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hpnil都市小说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點小駙馬-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無形的手熱推-6646x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小說推薦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
孙子坚站在孙府的门前,看着紧闭的大门,一脸的茫然。
自己是做错了什么吗?
怎么自己读书,反而被赶出了府门。
以前费尽心思想要离开府门,却是怎么也出不来?
此时此刻,孙子坚开始怀疑人生了。
但是不管怎么样,路还是要继续往下走的,虽然被赶了出来,但是总得找个地方住下吧。
思来想去,还是得找自己的那帮子狐朋狗友。
一个时辰后,某处酒楼的雅间里。
几个纨绔子弟坐在一起,点了一桌子的好菜,开始喝酒。
“今天我这第一杯酒肯定是要敬给子坚的,真是不容易啊,这么大的年纪了,说来都快要娶妻生子了,却是被关在家里,想要出来都不能出来,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
这话里有话,话里还带着刺。
但是却是用调侃的语气说出来的。
众人听了都是哈哈一笑,却是没有说什么。
孙子坚听了,心里面十分的不舒服,却也只是强颜欢笑,啥也没说。
“子坚,这杯酒,我干了!你随意!”
那人端起酒杯,一句话都没有,便是一饮而尽。
然后又是轮番敬酒,酒过三巡以后,都是差不多处在微醺的状态。
之后便是天南地北的胡扯,和从前一样,聊着自己最近的事情,还有就是京都府里面发生的那些事情。
“我最近买那分红,又是挣了一大笔银子……”
张文白一手端着酒杯,一手拿着最近的交易所报纸,自顾自地说道:“哥几个,我实话也告诉你们,这分红乃是比什么都有意思,非但有意思还能挣到银子。
短短的几日,我便挣了上百两的银子,什么都没有做ꓹ 就是吩咐下人跑了两趟腿,便能够挣得到ꓹ 不比咱们以前强取豪夺来的好的多,还不用被家里的老爷子唠叨。”
“分红?交易所的分红?”
“不然呢?还能是什么分红?”
“放屁!你能挣到上百两银子?怎么我就亏了上百两银子呢?”
狼性總裁:嬌妻難承歡 海棠花涼
一个人瞪着张文白,没好气地道。
“那是你不会买ꓹ 只能怪你自己,还能怪谁ꓹ 这会买的自然是能挣到银子,不会买的亏银子也属正常。”
张文白端起酒杯ꓹ 抿了一口ꓹ 故作高深地道:“这交易所的分红乃是一门学问,一门大学问,我毫不夸张的说,这里面的学问甚至不下于四书五经。”
话音落下,先是安静,安静了之后,便是一阵哄堂大笑。
“四书五经?也得亏是你能说出这样的话。”
“文白啊ꓹ 你该庆幸咱们这里没有读书人,不然早把你给扔出去了!”
“就是ꓹ 这交易所来来往往无非就是银子ꓹ 银子能有什么学问ꓹ 无非就是运气好一些能挣到银子ꓹ 运气不好,挣不到呗……”
众人议论纷纷。
张文白却是摇了摇头ꓹ 一脸的朽木不可雕也的表情ꓹ 悠悠地道:“这任何事情只要是跟钱牵扯上了ꓹ 它就是一门学问,而且这交易所可不仅仅只是给银子有关。
吸血鬼愛人Ⅰ永恒之光
比如这新军ꓹ 安国公筹建新军,必定是需要铁吧,这铁矿就这么一些,放在交易所里面必定是要涨的,若是有人买了这铁的分红,便等于铁矿挣到了银子,铁矿挣到了银子,便能够雇佣更多的人,雇佣了更多的人,便意味着能够开采到更多的铁,能够开采到更多的铁,便意味着新军的装备有了保障,新军的装备有了保障,便以为着新军的战斗力更强,这样又会招募更多的新军……来来往往,一来一回,这新军便不知不觉地变得更好了!
我只是举一个例子,并非只是有关于新军和铁矿之间的关系,其他的也都是一样的道理。”
这都是在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其他人听了,又是一头的雾水,完全不明白这个张文白到底在说些什么。
有人好似是听懂了一些,发出质问:“照你这么说,这天下之事全都是由交易所决定的咯?”
张文白看了那人一眼,又是抿了一口酒,摇了摇头,说道:“并非如此,准确的说,这天下之事背后皆是有一双无形的手,在默默地推动着它。
这双手,我们乃是看不见的,可是,这交易所的出现却是让我们能够隐隐约约的看出这双手的形状了,似乎是如此,又似乎不是如此。
我研究的还是太浅了,说不明白。”
“呵!文白兄啊!你要是真有这个功夫,倒还不如去文理书院读书,说不定将来还能中举,说不定跟你家老爷子一样,到头来能混个户部侍郎的位置坐一坐。”
姐妹花情斷深宮:殺妃
张文白摇了摇头,悠悠地道:“参加科举并非是我的志向。”
“那你的志向是做什么?”
“原先的志向乃是吃喝玩乐,一辈子享受荣华富贵,不去做其他的事情。”
“现在呢?”
“现在则是研究这背后的无形的手,我倒是想要看一看这交易所与世界万物之间的联系到底是什么样的,这交易所到底又什么样的规律。”
其他人听见这话,都是有些无语了。
甚至觉得张文白有些陌生,以前的张文白,那是压根什么都不在乎。
只知道四个字——吃喝玩乐,除了这四个字,其他的再也说不出来了,如今却是研究起了什么交易所,实在是有些莫名其妙的。
超萌迷糊妻:boss大人別這樣 珊瑚蔓
气氛一时间冷了下来。
網遊之血牛魔導師
都是没有人说话。
片刻后,忽然有人想到了什么,看向了坐在正座的孙子坚,调笑道:“子坚怎么不说话啊,莫非是在府上待着的时间太长了,除了府上的小丫鬟,这世间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了?”
话音落下,自然是又引得一阵哄笑。
这气氛又是活跃了起来。
“我说……你要是问子坚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子坚定是不知道的,但你要是问他府上哪个小丫鬟个子最高,哪个个子最矮,他一定比谁都清楚。”
“那是自然的,毕竟子坚不像是我们,乃是孙大人的掌上明珠,必须是要护在府上的,若是出现了什么意外,那可就不好了。”
在场得都是勋贵子弟,他们的爹或许不如孙子坚的爹有出息,但是也差不了多少。
最重要的孙子坚在孙府本就是个边缘人物,也没什么值得他们忌讳的,因此开起玩笑来,都是有些肆无忌惮。
孙子坚听了,脸色涨红,咬着牙,瞪着几人:“谁说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比你们的多得多!”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