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夫讀物

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討論-第777章 毛利小五郎:它一般不咬人熱推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一场晚宴,宾主尽欢。
池非迟和黑木次郎喝得不多,偶尔聊两句。
喝得最多的还是早河静山和毛利小五郎。
早河静山一看池非迟和黑木次郎聊画作,偶尔掺和两句,要不是觉得丢下毛利小五郎一个人不好,他觉得可以跟池非迟聊聊画作鉴赏。
年轻人不是专业人士,但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眼光独到,有的想法也很出色。
想着,早河静山积极表态:不管毛利小五郎来不来,只要池非迟愿意,都欢迎池非迟来坐坐。
黑木次郎也一再表示欢迎,看得毛利小五郎都有些意外。
他这徒弟这么能博人好感的吗?
酒过三巡,毛利小五郎看向放在墙边画架上的画作,“静山大师,那幅是您最近画的吗?富士山,画得还真是逼真!”
“这是一个企业最近拜托我帮他们画的富士山没错,”早河静山捋了捋下巴留的胡须,转头问池非迟,“你觉得怎么样?”
池非迟看着那幅素描画,先不说细节的掌握,富士山确实适合三角构图,但以富士山作为远景,有更暗一些的近景树木、山石在下角,显得山更加高大壮阔,“大师级的构图。”
早河静山哈哈笑了起来,“构图只是基本,不过也确实能突显实力和水平。”
池非迟点了点头,像是佐藤美和子那样的手残党,就算让大师帮忙把构图部分考虑好,也得画崩。
柯南好奇问黑木次郎,“那黑木叔叔没有在帮人家画画吗?”
毛利兰也看向黑木次郎,“你当大师的徒弟,已经有很长的时间了吧?”
黑木次郎笑眯眯道,“是啊。”
“以前我有一次看到他画的画,画得很不错哦!”毛利小五郎端着酒杯,跟柯南和毛利兰说完,看向黑木次郎,“不过你跟大师不一样,画的是彩色的吧?”
“是,”黑木次郎笑道,“我画的是彩色的。”
“对了,”毛利小五郎又看向坐在主位的早河静山,“我记得大师担任评审的那个叫什么的比赛,最近是不是快要举行了?”
“想不到你记得这么清楚,”早河静山脸颊因喝过酒带着熏醉的红晕,“收件到后天就截止了。”
“黑木老弟,你也报名看看嘛!”毛利小五郎又道,“我看你一定可以得到不错的成绩哦!对吧,大师?”
“不可能的!”早河静山突然冷下脸。
黑木次郎惊愕转头,看着早河静山。
“到时候只会让我这个做老师的受人耻笑,”早河静山继续道,“黑木的功力,根本不足以报名这个比赛。”
黑木次郎垂下头,叹了口气。
毛利小五郎帮黑木次郎说话,“可是,我觉得他的画……”
“毛利先生!其实老师说的很有道理,我的功力现在的确还差了一大截,”黑木次郎打断,又看向灰原哀,语气和缓了一些,“对了,小妹妹,你来当我的模特儿怎么样?你白天看黄莺的眼神很纯粹,我想画下来,刚好可以让我练习……”
“黑木老弟,你等一下,”毛利小五郎叫停,又对早河静山道,“大师,还是请您来帮小哀画幅画像好了。”
灰原哀没急着拒绝。
看来某个大叔没忘了他们过来的目的。
黑木次郎低声道,“毛利先生……”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毛利小五郎没有理会黑木次郎,坚持道,“以前您在东京的时候,不是常会画画当做余兴的吗?”
早河静山迟疑,“可是今天晚上……”
“我看还是算了,毛利先生,”黑木次郎起身,“今天老师喝了点酒……”
“以前大师喝了酒也照画不误啊,”毛利小五郎笑得诚挚,双手合十道,“就当我拜托你了,你就答应我吧!”
早河静山推脱不了,答应了下来。
一群人换到起居室,灰原哀坐到桌旁前,瞥到在池非迟衣领露了头的非赤,拎出来,放到桌上,“带上非赤一起,可以吗?”
看到灰原哀熟练地从池非迟衣服下拎出一条活生生的蛇,黑木次郎和早河静山吓了一跳。
和软趴趴的玩具蛇不一样,那条蛇浑身披着有些反光的灰黑鳞片,体长,尾巴卷动时带着力道,黑漆漆的蛇眼也显得格外冰冷,被一个小女孩熟练拎过去放在桌上,怎么看都……浑身发亮。
早河静山的酒意瞬间就消散了一大半,呆呆看着被放到桌上的非赤。
他想收回之前‘欢迎池非迟随时过来’的言论,不知道行不行……
黑木次郎想到那条蛇是从池非迟衣领下拎出来的,再想到刚才喝酒的时候,他还坐在池非迟身边,顿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真是的,带非赤过去干什么啊,”毛利小五郎见早河静山和黑木次郎的脸有点苍白,挠头笑着解释,“静山大师,你别担心,那是我弟子养的宠物蛇,它一般不咬人。”
柯南心里呵呵,对啊,只是‘一般不咬人’。
对于被咬过的他和大叔而言,只能这么说了。
“现在年轻人的爱好还真是奇怪……”
早河静山稳了稳心神,拿起碳笔,观察着作画,不过从下笔开始,手上轻微的颤抖就让线条歪了。
就算早河静山竭力控制,慢慢落在画上的线条也根本勾勒不出正常的人形。
站在早河静山身后的毛利小五郎、毛利兰和柯南神色越来越凝重。
手抖到这种程度,根本没办法作画嘛。
“没办法!”
早河静山突然撕下素描本上的纸页,揉成团丢到前方,左手捂住还在颤抖的右臂,低头不语。
“对不起,大师!”毛利小五郎立刻来了一个五体投地土下座,歉意道,“是我太得意忘形了,才会提出无理的要求。”

“不是,”早河静山抬头,神色恢复了平和,笑道,“其实是我这阵子越来越不胜酒力了,哈哈哈……”
“老师,”黑木次郎开口解围,“我看您也好久没有去海钓了吧?不如明天和毛利先生、池先生一起去。”
“好主意,”毛利小五郎附和,既然确认了状况,接下来还是赶紧让静山大师调整、放松心情比较好,“还希望大师您肯赏个光。”
“海钓啊……”早河静山有些意动,“我的确是很久没有海钓了。”
毛利小五郎转头看站起身来的黑木次郎,“只不过,这么大的雨还能海钓吗?”
“天气预报说,明天天亮就会放晴,气温也会上升。”黑木次郎道。
“既然如此,我今天晚上就早点休息好了。”早河静山站起身,打了招呼,转身出门。
“大师请早点休息。”毛利兰带着柯南客气道。
“你们也是。”早河静山关上推拉门前,也客气回了一句。
等早河静山离开,毛利兰才埋怨道,“爸爸,你也真是的,刚才太失礼了。”
猎隼1937 代晓·
黑木次郎也不满低声道,“是啊,毛利先生,老师他……”
“老师是想确认静山大师的情况。”池非迟替毛利小五郎解释。
“哎?”
毛利兰和黑木次郎一愣。
“是啊,黑木老弟,”毛利小五郎神色认真地对黑木次郎道,“还请你不要见怪,我只是想看看,大师是不是像你说的那样手抖得没法画画了,才会这么说的,而且如果是肝性脑病的症状,大师最好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比较好,非迟……”
池非迟见毛利小五郎看来,想了想,“不是很严重,不过颤抖的是整条手臂,且左右手臂都有颤抖的迹象,神经方面是有些问题,最好去医院去看看。”
情况没严重到无法控制的程度,但就算治疗,最多就是控制、缓解,对于画师来说,颤抖到连线条都画不好,那基本也就废了。
黑木次郎叹了口气,“原来是这样,我会想办法劝老师去医院的。”
接下来的时间,黑木次郎带一群人在住宅里转了转,也带一群人去看了自己作画的画室。
画架上摆了一幅画,粉红的玫瑰花束跟绿叶相衬,看起来清新又娇艳。
“原来这里就是你作画的地方啊。”毛利小五郎环顾四周。
毛利兰被画架上的画吸引了视线,走上前,“好美啊,这幅玫瑰是黑木先生的作品吗?”
灰原哀走上前看了看,确实很养眼。
“还没有完成就是了。”黑木次郎和气笑着。
“你的用色真是漂亮。”毛利兰赞叹。
黑木次郎指着台子上的画画工具,笑着解释道,“我是用这种粉彩加胶以后,再画上去的。”
柯南指着一个瓶子卖萌道,“这种白色的也叫胡粉,对不对?”
池非迟看过去,用胡粉是日本画的一种技法,就是在画画前,先用白粉在纸上涂一层打底。
“你连这个都知道啊,其实这是将牡蛎壳打成粉末后做成的颜料。”黑木次郎拿颜料瓶子转身时,碰掉了旁边画架上遮挡的画布,露出下方富士山画作的构图简图。
柯南看到之后,愣了一下,“这幅画……”
黑木次郎一汗,捡起画布盖回去,笑道,“是我想揣摩一下老师那幅富士山画作的构图,这才画下来的。”
毛利小五郎笑道,“你还真是用功啊。”
“哪里,对了,时候不早了,我送你们去旅店休息吧,”黑木次郎朝门外走,“旅店就在竹林外那边的山道附近,从这里过去还不到十分钟的路程,我去拿伞……”

Categories
其他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