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yana1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正派都不喜歡我 線上看-第五百一十九章 一座會移動的房子展示-a5wzw

正派都不喜歡我
小說推薦正派都不喜歡我
霸剑的剑气不偏不倚的命中,可风亦飞直击的是燕赵的头颅要害,等在那里的却是他宽厚的大手。
蓬!
一声爆震。
燕赵‘噔,噔,噔’连退数步,猛甩着手掌。
风亦飞敏锐的发现,他的掌心已出现红肿乌青的迹象。
这可是先天无相指剑威力最强的一式霸剑那,还是在变身状态之下,又有外缚印的全属性加成,居然只是把他的手掌打肿了些?
铁手的外号应该送给他才对。
“好指法!不愧是先天无相指剑!风小兄弟你实在是个难得的好对手!”燕赵兀自不停活动着那只手。
不止有些肿,抓握之间,手指都还在微微抖震,但明显可以看得出来,他受到的伤害并不算高,最多就是被轰得有些麻痹。
风亦飞大喝道,“那再接我一记绝招!”
“好!”燕赵豪气大发,双掌一错,拉开了架势,“来吧!使出你毕生解数,让我们畅快淋漓的一战!”
他已看见风亦飞在飞快的结出手印。
然后,风亦飞的身影就在原地消失了。
消失得无影无踪。
燕赵不禁失神,错愕当场,“你……”
远远的传来风亦飞的高喊声,“再见!不对!再也不见!”
风亦飞没一点把握拿下他,哪会跟他死战到底,把自己搭上去了那是大大的不划算。
内缚印一发动,马上就借着剧增的速度溜之大吉。
跑得快,好世界~~~
疾电般腾挪纵掠之间,追上了先行逃走的带着你老婆与余鱼同,他们才刚刚逃出密林。
风亦飞迅即近前,一手一个,拎起了他们的领子,飞速逃窜。
两人先是大惊,差点就想动手,看清是风亦飞,才安下心来。
内缚印持续的10秒时间,风亦飞将趾剑与梦月追星的速度催到了极致,逃得老远,却发现燕赵似乎没有追上来。
他是放心不下他的那些宠姬跟属下死士?这倒也算个好事。
本来只是想看看是谁这么有闲情雅致,大半夜的在奏乐唱歌,还真没想到会遭遇燕赵这家伙,他也是个妙人,行走江湖还那么大排场的,带一大批死士跟宠姬一起上路。
在峨嵋金顶的时候,就没见过他那些部众。
他出现在这里,那‘四大凶徒’还有三位呢?他们不是一起行动的?燕赵独自到这边又有什么意图?
跟带着你老婆,余鱼同讨论了下,也是不得其解,索性也不去想了。
反正来这边也不是找他们‘四大凶徒’开打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要到越色镇,还要经过苦泪乡。
离苦泪乡约莫还有几里路,月正中天。
风亦飞一路都在仔细的倾听动静,稍有察觉出没的野怪立即就跑过去击杀,补回点消耗的死灵之气。
忽然间,风亦飞听到远处传来一阵轻微无比,像是极为沉重的重物摩擦过地面的声音。
刚好和自己等人的方向一致。
前方是一片山丘,
这次风亦飞学乖了,没有再贸然跑去看个究竟,把听到的动静跟带着你老婆与余鱼同说了声。
三人速度放缓了些,上了山丘顶上,居高临下望去。
带着你老婆不禁叫了起来,“我靠!那是啥?”
风亦飞跟余鱼同也觉惊愕。
当然不至于认不出那是什么东西,远方的那东西很好认,是一座房子。
准确的说是一座茅草盖顶的房子。
问题是那房子在移动。
在月色下移动。
看着分外的诡异,还移动得挺快。
这样一座房子它又没长脚,怎么会走的?
也看不见它底下有轮子。
三人都大觉好奇,忍不住就想上前去看看是什么样的一个情况。
风亦飞还是留了个心眼,自己溜得快,先过去看看,不对劲也能跑路,死灵之气已积攒回了一些,虽然还没蓄满,要逃命应该没多大问题。
当即让带着你老婆和余鱼同等在原地,疾掠了过去。
稍离得近了些,风亦飞就已远远的看见,在房子前边的是一个一身形似僧袍的黑衣,脸庞也很黑的中年大汉,他身形很魁梧壮硕,蓄着短须,腰间一柄铜鞘的藏刀。
穿得一身黑,偏偏头上又戴了一顶火红色的僧帽,在月色下格外的醒目。
他双手紧拉着披过肩上,斜圈过他腰际的四条粗如幼儿手臂的麻绳,像是一个纤夫一般,拉动着整座房子移动。
房子是以木板砖块砌成,可满壁上都画着形似敦煌莫高窟那里的那种飞天神女,姿态不一,但有一个共同点,都衣着很少。
画得很漂亮,神情也很圣洁。
这中年大汉显露出来的名号叫‘狂僧’梁癫,等级很高,以风亦飞此际的等级,看他也是血红的骷髅头。
风亦飞突地回想起,师弟前不久才说起过,雷零空空曾有提及,他们同盟帮会‘这个帮会名字真好听’的帮主白千帆,就是因为他的师父‘疯圣’蔡狂要跟‘狂僧’梁癫决斗,才跑了去随侍左右。
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了‘狂僧’梁癫。
他的举止还这么奇怪,喜欢拉着自己的房子到处跑的。
这是还没到决斗的时间,抑或是已经打完了?
梁癫还像喊号子一般,每走上几步,就会仰天大吼一声。
风亦飞近前的这会功夫,已听见他喊了三声。
“天不容人!”
“人不容天!”
“人不容人!”
到得房子边上,梁癫又喊了一声,“天人不容!”
这是闹哪样呢?
不过这等奇人奇事还真是罕见得很。
“你这小子鬼鬼祟祟的作甚?”梁癫已转头望了过来。
风亦飞满脸黑线,我明明是正大光明的看好不好?
梁癫又抬起手,指指点点的道,“你这小子看起来就不似好人,我见过无数人,就没见过你这般面**邪险恶的,你煞气太重了,不许打我房子的主意,不然我要怒,极怒,非常之怒!”
这狂僧说话还挺神经的,但似乎还是个正派人物啊。
他着紧他的宝贝房子,要敢动手的话,那砸了他的房子就跑。
梁癫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就没再搭理,径自拉着房子前行,又咆哮了起来,“天不容人!”
有那造孽的好感度,是别指望跟他好好说话了,风亦飞当即招呼师弟和余鱼同过来。
‘狂僧’梁癫要拉着他的房子去哪,风亦飞还是挺好奇,很想知道的。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