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夫讀物

83yc8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唐朝貴公子 ptt-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1rkkm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李承乾兴致勃勃,他隐隐觉得,陈正泰的花样升级了。
这家伙的赚钱水平,又上升了一个台阶了。
当然……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自己是来干啥的来着?
噢,对啦!
“你不是说……我们是来解决父皇的心腹大患的吗?怎么只光顾着挣钱了?”李承乾皱起眉头继续道:“总得干点什么吧,虽然这钱挣得孤很开心,可也不能什么都不干吧。”
“现在不就是在为陛下分忧了?”陈正泰笑了笑,随即很认真的道:“殿下且放心吧,再过数月,陛下便可龙颜大悦,而后……就狠狠夸赞太子殿下了,而太子殿下到时,势必要为天下人所敬仰。”
敬仰……
就这?
李承乾还是有些不明白,忍不住道:“我们的目的,是削弱世族对吧?”
“正是。”陈正泰笑道:“太子殿下真是聪明伶俐,一下子便……”
李承乾一脸严肃地摇头道:“你先别夸,你先告诉我,这和削弱世族又有哪一丁点的关系?”
陈正泰看了看态度认真的李承乾,便正色道:“这其中大有关系,这只是开了个头呢,真正的杀手锏还未出,现在只是先热热身。只是这事……为了保密起见,殿下还是不要知道才好,因为这秘密藏在我自己心里,我都觉得害怕。”
一见陈正泰又卖关子,李承乾可没李世民那般的好脾气,忍不住道:“哼,又搞神秘,亏得我将你当兄弟,你还敢瞒我……”
聽說我死後無敵了
陈正泰看着李承乾不高兴的脸,却是不为所动,打了个哈哈道:“好啦,好啦,这瓷器的买卖,你我二一添作五,一人一半,殿下……这日进金斗难道不香吗?何须自寻烦恼呢?你放心便是了,削弱世族的事,我这里已有乾坤了。”
李承乾叹了口气,对陈正泰,他素来是信任的,可以说,这信任已是习惯了,便只好道:“那就由着你吧。”
摇摇头,逐而懒洋洋地道:“既然你不说,那孤就先告辞了,下一次还有货贩运来的时候,孤还要来。”
逆爱之青春无悔
陈正泰便笑眯眯地将李承乾送出了中门,而后则兴冲冲的到了自己的书斋。
在书斋里,武珝如往常一般,正带着一群女子们学习算术,如今她对算术可谓是得心应手。
这初中的内容而已,算不得什么,大致掌握了里头的诀窍和公式,便一下子明了了,大量复杂的算法,起初的时候……是有些艰难,可一旦算出了第一次,后头便简单了许多。
当然,凭借着她一人可是不成的。
她需要随时掌握市场的动向,随时去推演需求的数目,甚至要关注二手市场的价格,每一次市场的波动,都需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去确保数字的准确性。
武珝见了陈正泰来,连忙起身,笑吟吟的上前行礼,她的几个女学生,也乖巧的向这位新的朔方郡王殿下行礼之后,便告退了出去。
陈正泰笑道:“怎么样,这几日很头痛吧。不过还好,你推演的没有错,现在市场上的精瓷,价格又稍稍的涨了一些。”
武珝想了想,很认真的道:“这不算什么,只是小试牛刀罢了。”
换做其他人,总会谦虚一些。
不过天才难免会装逼一些。
陈正泰就爱这样的性情,于是大乐道:“只是……接下来,才是最难的,因为市场需求越大,变数越多,所以还是要小心谨慎为好。我现在可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呢。”
武珝其实心里也真对陈正泰佩服到了极点,她万万没想到,建立数学模型,居然可以做大买卖,且还可以做到日进金斗,这是她从前想都不敢想的事。
有时,武珝总觉得自己是个极聪明的人,虽是表面上被人欺凌,可内心深处,却颇有几分自傲。
只是她现在深刻地体会到,这一份骄傲,到了陈正泰的面前,简直不堪一击。因为再聪明的脑袋,也及不上陈正泰这些奇思妙想,有些东西,根本不是人可以去想象的。
她甚至觉得陈正泰乃是天上的仙人,总是能点石成金,化腐朽为神奇。
岂有此理,你帅就了不起啊?① 街尾冷清
其实这也可以理解,越是平庸的人,越无法去了解陈正泰的这些奇思,不会觉得陈正泰有多厉害。而越聪明的人,尤其是经陈正泰点拨之后,却仿佛一下子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这时才能感受到,陈正泰的真正厉害之处,心里只有顶礼膜拜的心思了。
此时,武珝道:“恩师,你说的万事俱备,我倒是略知一二,可是只欠东风,却是什么意思,莫非恩师还有东风吗?”
陈正泰便自信满满地笑着道:“这只是开胃菜而已,才刚开始呢!我还有几个王炸,到了那时,才是真正大赚的时候。甚至可能……我们陈家要将从前十年也赚不来的钱,一次性统统赚来。你若是有心,可以慢慢猜度,看看接下来我会做什么。”
武珝摇摇头,显得很沮丧:“恩师的心思,学生却是摸不透,这也是学生钦佩恩师的地方。”
陈正泰反而显得闷闷不乐了:“哎,可惜,世上难有知己。”
武珝咳嗽,想笑……却又忍俊不禁,拼命憋着。
“近来你真奇怪。”陈正泰奇怪的看着武珝:“总像是一副很含蓄的样子。”
“这是师兄教的。”武珝乖巧的道:“师兄说,要有妇德,站要有站的样子,坐要有坐的样子,便连一颦一笑,也要有规矩。”
陈正泰:“……”
交換生戀人
很好,魏征果然是个奇人,简直就是完美的教导主任,唯一的遗憾就是……好像管的闲事太多了。
管他呢,他们自己的事,自己料理,他自己要忙的事情可多了,哪理得了这么多!
“你给我好好算着,决不可出差错了,到时,就等为师放大招。”陈正泰显得很惬意的样子。
什么是人生,人生就是封爵为异姓王。
玄妙虛武
天下的大臣,封为公爵已经是顶峰了。
而那些宗室,靠着血脉虽封为了王爷,可……这些人,恰恰又是皇家防范的对象。
只有陈家,自诏书送到了陈家之后,陈正泰正式成为了朔方郡王,一下子,在朝中的地位变得超然起来,既得宫中的厚爱,在百官面前,也有了极高的地位。
倘若不是这一次敕封了郡王,陈正泰倒还真未必敢做卖精瓷的事,因为这关系到的,乃是全天下的经济,稍有震荡,就要影响无数人的生计。
现在他敢于操盘,就是他自信自己的身份,现在可以压得住绝大多数的人,毕竟公爵多如牛毛,而异姓郡王,他却是头一份。
说着,陈正泰伸了个懒腰,又道:“这几日我决定好好歇一歇,等养足精神,再临门一脚。”
说着,便喜滋滋的扬长而去。
武珝已习惯了陈正泰的性子,只是此时……她心里忍不住地想,恩师所说的临门一脚,到底是什么?
只是她自觉得自己想破脑袋,都无法想象出来。
低头,看着案牍上的瓷器销售的数目,又不禁想,就算是瓷器的销量卖的再好,再多人求购,可……毕竟,消费的数目还是有限的,又如何做到一次将陈家十年前的钱都挣来呢?
变数……肯定是有一个变数。
只是这个变数……到底是什么呢?
武珝觉得自己的脑子,竟有些不够用了,禁不住想要苦笑。
………………
在宫中的紫薇殿里。
李世民这几日,倒是很安分,震慑住了群臣后,太子依旧还在监国,可太子所面临的阻力,却是小得多了。
军户小媳妇 miss鲁
群臣们似乎也变得如羊群一般的乖巧起来,近来也没什么令他烦心的事。
自那一次血洗了宫中之后,一切就似乎雨后天晴了。
只是……虽然太子监国还算是顺当,可李世民的心里却依旧很是担心。
他很明白,自己的这个儿子能够顺利,是建立在他还没有驾崩的情况之下,而一旦他有什么三长两短,这大唐的江山,能不能延续,却还是两说的事了。
情陷检察官 大风全月
“太子……终究还是没有长大啊,不知何时才可独当一面。”李世民忍不住幽幽地苦笑。
站在一旁的张千,抱着一大沓奏疏,便赔笑道:“陛下,殿下不是现在监国得很顺利吗?连房公都说……”
“你懂什么?”李世民道:“那些老臣,个个骄横得很,现在不过是被朕压制住了而已。”
张千心里则是默默地道,若是殿下真有大出息,到时说不准陛下就未必觉得好了。
这话,他自是不会说出来的,不过他其实也明白李世民的心思。
血脉延续,千秋万代,一直都是所有帝王们最头痛的问题,尤其是在建国初期的时候,稍有不慎,可能就二世而亡。
此时,李世民又道:“那陈正泰,如今做了郡王,最近在忙些什么?”
“他已有足足十几日没有上朝了,连天策军那里也没有去。”张千忍不住埋怨:“这不是吃干饭吗?领着王禄,也不肯为朝廷分忧,虽然他功劳很大,可是奴说句不该说的话,越是有功,陛下越是对他厚赐,给了他这样的高位,他的责任该更大才是!现在陛下在养病,他理应在朝中好好协助太子殿下,做天下臣子们的表率。”
李世民听了,显得若有所思,口里道:“朕听说他最近想办一件大事,或许和此有关吧。”
张千苦笑道:“陛下,若他在办正经事,奴怎么好腹诽他呢?只是最近几日,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他现在一心只想着做买卖,卖什么精瓷,那买卖……可真是做的风生水起,火爆的不得了,现在长安城都晓得陈家的精瓷好,这又不知让朔方郡王挣了多少钱去了。奴可没有眼红他发了大财,可……这堂堂郡王,却一门心思的就想着发财,这说不过去啊。”
李世民听着,也不禁奇怪起来。
说到那精瓷,他从前是见识过的,这玩意确实很好,可是……也只是好东西而已,这玩意……发财是肯定的,可是能赚的也是有限吧,毕竟……不能吃不能喝的东西,和那寻常的玉佩,有什么分别呢?
李世民翻了个身,换了一个姿势继续半躺着,道:“好了,你别抱怨了,前几日还夸他好呢,看他发了财,动心了?”
张千一想到这个就气得牙痒痒,那精瓷,他倒是看着好看,下头的人,也没少送,偏偏……自己就差一个虎瓶,无论如何也搜罗不到。
张千是个不差钱的人,可这些瓶儿,唯独没了一个老虎,就好像自己一样,身上有了缺陷,有点不太完整。他本来心里还想着,凭着自己和陈正泰共患难的关系,去讨一个总没问题吧,便让一个小宦官去了那店里。
谁晓得那些伙计,个个比宫里出来的人还凶,听说讨要虎瓶,那脾气蹭的一下就上来了,开口就是你哪一根葱哪?你爹贵姓。叫张千那没卵子的东西来。
张千听到了消息之后,心里是懵逼的。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咱割了自己,入宫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这张脸吗?小弟弟没了,敢情脸也没了?
张千心里愤恨不平,很想找那陈正泰说道说道,却又拉不下面子来,此时对着李世民,忍不住道:“陛下,奴绝没有这个意思,只是觉得,郡王殿下,该收收心,多为陛下分忧,别老是钻进钱眼子里。”
李世民却没听进去张千的话,心里只想着,陈正泰搞这些,到底有何深意?
只是在此冥想了老半天,却依旧是一丁点的头绪都没有。
天降男神:來自千年前的妳 疏影橫斜
怪也……难道真只是为了挣钱?
他陈正泰就这点出息?
又或者……他觉得自己功劳太大了,想效仿历史上的某些人,只想做一个富家翁?
不至于吧,这不像陈正泰的风格。
“哎。朕想的头疼……”李世民摇摇头:“你也少说几句,怎么这几日,你的话这么多。”
张千一脸委屈,却还是道:“喏。”
………………
半个月之后,第三批瓷器到了。
一船船的瓷器抵达了码头,出动了陈家不少的护卫,可此时……这瓷器隔三差五,总能出现一些消息,也吸引了整个关中的眼球,不少人跑去码头处观看,看着这一船船的瓷器,眼珠子都要跳下来了,这就是金子哪……
紧接着,瓷器被小心翼翼的押运上了马车,随即送至店里。
店门口,已放出了牌子,次日午时一刻,准点开售。
消息一出,这店铺门口,便已排起了长龙。
这玩意,还要第二日放售呢,可现在……许多人就闻风而动了。
起初的时候,来的人还只是想买的人,可现在……却变得一丁点也不单纯了,因为有许多做买卖的人,见有利可图,就算自己不打算收藏,也打算前来购买,好来一手奇货可居了。
这排出来的队伍,已可延伸至数里路,谁都想分一杯羹,毕竟……买到就是赚到嘛。
甚至还有人在队伍中调侃:“陈家那群二傻子,真是可笑得很,他们竟不晓得外头的行情都快涨到十八贯了?他们居然还是七贯售卖,哈哈,大家买到就是占他们陈家的便宜,亏死他们陈家去。”
众人都笑了。
细细想想,还真有道理。
这些陈家人,还真是讨厌啊,看看他们的样子,还有在这店里,所遭受到的屈辱,想想便让人忍不住咬牙切齿,可如今,大家反而放宽心了。
姓陈的混蛋便混蛋吧。
陈家的那些恶奴讨厌便讨厌。
这又如何呢?
咱们在薅羊毛,买的越多,气死陈家这些狗娘养的东西。
今儿,陆成章来的很早,他在衙署里当值,很早就打听到了自运河来的船只动向,在确定了陈家的货今日抵达之后,他一早便告了假,说自己肠胃不适,旧疾发作了,而后便兴冲冲的赶来排队了。
这半个月,他是牵肠挂肚,想想看……这钱就掉在地上,自个儿居然没捡到,想想就很难受啊,想我陆成章,虽不是出自大富大贵之家,可也是官面上的体面人,连卢兄都买到了瓶儿,我陆成章买不到?
可他虽做了完全准备,还是有些忧心,因为他发现,即便来的这么早,自己竟还只排在队伍之中。
其中有不少人,他看着眼熟,排在前头的一个……怎么看着像崔家的管事?
嗯?博陵崔家,这样家大业大,也需亲自来排队?
是了,陈家人脾气大的很,据闻根本不走后门,只在此售货,哪怕是最稀罕的虎瓶,也是有价无市,想来……是奔着这个来的吧?
只是不晓得,排到自己时,是否有货。
陆成章想着想着,心情变得焦灼起来。
他羡慕的看着排到队前的人,这瓷瓶可不是你说要虎瓶就虎瓶的,因为每一个瓷瓶都装了箱,所以你说你要一个瓷瓶,人家直接塞给你一个箱子,你自己开,开到什么便是什么了。
就是不晓得……自己有没有这个运气了。
…………
五千大章送到。

Categories
歷史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