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夫讀物

人氣連載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第257章 地圖編輯器看書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正月的闲暇时光总是过得很快。
转眼就是二月初二龙抬头,百姓们都开始下地干活,关羽带回来那几万在南中久经训练的精兵,也被投入到了抢修水利的工作中去。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筑城修河之类的重劳力活儿,历来都属于劳役刑的最高级“城旦舂”。要是搁秦始皇那时候,都是骊山刑徒或者逃奴、赘婿、贾人干的。
关羽麾下这些士兵都是练了两年还连年打仗的精兵,肯定心中多有不甘,所以干活的时候肯定得提升待遇,并且加强规划,再给他们配上精利的工具器械。
刘备亲自过问了部队的伙食,许诺给士兵提供每三日一顿的肉食。二月份有兔肉,后续三月份开始就有一部分鸡肉和蚕蛹,还有少量的猪肉。
为了提供这部分肉食,官府对成都平原周边的蚕桑户加征了缫丝后剩下的熟蚕蛹,以及少量的鸡鸭活禽。
理由嘛也很充分:这些百姓能够得如此大规模的蚕桑之利,都是因为官府组织营建了水利工程和水力缫丝工坊,才拉动了上游产业链的需求。现在官府要进一步兴修水利,这些上游产业链蹭利好先富起来的人,不该出点肉食劳军么?
所以都安、郫县和成都的百姓也没有抗拒。额外加税标准就是每有五汉亩桑园的人家,每半年要交一只鸡(土鸡的饲养周期要小半年),春夏秋每季要交十箩熟蚕蛹,大约是四到五汉斤重量。
成都周边进入征收标准的桑园有近千万汉亩,全年就是四百万只鸡,两千万汉斤的蚕蛹。
摊到每个修河士兵身上,就是人均每年四十只鸡,两百汉斤蚕蛹,差不多十天能吃一只鸡,每天再有半汉斤蚕蛹加餐。要是省着点吃,还能把加征的鸡肉都腌腊风干充作军粮,供明年北伐之用。
除了军粮方面的后勤保障非常得力外,关羽军修河的工具也很齐备,精良的铁器工具供应非常充分,铲子铁锹足量供应,只有锤子这种不要求刃口的工具可以用石头或者其他重物制造,不一定要精铁。
刘备听了李素的建议,把成都府库里的铁器工械全部敞开发放,因为他也听说了李素今年会在僰道和自贡大规模建立泥炭与火气井炼铁的工坊,数年之内,就能把蜀地的钢铁产量提升数倍,所以现有的铁器存量就没什么好吝惜了,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嘛。
而比铁器更加提升效率的,就是火药在工程中的进一步大规模应用了。
李素在开工之前也仔细勘探过南安县这边乐山的山势,只要要把乐山在大渡河口南岸的山嘴削出一个导流转角,最大的麻烦不是路程长,而是山太高。
如果按照传统施工,从山顶上慢慢开挖石头往下走,那就太亏太耗力了。因为山体的上半部分其实没必要全部打碎再运走,完全是浪费。
黑夜,黎明 王玛渣
最好的办法是给山开凿一点裂缝,然后打上炮眼埋药炸裂,让大块大块的山体直接塌落下来。
说外行都听得懂的人话,就是尽量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人造山崩。
后世见过采石场塌方的人都知道,山体峭壁底下某处挖进去几米深炸开裂缝,上面的山体自己就会承受不住结构重量,被本身的自重压垮的。如果不学会利用山体自重,那李素上辈子的物理课不是白上了。
不过这活儿太危险,李素也不希望用己方的精兵来干,所以建议关羽抓了一些隔壁越嶲郡的叟人来——都是关羽去年剿灭蛮王高颐的过程中,抵抗最死硬、至今还不怎么服气的部落。
养鬼的胡大师
这些人本来就被打上了“高颐死党”的罪恶标签罚作奴隶了,而且越嶲郡跟犍为郡本来就接壤,只隔了一条大渡河。制造山体塌方的危险活儿,就由这些大凉山里的蛮族奴隶干了。
二月中旬,李素亲自在乐山前线督导了第一次塌方作业,经过好几次不太有把握的前置爆破后,山脚下的那处拟定开挖点,已经被往山体内部掘进了四五丈深、七八丈宽、一人多高。百余名叟人战俘奴隶仍然挥动着铁锹铁铲,把前一次炸下来的碎屑碎石全部掏空运出山槽,然后继续拿着钢钎在石头上凿洞,往里填埋已经经过了好几年配方改良、爆破威力也逐步提升的黑火药。
李素自己估计,他手头的黑火药的爆破效果,已经从当初刚入蜀时的“与北宋火药威力近似”的孱弱程度,提高到了“与明朝中期火药近似”的水平。
不过,这一次那些奴隶们似乎并没有完成填埋作业,刚刚才挖了三四个洞、塞了火药,还在继续挖更多的洞时,在远处用水晶打磨的火齐镜仔细观察山体的哨兵,就发现了山体上有土块簌簌而落,这似乎是施工前反复培训提醒要警戒的“塌方”的前兆。
哨兵立刻示警,然后有负责鸣金的士兵敲钟收兵,其他人也顾不得再填埋了,赶忙往回跑。
可惜等了一会儿之后,除了落下一些土块和几颗扎根不深的树,再无塌方。部队只好再命令几个原本定了最重的“杖黥城旦舂”刑罚的奴隶带上引线,一一塞到刚才已经凿孔装药但还没来得及设置引爆装置的洞穴里,再跑远引爆。
(注:“杖黥城旦舂”就是从“斩黥城旦舂”演化而来的无期劳役刑,汉文帝时废除肉刑并没有废除“黥”也就是脸上刺字,一直到宋朝都有刺字刑,只是把斩趾和割鼻改成杖。一直到汉末都有先杖刑,然后脸上刺字终生罚作建筑工的刑罚)
这一次爆破之后,终于把原本颤颤巍巍将塌未塌的山体崩下来一大截。好几块长宽厚数丈、重达百万斤的巨石,直接从二三十丈高的山崖上砸落在地,碎裂成不足一丈直径的碎石,每块数量也降低到万斤数量级,可以被士兵们合力拖走。
军法官也立刻现场宣布,给最后冒险点炮的那几个杖黥城旦舂的刑徒,赦免其家中妻儿一人,但这些爆破手本人还得继续留在军中冒险——因为杖黥城旦舂是一种会连坐妻和子女为奴的刑罚,赦免家人一人的奴籍也算是不错的赏赐了。
而之所以不直接赦免本人,是因为每一个有爆破成功经验的人,都是宝贵的熟练工,如果直接把本人赦了,等于是又要再去从零实战经验培训一个新手,说不定施工中的伤亡损失会更多。
所以,官军在挑选培训对象时,都是挑犯事儿亲属比较多的蛮族大户人家子弟,这样才有足够的亲戚作为动力让他们去努力赦免。如果这些人真的运气好,成功爆破山体几十次,全家几十口犯事儿籍没为奴的亲戚都被赦免为平民了,他还没死,那也只好把他本人赦免释放,给比工钱,然后再换新手来爆破。这点信用还是要讲的。
帝國 吃相
因为工程才开始不久,所以高级将领也有亲临现场,关羽看了之后,也不由对李素感慨:“刚才这一次,怕是总共崩下了几百万斤山岩,要是让士卒从山顶往下挖,不知要靡费多少劳力。亏得你所想的火药之法已经如此成熟,莫非是之前在哪儿练过?”
李素闻言得意一笑:“也算是经过两年的工程历练了吧,最开始是前年秋天,在自贡开火气盐井的时候,第一次在工程上用爆破深挖。塌方是多了点,井壁也不平整,不过也确实挖得更深更快了。
后来是几个月前,我让孝直也带了些人秘密学了自贡这边的盐井爆破法,改良一下,在河池县与散关县之间的西汉水河谷改道处开挖陈年塌方。他那儿干得不错,冬天农闲他没闲,已经把阻断西汉水北流的故道堰塞点挖开了一半多了。”
李素提到的那个项目,其实自从当初接受法正投效、设立散关县之后,就一直有陆陆续续在做。只不过没那么紧急,都是每年农闲时节,调动散关与河池两个县的民夫干几个月。去年董越樊稠杀进陈仓道的时候,为了掩饰汉军的小动作,李素还让法正伪装一下,消除工地破绽,耽误了不少时候。
而192年193年的冬天,才算是全力施工的阶段,到了真正上火药爆破松土的程度。
这几年李素也派人仔细勘察过了,包括用简陋土法的测高、水平仪器测量陈仓道与西汉水拐点各处的海拔,确认了三百多年前的“吕后二年武都大地震”导致的西汉水改道,并不存在山体整体抬升,而是仅仅“山体塌方”堵住了西汉水北流的河口,所以李素希望的“让西汉水重新往北流,流到陈仓城下”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因为如果是山体地壳板块直接因为地震往上升了,那就彻底没戏了,你想把一块往上升的地壳板块挖低几米,那除非是把陈仓道北段一百多里山区整个挖低几米,工程量太大,下面还都是坚硬的山岩。
但塌方的话,说明故道还是比西汉水拐点低的,就算后来渐渐淤积,也都是泥土之类容易挖走的东西。只要把塌方点的大石头冲开,河流就改道改回来了。
这些都是后话了,关羽也不清楚,但他听李素说他的爆破技术是在别的制造山体塌方、开挖山体塌方的工程中用过的、还不断改良改进的,心里就更有底气了。
看样子这个乐山堰也不需要死多少人,就可以修好了。剩下的只是按计划往里堆钱和人力。
关羽目前唯一担心的,还是开挖山体导致的铁器损耗太大,成都府库里那些铁锹铁铲按照现在这个磨损率,用不到半年就报废得差不多了。
而对于这个担心,李素也很乐观:“僰道那边的无烟泥炭炼铁作坊不是在建设中了么。我三月份要回成都,主持租庸调法的税制改革,二月底之前,我会去僰道看看,确保大炼钢铁顺利,绝对不会耽误这边的铁器需求的。
僰道那边还会新建更多火药作坊,因为从南中运来的矿物里面还有不少土硝,造火药需要的木炭和硫磺都不缺,最缺的就是硝,南中有土硝供给,未来僰道周边可以建成我军的钢铁火药集散地呢。
成都的蜀锦,自贡和僰道的盐铁火药,南中运来的生漆皮革,将来蜀中可就什么都不缺了。”
——
PS:今天差不多就能进入有趣一些的改革情节了,应该比单纯枯燥的种田建设好些,也多点冲突。感谢大家耐心。周日了,下周就有争霸戏了。

Categories
歷史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