是不敢打下去了。
“啧啧,老头儿挺威风啊!秋儿,鞋子给我。”
阿菊哪管那许多?她属于人来疯的性子,这么多人看着,还蹦出个赵家老祖来,阿菊不打击一下他们的牛掰气焰,那就不是尸祖而是柔弱可怜又无助的小猫咪了。
秋儿愣愣的将鞋子递了过去。
“你是什么人,为何管赵家的事儿?”
赵家老头身后跟着一溜客卿,其中那个铸塔境的客卿头头儿,大声呵斥起来。
阿菊连半道眼神都没给他,当着所有人的面,扬起了鞋子。
“住手!”
赵家老祖忍无可忍,一顿拐杖,霎间,观则中期的能量波动从拐杖中传递出来,形成一只丈高的能量手,散发金光,对着阿菊就拍了过去。
很有分寸,这意思是将阿菊击飞,但不是冲着要害。
这柄不起眼的拐杖竟然是一件上阶法具?这倒是让我感觉意外。
老头儿本身的道行还不到观则境,但经过拐杖法具振幅后,就达到观则中期的力度了,此物不凡啊。
“嗤!”
阿菊一声蔑笑,根本就没去管火速临身的金光大手印,手闪电般的一挥,‘啪’的一声大响,鞋底子狠狠的和英俊的赵三爷的左脸接触上了。
赵三爷被阿菊尸气镇住,根本躲不开。
啊的一声惨叫,腾云驾雾的翻滚了出去。
好嘛,这时候阿菊反而放开了尸气,所以赵三爷翻腾的很是欢乐。
彭!
让赵家客卿们几乎瞪飞眼珠子的画面呈现于眼前。
金光大手印狠狠拍在阿菊的身上,结果,噗呲一下就崩碎了,就好像是鸡蛋撞在石头上,崩碎的那叫一个快,一眨眼的时间都没用上。
阿菊纹丝不动,头发丝儿都没乱。
反而是赵家老祖痛哼一声,‘蹬蹬蹬’的向后倒退了十几步,被客卿们扶住才止住退势。
他一张口,一大口血就喷溅了出去,反震力道伤了内腑。
老头子不敢置信的瞪着云淡风轻的阿菊,颤声说:“阁下,是通天境强者?”
吐字不清了都,但所有人都明白了这话的含义,一时间,噤若寒蝉。
那边,赵三爷才翻滚着撞到花坛中,砸翻了好几个大花盆,打烂了许多月季花。
可惜了那么多的花朵!
赵三爷狠狠砸翻在地上,抬起头来,满脸都是血,鼻子好像都被打折了,指着阿菊‘你、你’了好几声,眼皮儿一翻翻儿,痛快的昏了过去。
阿菊没理会赵家老祖,她对捂住嘴巴、瞪大眼睛的秋儿扬着手中的鞋子,笑着说:“你看,就得这么打,不打不足以出气不是?你家大小姐受罪了,我帮你打了赵家老三,你怎么谢我?”
秋儿茫然的眨着眼睛,不知如何回话了。
“阁下如此行径真是不讲规矩啊,赵家虽然没有通天境坐镇,但这玫府城中可不少,老朽豁出去这张老脸,一样能请人过来,奉劝阁下莫要过分。”
老头子在客卿们帮助下吞服了丹药,稳住了伤势,拄着拐杖上前几步,义愤填膺的说话。
打不过的时候只能讲道理,这也是没辙的事儿。
“哎呦喂,我好怕啊,你快点摇人来吧,都多少天没好好的活动筋骨了,且看我能用秋儿的鞋子打扁多少通天高手的大脸?你快点做事哈,不然我看不起你的说。”
阿菊来劲儿了,挥舞着沾染赵三爷鲜血的鞋子,无限嚣张。
我在人群中看着,有些同情赵家的老棺材瓤子了。
突破不到观则境界,老头儿即便不被微型世界害死,那也没多少年好活了,这等时节被阿菊当众教训,看他猪肝般的脸色,我担心他一下就被气昏过去。
扫看四周几眼,没看到宁鱼茹和王探,想来,留在楼上守护赵飘飘呢,楼下的事儿阿菊一人足矣。
赵家人再多,在阿菊这里也只能算是土鸡瓦狗,一巴掌过去就能拍死的存在。
一众客卿保持沉默,怒意都不敢表现出来。
他们算是看明白了,身份神秘、道行绝顶的女子,她不讲理啊。
笑话,殭尸岂会讲理?要不是我用条条框框约束着,阿菊不知得造多少孽呢。
“杀人不过头点地,阁下仗着修为高强,如此欺辱赵家,真当方外没人了吗?
再有,不管赵三犯下什么错,那也是我赵家的私事儿,阁下是外人,哪有插手的道理?
更重要的是,三儿究竟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惹阁下如此针对?你若是不说个三四五出来,老朽和你没完!”
赵家老头忍着几乎爆棚的怒意,吼叫起来。
其实,这是典型的色厉内荏,听着挺威风的,但就是‘打不过就讲道理’的变种罢了。
秋风刮动,众人无声。
此处要是有几只乌鸦呱呱叫的从众人头顶飞过去,那可就太应景了。
“啧、啧,真是死鸭子嘴硬啊,看来,不给你看点儿证据,你不知道死字怎么写?证据何在?”
阿菊忽然提高了些音量。
“来了,来了!我来了!”
这是王探的声音。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